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34d boobs



將頭發三七開的林 少城雖然才剛要上初一,但是他的臉上已經滿是青春痘。

  他將拖鞋趿拉在地上發處聲響來。

   那以后誰陪我在莆閩中學混啊!那留著小辮的男孩聲音里滿是不快。

   你還用混什么,就沖著你叔當年在鎮上打出的名號,別人奉承巴結你還來不及。

  林少城將頭發一甩,瞇著眼看著前方,我敢保證,用不了一個月,就會有一群人屁顛屁顛地跟著你! 我都跟你說幾遍了,我不想靠我叔叔!那得有多少人在我背后說我!那男孩小小年紀,倒是一身傲氣, 我就想不通你爸為什么硬要把你送到什么 西徐中學去,你和我一樣根本就不是塊學習的料,去哪都是浪費錢財,還不如早點上完初中好去賺錢! 我爸也是因為我表弟在西徐中學的成績的越來越好,就覺得把我送過去會提高我的成績!林少城說著停在朝路旁的一處陰涼的地方, 一清,就這里了。

   兩人說著坐在了路旁的一棵大樹下,然后從袋子里拿出花生和啤酒。

   你那個表弟原來學習怎么樣?他怎么會去那邊念書的?方一清拉啟啤酒的易拉罐,然后遞給林少城。

   他學習很好!去那所學校是我姨丈托了不少關系才進的。

  西徐中學的校風確實比莆閩中學要好的多,聽說已經漸漸要趕超鎮一中了!林少城拿著手中的啤酒,看著罐口的氣泡。

   哼,會學習在哪里都一樣,這一句是我最贊同也是唯一贊同的大人說的話。

  方一清打開另一瓶啤酒。

   林少城從口袋里摸出一包劣質煙,他抽出兩根,給方一清點上一根,自己再點上。

  他用力吸了一口, 說道:我挺羨慕我那個表弟的,可以把書讀好。

   佩服個屁啊,你說要是你那個表弟當初堅持不去,你爸現在也不會送你去了!方一清只要一想到中學不能跟林少城一起,心里就極其不爽。

   去就去吧,不就三年嘛。

  林少城說這話的時候十分的不快,他笑道:你可一定要好好混,到時我 回來就有靠山了。

   屁啊,沒有你我以后打架不得辛苦死。

  你不知道啊,莆閩中學里面現在是亂的不行,老師都管不過來了。

  方一清說的全是實話,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實。

   林少城端起啤酒和方一清碰了一下,哈哈,以后要是有誰收拾不了,就等到周末我回來再一起!。

   等你回來,那我不早被人給廢了?切。

  方一清笑著喝了一口。

   那我就替你報仇。

  林少城吸了一口煙。

   這一次出來喝酒是林少城提議的,林少城說:做兄弟的要出外讀書了,雖然不是很遠,但是怎么說都得一起出去喝個酒。

   方一清二話不說,馬上就去買了兩罐啤酒一袋花生。

   林少城和方一清是在小學二年級的時候認識的,兩人可謂是不打不相識。

   上二年級的時候,因為一顆彈珠有沒有出界而起的爭執。

  林少城和方一清動手的時候,同學們都圍在旁邊觀看,這是一場持久戰,兩人在地上滾來滾去,一會兒你壓著我,一會兒我騎著你,就好像兩個小孩在雜耍一樣。

   直到后來兩人都打累了才一起送開了手,坐在旁邊喘氣。

  看到他們兩人打架,旁邊的小孩早嚇的躲遠了,兩人這時候沒有其他玩伴,不得已之下又一起玩上了彈珠。

   這之后,也就結下了發小之誼。

   正當兩人開著玩笑,笑的都忘卻了以后不能一起上課的不快之事時,路的一頭,走過來了四個男孩。

   是 陳強那王八蛋!方一清憤憤地說道。

   別理他。

  林少城示意繼續喝酒。

   陳強是和身旁的同學剛從游戲機廳里出來,他今天又輸掉了從家里偷出來的20塊錢。

  旁邊跟著的三個人是他在游戲機廳里結識的。

  那三個人見陳強仿佛有花不完的錢,就故意和他套近乎以兄弟相稱。

   遠遠看到樹下做著林少城和方一清的時候,陳強的心里就覺得越發的不順。

  走過他們身旁的時候,陳強冷笑道:你們裝什么裝,小屁孩還喝酒! 你說誰!方一清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林少城也站了起來,我們今天心情不好,別來惹我們。

   你們心情不好關我屁事,老子心情也不好!陳強大聲道。

   方一清見陳強這副欠揍的表情,再也忍耐不住,一下子就撲了過去,給了陳強一拳。

  陳強沒能避開,他馬上還了一拳,不過卻沒能打到。

   方一清一勾他的脖子,一下子將他放倒在地,狠狠踹了一腳,你心情不好啊! 和陳強一起的三個人平常就苦于沒有機會展現自己的能力好跟加理直氣壯地向他索取錢財,這時候機會來了自然不會放過,沖向方一清就是一頓踹。

   林少城從旁拉過一個,說:一清,我也夠意思了吧,去西徐之前還能陪你打一架! 林少城很是擅長摔人,只見他先是踹了那個人的小腹一腳,接著閃到他的身后,一勒脖子,膝蓋一頂,就放倒了那人。

   太他媽夠意思了!方一清握緊拳頭還了陳強一拳。

   這時,另一個人一腳踹在了林少城的后腰上。

   林少城忍痛,重重朝地上的人踩下,隨即轉身抱住再次起腳的身后的那個人。

  林少城拉著他的腿,往后忽地一拉,又一抬,那個人叫嚷著啊啊啊!,仰天而倒! 林少城緊接著騎在他身上,朝著他的顴骨就是一拳,人多欺負我們人少啊! 忽地,原本倒地的那個人揮拳偷襲了林少城的的左臉。

   你!林少城又給了身下的人一拳,起來,沖向打了自己的那個人放倒在地,劈頭蓋臉地猛踹! 林少城收拾好這兩人之后,方一清也已經把陳強打的舉著手護著臉。

   方一清笑罵著走過去拿起酒。

   干!林少城和方一清仰頭而飲。

   你們倆給我記著!陳強跑出十多米外,羞憤地說道。

   不過,卻沒有一個人鳥他,連跟著他的三個人都覺得沒面子先離開了。

   林少城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天黑了,他一進家門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少城,少城。

   林父覺得林少城的臉上腫了一塊。

   哦!林少城口中答應著卻仍往自己的房里走去。

   我叫你,你聽到了沒?林父這幾年做生意不順,脾氣變得十分容易急躁,往往家里人一讓他不如意,他就會大聲起來。

   知道!什么事?林少城一聽 父親的口氣也就不耐煩了起來。

   你給我出來!盛怒的聲音從外面傳進屋里。

   林少城有時候覺得家里真沒趣,如果可以真想永遠不住在家里。

  他走出房間來到大廳,什么事? 林父的聲音稍微溫和了點,我叫你,你怎么不出來!得我多叫幾遍嗎? 我想房間里能聽的到也就可以不用走出來了。

  林少城平淡地說道。

   林父十分不滿林少城的這個回答,你才幾歲,就這么懶,這走出來才幾步路啊? 林少城真想一躍而起,說道,我今年十四歲了,我不是懶,我只是不想站到你面前看你怎么發泄怒火。

  但是林少城沒有,他很清楚,父親是不容許自己頂撞他的,而現在頂撞父親,吃虧的只是自己。

   你的臉怎么腫起來了?林父伸手將林少城的臉掰到燈光下,你個死小子,又去打架了是不是?一天到晚不想著學習,就知道打架啊! 林少城有時候真的很羨慕班上的一些同學的,那些同學常說,自己要是再外面打架,他家人問的第一句話是有沒有傷到自己,打贏了沒有?他們的家人似乎很懂得這個世界弱肉強食的自然規律,如果你從小就處處忍讓,到時吃虧的肯定是自己。

   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花錢這個請客那個請客,又這個送禮,那個送來的才把你送到西徐中學的?許多父親總是在強調自己怎么花錢想以此來使孩子感恩然后努力學習,殊不知,一個人生來就是最討厭別人胡亂施恩的,尤其是送一些自己不喜歡的東西。

   我知道。

  林少城輕聲答道。

   我可告訴你,你要是去西徐了還敢吊兒郎當,不學好的話,以后就給我去那些工廠打工,讓你知道什么叫吃苦。

  身為人父的第二招,恐嚇孩子不讀好書讓其做工,體驗艱辛,迷途知返。

   這時候, 林母下班回來了。

  林母把自行車放好,一見房子里的情形就不對,她是極疼愛這個獨生子的,從小到大什么都由著他,林父那時就說,你就寵,看你以后怎么辦。

  林父真正開始管教林少城是在他上三年級后,希望他念好書,但是林少城的出成績就是上不去,為此,林少城上三年級的時候還留了一年級。

   林母一直是父子倆的和事老,怎么啦?唉呀,這怎么傷的,沒事吧? 傷的好,就得讓他知道痛,看他以后還敢不敢打架!林父氣呼呼地說道。

   正說著的時候,電話響了,林父沒好氣地一把抓起聽筒,喂! 少城在嗎? 你是誰啊? 我是一清。

   一清?就是你啊,我可告訴你,以后別來找我家少城了,知道了沒,就這樣!林父啪的一聲掛下電話。

   爸,你干什么!你怎么可以這么說?林少城一下子就急了,父親居然對自己最好的朋友說出這種話! 我說的不對嗎?啊?人家的叔叔是混混出身,他以后要當混混還有靠山,你呢?你想走混混的路嗎?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林父哼的一聲,坐在椅子上。

   我什么時候說我要當混混了,那是我朋友的電話,要是你朋友打來我也這樣掛掉你會怎么樣?林少城終于控制不住心里的火,一下子就沖了出來。

   少城!林母輕聲喝道,好了好了,趕緊去休息吧,明天就得去報到了。

   你怎么說話的!你那些是什么朋友,你就不會交幾個讀書好點的,交一些狐朋狗友?能算朋友?算屁!林父本來想點煙的,現在拿著不動了。

   林少城又難過又怨恨地看著父親,他總算知道了自己的父親是有多功利了,看的都是眼前的表面的,絲毫沒去考慮自己的感受。

   林少城知道(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吵下去也沒用,他轉身走進房間,他只覺得自己好對不起方一清,這個兄弟!想到自己是獨生子,上小學的這些年,什么事都是和方一清一起過來的,懂事的不懂事的,如今自己的父親卻這樣對待他。

   你回房里干什么,我話還沒說完呢!出來,給我出來!林父喋喋不休。

   好了,趕緊看電視去,別跟個潑婦似的說個沒完。

  林母勸道。

   你說什么潑婦?啊,我這是要讓他明白事理,你你你,你趕緊去吃飯,別在這唧唧歪歪的。

  林父兇道。

   方一清在房子里翻箱倒柜終于找到了一塊錢,他拿著一塊錢徑直出了房門,一句話不說出了家門。

   林母本來還想跟林父理論,這時見到林少城突然走出家門,改口問道:你要去哪里? 林父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他大聲喝道,你要是敢去找那個什么方一清,你試試! 林少城一步都沒停下地往外走去,他來到了離家不遠的一家小商店,拿起電話撥下方一清家里的電話。

   喂,我是林少城,一清在家嗎?林少城問道。

   少城?找一清啊,你等下。

  接電話的是一清的叔叔,他喊道,一清,一清……電話!少城啊,你可有好一陣子沒來我家啦? 人家的長輩是如此尊重自己孩子的朋友,而自己的父親卻是如此獨斷,想到這,林少城的心隱約有點痛。

  呵呵,叔叔,有空我就會去的。

   一清來了,你有空常來玩啊!方一清的叔叔慈言說道。

   嗯。

   少城,你在哪里打的電話?方一清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我出來打的,剛才對不起,我爸他這人就是這樣。

  林少城道起歉來。

   沒事啦,你我還說什么對不起。

  方一清哈哈笑道:想起今天咱們兩人把他們四人打趴下了,心里就痛快啊! 要不是其中那個頭發染了前額來陰的,偷襲我,我們估計贏的更快。

  林少城笑道,他頓了一下,不過今天也讓陳強挺沒面子的了,以后你下小心點,他怎么說也在莆閩中學混一年了。

   怕他?開玩笑!沒事的,你放心,對了,你是明天一早就要去那邊報道的吧? 嗯。

  林少城說著看了看遠方的天空,心想,那所學校會是什么樣呢? 兩人又隨便聊幾句,之后林少城就 回家了。

   回家后的林少城洗完腳就回房間了,根本不去理會父親沒完沒了的叫罵。

   翌日一早,林少城和父親提著大袋小袋上了車。

  林少城坐在了靠窗的位子上。

     我三歲那年,我父母親在一次乘船事故中不幸喪生。

  哥哥與我相依為命。

  日子雖然過的很堅信,卻因為有了哥哥的關愛,我度過了快樂的童年。

  沒想到,十二歲那年,一場礦難又奪走 了我唯一的親人,哥哥也撇下了我。

  那時候,嫂子剛剛嫁到我家沒過多久,就有人給嫂子說媒,對方是一個死了老婆的屠夫,家境不錯,人也結識。

  嫂子問了一句,帶著 康明行嗎?那個穿紅戴綠的媒婆就再也沒有登門了。

  此后,又有幾家相繼來說媒,嫂子始終只有一個要求,帶著康明可以,不然不行。

    嫂子是殷實人家的女兒,當然嫁給 大哥時,遭到了家人的竭力反對,甚至要和她斷絕關系,可是嫂子仍然嫁了過來,她看重的是我大哥的人品。

  大哥去世后,嫂子沒少受娘家人奚落,逼她早點改嫁,她那蠻橫的弟弟甚至揚言要燒了我們的房子。

  嫂子還是那句話,改嫁可以,必須帶上康明。

  嫂子,等 我畢業了我就回來 娶你(2/2)  盡管嫂子美麗賢惠,可是誰家又愿意她拖個累贅過去?她的家人氣的直跺腳,再也沒有往來。

  嫂子在一家毛巾廠上班,一個月才一百多塊錢,有時廠里效益不好,還用擠壓的劣質毛巾充工資。

  那時我正念初中, 每個月至少得用三四十塊。

  嫂子從來不等我開口要錢,總是主動問我,明明,沒錢用了吧?一邊說一邊把錢往我衣服里塞省著點花,但該花的時候不能省,正長身體,多打點飯吃。

  我有一個專用的筆記本,上面記載著嫂子每次給我的錢,日期和數目都一清二楚。

  我想,等我長大掙錢了,一定要好好報答我嫂子的養育之恩。

    中考之前,我對嫂子說,嫂子,我報考了中專,可以早一點出來工作。

  嫂子一聽,憤怒的看著我,你怎么能這樣,你將來要考大學的。

  不行,得給我改過來!第二天,嫂子不由分說的拉我去找老師,硬是把志愿改了過來。

  我順利的考上了縣里重點高中,嫂子得知消息,做了豐盛的晚餐慶賀明明,好好讀書,給嫂子爭口氣!嫂子說的輕松,我聽得沉重。

  第二天,嫂子是紅著眼睛回來的,我問她怎么了?嫂子沙啞的說了聲沒事兒,剛才讓沙子撞進了眼睛了。

  說完趕緊大水洗臉。

  第三天,她弟弟娘家人過來諷刺她我才知道,嫂子為了給我籌集學費,去向娘家人借錢,被娘家人趕了出來。

  看著嫂子還有些浮腫的眼睛,我說嫂子,我不念書了,現在文憑也沒那么重要,很多工廠對學歷沒什么要求···還沒等我說完,嫂子一巴掌打了過來,不讀也得讀,難道像你哥一樣去挖煤啊!嫂子朝我大聲吼來。

  她一直是個很溫和的人,那是我第一次見她發火。

  嫂子,等我畢業了我就回來娶你(2/2)  那段時間嫂子總是回來的很晚,每次回來都拎著一個大的編織袋,疲憊不堪。

  我問她袋子里裝的什么,嫂子總是不給我看。

  有一天晚上到同學家取書,遠遠的看見路燈下蹲著一個熟悉的身影,面前鋪著一塊白布,上面擺滿了鞋襪,針線頭什么的。

  是嫂子。

  我沒過去揭穿她。

  我遠遠的看見她時而躬著身個別人討價還價,時而把零碎的錢理了又理。

  昏暗的燈光下,嫂子的眼里閃爍著希望的光芒。

    十一點半,嫂子才提著編織袋回來,大口大口喘著粗氣,一臉疲憊,卻綻放笑容。

  看見我在桌前看書,走過來摸摸的頭,明明,餓了吧?嫂子這就給你做飯去我背對著她點了點頭,不讓那個她看見我眼里盈滿的淚水。

  那天晚上,嫂子暈倒在廚房里。

  我聽見轟隆一聲就趕緊沖進廚房,她側躺在地上,臉色蒼白。

  我背著她上了醫院。

  醫生說嫂子是因為營養不良引起的貧血,加上勞累過度才導致的昏迷。

  我要在醫院照顧她,被嫂子轟了出來快回家讀書,就要開學了,高一是關鍵的一年。

  嫂子,等我畢業了我就回來娶你(2/2)  嫂子住了一天的院就回家了,臉色仍然蒼白。

  但她照常上班,晚上依然拎著那只編織袋去擺地攤。

  我實在忍不住,跑過去一把將編織袋奪了過來。

  她似乎知道了我發現了她的秘密,微笑著對我說,明明,還差一點,再掙一些就夠了。

  說完輕柔的從我手里拿過編織袋,斜著肩膀走進夜色。

  靠嫂子每晚幾塊幾毛的掙,是遠遠不夠支付學費的。

  嫂子向廠里哀求著預支了三個月的工資,還是差一點,她又去血站賣血。

  嫂子本來就貧血,抽到300CC的時候,護士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才自作主張的拔了針頭。

  這些嫂子都不曾說過,是后來那位護士----我同學的姐姐說的。

    嫂子親自把我送到學校,辦理了入學手續,又到宿舍給我鋪床疊被,忙里忙外。

  她走后,有同學跟我說,你媽媽對你真好我心里涌過一絲酸楚,那不是我媽,是我嫂子。

  同學們唏噓不已,有人竊語有這么老的嫂子啊我狠狠瞪了他一眼。

  家離學校很遠,每個月我才回去一趟。

  每次回去,嫂子都會準備豐盛的飯菜招待我。

  臨走還做好多的菜,裝在透明的玻璃瓶里,告訴我哪些要先吃,哪些可以后吃。

  每次都是看著客車走遠了,嫂子才放下揮動的手。

  而每次回家,都發現嫂子又比上次蒼老了很多。

  發現她頭上竟然有了白發時,我上高二。

  嫂子,等我畢業了我就回來娶你(2/2)  為了供我讀書,嫂子不單在外面擺地攤,還到紙箱廠聯系了糊紙盒的業務。

  胡一個紙盒4分錢,材料是紙箱廠提供的。

  那次回家,看見她在燈光下一絲不茍的糊著,我說嫂子,我來幫你糊吧!嫂子抬起頭望了我一眼,額頭上的皺紋像冬天的老樹皮一樣,一褶一褶的。

  失去光澤的黑發間,赫然有幾根銀絲參差著,那么醒目,像幾把刀子,鋒利的插在我的心頭。

  嫂子笑了笑,不用了,你去讀書吧,明年就高三了,加緊沖刺,給我爭口氣。

  我使勁的點點頭,轉過身,淚水像潮水一樣洶涌。

  嫂子,您今年才二十六啊!  想起嫂子剛嫁給大哥那會,是那么年輕,光滑的臉上白里透紅,一頭烏黑的秀發挽起,就像電視里掛歷上的明星。

  我跑進屋里,趴在桌上任憑自己的眼淚撲簌簌的直落。

  哭完,我拼命的看書、解題,我告訴自己即使不為自己,也要為嫂子好好讀書。

  嫂子,等我畢業了我就回來娶你(2/2)  我以全縣文科狀元的成績考入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學。

  收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嫂子買了很大的一卷鞭炮,長長的一溜鋪在地上,像紅色的火龍。

  嫂子點了一支香,遞給我明明,你去點鞭炮吧!我接過香,就像接過嫂子所有的期盼和祝福。

  劈里啪啦的鞭炮聲引來了四鄉八鄰的人們。

  那天,嫂子的爹娘和弟弟也來了,站在人群中。

  嫂子看見他們,就跑了過去,撲在她母親的肩上,失聲痛哭~~  晚上,五個人圍在一起吃飯。

  她弟弟拍拍我的肩膀說康明,你真該好好讀書。

  我挨個敬了嫂子的家人,真誠的感謝他們給了我一個好嫂子。

  最后敬的是嫂子,她站起來,笑著說明明,我們是一家人,別跟嫂子客氣,啊!大學里的生活和學校比高中輕松多了,每年我都以優異的成績獲得獎學金和助學金,而且,還有很多課余時間去打工,半工半讀,基本上不需要家里的錢。

  嫂子卻仍然每個月寄錢給我,要我吃飽穿暖,注意身體。

  某一天我對著記載著嫂子每次給我錢的筆記本的時候,突然恨起自己來,嫂子給予我的,豈是一個本子可以記載的?我狠狠扇了自己一個耳光,將筆記本撕得粉碎。

  嫂子,等我畢業了我就回來娶你(2/2)  大三沒念完,我就被中關村的一家IT公司特招了。

  我將消息告訴嫂子時,她激動不已,在電話那頭哽咽著好好,那就好,那就好,嫂子也不用再為你操心了~~康英這下也可以安息了~~我突然迸出一句嫂子,等我畢業,回來娶你!嫂子聽完,撲哧一聲笑了明明,你說什么混賬話,將來好好工作,爭取給嫂子討了北弟媳回來我倔強的說不,我只要娶你!嫂子什么都沒說的掛了電話~~  終于畢業了,我拿著公司預支的薪水興高采烈的回到家里時,嫂子已經備好了飯菜,只等我回來。

  飯桌上,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

  看見我回來,嫂子說康明,來,快叫張大哥,嫂子以后就跟著她過了···那個男人站起來,和我握了手,一邊嘖嘖的說真不簡單,大學生呢!我和他只握了兩秒鐘,就跑到房間里去了。

  那天晚上,我沒有吃飯。

  躺在床上一遍一遍的在心里問嫂子,為什么,你為什么不給我照顧你的機會?&rdquo(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嫂子,等我畢業了我就回來娶你(2/2)  過沒多久,嫂子就和那人結婚了。

  我去了,喝了很多酒。

  嫂子也喝了不少,隱約聽見她對別人說,看,這就是我弟弟康明,名牌大學的大學生呢!在北京工作的!言語之間透著自豪。

  后來,因為工作繁忙,我都不能時常回家,只能將每個月的工資大半都寄給了嫂子,可每次嫂子都是如數退回。

  她說:明明,嫂子老都老了,又不花費什么,到是你,該攢點成家立業才對。

  還時不時給我寄來家鄉的土特產,說明明,好好工作,早些成家立業,等嫂子老了的時候,就到你那里去住些日子,也去看看首都北京,到時你可別不認老嫂子啊!我眼淚就像洪水一樣泛濫開來,心想我親愛的嫂子,沒有你,哪有我的今天?弟弟怎么可能忘記您呢?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34d boobs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