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月 本 みほ の

月 本 みほ の


“妹子,這個力道夠了不?”“再用力些吧。


  ” 蘇倩抿著嘴唇,聲音軟糯糯的,很好聽。


  她剛出差回來,聽說老公的遠房 表叔住進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買點菜回去做頓好吃的。


  正想著, 許文粗糙的大手順著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來的酥癢感,讓她嬌軀一顫。


  聽到這輕吟,許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覺得小腹處一陣燥熱。


  他今年三十五歲,前兩年因為視覺神經壓迫,成了盲人,前幾天遠房表侄把他喊進城里,這侄兒雖然跟自己沒有啥血緣關系,但對自己挺不錯的,特意給自己找了個盲人按摩的活兒。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緊張,每按一下,都會詢問客人的感受。


  雖然他看不見,可憑著雙手的觸感,他就知道面前的 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還有那嬌滴滴的聲音,要 是在床上叫起來,不知道會迷死多少人。


   想到這,他的大手肆無忌憚的在蘇倩腰間撫摸著,感受那細膩肌膚帶來的快感。


  漸漸的,他的 身體有了反應。


  而蘇倩也來了感覺,避免出糗,她死死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出差半個月,需求旺盛的她對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樣,只是做個盲人按摩,稍微摸兩下,就受不了啦。


  “師傅,你別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蘇倩柔聲道。


  “哦哦,好的!”許文點點頭,雙手順著臀部,滑到大 腿上


  當指尖劃過臀部的時候,蘇倩感覺渾身像有螞蟻在爬一樣,癢得不行,不由得回頭瞥了一眼。


  臉蛋兒刷的一下就紅了!眼睛看不見,也能起反應?不過,看著樣子,可比自己老公強太多了。


  “妹子,忍著點,可能會有點痛。


  ”也是在這時候,許文突然說了一句,然后雙手分別摁在蘇倩腿上,用力往臀部處一推。


  “嗯啊……”蘇倩大聲叫了出來。


  痛苦中夾雜著舒爽,就好像是辦那事時輕吟,聽得許文熱血沸騰。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見,就能欣賞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樣了。


  剛有這個想法,許文突然感覺眼睛一陣灼熱,然后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當視線逐漸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長著一張精致的俏臉。


  那挺翹的鼻子,櫻桃般的小嘴,再配上靈動的大眼睛。


  好一個美人胚子!許文喉嚨滾動,隔著墨鏡的視線在蘇倩身上游弋。


  蜂腰翹臀大長腿,白嫩的皮膚沒有任何瑕疵,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全方位無死角的性感。


  視力突然恢復,他沒有太大的意外,因為醫生說過,他的視力恢復沒有特定的時間。


  兩年沒見著女人了,此刻他趕緊壓抑住喜悅,繼續裝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動,恰好抵在蘇倩那特殊的部位。


  “師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異常,蘇倩下意識夾緊雙腿,可因為(上門女婿的三姐妹)這個動作,手指被夾緊,反而讓她覺得更刺激。


  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滿足……“給你按摩啊!”許文假裝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錯地方了,讓你按腿,不,不是那個地方。


  ”蘇倩羞得滿臉通紅。


  許文訕笑兩聲,“對不起妹子,我剛入行,還不是很熟練,實在抱歉。


  ”“沒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蘇倩嬌嗔的看了許文一眼,有些小鹿亂撞。


  剛剛沒注意,這瞎子,長得還不錯,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蘇倩分開雙腿,許文這才抽出來,在她美腿上揉捏著。


  剛剛看不見,這會兒能看見了,許文的反應越來越強,恨不得把這雙大長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師傅,你有老婆嗎?”蘇倩突然問道。


  許文動作一停,搖頭苦笑,“我這樣子,誰嫁給我,就是活受罪。


  ”蘇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動,那里看上去那么強,女人嫁給你才是有福呢,還受罪。


  現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兩三分鐘就完事兒,都快得抑郁癥了。


  每每想到這事兒,蘇倩就郁悶,不禁自言自語道:“只有結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該給你按肩頸了,不過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許文沒聽到她的話,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來吧。


  ”蘇倩點點頭,趴在床上。


  許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熱的觸感,蘇倩情不自禁顫抖了下,嘴里也發出輕哼。


  “師傅,你稍微快點,我還得趕著去買菜。


  ”其實她哪是趕著回去買菜,分明是因為太難受,想著趕緊回去和老公干點羞羞的事兒。


  “得嘞!”許文應了一聲,雙手搓熱后,由后往前推動,身體也隨之挪動,他火熱的那處,一下一下撞擊在蘇倩的腿間。


  “嗯唔……師傅,你輕點,難受。


  ”蘇倩雙眼迷離,嬌喘連連。


  許文已經看出來,這女人來了反應,他好多年沒碰過女人了,這種機會,斷然不會放過。


  正想著如何才能吃掉這個美女的時候,蘇倩突然說道:“師傅,別按了,今天就到這兒吧。


  ”不等許文反應過來,她就趕緊下床換好衣服,直接離開了。


  其實她徹底受不了啦,再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控制不住,這才突然離開。


  許文懵逼了,看著帶著反應的身子,唉聲嘆氣,不過一想到眼睛恢復了,心情瞬間就好了。


  離開按摩店后,蘇倩火急火燎的買了些菜,趕緊回到家,想找老公吳杰泄火。


  可老公還沒下班,她實在沒忍住,見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廳里就自己解決了起來。


  也是在這時候,門突然被人打開,她本以為是老公回來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頓時傻眼了。


  剛剛的盲人按摩師,怎么是他。


  難道……他,他就是表叔?許文也驚呆了,他大大的瞪著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剛蘇倩離開后,他就提前下班回來,打算告訴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經恢復的事情,可誰知道剛打開門,就見著了按摩店那個女人。


  并且,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進裙擺里。


  這個動作,不言而喻。


  虧得許文反應快,趕緊假裝伸手四處摸索著,喊道:“ 阿杰,我回來了,你在家嗎?”聽到這話,蘇倩才反應過來,松了口氣,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過來扶著許文。


  “表叔,我是倩倩,阿杰還沒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聽阿杰提起你,聽阿杰說你之前出差了,我現在暫時住你家,不打擾吧。


  ”許文道。


  蘇倩搖搖頭,“表叔你哪里的話,您大老遠的進城來,我們做為晚輩的,照顧您是應該的,來,快坐,我給你倒杯水。


  ”扶許文坐下后,蘇倩走過去倒水,可心里卻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畫面,她就覺得羞恥。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應了。


  不過還好,表叔是個瞎子,不然可真夠丟臉的。


  輕輕跺了跺腳,蘇倩拿著杯子走過去,遞給許文。


  “表叔,你喝點水,我先去做飯了。


  ”看著表侄媳婦兒嬌艷欲滴的模樣,許文動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覺得你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呢。


  ”一聽這話,蘇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記錯了,咱們又沒見過面,怎么會熟悉呢。


  ”見蘇倩緊張的樣子,許文心里好笑,可表面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也對,興許是在電話里聽到過吧。


  ”蘇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許文立馬又起了反應。


  這要是能揉兩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點什么,別人也不會怪自己吧?想到這,許文假裝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兩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蘇倩的雪白上。


  好軟好彈!“嗯哼……”蘇倩的身體本就難受,被這么一抓,那種反應更強了。


  但是一想到許文的身份,她趕緊后退一步。


  “啊,倩倩,對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蘇倩的反應,許文就知道自己的行為過激了。


  “沒事的表叔,杯子在這兒,您拿好。


  ”蘇倩握著許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這么晚了,您應該也餓壞了,我這就去下廚。


  ”說完逃也似的跑進了廚房。


  她深呼吸兩口氣,想要壓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驚人的部位,結果越來越難受,在廚房忙碌的同時,也不忘偷瞄許文。


  許文發現后,心里不停偷笑,看來這侄媳婦,被自己給吸引住了。


  阿杰這小子夠可以的,剛大學畢業沒兩年,就找了這么個如花似玉的媳婦兒。


   隨后一腳已經踹在了他身上,那人直直的飛了出去,倒在地上捂著胸口有些不可置信。


  我雖然 跟著他們打,但是卻也注意了力道。


  以免到時候當街殺了人,到時候自己的麻煩可就大了。


  (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這群混混看著厲害,但是各個身體虛弱,身體還不如中學生健康。


  一看這樣,就知道平時沒怎么鍛煉。


  我在這群人中不斷的游走,隨手一揮 棍子,就打中了一個人。


  混混們一棍都沒打在我身上,倒是吃了我不少的棍子。


  我心中覺得好笑,連一點本事都沒有居然還敢出來混。


  “就這點本事,還敢出來混?”我止不住的嘲笑。


  站在一旁拿著棍子的黃毛面色也不好看,對著自己的手下怒吼:“你們都給老子專心點,對準他用力的打下去,一定要他好看。


  ”他并不認為是我太厲害,只是覺得自己的手下輕敵了,所以才挨了這么多大。


   李靜雪跟 柳青青見我打了這么久,臉上依舊是那副云淡風輕的模樣,心里的石頭倒是落了地。


  李靜雪捏了捏柳青青的手指,沖她眨眨眼,頗有些炫耀的意味:“你看吧,我就說了我選的這個保鏢很厲害,你還偏偏不信我。


  ”柳青青笑著點了點頭:“好好好,就你的眼光好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行了吧?”聽了黃毛的話,那群 小混混心里也不信邪,拎著棍子又重新站了起來。


  只不過這次他們倒是頗為謹慎,并沒有拿著棍子沖上來。


  他們站在一邊,我與他們對立而戰。


  小混混心里苦不堪言,他們也知道自己打不過我。


  但是老大的話又不得不聽,站在最前邊的小混混,一咬牙提著棍子又沖了上來:“老子跟你拼了,讓你嘗試一下我的厲害。


  ”其他人見狀,也只能跟著打上了。


  李靜雪見我們又要打起來,她也顧不得跟柳青青說話,目光落在我們的身上。


  一番打斗下來,小混混七仰八叉的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


  黃毛看向我的目光也變了,由張狂成了小心翼翼。


  我站在倒了一地的人中跟黃毛對立而望,黃毛被我這一眼給嚇得心頭一驚。


  黃毛手上的混子緩緩的落在地上,他咽了咽口水:“是…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我我…對不起,我……”我還沒怎么,只見兩行清淚從黃毛的眼角流了出來。


  ……要不是情況不對,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呢。


  看著黃毛眼角的淚水,我把心里的話咽了進去。


  “行了行了,趕緊走吧。


  ”虧他還是他們小團隊的老大,居然被我一眼給嚇哭了。


  我心中有些看不起他,同樣的對青龍幫也有些看輕了。


  小混混聽著我這話,也顧不得身體的疼痛,撿起地上的棍子,跟著黃毛后面跑了。


  他們走了,我這才跟著兩個領導打車去簽合同。


  還好一切順利,我跟著李靜雪回了公司。


  我今天顯露的一手,讓柳青青對我也沒了意見,看我也順眼了些。


  “今天的人應該是青龍幫的人派來的,靜雪看來你以后要小心些,千萬不要單獨出門。


  ”柳青青憂心的看著李靜雪,跟她碎碎叨叨的說著。


  李靜雪知道自己的閨蜜在關心自己,心中覺得格外的舒心,也跟著寬慰她。


  “對了。


  ”兩人說著,李靜雪這才回頭沖我說:“車被 劉藝給開走了,看今天劉藝光是說出了自己的名字,那群人就怕的不行,想來她的身份應該是不一般的。


  ”“今天的事情本來就是我們理虧,讓小混混砸了她的車。


  我再給你換輛車,等會兒就讓我的助理把車鑰匙給你,明天來接我們的時候可不要遲到了。


  ”我點點頭,頗有些不好意思,畢竟自己今天會遲到是因為送了趙穎的緣故。


  但是一想到劉藝那個女人,我也拍了拍胸脯說道:“車就不用換了,原來那輛車挺好的。


  我去找劉藝還車,你放心吧,我肯定能把車給要回來的。


  ”李靜雪頗有些為難:“還是算了吧,到時候我再給你換個好點的車。


  ”柳青青也幫著李靜雪說話:“是啊,那劉藝的背景不一般,還是不要得罪她比較好。


  ”“沒事的,你們要相信我,我一定能把車給要回來的。


  ”我安撫著兩人,然后不顧勸阻就出了公司。


  我到了隔壁的公司,樓下的 前臺 小姐正在處理文件。


  看見我來了,頭也沒抬。


  “你好。


  ”我靠在前臺試圖跟她搭話。


  前臺抬起頭撇了我一眼,看見我身上的衣服后又把頭給低下了,說道:“什么事?”我被她生硬的語氣一噎,也知道對方見我是個小人物。


  我從包里拿出兩百塊錢,看了看四下無人,然后遞給她:“美女姐姐,我給你打聽個事兒。


  ”前臺小姐看了一眼錢,快速的收了起來,臉上的神色好看了些。


  “什么事?”“你知道劉藝小姐嗎?”前臺小姐的神色略微有些不自然,眼神看我充滿了狐疑:“打聽這個干什么?”我見狀又從包里拿出三百塊遞給她,討好的說道:“嗨,這不是今天中午 劉小姐的車被一群小混混給砸了嗎?是因為總裁的緣故,總裁心里過意不下去,讓我問問劉小姐的農場在哪里,然后讓我賠劉小姐的車。


  ”聽我這么一說,前臺小姐才恍然大悟。


  眼中的懷疑也消了下去,她將我手里的錢塞進自己的包里之后才說:“那我跟你說了,你可不要說是我說出去的。


  ”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7943167.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3179588.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6529385.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3450169.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7357831.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3813002.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3716111.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4314110.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4265825.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9655372.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月 本 みほ の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