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紗 倉 まな 無碼



  我不清楚什么是 中性時尚,曾就這個問題還私下里咨詢過車間的小姐妹,這些小姑娘們樂得呵呵笑,說:張姐啊,怎么關心上這個問題了?隨后,這些小姑娘 對我說,去看看那些選秀節目,男孩子個個油脂粉面、哭哭啼啼,女孩子卻短發皮裝,英姿颯爽,我脫口而出:這不就是不男不女嗎?可小姑娘們卻糾正說:不男不女是惡心,中性卻是一種美!我無言。

    總覺得 男人嘛,就應該高高大大,雄壯威武,說話擲地有聲,辦事雷厲風行。

  我的前夫就是這樣的男人,可是,雄壯威武的后面卻是無休止的家庭暴力,擲地有聲的后面卻是言語粗魯,雷厲風行后面是大手大腳,最后,我懷揣著一顆流淚的心和遍體鱗傷的身體離開了他。

   口述娘娘腔丈夫竟超 在意床上 表現(2/2)  一年后,他走進我的生活。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子,我沒有太多的要求,只要他性格溫柔,體貼人就可以。

    接觸沒有三個月,我就 和他辦理了結婚手續。

  母親催得急,母親總是說,一個離了婚的單身女人日子難。

  不過,也看得出來,母親十分滿意他。

  第一次見我父母,他就幫母親做這做那,廚房鉆進鉆出,可是,我心里總有股說不出的滋味。

   介紹人對我有這樣的想法感到不可理解,介紹人說:走路扭扭這和過日子有什么關系?說話細聲細氣這叫溫柔。

  你前面那個男人倒是像條漢子,可后來……這是我的軟肋,一提到前夫,我無話可說。

    可是,婚后的生活卻讓我越來越感到失望。

    他一回到家,首先要換上一套睡衣,那種有細碎花的;看電視,總要嚼點蠶豆和花生之類的零食,懷里一定得抱個沙發靠枕;洗澡的時候,竟要戴著浴帽,第一次見他戴浴帽的樣子,竟驚得我半天沒合上嘴,他說天天洗頭影響發質;他說話不僅慢條斯理,而且喜歡用感嘆詞,總是一驚一乍的。

  口述:娘娘腔丈夫竟超在意床上表現(2/2)  有了一次和他逛街的經歷后,再后來打死我也不愿意和他出門了。

  他走路一搖三晃,引來一路人的嘲笑,我分明聽到有人這樣說他:娘娘腔!  他還特別喜歡打麻將,和街坊一些中老年婦女一起,興致很高。

  有一次單位春游,他和單位的幾個姐妹打麻將,他一會兒拍手,一會兒尖叫,我分明看出來姐妹們在繃著笑。

  說真的,一旁的我都有點無地自容。

    我曾委婉地提醒過他,他似乎一點不介意,還說什么中性時尚,但是,我卻發現他十分介意他在床上的表現。

    不經意發現他在臺歷上做的記號,后來才知道這是他和我過夫妻生活的記錄。

  看得出來,他每一次都非常認真、努力,一副盡心盡責的樣子,一周2到3次按部就班。

  他不僅耿耿我們每周夫妻生活的頻率,更是耿耿于每一次的時間,他故意為之的克制令我于心不忍,甚至有些反感。

  他也十分在意之后的我的感受,如果我稍稍表現出一點不快,他似乎像受到多大打擊一樣,很內疚地、反復地詢問我為什么?口述:娘娘腔丈夫竟超在意床上表現(2/2)  他每天都要吃西紅柿,說是西紅柿壯陽。

  說到壯陽,他都快成了專家,也不知道他從那里弄來什么泡酒偏方,有蛇、有王八、有枸杞等,看著都嚇人,可他每天都要喝上一杯。

    有一次,他出差一周后回來,我竟發現他偷偷摸摸地在吃什么東西,在他丟棄的包裝盒上,發現是壯陽類藥物。

  我很生氣,他卻不以為然,說 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因為在外出差一周,他非常勞累,有些力不從心……我不明白,他這樣究竟是愛還是什么?  他的種種表現就像不斷注入我體內的有害氣體,我開始膨脹,我知道,終于有一天,因為他,我一定要爆炸。

    這一天到了。

  他對我說,他準備請假在家里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原因是他上醫院做了手術。

  我驚訝,好好的人怎么就動了手術?他說,為了進一步提高我們夫妻的生活質量,他竟……他竟去醫院做了生殖器延長手術!口述:娘娘腔丈夫竟超在意床上表現(2/2)  我徹底崩潰,完全爆炸。

  面對這樣一個娘娘腔(交換性伴侶)的男人,我該怎么辦啊? 施完肥,洗了把手, 張大頭這才施施然走回棚子里邊,這一閑下來花花腸子就跟著起來。

  腦海里李桂蘭和 劉翠兒的身影交替出現,要說兩個人他都抱過捏過,李桂蘭的手感要更好,然而劉翠兒也不是沒有優點的。

  她騷啊,手段兒可懂得撩人,張大頭可是深有體會。

  而且還差點就吃上了,對她的印象更加深刻。

  不過一想起李桂蘭那背影,今天可是近距離觀摩過,又趁按摩時丈量過手感。

  那感覺……確實沒得說,單單是這一個背影就及得上劉翠兒了。

  正舉起兩只手把兩人作比較呢,棚子的油氈一下被掀開,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子就鉆了進來。

  張大頭眼睛一亮,“咦,翠兒嬸,咋這會兒過來呢?”心里卻是不由暗笑,就猜這 婆娘鐵定會為了王 梅梅 的事過來。

  不說別的,她為了跟自己整那事兒,出手都大方了那么多。

  這個中的原因不就是一眼就看出來,哪會肯讓王梅梅這臭丫頭壞了自己的好事。

  劉翠兒卻是往他身上一湊:“哪有給 嬸兒干活不給飯吃的道理, 那丫頭不懂事,被我給訓了一頓,瞧給你帶臘肉來了,還熱著哩,快吃吧!”邊說,邊把那竹籃子給放下來,里邊的大碗掀開盆子就立即升起一陣臘肉的香味兒。

  張大頭卻是沒有伸手去接,:“這還有啥好說的,你家那丫頭眼光可高著哩,俺還是不伺候了,這活兒你還是找別人干吧。

  ”“可別……”劉翠兒一聽頓時就有些慌了,就她給的那 點兒錢其實還是少了的,要是請兩個人干上個幾天,錢翻幾倍不止,還得好酒好菜招待好了,不然磨洋工磨到下雨可就全玩完了。

  “那丫頭屁事不懂,凈瞎搞,嫌錢少嬸兒給你再補上,可千尤別摞擔子。

  ”“咱誰跟誰,錢的事還好說”張大頭撇了撇嘴道,“可是你閨女說得就跟像是給我施舍一樣,俺張大(倆性故事)頭雖然窮,可也是靠自己力氣吃飯的,到哪兒不能干,憑啥讓她作賤,就憑這倆錢?”“哎呀,你是她哥哥,就多擔待著點兒”劉翠兒卻是把胸一挺就貼在張大頭身上,“這不,嬸兒一聽說這事,不就立即切了臘肉來給你送飯補償來了。

  ”張大頭感受著兩團貼過來的水球,心說你這補償怕是自己求之不得吧,老子這會兒晚上還要跟李桂蘭約會呢,卻是不再急著吃這婆娘。

  瞧他這無動于衷一點兒反應也沒有,劉翠兒可就真急了,地里的活只要加錢就有人干,可是她活這么大,就見了這么個天賦異稟的家伙。

  睜著眼睛都是這號玩意兒的影子,卻又能到哪里去再找這么一根,自己那水道都成那樣了,還要不要通了?特別這幾回的接觸,又摸又親的,最是直觀地體驗過這號寶貝的特異之處。

  想想既然是自家丫頭闖出來的禍,女兒不懂事,自然得自己這個做娘的給補上嘍。

  當下直接伸手就扒拉著,拿過水瓶往上一澆,搓了搓也顧不上氣味兒,張嘴就趴了上去。

  哦……張大頭正被她搓得有點兒受不了,突然被這么一下襲擊,正個都縮了一下,“嬸兒,你這是搞突然……唔”吧唧吧唧了好一會兒,劉翠兒才抬起眼兒:“這是給梅梅賠罪的,這下你可滿意了吧。

  ”張大頭朝著小頭努了努嘴,“哼,攤上這么個閨女,以后你可有得罪賠哩!”劉翠兒卻不再配合,而再次拿起大碗和筷子遞到面前,“快點兒吃吧,你吃你的,我吃我的。

  ”說著往他手里一塞,再次低下頭去。

  “呼……呼,還行……不錯,這臘肉就是夠勁兒……咝……”張大頭邊吃邊看著劉翠兒也在低頭吃,沒想到這越吃越刺激,心里痛快之下之前那點兒芥蒂也就煙消云散了。

  心想反正有劉翠兒這婆娘這么賣力賠禮,看來以后不妨再逗逗王梅梅,然后就挑她房間去賠禮道歉。

  還沒等張大頭將最后一塊肉給咽下,劉翠兒倒是先吃完了,她捂著嘴將碗筷一收。

  出了棚子就朝邊上兒吐了一口粘糊糊的東西,這才扭著步子挺起胸走人。

  而里邊的張大頭則是一下癱在了床上,這一頓吃得,就別提有多舒坦了。

  原本他還想拉著劉翠兒把之前沒干完的事干完,她卻急著回去,這趟是專門出來給他送飯賠禮道歉的,可不能出來太久了。

  一想到她這趟專門跑出來給自己補償,張大頭這會兒倒也不急了,心想晚上還有李桂蘭咧。

  反正瞧這婆娘已經飛不出自己的掌心了,也就不急在這一時半會,或許就跟老王頭說的一樣,對付婆娘就像釣魚一樣,得一而三,三而再的挑逗她。

  得有耐心,才能吃到好東西。

  張大頭嘴上哼著小曲兒,躺在這張小床上休息了會兒,這才又爬起來繼續收麥子。

  這一晚就是干到天麻黑,再用推車把麥子給推回去曬場上,都已經是九點鐘了。

  這會兒在家村也算是夜深人靜,許多屋子里都熄了燈,他耳朵尖,不時能聽到壓抑的哼哼唧唧的聲音。

  一聽就知道是不正經的事兒,不過接下來自己也該去做點兒不正經的事了……來到李桂蘭家的時候,就看到里面黑乎乎的,好像已經睡下去了。

  這下他就傻眼兒,這黑燈瞎火的,難道悄悄摸進去,可這樣會不會被當成賊了。

  李桂蘭家可是跟王二狗的幾個兄弟挨在一起的,還有家里的老家伙,就一堵墻壁隔著。

  這一嗓子喊出聲,還不炸了窩去。

  這會兒李桂蘭家雖然黑了燈,可是王二狗兄弟家可還有一戶亮著,他再三往四周望了望,確認沒人之后這才悄悄接近門口。

  然而沿著墻圍繞了半圈,來到后邊的窗戶上,張大頭可是知道這窗戶里面就是李桂蘭睡的房間。

  用手在窗戶上輕輕敲了兩下,里面就傳來了一點兒動靜,似乎察覺到了什么。

  他再次伸出手去敲了三下,這才退后兩步躲在墻角下邊。

  房間里傳來細碎的腳步聲,窗戶輕輕被推開一道縫隙,一張俏臉兒就出現在上邊。

  可不正是李桂蘭是誰,這會兒正一臉謹慎地四處張望呢,瞧這模樣兒莫不是怕鬼。

  “誰?”李桂蘭壓著聲音問。

  “嫂子,是我張大頭!”張大頭從墻里站起來。

  李桂蘭明顯瞳孔一縮,然后拍打著胸脯有些慌亂地道:“都那么晚了……你…你還來這兒干嘛?”當然是來找你干點兒不正經的事咯,不過根據張大頭的了解,李桂蘭可不是像劉翠兒那樣的騷娘們。

  心里頭保守著呢,可千萬不能嚇著她,得一步一步來。

  就像老王頭說的,叫循循善誘,“我是來拿衣服的啊,順便來看看你。

  ”嘿嘿,看完了俺就說累了,順便在這兒休息一下。

  窗戶里邊的李桂蘭隔了好幾秒才出聲,“衣服我還沒洗好呢,改天晾干了我再給你送過去,現在很晚了你干活那么累,還是趕緊休息吧。

  ”說完好像就離開了窗戶,張大頭這下可就傻了眼,怎么事到臨頭就慫了呢。

  這可怎么辦,總不能硬來吧,靠!這不玩兒我嘛。

  老子今天可是忍住沒和劉翠兒干上,專門留著晚上用的,你這一句話就把我給打發了?張大頭心里全是不甘,腦子里胡思亂想,站了好一會兒身子都沒有動一下。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也不知過去了幾分鐘,只能生著悶氣轉身走人了。

  然而忽然聽到前邊的門吱呀地響了一下,他心中忽然一動,回頭就聽到一個細碎的腳步聲傳來。

  正是那李桂蘭,她身上穿著一件小衣堪堪遮住上邊,下邊還露出來一截肚臍兒。

  隨著走路,上面兩顆小點隨著上下滾動而在小衣上下劃著,即便是這黑燈瞎火的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大頭?”李桂蘭隔著好幾米壓著聲音喊。

  “是我嫂子,你咋……又出來了?”張大頭聲音帶著一絲激動和欣喜,心里頭全是失而復得的驚喜,難道是她終于下定決心想通了?“那個……既然來都來了,就這么回去也說不過去,還是進來坐坐吧……”李桂蘭聲若蚊蠅地道。

  “好哩!”張大頭可就盼著進屋呢,當下喜不自禁連忙答應。

  李桂蘭四下張望了一下,這才踮著腳尖兒走在前邊。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紗 倉 まな 無碼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