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グラン ブルー ファンタジー エロ



“哎呀!”一大早的,廁所里傳來了 嫂子的驚叫聲,聽起來十分痛苦。

  正在房間里躺著的我,幾乎是下意識的跳了起來,撞開了廁所的門,沖了進去。

  一抬頭,我還沒來得及說話,就看見了嫂子穿著一件超短裙,那短裙褪到了小腿處,大半個屁股和一雙長腿都露出 在我眼前,正躺在地上喊著。

  看到這一幕,我一下子就呆住了。

  隨即趕緊關心地問到:“嫂子,你怎么了?”“柱子,嫂子不小心摔了一跤,你快扶一下嫂子。

  ”嫂子的聲音聽起來痛苦極了。

  我反應過來,連忙上前抱起了嫂子,這個姿勢很奇怪,就好像我在嫂子身上做那種事情一樣……手上傳來嫂子肌膚的觸感,我有點心癢癢的,扶著嫂子站起來后,我戀戀不舍地放開了手。

  嫂子有些站不穩,彎腰扶著我的手臂,那身前白皙的一片就這樣展現在 了我的眼前。

  咽了口唾沫之后,我便想低下頭,但是沒想到,就在 這個時候,我看見嫂子那白皙的臀上,竟然有一個十分清晰的巴掌印。

  那個樣子,看著就像是被人給狠狠地打了一樣。

  就在我因為看見了嫂子那白皙的屁股上,那一個清晰可見的手掌印而發愣的時候,嫂子驚呼一聲,看見我直勾勾的目光,趕緊捂住了自己那處。

  被嫂子這么一叫喚,我也是有些反應過來了,意識到自己應該先退出去。

  但是,雖然我知道我應該這么做,然而面對著底褲已經脫到了膝蓋上面、光著屁股的嫂子,我的動作卻又變得十分遲緩,就像是反應不過來一樣,半天都沒有轉身出去。

  由于我的出現,嫂子那一張臉都給紅透了。

  就在我準備退出去時,嫂子卻突然叫住了我:“柱子。

  ”我應聲看向嫂子,只見她褲子還沒穿好,看到我的目光趕緊捂住了自己那處。

  “柱子,你,你去幫我把包里的…衛生巾護墊拿一個過來好嗎?”嫂子臉還是紅的能滴出血,低著頭不敢看我。

  一聽這話,我不由得就愣了愣。

  什么,衛生巾?“就在我包里,你看著,撿小的那種。

  ”嫂子的聲音還是有些羞澀,看得出來,讓我幫她做這種事情她十分不好意思。

  嫂子的臉羞的紅紅的,不敢看我。

  “嫂子,我這就去拿。

  ”我答應下來,轉身去了房間找嫂子的包。

  打開了嫂子的包之后,我發現這包里簡直什么都有,翻了翻之后,一件 東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只見嫂子的包里面,竟然有一個避孕套的包裝袋!這個包裝袋是被人給撕開的,明顯就是有人用過了的,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會出現在嫂子的包里面。

  避孕套我還是認得的,可是在嫂子的包里發現這樣的東西,我的腦袋嗡的一下,瞬間就蒙了。

  那嫂子的包里面,怎么會有撕開的避孕套包裝?看著那東西,我心里疑惑,但還是拿著嫂子要的衛生巾去了衛生間。

  “嫂子,我給你拿來了。

  ”我敲了敲衛生間的門。

  嫂子把門開了一個小縫,把衛生巾拿了進去,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過后,嫂子那羞澀的聲音又傳來了,“柱子,嫂子腳扭了,有點不方便,你能進來幫幫嫂子嗎?”聽到嫂子這么說,我的心一下變得狂跳不止,想起剛才看見嫂子那曼妙的身材,我那兒甚至起了反應。

  我緩緩推開門,只見嫂子神情痛苦地坐在馬桶上,褲子褪到小腿處,小手還在揉著自己的腳踝。

  “嫂……嫂子,我怎么幫你。

  ”我不敢正眼看嫂子,畢竟在我心里嫂子一直是圣潔不可侵犯的。

  因為我哥精神一直有問題,而且那時我還小,嫂子就臨時充當起了照顧我的角色,這一照顧就是好幾年。

  嫂子有我這兒的鑰匙,她有空的時候也會過來幫我做做飯收拾一下屋子什么的,不過今天她來的這么早,還是頭一回,竟然還在上廁所的時候發生了這樣的事。

  “你過來扶一下嫂子,嫂子站不起來。

  ”聽見嫂子這么說,我忙走過去,嫂子把手搭在了我的胳膊上,那柔弱無骨的觸感傳來,我渾身一個激靈。

  我的眼神時不時瞟著嫂子,卻又不敢太明目張膽,但嫂子那白皙的皮膚還是映入我的眼簾,嫂子雖然嫁給我哥已經很多年了,但保養的十分好,皮膚也像年輕小姑娘似的吹彈可破。

  我那部位又可恥的有了反應。

  嫂子彎下腰去提褲子,可是因為只有一只手方便,好半天也提不上來。

  而嫂子彎腰的時候,那身前的柔軟出現在我的眼前,雪白的一片的直晃眼。

  “嫂子,要不,要不我來幫你吧。

  ”看嫂子這么辛苦,我也有點心疼。

  嫂子也知道自己是沒辦法了,只好點點頭。

  我內心狂喜,彎下腰去幫嫂子提褲子,嫂子的手撐在我的背上,而我一抬頭,就能看見嫂子兩腿之間那神秘的部位……面對著底褲已經脫到了膝蓋上面、光著屁股的嫂子,我有點心猿意馬,手指不小心觸碰到嫂子的大腿那,我感覺嫂子的身子顫了一下,嫂子那一張臉都給紅透了。

  “哎呀!”嫂子才剛剛動了動腿,她又是一個支持不住,接著她的身子便又有往一邊倒去的趨勢。

  “嫂子!”這個時候我也是有些反應過來了,對于嫂子的擔心勝過了我那難以啟齒的羞恥感。

  于是,我便趕緊伸出手,想要扶住嫂子。

  不過,我的手才剛剛伸出去,那邊嫂子的身子就已經失去了平衡,已經來不及扶住她了。

  這下子,她便當著我的面,一下子摔倒了地上。

  由于嫂子這么一摔,她現在比剛剛還要狼狽很多,那小底褲已經完全滑到了腳下,就連她的腿,也因為摔跤而分開了。

  這一下,我不光是看見了嫂子的屁股,就連她兩腿之間那個地方,也看得清清楚楚……嫂子年紀比我還要大上一點,已經完全是一個成熟的 女人了,她的那個地方,自然也是十分吸引人的。

  雖然我也知道,這是我的嫂子,但是我就是沒法兒移開我的目光。

  嫂子也注意到了我究竟是在看那里,她的臉一下子就紅的像是能夠滴出血來一樣,便拼命想要爬起來。

  看到了這一幕,我的心里也跟著亂了起來。

  要說我完全沒有反應的話,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畢竟我是一個正常的 男人,但是那是又是我的嫂子。

  想著這些,我只覺得自己心里越來越憋悶煩躁,趕緊轉過身子從廁所出來了。

  出了廁所之后,我并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直接出了門,連最基本的刷牙洗臉都沒有弄,就上了街。

  這一大早的,我也不知道去哪兒,干脆就直接來了自己上班的商場。

  在這個商場里面,我的工作是負責商場一些電器產品的售后工作,比如幫顧客進行簡單的維修什么的。

  這個時候還很早,商場的工作人員都還沒來,商場也沒有開門,我只能坐在臺階上。

  心里想著嫂子屁股上的那個巴掌印,我覺得怎么都不是個滋味。

  難道嫂子是出軌了?不然的話,這在城里,嫂子的屁股上怎么會出現一個那么大的手印?要說不是別的男人的,那還能是誰的?而且,嫂子的包里面,也的確是發現了避孕套的包裝。

  還有,我今天看見了嫂子的那個地方,卻發現她那里上面都沒有……難道是被別的男人給剃掉了?“不可能,嫂子不是那種人!”越是這么胡思亂想,我心里就越來越沒有底。

  我握緊了自己的拳頭,一不小心,竟然將自己心里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嫂子嫂子,你這個傻小子,怎么一天到晚就只知道你嫂子?”就在我因為今天早上發現的關于嫂子的事情而傷腦筋的時候,突然,一個嬌媚的聲音在我的頭頂上響了起來。

  一雙穿著高跟鞋的小巧玉足,就那么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不由得就是一愣。

  順著那一雙白皙小巧的腳往上面看去,落入我眼睛里面的,便是一雙修長筆直的腿。

  短短的裙子剛剛好包裹住了那翹臀,以及那個神秘的地帶。

  看著看著,我的眼睛不由得就直了,還跟著咽了一口唾沫。

  原來是我們商場的一個領導夏 雪艷

  “臭小子,你還想往哪兒看呢?”就在我的打量著眼前的美景的時候,剛剛那個嬌媚的聲音又在我頭頂上響了起來,隨著而來的還有一個爆栗。

  “膽子大了啊你,連你雪艷姐竟然都敢調戲了啊?你以為我是你嫂子,想干嘛就干嘛的?”這要是在平時,面對夏雪艷的玩笑,說不定我還會在跟她說上幾句,但是,今天我心里滿滿的都是關于嫂子的事情,亂的很,她現在還在我面前開我嫂子的玩笑,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我嫂子是你能說的?”夏雪艷大概也沒想到,我會這樣跟她說話,一下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起來,玉手指著我,反問到:“你這是什么態度?我不就開個玩笑嗎?”我心亂如麻,也不想跟她多說,一把推開她就要走,誰想到,我只是輕輕的一推,她穿著高跟鞋沒站穩,整個人往后倒了去。

  我趕緊上前扶住她,而我那個部位正好緊緊的貼在了她的屁股上!一瞬間,我感覺自己那里可恥的有了反應,夏雪艷趕緊一把推開我,整張小臉羞的通紅。

  “你……你……流氓!”她罵了一句。

  “雪艷姐,我不是故意的,對著像你這么美的女人,我沒反應就不正常了……”聽見我這么說,夏雪艷好像沒那么生氣了,畢竟女人都喜歡被夸贊,“一說到你嫂子,你就這么兇,你還不知道你嫂子究竟是個怎樣的人吧。

  ”“雪艷姐,平常咱們開玩笑沒關系,但你不能亂說我嫂子。

  ”我有點生氣的說到。

  隨后,夏雪艷冷笑一聲,直接將自己的手機給拿了出來。

  劃了幾下之后,夏雪艷便將她的手機舉到了我的面前。

  而我就在那手機里看見了一個女人,正彎著腰,在撿地上的東西。

  而這個女人的超短裙底下,卻是什么也沒有穿,女人最為私密的部位,就那么直接露在了我面前!夏雪艷冷哼一聲,又往下劃了幾張,看見 照片里那有點眼熟的身影,我按捺不住,直接搶過了她的手機,自己劃看起來。

  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只見在夏雪艷的手機里面,關于這樣的照片,竟然還不止一張。

  那女人彎下腰去撿東西而露出來的風景,旁邊那些圍觀的男人們,眼神可以說是要多猥瑣有多猥瑣了。

  其中眼神最為露骨的,是一個站在她身邊的男人,他的眼神完全就是毫不掩飾地直直盯著她的那個地方,就差沒有就將她給看了個精光。

  在劃到女人的正臉時,我的心“轟”的一聲,震驚的無以復加。

  因為那照片里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我的嫂子。

  對于我看見的東西,我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可能會是我嫂子?她怎么可能會不穿底褲,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么下流的姿勢,還讓人給拍進了手機里面?雖然照片里面的女人穿衣的風格十分性感撩人,和嫂子那樸素無華的風格不一樣。

  但是我卻不得不痛苦地承認,照片里面這個撅著光溜溜的屁股,彎下身子撿東西的女人的確就是我的嫂子。

  她的臉和身形,對于從小就生活在一個村子里面的我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了,怎么也不會認錯的。

  “你嫂子平常看起來還挺清純的,她竟然也做這樣的事情,我還是真的沒有想到。

  ”就在我因為自己看見的東西而感到十分震驚的時候,夏雪艷突然在我的耳邊說了這么一句話。

  而我竟然找不出什么話來反駁她,翻著這些照片,我除了感到憤怒與羞憤之外,別的也實在是不知道應該怎么表達自己的心情了。

  因為,通過這些照片不難發現,嫂子似乎是在一家裝修得很豪華的會所門口,等電梯的時候,將自己的手包給不小心掉在了地上,這也就是她為什么會彎腰的原因。

  看著看著,我注意到,嫂子的包里面,裝著的東西也很奇怪,那個形狀,讓我有了一種十分不好的預感。

  接著往底下翻看照片,我心中那種不好的預感被證實了,嫂子的包里面,鼓囊囊的裝的竟然都是一些情趣用品!而嫂子就是為了這些東西,被旁邊的男人看了個精光!翻看到那個男人看嫂子的時候那露骨眼神的照片時,我也跟著臉上發燙了起來,心中的憤怒也根本就抑制不住,簡直就像是快要爆發的火山一般。

  一邊的夏雪艷可沒有我反應(名人哲理故事)這么大,眼見著我已經把照片都看的差不多了,她也已經將商場的門給打開了,便走到我身邊,進手機拿了回去。

  “昨天我出去玩,剛好碰見她。

  我還以為認錯人了,但是又覺得這就是你嫂子,所以才偷偷拍了下來。

  本來我沒打算給你看,但是想來想去,還是不能瞞你。

  ”夏雪艷說著,便對著我招了招手,意思是讓我進商場里面去。

  本來我就因為嫂子屁股上面的那一個巴掌印而心煩,現在又看見了這些內容勁爆的照片,心里就更加亂了。

  跟著夏雪艷進了商場之后,她便朝著她的辦公室走去,我想著嫂子的事情,一不留神便跟著夏雪艷進了她的辦公室。

  等我回過神來時,夏雪艷已經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了。

  我心里想著反正都來了,當下也顧不上那么多,開門見山就問夏雪艷道:“這些照片你是在哪兒拍的?”“剛剛不是跟你說了嗎。

  ”夏雪艷雖然回了我一句,但是卻十分敷衍。

  “哪個會所?具體的地址在哪兒?”面對我的詢問,夏雪艷眼神卻并不在我身上,似乎是不太愿意說這個事兒。

  見她不開口,我心里一急,直接就朝著夏雪艷撲了過去,抓住了她的手腕。

  本來我只是想要好好問問夏雪艷,她究竟是在哪兒拍到這些照片的,我嫂子為什么會穿成這個樣子去那種地方。

  但是心里一急,我一個沒把控住,直接撲到了夏雪艷身上。

  這一下,她就被我直接撲倒在了她辦公室的沙發上面。

  我從來都沒有跟哪個女人有過這么直接的接觸,尤其是這個時候,夏雪艷是被我仰面壓在身下的,她胸前那一對柔軟,就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胸膛上。

  那種感覺,激的我渾身一顫,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我一個沒忍住,身體就產生了反應。

  “哎呀!”緊接著,夏雪艷也感受到了我身體的變化,直接就輕呼了一聲:“你……”我有些尷尬,想要爬起來,但是又有些舍不得夏雪艷那柔軟的身子,便稍微將身子撐起來了一些,沒挨她挨得那么近。

  剛剛臉色還有些不好的夏雪艷,這會兒被我這么一壓,我本以為她要發脾氣了,但是,一低頭,卻發現她似乎臉色有些發紅,但是又不像是生氣了的樣子。

  我挪了挪身子,心想還是爬起來算了,不過我這才剛剛動了動,身下的夏雪艷就發出了一聲輕吟。

  “唔……”這一聲弄得我差點就沒有把持住。

  不過,這一下,我可不敢繼續亂動了。

  在我身下的夏雪艷,一張臉兒紅彤彤的,看著就像是一個熟透了的紅蘋果一樣,眼神也是有些迷離。

  就在我看她的時候,突然,一只手伸向了我的屁股,甚至還輕輕地掐了一把。

  我低頭一看,正好對上夏雪艷那充滿了渴望的眼神,不由得就有些心猿意馬起來。

  一咬牙,我搖了搖頭,讓自己清醒了一些,就打算從夏雪艷身上爬起來。

  再這么下去,非得出事兒不可。

  就在這個時候,卻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快點,你趕緊藏起來!”聽見敲門聲,夏雪艷一下子就跟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趕忙開始掙扎著要坐起來,隨后便一個勁兒催促我趕緊藏起來。

  我都沒有搞清楚為啥我要藏起來,就被夏雪艷不由分說地給推到了她那張辦公桌后面。

  我還想問她為什么,但是夏雪艷就像是塞什么東西一樣,直接就來硬的,愣是把我給塞到了辦公桌下面。

  本來我還有些不情愿,但是夏雪艷的表情卻是十分嚴肅,以至于我根本就不敢違拗她,只能配合她往桌子底下鉆。

  “雪艷,你干什么呢,趕緊過來開門!”剛剛鉆進桌子底下,我就聽到門外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聽得我眉頭忍不住抬了抬。

  這不是我們老板的聲音嗎?“進來吧,門沒鎖!”夏雪艷的聲音恢復了鎮定。

  “怎么這么久才答應?”老板進門之后,直接便朝著夏雪艷走了過來,他那一雙穿著皮鞋的腳,直接就停在了我面前不遠處。

  嚇得我大氣也不敢出。

  接著老板就抱住了夏雪艷,我頭上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

  “寶貝,快想死我了。

  ”老板的身體不停朝夏雪艷身上拱著,而夏雪艷連連后退,最后靠在了我躲的這張桌子上。

  “這大白天的,有人進來怎么辦,別鬧。

  ”夏雪艷試圖阻止老板的行為,畢竟老板不知道桌子底下還有個我,她是知道的。

  “怕什么,誰敢進來,再說門都鎖了,沒人進的來。

  ”說完,老板又抱著夏雪艷湊了上去。

  夏雪艷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明顯是已經動情了。

   云鴿目中,葉凡就像屁股上安了引擎般,腳上生風,眼瞅著距離被拉近了五十多米。

  揉了揉眼睛,確定記速表指針指在30/km上,也確定葉凡不斷拉近距離沒看錯,云鴿一嚇,趕緊加油門,把車速提到了時速五十公里。

  “我加速到五十公里,看你怎么追。

  ”云鴿得意 說道,可看了下后視鏡,眼睛都快直了,葉凡與她的距離還不斷拉近。

  云鴿慌了神,猛加油門,車速很快飆升到八十,但就在此時, 車身一沉,一雙臂膀環住了她的腰肢,耳邊傳來葉凡的聲音:“我贏了。

  ”時速八十里,一個大活人竟然能追上來,云鴿腦袋懵了,一失神,車子打晃差點撞路邊去,險險回過神穩住,把車速漸漸降下來。

  把車停在路邊,云鴿回過頭大罵:“混蛋,你不要命了?”羞怒帶著點慌亂,嬌艷欲滴的紅唇泛著 少女特有的魅惑,美眸泛著嫵媚,一副誘人垂涎欲滴的俏模樣,葉凡心動,托著云鴿的小蠻腰把她掉了個個,讓她和自己面對面,壞壞一笑,低頭吻下。

  葉凡的嘴吻到了云鴿的手心,云鴿把他的臉推開了點,厭惡的在他身上擦了擦手,“誰叫你親我的。

  ”葉凡笑道:“我們剛才打賭,你該不會不認賬了,身為一名警察,說話不算話好嗎?”云鴿一雙大眼睛在眼眶里咕嚕嚕轉了兩圈,嬌蠻道:“你胡說,我才沒和你打賭。

  你快下去,否則我不客氣了!”云鴿裝兇,卻沒半點兒兇樣兒,葉凡心知她已經服帖了點。

  放過她,沒那么容易,女人是最感性的動物,只要現在自己親了懷中美人兒,再不怕她忘了自己。

  打定主意,葉凡一手攬著云鴿的小腰朝自己懷中緊了緊,一手勾住她的下巴挑起俏臉,再次吻下。

  眼看著就要被吻上了,云鴿不知道怎么是好,忽然間不遠處‘哐當’ 一聲巨響傳來,她下意識側目看去,一輛私家車極速朝著她這里沖過來。

  葉凡和云鴿在路邊上打情罵俏,路中間逆行道一輛 奔馳車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失控撞向這邊一輛正常行駛的高級 紅旗車

  伴隨一聲巨響,兩車猛烈撞擊后,奔馳車打個旋轉側翻過去,車身和路面擦出刺耳的聲響。

  車頭癟了大半,失控的紅旗車直直的朝著葉凡和云鴿沖過來,眼看著躲閃不及了。

  紅旗車車速起碼時速八十公里,等云鴿發現時,車子已經距離他們只不過六七米,以普通人來說,壓根沒時間躲避。

  突然間,云鴿覺得腰間一緊,人就像是飛一般騰空三米多高,堪堪躲過了高速撞過來的車子。

  危急中葉凡抱著云鴿,腳踏摩托車身猛然跳起來躲避,等落下來時候紅旗車已經過去,但刮起的勁風吹得兩人身形不穩,頭朝下落地。

  在即將撞到地上時,葉凡單掌按地,使勁一按,抱著個人來了個拉風的前空翻后穩穩落地。

  奔馳車翻滾著沖出二十多米遠,又撞上一輛車才停下來,看車身癟的樣子,里面有多少人都活不成。

  紅旗車撞倒云鴿的摩托車,碾在車輪下,壓爛了摩托車,也改變了自身的平衡,車身一側拔高,翻了個轉兒,車頂貼地沖向路邊莊稼地里滑行了七八米才停下。

  云鴿整個人懵了,不帶這么嚇人的。

  葉凡心里那個惱,賊老天,我不就要吻一個極品美女嘛,你至于給我整這么一出?‘轟’的一聲巨響,出車禍的奔馳車劇烈爆炸,車身燒起熊熊大火,四下里車輛行人紛紛躲避。

  奔馳車上人是沒得救了,葉凡放開云鴿,大步沖向紅旗車,興許里面還有活人。

  紅旗車底朝天沖出路面,栽在路邊田地里,油箱已經漏油,葉凡來到車邊,用硬力拽開一側車門,看清里面有三個人,一個司機,后座兩乘客。

  司機腦漿迸裂,已經死的不能再死,葉凡把車后座兩人拽出來,抱到離紅旗車十多米的地方放下,以免被紅旗車可能發生的爆炸波及到。

  云鴿被葉凡放開,沒了支撐,因神智慌亂一屁股跌坐在地。

  屁股吃痛,人倒回過神來,四下看了看,瞅見葉凡在救人,趕忙兒跑過去幫忙。

  葉凡把兩個 傷者平放在地上,檢查了一下他們的傷勢。

  兩個傷者為一 老者一少女,各自身上多處傷口,最致命的是少女的臉被撕裂開一大塊,半張臉的臉皮可怕的耷拉著,因沒臉皮的遮掩,半邊臉的眼珠子骨頭牙床等露在空氣中,鮮血直涌。

  老者則肚子破了,腸子露出來好大一截,隨著他的呼吸而蠕動著,兩人的傷勢都恐怖極了。

  少女暈死,老者雖然重傷,但還沒暈,一雙精芒四射的眼睛直勾勾盯著葉凡,用盡全身力氣抬起手,指著邊上少女,嘴唇動了動,沒發出聲,葉凡讀懂唇語,老者說的是:“別管我,先救她。

  ”看清兩個傷者的傷勢,兩個好好的大活人一下子變(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成這付模樣,云鴿眼睛頓時濕了,一手捂著嘴,怕自己哭出來。

  葉凡說道:“你哭什么,他們死不了,趕緊報警。

  我忘了,你就是警察,快聯系你的同事。

  ”葉凡知會了云鴿一聲后,動手為兩個傷者治療,先用內氣封住他們傷處周遭的的血管阻止大出血。

  “老爺子,我會盡力救你們,但勾魂的小鬼兒已經到你們倆身邊了,能不能救回來你們,可就看你們的造化了,千萬要撐住了,誰喊你們走,你們都別走。

  ”對著老者說了一番莫名其妙的話后,葉凡把少女被揭開的臉蓋回原位,顧不得血肉模糊,一手在上面畫了一個符文,口中念道:“驅邪治鬼,肉身速速還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隨著話語落下,一道柔和的白光在葉凡手中閃現,漸漸將少女的頭顱包裹住,繼而包裹住她的全身,在白光中,少女的傷處快速愈合著。

  片刻后,白光回到葉凡手中隱現不見,少女的臉已經恢復如初,只上面掛著一些血跡,身體各處大小傷口已經痊愈。

  治好少女,葉凡額頭冒出細汗,剛才的治療耗費了他不少的內氣和體力。

  老者已經暈了過去,葉凡抹了把汗,把手按在老者的腹部,如法炮制救人。

  不多時,老者的肚子開始蠕動起來,腸子吸回腹中,肚皮很快愈合了。

  治療完畢,葉凡吐了口氣出來,“還好兩人都命大,全救回來了。

  ”邊上,云鴿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兩個眼看著要死的人,頃刻間傷口愈合,沒事了。

  “怎,這怎么可能!”“別一驚一乍的,不就救兩人嘛,有什么不可能,我國地大物博,能人異士多了,你沒見識而已。

  ”葉凡說道。

  累得不行,身上有些發軟,葉凡干脆倒在田地里躺著,瞅了瞅自己剛內定不久的小媳婦,朝她勾了勾手指,“實話和你說,我雖然不是神仙,但是打小兒被幾個半仙抓了去抓了去修仙,說是修道也行。

  幾個師父說什么我骨骼驚奇,福緣深厚,是百年難遇的修仙材料,硬把我抓去,讓我修煉,剛才用的是中醫脈絡學配合仙法施展出的醫術。

  ”原本壓根不信葉凡的鬼話,但現在事實擺在面前,不由得云鴿不信,蹲在葉凡身邊,問道:“你真的是神仙?”“或許有,但我不是,我應該還是凡人一個,要不然怎么找你這么個親親好老婆。

  ”葉凡說著,手不老實的拉住了云鴿的小手。

  “沒正經,誰你是老婆!”云鴿嗔了一句,卻沒打開葉凡的手,目中多了份柔情,“吶,你早前說的話算不算數?”“什么話?”云鴿說道:“教我仙術。

  ”葉凡壞壞道:“沒問題,不過得你成了我老婆才行。

  一起修煉哦,嘿嘿嘿。

  ”云鴿嗔道:“誰理你。

  ”很快,幾輛警車從花都方向過來,幾乎前后腳,兩輛救護車趕到。

  云鴿留在現場協助同事勘察事故現場,告知事故發生的情況,葉凡陪同醫護人員送兩個傷者去花都市就醫,臨走前要了云鴿的電話號碼。

  一老一少兩個傷者的傷早已經給葉凡治好了,就是虛弱了點昏厥了過過去,他們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剛進花都市市區,葉凡瞅見路邊站著一個人,趕緊叫停車子,走了下去,“老婆,你怎么在這里。

  ”于夢瑤就站在路旁,看到葉凡后,眼睛先是一亮,卻馬上別過頭去,“你誰呀,我不認識你。

  ”短短時間,于夢瑤已經換了套衣服,身上一件米黃色過膝連體禮裙,腳踏低跟涼鞋。

  禮裙非常保守,可是還是掩不住她的好身材,身前讓人羨慕,誘人極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グラン ブルー ファンタジー エロ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