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dv 1299



炎熱的夏天,梅花村的家家戶戶都很快就關門睡覺了。

  不過 王大牛的診所,卻依舊亮著燈火。

  自從上次 李婷婷小姑娘來這里買過一次 套子后,他就一直念念不忘,期待那小姑娘的再次到來。

  “ 王叔

  ”終于,就在他心心念念時,一聲酥到骨子里的聲音,讓昏昏欲睡的王大牛頓時提了神。

  因為,門口站著的就是剛到二十歲的小姑娘李婷婷,穿著襯衫短裙,長得那叫一個水靈,一張稚嫩青澀的小臉蛋,身材卻很高挑,蜂腰細臀的,就像出水的芙蓉一樣,讓村里面的 男人都垂涎三尺。

  李婷婷是城里人,中專畢業后就來了梅花村小學支教當老師,已經來這里大半年了。

  在這落后的梅花村里,算是受過高等教育、從城里來、又長的漂亮的李婷婷可是很多人心中的女神啊。

  王大牛也不例外(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看到李婷婷站在門口,他就立刻迎了上去。

  “是李老師呀,還好來得早,不然叔都要關門了,今天還要買點什么嗎?”剛一走近,王大牛就聞 到了那獨屬于年輕女子的體香,讓他不禁渾身燥熱。

  雖然上次買了套子,可能已經被其他的男人弄過了,但依舊不妨礙王大牛對這姑娘的垂涎。

  此刻,李婷婷卻眼神飄忽不定,欲言又止,好像很難為情的樣子。

  甚至兩條修長美腿,也開始緊繃著,不知道咋回事。

  難道是剛被男人弄過,所以才顯得很不自然?“怎么了?這是?”王大牛心中有些癢癢的,再次好奇問她。

  “那…那個王叔…我有件事情想找你幫幫忙…”終于扭扭捏捏下,李婷婷臉紅彤彤的說了一句話。

  “什么事情?叔一定會幫你的。

  ”在王大牛的循循誘導下,李婷婷低著紅撲撲的臉,皺緊了眉頭終于告訴他真相了。

  原來…她買套子回去并不是要和其他的男人怎么樣,而是她自己套在器具上,然后…自己那個…王大牛心聽得那是砰砰跳啊,深呼了一口氣。

  要不是因為自己是 婦科醫生,他知道這小姑娘打死都不會告訴自己這個的。

  想了想,王大牛很快就以一聲的口吻教訓道:“這很正常的,不用覺得害羞哦。

  ”“有研究表明,很多 女人在沒有找到男朋友,有需要來的時候,會用各種方式來的,而買來那種玩具偷偷來玩的,也很正常…”李婷婷一聽,俏臉不僅變得更紅了,恨不得將自己的整個人都埋起來。

  “其實…不是這么回事,我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套子掉在里面出不來了……王叔我聽說你當過醫生,所以想你看看有什么辦法啊……”在說完這句話時,李婷婷急得都快哭了。

  那東西在她的體內已經有一些時間了,她生怕到時候永遠出不來的話,這可怎么辦啊?“啊?原來是這樣啊!”王大牛恍然大悟,難怪李婷婷的兩條美腿那么不自然,就好像被人狠狠征伐過一樣,整個人顯得這么奇怪。

  原來是這么個原因啊!“王…王叔,你以前…當過婦科醫生,到底能不能幫我……弄出來啊?”見王大牛半天沒正面回復,李婷婷有些急了,她感覺渾身不舒服。

  “當然可以,李老師你放心吧。

  ”王大牛反應過來,很快就一口答應。

  一般情況,套套是不可能弄到里面去的,但是李婷婷玩的時候,估計玩的過火了一點。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了。

  她用避孕套和器具偷偷來,連她自己也沒搞明白怎么回事,那會器具弄出來了,套子卻沒出來,把她急得快哭了。

  她也試著自己取出來,可是怎么弄都沒有成功,出了這樣的意外,她才想到了聽村里人偷偷取笑王大牛以前當婦科醫生,專門幫女人弄下面,應該有辦法。

  雖然羞愧難當,可是眼下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她也顧不上少女的嬌羞和沒臉見人了,硬著頭皮來找王大牛幫忙了…李婷婷嬌羞頭低低的,不敢看王大牛的眼睛,出了這種事情,確實非常尷尬:“那叔……你幫我處理一下吧?”王大牛心中一跳,趕忙答應。

  畢竟自己以前給女人做過很多手術,全部都比這事情嚴重和復雜多了,這是很簡單的。

  而進房間的時候,王大牛的手不小心觸碰到了她的大腿。

  李婷婷這個美人胚子,身材纖瘦,胳膊和大腿都很修長,她的皮膚就和嬰兒一般雪白細膩。

  李婷婷頓時感覺自己的臉發燙的更厲害了。

  進入房間里,王大牛讓李婷婷爬到凳子上。

  “你別緊張,我是專業的婦科醫生的,這不算是太大的事情,我會幫你取出來的……你好好躺著,掀起下面…我……幫你處理……”王大牛聲音顫抖,不禁有些口弄舌燥起來。

  李婷婷稍做猶豫,不過也僅僅是猶豫了片刻,她就站在了凳子旁。

  “你脫吧,躺在凳子等我…我拿個專業工具來……”說完,王大牛轉身去拿工具,等他再次進入房間里面的時候,李婷婷已經躺在了凳子上。

  極其害羞之下,她拿了一床被子蓋在自己的下面上,一雙美眸也微微閉上,似乎不敢看王大牛。

  而此刻,王大牛往下看上去,那種種的春光已經讓他感覺到自己渾身有些燥熱,看著這樣的二十歲小姑娘,他感覺自己都快失控了…“王…王叔我有點怕…”李婷婷小聲嘀咕了一聲。

  那般嬌羞的模樣,讓王大牛不斷咽口水:“別害怕也別害羞, 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個病人而已,你放松一點。

  ”“要開始了嗎?會疼嗎?”李婷婷羞澀難當的問著,又羞又怕的閉上了眼睛。

  “不會疼,要開始了。

  ”深吸了一口氣,王大牛也爬上了凳子上,他拿著專業的工具,雙手都在顫抖,只要掀開了被單,他就可以……空氣仿佛都要凝固了。

  李婷婷緊緊閉上了眼睛,忐忑不安地等待著,這羞愧難當的畫面,她不敢看。

  王大牛深吸了一口氣,極力緩和自己的情緒,可是根本沒用。

  城里的女人和農村的女人就是不一樣,她化著淡妝,身上散發著清香味,梅花村沒有女人這么洋氣的。

  難以忍耐下,王大牛的大手直接向下探去,將那被單掀開,印入眼簾的直接就是一副極其美妙的風景…感覺下面一陣涼快,李婷婷就知道自己下面已經暴露在了別人的目光中,但卻沒有任何的辦法…氣氛無比曖昧,李婷婷眼珠子不斷閃動,額頭上早已經滲出了細細的汗滴,如出水芙蓉一般。

  王大牛看著她的臉,不禁有些傻眼了。

  “王…王叔…你快幫我呀…”李婷婷紅著臉瞥了王大牛一眼,忍不住催促了起來,蜜桃成熟時,可是竟然要被這樣采摘,她羞愧難當,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王大牛反應過來,連忙哦了一聲,吞咽著口水。

  “好,李老師啊你放心,我可是專業的婦科醫生。

  ”說完,王大牛雙手慢慢往上,拿著專業的工具,就幫李婷婷操作了起來。

  致命的誘惑,他曾經當過婦科醫生,這樣的場景,經歷了無數次。

  除了第一次給女病人檢查這邊的時候,起了難以控制的瘋狂的沖動外,后面早就已經麻木了。

  可是他被醫院開除后,已經很久沒有給女病人這樣弄過了。

  但今天面對這樣白嫩的小姑娘,他竟有些失控了…李婷婷的皮膚白皙嬌嫩,如同羊脂玉般,光彩動人。

  雖然她為人師表,可是現在竟然被王大牛在她那邊這樣弄著,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這么羞澀。

  但轉念一想,反正也到了這一步了,王大牛該怎么操作就怎么操作了。

  畢竟這梅花村這么落后,可沒有什么診所。

  “李老師,會疼嗎?”王大牛一邊問一邊操作,手已經觸碰到不能亂碰的地方。

  “不……不會……”李婷婷像蚊子一樣聲音小,美眸中滿是無法自制,微瞇著雙眼看著趴在自己大腿上的男人。

  這個男人,長得還算順眼,要是他占自己便宜那就讓他占一點吧。

  只要別做到最后一步,毀自己清白就好了…她這想著,而另一邊只是簡單一下,王大牛就把那個套子取了出來,手法熟練,這對他來說,只是小兒科。

  只是此刻王大牛也滿頭大汗了,李婷婷的眼神迷離微瞇,如同夢囈般的小聲自言自語著,以為還沒弄好。

  王大牛仿佛完成了一臺大手術一般,大汗淋漓,突然失控了。

  李婷婷嚇了一大跳,觸電般的感覺讓她渾身瑟瑟發抖,混亂的意識馬上清醒了過來,掙扎著想要從王大牛的身下逃走。

  “你要干嘛?可不能這樣……”她小臉滿是慌張的神色,而且態度很堅決,可是王大牛在強烈沖動下卻已經把持不住了……他的一雙大手,直接就攀上了李婷婷的兩團豐滿之處,肆意開始揉捏。

  而下面,同樣抵在關鍵部位,不斷的摩挲著…“不行!不能這樣啊,你趕緊放開我,我不要啊。

  ”李婷婷的聲音羞愧難當,也同樣感覺到渾身燥熱,不斷抵抗。

  她知道下面那東西已經取出來了,自然也恢復了理智。

  平日里自己就是為人師表的角色,在這方面,怎么能容許這樣?情急之下,李婷婷終于從床上抄起一本書,猛地朝著王大牛的頭砸了下去。

  哎呀一聲,王大牛感覺腦子一疼。

  李婷婷趁機就推開他,慌亂穿上自己的褲子直接跑了出去。

  “沒想到,王叔你竟然是這樣的人!”臨走前,李婷婷又用高跟鞋狠狠踢了他一腳,留下了一句:“我可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望著李婷婷離去的背影,王大牛心里面唯有一陣后悔,還有點后怕。

  他怪自己作為一個曾經的專業婦科醫生,竟然差一點就強了女病人,這真的是不應該啊。

  王大牛滿是自責,郁悶睡了一覺后,第二天一早就出門了。

  下午的時候,他就準備去村后面山腳下的河邊走走散散心。

  那邊是村里女人洗衣服打鬧的地方,運氣好的話,甚至還能看到脫得光溜溜在河里洗澡的女人。

  到的時候就已經比較晚了,夏天河邊涼快,村婦們三五成群來到河邊,洗衣服聊天納涼。

  王大牛則是找到一顆大樹靠著坐了下來,借助濃密的樹蔭處偷看著河邊的情況。

  第一個躍入眼簾的女人,竟然是村支書的漂亮兒媳 白露

  白露此時正弓著腰在河里洗衣服,月光打在她光滑的鵝蛋臉上,五官特別的柔美,大概是洗衣服累了,臉上還泛著一層紅暈,看上去嬌艷欲滴。

  從側面上,那兩個鼓鼓的大雪山在月光下,隱隱約約勾勒出形狀來,誘惑的王大牛有想要沖上去,把手伸進去抓住的沖動。

  白露雖然已經為人婦嫁人,但是光彩動人的樣子,確實很撩人。

  她其實還很年輕,也才二十六歲,一雙丹鳳眼顯得很迷離,好像在不斷挑逗著男人一樣。

  旁邊還有幾個村婦,一邊聊著天一邊洗衣服,可是王大牛的眼里,只有白露這個風騷的女人,其他人在旁邊一比,全部都被她比了下去。

  就在這個時候,白露起身,一不小心摔進了河里去了。

  “不好了,露姐落水了!快把她救起來。

  ”其他人紛紛大叫,跳進河里救人。

  王大牛也想沖過去,可是又怕被婦女們質問是不是在偷看她們,稍微猶豫后,那一邊她們已經把白露從河里面救起來了。

  眾人七手八腳按壓著白露的胸口,想要救醒她,可是按了好一會兒,白露都沒有反應,也沒有吐水出來。

  “不會是淹死了吧?”有人慌了,有的都急得抹眼淚了。

  另一個人用手在白露的鼻孔外面探了探,說了一句還有氣,可以要馬上找醫生來。

  看到情況嚴重,王大牛再也等不了了,假裝從路那邊走了過去,連忙問發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了王大牛,幾個女人都沒有把他當成救星。

  “王大牛,你會看病嗎?”其中一個女人黃寡婦似是想起什么,著急的問他,其他人也都用質疑的目光看著他。

  要是在平常,王大牛不會淌這趟渾水的。

  他知道,村里面人其實一直都看不起他,背地里偷偷笑他是被醫院開除才回梅花村的。

  有人說他是醫術太差被開除的,有人說他是猥瑣女病人開除的,還有人說他腦子有病,總之這些人都沒有把他當回事。

  但眼前的白露,可是一個極品啊,他可不想白露真發生什么意外。

  稍微猶豫后,王大牛還是點了點頭:“我會,我來試試唄。

  ”大家一看,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只好讓王大牛試試。

  王大牛隨即蹲在白露面前,把手放在她的胸口上,立刻感受到一陣柔軟和彈性十足。

  再往下看,一大片的白皙印入眼簾。

  這種尺寸,可不是李婷婷那種嫩嫩的小姑娘能比的,讓王大牛也不禁感覺到渾身燥熱… 但我哪里看得進去(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那姑娘垂著頭困在鎖鏈里的模樣,像飛舞的蚊蟲,一直在我腦中盤旋,把我的心烙得不是滋味。

  我才翻了兩頁,書上的藥草,就自動變形,一會是那姑娘沒精打采的臉,一會兒是她媚人的體態。

  職業素養肯噬著我,她的沉默,像是對我無聲的譴責。

  我捏捏拳頭,既然碰上了,就不能置身事外。

  次日我早早去了老 村醫診所,在村里要打聽事情不難,看病的那些姑婆子,就沒有不知道的事。

  我就說了句昨天去姑娘那村走了趟,馬上就有人議論開了:“哎醫生,那村有戶人家整天把他婆娘鎖在屋里,他要是出門幾天,滿房子臭味就跟牛欄一樣,能熏死人。

  ”“那誰啊,我知道,脾氣燥,領著班混混,整天沒事兒就瞎搞,他婆娘聽說是 給人勾了,但他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外面不知道養了多少女人咧。

  ”“嘿喲,村干部找他幾次,都給他罵回去了……”姑婆猛搖頭,雖然同情那姑娘,但只嘆息一聲,就開始眉飛色舞吹捧自家孫子。

  我聽在耳里,記在心里。

  既然她家那位會外出,要去見她就有機會。

  老村醫瞅著我神情,好像摸到了我心思,“干啥,放心不下那姑娘?”“哪有的事兒,我是在琢磨這藥抓幾兩。

  ”我拿著小天平稱著幾味草藥。

  “得啦,就你那心思,跟猴子屁股一樣,全露出來了。

  要去趕緊滾蛋,上午我在這兒,下午可就要出診了。

  ”老村醫似笑非笑地瞥我。

  “那,那我去 給她復診下。

  ”我這可不算編謊,溜得我自己都稱贊自己。

  老村醫樂樂,指指藥箱,讓我多帶些藥。

  我出門時看到房門后掛著把小斧子,順手就抄下來,別到腰扣里。

  我可能見鬼了,我在心里煽了自己一耳光,說不定人夫妻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呢,我卻上趕著要助她脫離現狀?我騎著單車,沒兩下就到了她家,大嬸好像專等著我,瞅著我來了,樂呵呵地把我領到姑娘屋里。

  她今天坐在床上,氣色看著好了些,尖瘦的瓜子臉,要是精神狀態好,談得上是美人了。

  她聽到門開的聲音,平淡地望了望我,又轉回頭數她的手指。

  “醫生,我還有事兒,先去忙會兒。

  ”大嬸幫她清理過房間,整齊的土坯屋里,沒有別人嘴里那么臟亂。

  可是她身上的味道卻更重了,披肩的秀發上,全是男人的氣味。

  她男人那癖好叫人無法恭維。

  “那個,不介意的話,你驗個孕?”我故作平常,口氣平淡。

  她搖了搖頭,拿手拔了會頭發,說:“不用了,我沒懷。

  ”平靜的聲音仍像一潭死水,粘得我有些發愁。

  她身上的味道……咳咳,她老公應該有避孕,味道那么重,估摸全抹她身上了。

  “你要不要跟我去 縣城醫院,你的 身體,得做個全面檢查才行。

  ”我轉過身,給她瞅腰扣里的小斧子。

  她突然笑了下,像拔開云層的太陽,整個臉都亮起來了,“你來真的?你不怕他報復?他是出了名的混混頭,監獄都待過的。

  ”“我怕個卵兒。

  ”我居然粗俗地回了一句,說完自己有點不好意思,傻傻地撓了撓后腦瓜子。

  “那你晚上來吧,他今晚不在家。

  ”姑娘意思很明顯了,愿意接受我的好意。

  我心里激動,就湊近了些,“我先給你換點藥好吧?”姑娘點點頭,臉沒對著我,只是把手舉到我眼前。

  鈴聲悅耳,如果不是圈得姑娘受了傷,也沒那么面目可憎。

  我打開藥箱,細心地幫她清潔傷口,她一聲沒哼,嘴角掛著淡淡微笑。

  黑衣還是昨天那套,我靠得這么近,都能聽到她的心跳,忽急忽慢,神情緊張,讓人忍不住想逗弄。

  “醫生,這兒也痛。

  ”她把手反轉,抬到貼身罩衣后方的絲帶,摳了摳發癢的傷腫處。

  兩排銀色小鉤緊扣在她背后,我猶豫了下,絲帶勒 久了,有傷疤掛了膿,我想解吧……孤男寡女的不好動手。

  她今天給人的感覺比較溫馴,對我沒那樣抗拒,因為皮膚愈合的緣故,她身體有些小癢,過一會又開始抓。

  “不要抓了,傷到了,會留下痕跡。

  ”我制止她的手,她卻動了動腰,向我拱了拱,“那你幫我。

  ”這撩人的聲線,嗲得我耳朵軟了,手一時輕飄飄地,不知怎么地就解開了她的罩衣扣子。

  得,得!我有點尷尬,但確實要給她涂藥,解了,就順其自然,專心抹軟膏。

  但眼睛自己跑到她胸前去了,那迷人的傲嬌,還有那奇特的蠅印,都表示她昨晚,又被男人按在身下瘋狂索取,而她就痛苦的承受著,纖弱的身體隨著男人的動作擺動。

  僅僅是聯想她被勒得扁平的柔軟,我就熱得跟什么似的,恨不得以身上陣了。

  手奇怪地想脫離腕骨,飛扒上姑娘黑衣里的峰頂,一邊幻想她被人享受,一邊升騰扭曲的快樂。

  姑娘礙著我的身份,羞著臉沒說啥,我也沒真敢往流氓念頭上靠,仔細擦好藥就給她罩衣扣了回去。

  “那我先回去了,”我給她弄好衣物,又靠近了點,小聲保證,“我到時候來接你。

  ”媽的,血有點上涌,呼吸有點急,這話里話外,分明要拐賣人家老婆。

  “知道了。

  ”她還是很平靜,遞給我一串鑰匙,嗲嗲的語調聽不出悲喜,“鑰匙有了。

  ”昨晚是使了渾身解數,才從她男人那里拿到鑰匙吧,我收進藥箱,轉身離去。

  一下午我都心不在焉,好在病人不多,只是些普通的小感冒,掛上吊瓶就能閑上會兒。

  變天了,陰悶陰悶的,像要下雨,我琢磨要不要回家帶件雨衣,但擔心回去后不好找借口出門,干脆在外面晃蕩,等到夜深人靜,再去找她。

  老村醫回來后啥也沒問,伯母煮了苞谷,讓我捎兩個,我就扔到自行車籃子。

  天慢慢黑了,我像往常一樣,和老村醫夫婦告別,騎開單車就走了,但今天我的方向,是山腳下的清河。

  云壓得很低,蜻蜓在河岸飛轉,蚊子毫不客氣把我當成盤中餐,有一下沒一下的朝我腳上叮。

  我坐在岸邊平坦的石塊上,啃了倆苞谷,掬了幾捧河水,見四下沒人,就脫了衣物,撲河里游了會泳。

  清涼的水讓身體感覺沒那樣悶,但雙腿里那玩意兒,沒有衣服的束縛,探頭探腦,被河水一沖,樂顛顛地,石更得跟燈塔一樣粗壯。

  河水包圍著我,沖刷著它炙熱的高溫,它像患了急性流感,體溫直往上沖,沒個過程可褪不了燒。

  要不了多久,所有的村都該睡了,村里的夜晚,靜得聽不到一聲狗叫。

  我接下來要干的事兒,是對,還是錯?我心里沒底,只是覺得不能讓姑娘那樣下去,時間久了,情況不改善的話,她遲早會瘋。

  我在河水里泡得全身發涼,將那股急燒簡單理了下去,就推著單車慢慢朝姑娘家走。

  天地一片灰暗,我好不容易摸到姑娘門口,借著幽暗夜色閃入姑娘臥室。

  “我來了。

  ”他媽的,我忽然心虛得像個入室偷香的小賊。

  “柜子那有個手電筒,打開吧。

  ”姑娘聲音在黑夜里更好聽了。

  我抓起手電筒,讓燈光照到鏈孔上,很快打開了她的束縛。

  她一下子軟倒在我懷里,我沒多話,揣起那串鏈子,帶她坐上車后座,慢慢離開這安靜的村莊,直到上了大路,才敢使勁踩。

  “你怕么?”我迎著沉悶的風騎往縣城,她手拉著我衣服,臉貼在我背上,像睡著了一樣。

  “我有什么好怕的呢?”她自嘲地笑了,“我無所謂了,他要我死,就死,你要我活,就活。

  ”“別這樣,活下去,總會有美好的事情發生。

  ”騎單車,最快也得一小時才能到縣城,我單手拍拍她頭,說,“你先睡會,到了我叫你。

  ”她順從地點點頭,沒有說謝謝,卻環住了我的腰。

  我心里暗樂,單車就有這種好處,方便被姑娘摟。

  那會摩托車還沒普遍,想要買輛,得搭幾小時車到鄰縣,以前我沒什么渴望,但現在,我特別想要輛摩托車,呼啦一下到了縣城,爽。

  “你想要我,對嗎?”我正踩得呼呼喘氣,她突然又問了我一句。

  姑娘,你這讓我怎么回答?你是要我做真小人呢,還是偽君子?“我無所謂的,我的人生,已經糟糕到不行了。

  ”她有些哽咽,被困久了,許是失去了生活的勇氣吧。

  “沒你想象的那么糟,別瞎想了。

  ”我全靠她那手電筒照明,快累趴了都。

  她感覺到我喘得不行,故意捏捏我的腹肌,調動我生命的激情,“你真是個爛好人。

  ”好人標簽對我沒吸引力,我還是埋頭猛騎車,當汗水濕透衣衫時,我們到了縣城。

  縣城也沒什么燈火,我找了間旅館,準備開兩間房的時候,她卻扯了扯我衣袖,踮腳附到我耳邊,“我不想一個人。

  ”我有點小興奮,什么節奏?英雄救美,她要以身報答?我大手一揮,讓柜臺小姐安排一間雙人房。

  她扯著我袖子,慢吞吞地上樓梯,小縣城可沒什么電梯給人坐,我看她走得費力,忍不住就想幫她,“腳痛嗎?”“你抱我?”她比我直接多了,彎都不帶拐。

  姑娘都開口了,我哪能拒絕,馬上一個打橫,直接把她抱上大床。

  “兩張床,你隨便挑。

  ”我坐在另一張床上喘息,久沒運動,一動就全身酸痛。

  “我先去洗個澡。

  ”她垂下頭,聲音飄忽著,人也像飄一樣進了浴室。

  我實在克制不住困倦,她還沒洗出來,我就睡著了,后來她跟我說,那天我下面挺得,讓她一晚上沒睡好。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dv 1299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