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中文 av



  他雖然不富有,卻 在我研究生入學的時候,主動往我卡里打了一萬多塊,后來又分幾次給我打了三萬多塊錢,在我28歲生日時,他送的禮物是空運的玫瑰花,還有筆記本電腦。

  他給自己買東西都舍不得,對我卻從來都是毫不猶豫。

  他說他愿意 為我付出他的全部。

  我們 有過一次親密接觸,他告訴我,他還是第一次。

    我還有十天就滿29歲了,我一直想在28歲時結婚。

  讓我郁悶的是,結婚的時間是定了,可到底該跟誰去領證呢?  現在有兩個男朋友,一個是跟我相處了三年多的P:他在外資企業,工作穩定,收入有四千多決錢,父親是退休教師,母親大字不識一個,只知道節約。

  現在在我所就讀的城市郊區買了一套(愛女狂歡)小三房,他說過和我6月1號去領證。

  我們之間相處還算融洽,中間也經歷過一些小矛盾,比如跟女網友曖昧之類的,我也偶爾會想起來不舒服一此是,卻沒有一定要和他 分手的念頭了。

    如今那個女網友已經嫁人了。

  這期間, 男友還支持我讀書,每個月都會主動給我生活費。

  我覺得他對我不夠關心,比如我生病了,他也都不會主動關心一下,如果我讓他去給他買藥,他就會顯得很不耐煩,那種感覺就是我給他惹來麻煩了。

  他比我小三歲半,現在25歲。

    其實我心里很明確,他不是最愛我的,也不是我最愛的人,我們之所以在經歷了感情風波之后還能在一起生活,是因為我們很多時候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同時,我覺得他們家人似乎在防著我,這讓我很不舒服,比如買房的時候他 父母就悄悄教唆他房產證上只能寫他一個人的名字。

    另外一個男友是我初中同學。

  我們曾經有過三年的書信交往,19歲那年相互有過表白,當時沒有繼續發展。

  這些年,他一直在流水線上工作,還生過兩次大病,沒有賺到很多錢,我從另外一個初中同學那里知道了他的手機號碼,聯系上了他,他很是感慨。

  自從我們再次重逢后,彼此那種惺惺相惜又回來了。

    他雖然不富有,卻在我研究生入學的時候,主動往我卡里打了一萬塊,后來又分幾次給我打了三萬,在我28歲生日時,他送的禮物是空運的玫瑰花,還有筆記本電腦。

  他給自己買東西都舍不得,對我卻從來都是毫不猶豫。

  他說他愿意為我付出他的全部。

  我們有過一次親密接觸,他告訴我,他還是第一次。

    我很心疼,他這些年就這么一個人過,在我的印象中,他就不是那種會隨便與 女人發生關系的男人,如果發生了,那個人一定是他的妻子。

  他以前所受的煎熬也算有了回報,現在在深圳和他弟弟一起創業,開了服裝加工廠,每月的收入在五萬左右。

  他希望我過去跟他一起創業,他需要我,同時也尊重我的一切決定,包括我嫁給別人,他不想我受任何委屈。

    他自己說,他在我面前很自卑,他怕我,怕他做得不好讓我不開心,怕他做得不好讓我委屈。

  我真的很心疼,我希望有女人愛他,關心他,包括給他精神和肉體雙方面的愉悅。

  對他,我沒有那種占有欲,我也是只希望他開心,不管他身邊的女人是我,還是別人。

    可為什么我會在這個時候如此糾結?以前只有P的時候,我也沒想過一定要嫁給P,但有個愿意支持自己又能陪著自己的男朋友,總是好的吧,于是就這樣湊合下去了。

  等到與 老同學重逢后,我才發現依然不能果斷地與P分手。

     都說女人到了25歲以后,就不要隨便提分手了,因為與另外一個人磨合的成本將是更大。

  還有就是,我與P的關系已經讓我所有的親戚朋友得知了,按照規律,我們就差結婚這一步了,雖然我父母覺得P也不是十分出色,但說他養家還是沒問題的,還有就是有房子就可以結婚了。

    如果與少年友人在一起,我想我現在不會告訴家里人,要再過一年半載才說。

  他也說了,盡管他現在工廠里的事很忙很忙,但只要我要他過來,他隨時都可以買張機票到我這里。

  他其實是想等到年底的時候再結婚吧,辦個像樣的婚禮,他是不想委屈我。

  我想趕緊結束這樣的狀態,我是最累的。

  我每天都處于糾結之中,什么事都干不下去,想趕緊有個決定,卻又遲遲沒有決定。

    蘇芩回復:  先問你一個問題:如果沒有老同學的出現,那么6月1號,你會高高興興的去跟男友領結婚證嗎?  如果你答“不會”。

  那么可以考慮分手、換人。

  如果再無任何外力影響下,一個男人不能讓你心甘情愿的嫁他,那這段 婚姻當然前景不妙。

    如果你答“會”。

  那么婚期可以照常,準備做你的新娘吧。

    如今,老同學的出現,讓你有點亂。

  這絕不單純是個兩男爭一女的故事,這其實是面對婚姻時,每個女人都會出現的一種正常心理反映。

    別看你一早就定好了婚期,恨嫁之心溢于言表,實則你內心對婚姻是恐慌的。

  這不是你的專利,每個女人在真正進入到婚姻的前夕,內心總會生出種種的不確定感:“他是不是最適合我的?”“還有沒有比他更好的?”“我們會一輩子幸福嗎?”  俗稱,這叫“恐婚”。

    所以生活中,很多女人,總在婚期定好之后,突然再來了一次瘋狂的別戀,不是新郎真的選錯了,而是婚姻給予女人的心理壓力,必然要找到個瘋狂的宣泄口。

  適時的,老同學出現了,如果沒有他,大概也會有其他人、其他事,因為,婚姻是女人一輩子最難下的一次決心!  這位老同學,大概你也不會認為他是最適合你的新郎人選:你若不嫁他,他不會強求;他若不娶你,你也不會心疼。

    你們確曾有情,但是否有更深層的愛,難說啦!  其實你所描述的老同學對你的好,更多是物質上的給予,錢,鮮花,禮物……當然,一個男人在物質上的付出很容易打動女人,但這種感動,是不是最適合的感情,就難說了!  既然一男一女,不結婚也不會有痛心的感覺。

  結婚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畢竟,你們分開了那么多年,雖然再度聯絡上之后,他的浪漫和付出讓你有心動,可畢竟,分開的這十年間,你們都發生了巨大的改觀。

  他內心中的你,身上還是十年前的影子。

  男人對初戀總抱有極高的理想,一旦遭遇到現實,難題一定不會少得了! “妹子,這個力道夠了不?”“再用力些吧。

  ”蘇倩抿著嘴唇,聲音軟糯糯的,很好聽。

  她剛出差回來,聽說老公的遠房 表叔住進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買點菜回去做頓好吃的。

  正想著, 許文粗糙的大手順著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來的酥癢感,讓她嬌軀一顫。

  聽到這輕吟,許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覺得小腹處一陣燥熱。

  他今年三十五歲,前兩年因為視覺神經壓迫,成了盲人,前幾天遠房表侄把他喊進城里,這侄兒雖然跟自己沒有啥血緣關系,但對自己挺不錯的,特意給自己找了個盲人按摩的活兒。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緊張,每按一下,都會詢問客人的感受。

  雖然他看不見,可憑著雙手的觸感,他就知道面前的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還有那嬌滴滴的聲音,要是在床上叫起來,不知道會迷死多少人。

   想到這,他的大手肆無忌憚的在蘇倩腰間撫摸著,感受那細膩肌膚帶來的快感。

  漸漸的,他的身體有了反應。

  而蘇倩也來了感覺,避免出糗,她死死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出差半個月,需求旺盛的她對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樣,只是做個盲人按摩,稍微摸兩下,就受不了啦。

  “師傅,你別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蘇倩柔聲道。

  “哦哦,好的!”許文點點頭,雙手順著臀部,滑到大腿上。

  當指尖劃過臀部的時候,蘇倩感覺渾身像有螞蟻在爬一樣,癢得 不行,不由得回頭瞥了一眼。

  臉蛋兒刷的一下就紅了!眼睛看不見,也能起反應?不過,看著樣子,可比自己老公強太多了。

  “妹子,忍著點,可能會有點痛。

  ”也是在這時候,許文突然說了一句,然后雙手分別摁在蘇倩腿上,用力往臀部處一推。

  “嗯啊……”蘇倩大聲叫了出來。

  痛苦中夾雜著舒爽,就好像是辦那事時輕吟,聽得許文熱血沸騰。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見,就能欣賞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樣了。

  剛有這個想法,許文突然感覺眼睛一陣灼熱,然后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當 視線逐漸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長著一張精致的俏臉。

  那挺翹的鼻子,櫻桃般的小嘴,再配上靈動的大眼睛。

  好一個美人胚子!許文喉嚨滾動,隔著墨鏡的視線在蘇倩身上游弋。

  蜂腰翹臀大長腿,白嫩的皮膚沒有任何瑕疵,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全方位無死角的性感。

  視力突然恢復,他沒有太大的意外,因為醫生說過,他的視力恢復沒有特定的時間。

  兩年沒見著女人了,此刻他趕緊壓抑住喜悅,繼續裝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動,恰好抵在蘇倩那特殊的部位。

  “師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異常,蘇倩下意識夾緊雙腿,可因為這個動作,手指被夾緊,反而讓她覺得更刺激。

  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滿足“給你按摩啊!”許文假裝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錯地方了,讓你按腿,不,不是那個地方。

  ”蘇倩羞得滿臉通紅。

  許文訕笑兩聲,“對不起妹子,我剛入行,還不是很熟練,實在抱歉。

  ”“沒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蘇倩嬌嗔的看了許文一眼,有些小鹿亂撞。

  剛剛沒注意,這瞎子,長得還不錯,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秦檜兒子怎么死的)蘇倩分開雙腿,許文這才抽出來,在她美腿上揉捏著。

  剛剛看不見,這會兒能看見了,許文的反應越來越強,恨不得把這雙大長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師傅,你有老婆嗎?”蘇倩突然問道。

  許文動作一停,搖頭苦笑,“我這樣子,誰嫁給我,就是活受罪。

  ”蘇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動,那里看上去那么強,女人嫁給你才是有福呢,還受罪。

  現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兩三分鐘就完事兒,都快得抑郁癥了。

  每每想到這事兒,蘇倩就郁悶,不禁自言自語道:“只有結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該給你按肩頸了,不過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許文沒聽到她的話,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來吧。

  ”蘇倩點點頭,趴在床上。

  許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熱的觸感,蘇倩情不自禁顫抖了下,嘴里也發出輕哼。

  “師傅,你稍微快點,我還得趕著去買菜。

  ”其實她哪是趕著回去買菜,分明是因為太難受,想著趕緊回去和老公干點羞羞的事兒。

  “得嘞!”許文應了一聲,雙手搓熱后,由后往前推動,身體也隨之挪動,他火熱的那處,一下一下撞擊在蘇倩的腿間。

  “嗯唔……師傅,你輕點,難受。

  ”蘇倩雙眼迷離,嬌喘連連。

  許文已經看出來,這女人來了反應,他好多年沒碰過女人了,這種機會,斷然不會放過。

  正想著如何才能吃掉這個美女的時候,蘇倩突然說道:“師傅,別按了,今天就到這兒吧。

  ”不等許文反應過來,她就趕緊下床換好衣服,直接離開了。

  其實她徹底受不了啦,再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控制不住,這才突然離開。

  許文懵逼了,看著帶著反應的身子,唉聲嘆氣,不過一想到眼睛恢復了,心情瞬間就好了。

  離開按摩店后,蘇倩火急火燎的買了些菜,趕緊回到家,想找老公吳杰泄火。

  可老公還沒下班,她實在沒忍住,見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廳里就自己解決了起來。

  也是在這時候,門突然被人打開,她本以為是老公回來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頓時傻眼了。

  剛剛的盲人按摩師,怎么是他。

  難道……他,他就是表叔?許文也驚呆了,他大大的瞪著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剛蘇倩離開后,他就提前下班回來,打算告訴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經恢復的事情,可誰知道剛打開門,就見著了按摩店那個女人。

  并且,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進裙擺里。

  這個動作,不言而喻。

  虧得許文反應快,趕緊假裝伸手四處摸索著,喊道:“ 阿杰,我回來了,你在家嗎?”聽到這話,蘇倩才反應過來,松了口氣,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過來扶著許文。

  “表叔,我是 倩倩,阿杰還沒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聽阿杰提起你,聽阿杰說你之前出差了,我現在暫時住你家,不打擾吧。

  ”許文道。

  蘇倩搖搖頭,“表叔你哪里的話,您大老遠的進城來,我們做為晚輩的,照顧您是應該的,來,快坐,我給你倒杯水。

  ”扶許文坐下后,蘇倩走過去倒水,可心里卻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畫面,她就覺得羞恥。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應了。

  不過還好,表叔是個瞎子,不然可真夠丟臉的。

  輕輕跺了跺腳,蘇倩拿著杯子走過去,遞給許文。

  “表叔,你喝點水,我先去做飯了。

  ”看著表侄媳婦兒嬌艷欲滴的模樣,許文動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覺得你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呢。

  ”一聽這話,蘇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記錯了,咱們又沒見過面,怎么會熟悉呢。

  ”見蘇倩緊張的樣子,許文心里好笑,可表面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也對,興許是在電話里聽到過吧。

  ”蘇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許文立馬又起了反應。

  這要是能揉兩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點什么,別人也不會怪自己吧?想到這,許文假裝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兩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蘇倩的雪白上。

  好軟好彈!“嗯哼……”蘇倩的身體本就難受,被這么一抓,那種反應更強了。

  但是一想到許文的身份,她趕緊后退一步。

  “啊,倩倩,對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蘇倩的反應,許文就知道自己的行為過激了。

  “沒事的表叔,杯子在這兒,您拿好。

  ”蘇倩握著許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這么晚了,您應該也餓壞了,我這就去下廚。

  ”說完逃也似的跑進了廚房。

  她深呼吸兩口氣,想要壓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驚人的部位,結果越來越難受,在廚房忙碌的同時,也不忘偷瞄許文。

  許文發現后,心里不停偷笑,看來這侄媳婦,被自己給吸引住了。

  阿杰這小子夠可以的,剛大學畢業沒兩年,就找了這么個如花似玉的媳婦兒。

  不過,既然這妮子這么喜歡看,那表叔就讓你看個夠。

  “倩倩啊,我想換身衣服,你能扶我去臥室一下嗎?”許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這就來。

  ”蘇倩乖巧的小跑出來,扶著許文往臥室走去,由于許文比蘇倩高半個頭,他正好可以從上往下看到兩片雪白。

  看到那種畫面,許文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蘇倩將他扶進臥室,把衣服找出來后,嬌聲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煩你了,倩倩。

  ”許文故意對著另一邊說話,制造自己還是瞎子的假象。

  蘇倩沒再說話,假裝走出去,緊接著又輕手輕腳的走過來,靠在門邊,直勾勾盯著許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許文心里得意,當著她的面,脫下了 褲子

  之前看到許文的強大后,蘇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親眼看看到底有多厲害。

  不然她做事都會心不在焉!當褲子脫下后,蘇倩忍不住捂著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厲害!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這些,蘇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臉及脖頸一片通紅。

  許文將蘇倩的反應看在眼里,那嫵媚嬌羞的樣子,讓他難以把持。

  這表侄媳婦,難道平時沒能得到滿足?嘿嘿,那我再讓你看仔細些。

  許文故意挺了挺身,還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這個舉動,看得蘇倩燥熱難忍,不由得夾了夾腿。

  不過見蘇倩只是偷看,沒有其他動作的趨勢,許文計上心來,假裝穿不進褲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來幫叔個忙嗎?”聽到這話,蘇倩愣了一下,然后躡手躡腳的退出去,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我褲子穿不上,你能幫我穿一下不?”許文扯著嗓子叫道。

  蘇倩小跑進來,眼睛一直盯著許文下面那處,可嘴上卻說道:“表叔,我幫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雖然她很渴望,但是也從來沒想過要真的發生點什么,畢竟輩分在那兒。

  這要是傳了出去,她可真沒臉見人了。

  其實仔細一想,蘇倩就會知道,許文不應該穿不進褲子,不然平時咋穿的。

  不過此刻的她,腦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沒有多想。

  許文也沒想到蘇倩會猶豫。

  看樣子,自己這表侄媳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開放。

  但是都這份上了,他不愿放棄,故意苦笑一聲,“那算了吧,我就在臥室待著,等阿杰回來再幫我。

  ”“表叔,我幫你,看你這話說的,我只是覺得不方便,也沒說不幫你啊。

  ”蘇倩翻了個白眼,這要是老公回來發現自己怠慢了表叔,準得說自己。

  畢竟吳杰說過,表叔以前對他比親叔叔還好。

  蘇倩深呼吸一口氣,然后走近許文,拿起褲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穩,先把一只腳抬起來。

  ”許文照做。

  蘇倩把褲子慢慢往上提,到褲襠處的時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當她的拇指尖無意碰到那處,許文舒服得差點沒站穩。

  不行,這是長輩,不能胡思亂想。

  蘇倩一個勁安慰自己。

  許文看得出蘇倩的掙扎,于是火上澆油了一把,“倩倩啊,表叔大腿有些酸痛,你能幫我捏一下不。

  ”蘇倩一愣,瞥了一眼許文,發現他神色如常,于是應了一聲,輕輕揉捏起來。

  不得不說,她柔嫩的小手很靈活,每捏一下,許文的渴望就強上一分,不一會兒,那處直接把褲子撐了起來。

  蘇倩發現這一幕,完全移不開視線了。

  “倩倩,你和阿杰結婚兩年了,還沒打算要個孩子嗎?”許文問道。

  蘇倩反應過來,“現在還年輕,先掙錢,以后再生也不遲。

  ”“該不是阿杰那混小子不行吧。

  ”許文故意道。

  蘇倩臉一紅,還真被表叔說準了,每次兩三分鐘,自己就跟守活寡一樣。

  不過她倒是沒想到許文會問這種話題,嬌嗔一句,“哎呀表叔,這種問題,很難說出口啦。

  ”撒嬌似的語氣和柔媚的模樣,越發吸引著許文。

  在渴望趨勢下,他再也不想忍,喉嚨干澀的說了句。

  “倩倩,我好難受,你能幫幫我嗎?”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中文 av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