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hypno pokemon go

hypno pokemon go


張醫生,人家這里好癢怎么辦? 莫曉梅最近覺得兩腿間很不舒服,一開始她懷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蟲子咬了,可是幾天下來,她每天晚上都會做夢,醒來后,兩腿間那塊芳草地就會奇癢無比,而且濕漉漉的。


   望著有些嬌羞,兩眼水靈靈的莫曉梅, 老張不免心動了。


   莫曉梅是村長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歲,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長眼光高,看不上。


   老張作為村里的唯一的男醫生,平時借著看病的機會,看過不少村里 女人的屁股。


   但是對莫曉梅這個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還是很渴望接觸一下的。


   今天終于送上門來了,老張心里打起了算盤。


   他一眼就看出來,莫曉梅這是做了春夢,到了情竇初開的年齡,想男人了。


   這里癢嗎,還是這里? 老張讓莫曉梅坐下來,為了方便,他把門關上了,伸手在莫曉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膩,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這里,好癢的,張醫生,怎么辦才好。


   莫曉梅心慌意亂的,本來兩腿間就癢,讓老張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癢了,連忙夾緊兩腿。


   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發達,即便是村長的女兒,也沒讀什么書,全都是靠種地為生。


   像莫曉梅這樣年齡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這也是老張在這里當醫生的原因之一,樂得其所。


   你最近做夢,是不是有什么東西碰你的腿還有胸部? 老張一本正經的,欣賞著莫曉梅年輕漂亮的好身段。


   她發育的真好,皮膚又很白嫩,嬌羞的臉蛋更是誘人,讓人想要親幾口。


   哎呀,張醫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曉梅很吃驚,她認為自己來對地方了,雖然癢的那個位置很羞于啟齒,但是,她也沒辦法才來看醫生的,現在聽老張這樣說,和夢里對上了,忽然變得欣喜,也沒有那么多顧慮了。


   還有什么,你要如實告訴我。


  老張暗暗好笑,一個小丫頭片子還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幾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沒見識過。


   只是幾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難熬了, 身體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強烈,卻苦于沒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來這大山村,安安靜靜的度過余生,沒想到卻發現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發了他的興趣和欲望。


   那個,不好意思說嘛。


  莫曉梅咬了咬紅唇,想起兩腿間的癢處,感到很害羞。


   老張當然明白了,就說道:你把手給我看看。


   干啥?我媽說,不能讓男的隨便碰呢。


  莫曉梅有點嬌羞,雖然沒什么學問,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讓男人隨便摸的。


   看病呢,給你檢查啊,你亂想什么呢?你媽能干,你讓她給你止癢,別來找我。


  老張故意嚇唬她,板著臉假裝生氣。


   別,別呀,是我想多了,給。


   莫曉梅急了,連忙把手遞過去。


   老張暗暗高興,小丫頭,還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撫摸著她細滑的小嫩手。


   年輕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發了他的沖動,握著少女的手,簡直好像忽然間回到了初戀的時候,青春煥發。


   那個,張醫生,檢查出來了嗎? 莫曉梅被老張摸的癢癢的,反而覺得兩腿間更難受了,俏臉紅撲撲的。


   只能初步確定,那個,還需要進一步檢查的。


   老張瞇著眼,有些舍不得的松開了她的手,免得她懷疑自己的企圖。


   還要咋檢查?莫曉梅眨著大眼睛問。


   老張盯著莫曉梅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嚴實,看不見乳溝,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我問你,你這里是不是很漲?老張指著她的胸脯。


   莫曉梅用手捂了捂,睜大了杏眼,連忙點頭。


   你簡直神了呀,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對人了。


   此刻,莫曉梅簡直對老張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當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 治病,我還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來,得讓我檢查胸部。


   老張覺得自己這樣做有點不道德,可是他實在 忍不住這少女的誘惑。


   啊,這里,要 脫了衣服看嗎?莫曉梅感到羞澀,很難為情。


   那當然了, 隔著衣服我怎么檢查?老張故作生氣。


   不,不好吧,我娘說,這里,只能給未來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曉梅驚慌失措。


   老張自然不肯就此罷休,立刻一瞪眼,氣惱的說道:我實話告訴你,你這個病很嚴重,不給我檢查那里,你會疼死癢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亂想,我要睡覺了。


   莫曉梅見老張生氣了,一聽那話嚇壞了,連忙搖頭。


   別,我,我可不想死,張醫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說我不該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關系,我給你說半天,沒收你錢呢。


  老張扭過頭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還不行嗎,我這就脫了衣服給你檢查。


   莫曉梅哪兒知道老張在嚇唬她呢,她只覺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脫下來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個 裹胸布,纏著她雪白豐滿的胸脯。


   老張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還要好看。


   他的手有點發抖,伸過去摸,隔著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軟和飽滿。


   莫曉梅喉嚨里嗯了一聲,非常的銷魂。


   她紅著臉,閉著眼,嬌羞的不行。


   那個,張醫生呀,檢查好了嗎? 被老張揉著胸脯,莫曉梅覺得渾身都癢了。


   沒有呢,你現在什么感覺?老張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著莫曉梅的胸,感覺兩只白兔隨時會跳出來。


   我,我覺得更癢了,好難受呢,哎呀張醫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曉梅沒有被男人這樣摸過揉過,是第一次,所以根本無法形容,她還下意識的用手在兩腿間撓了撓,那里好像又濕了。


   的確有點嚴重啊,我要仔細檢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脫了,最好,連裙子也脫了,我給你做全身檢查。


  要不然我幫你吧。


   老張有點迫不及待了,渾身燥熱,褲子已經頂起來了,真想抱著莫曉梅親個夠。


   他開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滿足隔著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兩腿間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別有一番美麗啊,想想他就激動不已。


   好,我,我自己來。


   被老張嚇唬住的莫曉梅,現在簡直是言聽計從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來了。


   老張咕咚一聲吞了口水,盯著莫曉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層布條落下來后,圓滾白皙的雙峰,慢慢的彈跳在了眼簾,白里透紅…… 老張緊盯著莫曉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把手伸了過去,慢慢的摩擦起來。


   莫曉梅臉頰緋紅,眼神有些迷離,喉嚨里忍不住發出嚶嚶聲。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張心里暗喜,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這樣了還不拒絕,看樣子有戲。


   使勁的用手捏了捏,那手感太美妙了,老張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這樣弄,擔心莫曉梅懷疑。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這里不舒服呢?老張邊揉邊問。


   對呀,有些難受,我這是怎么了呀?莫曉梅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來,用手還不行,得用嘴巴。


   老張揉搓著莫曉梅的酥胸,觀察她的反應。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幫我嗎,這樣不太好吧? 莫曉梅害羞了,可是又擔驚受怕。


   我幫你的話,的確是不太好,你一個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為了給你治病,你要是嫌棄我這個糟老頭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過,你要是弄不好,這毒素會傳染全身上下,到時候你無藥可救了呢。


   老張欲擒故縱,干脆松開了手,假裝一本正經。


   莫曉梅被嚇的不輕。


   別,別呀,人家不會弄,那要不,你幫我吧,我不嫌棄你,我不想傳染了。


   這可是你說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閉上。


   老張暗暗欣喜,又攀附上了她的胸口,低頭就湊了過去。


   嗯,呀,有點疼,你輕點張醫生。


   莫曉梅又羞又急,她很聽話的閉著眼,覺得那里癢酥酥的。


   被老張那樣弄,軟綿綿的麻麻的,說不出來的感覺。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點難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這是為了治病排毒。


   老張見她臉頰通紅,嘴唇紅潤,渾身發抖了,越發的來了渴望。


   褲子漲的頂起來了,忍不住隔著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撲面而來,她那柔軟有彈性的胸部,讓人愛不釋手。


   讓他幾乎是無法自拔,忍不住摟著她的小蠻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過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張醫生? 莫曉梅那里當然最靈敏了,連忙并攏兩腿,緊張起來,睜開眼了。


   別動,你身上的毒素開始蔓延了,不要說話,你看看,你嘴唇都變色了,我要幫你把毒素吸出來,從你的嘴唇開始。


   老張其實是想吻莫曉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別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曉梅又閉著眼,老張吞了吞口水,湊到她紅潤的唇邊,立刻吻了上去。


   又濕潤又芬芳,她開始嬌喘了起來。


   嗯,嗯。


   莫曉梅被吻了,覺得嘴唇軟麻麻的,帶著老張的口氣,不由皺眉,喉嚨里發出呻吟。


   老張不滿足這些,想要她的小舌頭,可是她的嘴唇抿著,牙齒咬的很緊,看樣子很緊張。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頭伸出來,我幫你排毒。


  要不然你會死的。


   老張連哄帶騙。


   莫曉梅不想死,猶豫了一下,聽話的伸出了小舌頭。


   老張直接輕咬著莫曉梅的舌頭,把他的舌頭也伸出來,吸允著,不停的吻著。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讓老張有一些沉醉了,他邊揉著她的胸脯邊吻著她,感覺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曉梅的兩腿之間頂著。


   哎呀,什么東西。


   莫曉梅隔著衣服,感受到老張褲子里硬邦邦的,還很火熱,她慌了,趕快伸手推開。


   老張有點心虛,松開了莫曉梅。


   我這是給你解毒呢,你躺下來。


   看著莫曉梅嬌羞無比,清純可人的樣子,老張心一橫,反正機會就在眼前,不能錯過。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來個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這年輕姑娘的身子。


   莫曉梅躺下來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識的用手捂著胸。


   張醫生,現在要怎么樣嘛。


   我發現,毒素已經蔓延到你的兩腿間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濕潤? 老張敢肯定,莫曉梅沒有經驗,也沒有被男人弄過,被自己剛才這么挑逗調情,兩腿間應該早就濕淋淋了。


   莫曉梅點點頭,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內褲里,果然是濕了,她以為是毒,嚇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夢的時候就有,張醫生這怎么回事。


   別害怕,這是你身(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上的毒,我要檢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確定。


   怎么,怎么檢查呀? 當然是要脫了內褲。


  老張盯著她兩腿間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會不會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媽說這里只能給自己老公看的。


  莫曉梅嬌羞的閉了閉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強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還是什么呢,如果你覺得為難,我可以不幫你檢查,但萬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聽老張這樣說,莫曉梅頓時六神無主,恐懼戰勝了嬌羞。


   好,好,我脫了讓你檢查。


   莫曉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兩腿間就只有一個小褲衩包裹著。


   褲衩上,還濕了一片。


   老張非常渴望看見她兩腿間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紀大的女人不一樣,應該會很美的。


   快點吧,不要讓毒擴散了,我到時候也沒辦法,給我檢查。


   老張催了起來,免得夜長夢多,趁著她還糊涂的時候,要趁熱打鐵。


   嗯,這就脫呢。


   莫曉梅滿面羞紅,閉著眼,緩緩的,把她的內褲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張只覺得熱血沸騰,瞪大眼睛,盯著莫曉梅那雪白的兩腿間。


   終于,莫曉梅把內褲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這里沒有被人碰過,還是一塊禁地。


   干凈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純潔啊,這姑娘,就是傳說中的白虎了吧。


   老張感到很激動,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成熟的大姑娘,兩腿之間長的是這樣的。


   很美很動人,他幾乎忍不住,想要過去,占有莫曉梅,得到這個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個,張醫生,你別那樣看人家嘛,好難為情的,你開始檢查吧。


  。


   莫曉梅雖然萬分羞澀,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這是為了治病,為了給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這就開始了,你要忍著點。


   此時兩人已經被周大發給扒下了校服褲子。


   李老師,快把手上的膠帶給我解開。


   蘇菲菲的聲音響了起來,把老李拉了回來。


   哦!老李撿起周大發掉在地上的刀子,將她們兩人手上的膠帶割開。


   割開膠帶之后,蘇菲菲和彭 艷艷兩人沒有忙著站起來,因為她們衣衫不整,站起來肯定會露出春光。


   李老師,我們要穿衣服,你能不能轉過身去?蘇菲菲說道。


   哦,我去把你們另外四名女同學也給放了。


  老李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不用了,一會我去。


  彭艷艷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你去。


  老李很自然的轉回頭去。


   啊!啊! 但是當他剛一轉過來,蘇菲菲和彭艷艷兩人便發出了尖叫聲,因為兩人正站起來將褲子往上拉,老李看到了雪白的雙腿,下一秒,他又忙把頭轉了回去,說:我什么都沒看見。


   說完之后,老李臉色有點發燙,因為這句話怎么都感覺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嫌疑。


   還好蘇菲菲和彭艷艷剛才可能都被周大發給嚇得不輕,并沒有心情計較這個。


   稍傾,兩人穿好衣服之后,彭艷艷快步朝著廠房里邊走去,而蘇菲菲卻來到了老李的身邊:謝謝你,李老師。


   老李本來想埋汰一下她,但是看到她眼睛里露出驚魂不定的目光,于是就把到了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嚇著了吧,沒事了,我們回家。


   這一刻他很自然的代入到了李老師的角色,用手輕輕拍了拍蘇菲菲的肩膀,摟著她朝著廠房外邊走去。


   老李和蘇菲菲剛剛走出廠房,身后傳來一陣腳步聲,彭艷艷帶著其他四名女生跑了出來,每個人的臉上仍然驚恐不安。


   沒事了,大家都沒事了,都回家吧,想報警就讓家長陪你們去派出所。


   老李對彭艷艷她們五人說道。


   雖然綁架蘇菲菲的始作俑者是彭艷艷,但是對方畢竟還是一名女高中生,再說在最后關頭她站出來阻止了周大發的行為,雖然沒有成功,但是至少說明她的內心還不算太壞,可以原諒。


   謝謝你救了我們。


   彭艷艷對老李說道,她看起來膽子還算挺大,跟在她身后的四名女生,身體仍然在發抖,有的人還在哭泣,她已經表現地很鎮定了…… 老李擺了擺手,很裝逼的說道:小事一樁。


   彭艷艷走到蘇菲菲面前,對她說了一句抱歉,蘇菲菲看了她一會兒,后面伸手和她抱在一起。


   這件 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以后我們不爭了。


   蘇菲菲臉上露出了笑容。


   王俊豪那個窩囊廢的,我被你們綁了的時候,偷偷打過電話給他,他現在還沒有出現,不值得我喜歡他了。


  蘇菲菲伸出手跟彭艷艷握在一起,同時開口說道。


   明天,我就到學校宣布甩了他。


  彭艷艷說。


   我也是。


   咯咯…… 說完,兩人都笑了起來。


   老李摸了摸后腦勺,現在的孩子真搞不懂,為了爭男朋友打得頭破血流,現在又同仇敵愾,看來自己是真老了,跟不上時代了。


   隨后老李載著她們六名女生一塊離開,蘇菲菲坐在副駕駛上,彭艷艷等五人擠在后排,都很瘦小,擠擠竟然坐下了。


   駛離了老城區這片沒有路燈的地方之后,老李將彭艷艷五人在公交車站旁放下,開車帶著蘇菲菲朝著老李家而去。


   要報警嗎?老李問。


   不用,剛才我跟彭艷艷商量好了,不用報警,她們也不希望父母知道這件事情。


   蘇菲菲說道。


   說完了,蘇菲菲突然認真嚴肅看著老李說:李老師,晚上的事情別告訴我媽。


   咳咳,第一條,在迪廳里和男同學激吻亂-摸,要是沒被我發現,可能后面直接那個起來了;第二條,和女同學搶男朋友打架;第三條,被人綁架,最后還是我救了你。


  你在我手里的把柄,已經有三條了。


   李老師,你好煩哦。


   蘇菲菲瞪了老李一下。


   說說怎么讓你李老師不說出去吧。


   老李咳嗽了一下,故意逗她,想讓她從剛才的驚慌里恢復過來。


   李老師,我只是高中生,沒有錢給你封口。


  蘇菲菲說道。


   嘿嘿,那李老師回去第一時間就告訴你媽!老李接著調戲她。


   李老師,要不這樣吧,我把自己給你…… 蘇菲菲一邊說,手一邊朝著老李的大腿摸過來,滿臉的曖昧。


   別,讓我好好開車,馬上要到家了。


  老李連忙制止蘇菲菲。


   蘇菲菲雖然年紀不大,但是這方面貌似很開放。


   現在資訊又豐富,接觸的多,和男人那個對蘇菲菲來說并不算什么,她現在估計每天都想要。


   李老師假正經!蘇菲菲說道,隨后閉上了眼睛,等回到老李家的時候,她竟然在車上睡著了。


   老李有點不忍心把她叫醒,就把車停在樓下,也沒熄火,希望她能多睡一會兒,畢竟還是一個高中生,外表看起來再怎么堅強,內心深處還是一個小姑娘,剛剛經歷了這種事情,肯定身心疲憊。


   轟隆隆! 可惜天公不作美,突然一道閃電劃光黑色的天空,接著就是轟隆隆的雷聲,眼看著就要下雨了。


   最近老下雨,天氣不好。


   呃?蘇菲菲可能被雷聲吵醒了,突然醒了過來,用手揉搓著雙眼朝著車外看了看,說:李老師,到家了嗎? 到了。


   老李點了點頭,說:剛才看你睡著了,想讓你多睡一會兒,可惜天公不作美,看樣子要下雨了。


   話音剛落,咔嚓,又是一道閃電劃過,接著傾盆大雨直接落了下來。


   老李和蘇菲菲兩人急忙下了車,朝著樓里跑去,也沒帶傘,老李和蘇菲菲兩個人都被淋成了落湯雞,幾乎全身都濕透了。


   回到家之后,聽到窗戶上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外邊一瞬間狂風大作、電閃雷鳴。


   這房子里,晚上只有老李和蘇菲菲兩個人。


   這個晚上,是一個不平靜的夜晚。


   好像根本沒有睡多久,耳邊突然傳來一聲暴怒的厲喝聲:老李,你個王八蛋,我要閹了你。


   好像是蘇菲菲媽媽蘇 阿蘭的聲音,老李是在做夢嗎? 但是下一秒,老李就知道這不是做夢,因為老李聽到了蘇菲菲的驚恐尖叫聲:啊……媽你怎么來了……這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老李迷迷糊糊睜開了雙眼,都還沒反應過來。


   啪!啪! 臉上突然挨了兩個巴掌,一陣疼痛,這下子老李徹底蘇醒過來了。


   只見蘇菲菲的媽媽蘇阿蘭不知道什么時候來到他家里,正站在床邊,手里拿著電擊棒,眼睛噴出可怕的怒火死死盯著他。


   此時的老李,一只大手,正按在蘇菲菲的胸口上。


   糟了! 蘇阿蘭的眼神就像要把老李給殺了,老李連忙起身要從床上下來,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蘇阿蘭手里拿著的電擊棒猛地朝他揮了下來。


   一陣揪心的疼痛從下半身蔓延至全身,老李條件反射從床上蹦了起來,跳到了床上的墻上邊,惶恐不安看著她。


   啊…… 老李一邊大叫,一邊手足舞蹈,害怕蘇阿蘭再次電他。


   老李,你這個王八蛋,居然趁著我沒在碰 小菲!蘇阿蘭像頭母獅子一樣嘶吼著,非常嚇人。


   老李疼痛難忍,已經失去了知覺了,這下子糟了,不會做不成男人了吧? 沒有,我沒有啊。


  老李咬住了堅決不承認。


   蘇菲菲在旁邊非常關切問老李:李老師,你沒事吧。


   疼!老李捂著下面痛苦的叫著。


   小菲,你怎么和他……蘇阿蘭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媽,你誤會了,我和李老師什么事情都沒做啊。


   怎么誤會了,我都親眼看到了,你們居然在床上……要說服蘇阿蘭沒有那么容易,只要是個人,都不會相信他們兩個人的說辭。


   昨天晚上一直打雷,我一個人很害怕,后面……我就發現李老師房門沒關,所以就進入房間里,我就爬到床上去了,我太害怕了,李老師發現了就安慰我,我們一個人躺一邊,根本什么都沒做。


   蘇菲菲編了一個有點牽強的故事。


   這個故事根本說服不了蘇阿蘭,她指著老李叫著:為什么他的手放在你胸部上? 我睡著了,亂翻身,剛好不小心碰到了,真的,要不是醒過來,我真的不知道我的手放在哪里……老李配合著蘇菲菲編造借口。


   死變態,你住口!蘇阿蘭根本不聽老李的解釋。


   小菲,你跟我到樓下。


  蘇阿蘭拉著蘇菲菲。


   媽,到樓下干嘛?老李和蘇菲菲都滿臉疑惑。


   媽幫你檢查一下身體,看你有沒有被死變態欺負了。


  蘇阿蘭說完,老李愣住了。


   媽,你不相信我嗎?蘇菲菲假裝委屈。


   媽不是不相信你,媽是怕你睡著了,這個死變態偷偷對你做了什么你不知道。


  蘇阿蘭惡狠狠瞪了老李一眼。


   后面她拉著蘇菲菲一起下樓到 洗手間去了,走的時候,蘇阿蘭狠狠摔了一下門。


   砰! 蘇阿蘭帶著蘇菲菲離開房間后,老李立刻拉開褲子檢查,忍著疼痛往里面動了兩下,可是那里除了疼痛,一點反應都沒有,甚至他的兩條大腿都失去知覺了。


   老李真的要做不成男人了,這可怎么辦? 本來還雄赳赳氣昂昂,現在再也起不來了。


   老李連忙用手整了幾下,依然沒有任何反應,他有點不甘心,也下樓去了。


   蘇阿蘭和蘇菲菲已經從浴室出來了,兩個人在客廳的角落里小聲說著什么,老李也不管了,直接就進入了浴室里面,看著掛在浴室里蘇菲菲黑色的衣服,想象了起來。


   可是不管老李怎么幻想,那里都一樣沒有任何反應。


   老李從浴室出來的時候,蘇阿蘭和蘇菲菲已經沒有在竊竊私語了。


   蘇阿蘭走向了老李,要拉老李進房間里私聊。


   旁邊蘇菲菲朝老李眨著眼睛,又對老李比了個手勢,看樣子,剛才蘇阿蘭檢查她身體,應該沒有檢查出什么來。


   進入房間以后,蘇阿蘭指著老李問:你真的沒有對小菲做什么? 當然沒有了,小菲是你女兒,我怎么會和她有什么,而且她還只是個小女孩……為了越過這一關,老李只能硬著頭皮說謊了。


   沒有就好,要是讓我發現你敢對小菲毛手毛腳,看我怎么收拾你! 蘇阿蘭這么說,老李心里終于松了一口氣,她剛才檢查估計見蘇菲菲沒見紅,就認為她和老李沒有做。


   太驚險了,老李的心跳的很快。


   你終于知道我和小菲沒事了吧。


  老李開始反問她。


   這一次沒做,我怕你下一次對小菲毛手毛腳,更何況,剛才你的手按在她的胸部上,我可是親眼看到了。


   蘇阿蘭不甘示弱。


   老李把被她電地陽痿了的事情說了出來,蘇阿蘭一開始態度傲慢,后面終于問老李:是真的嗎? 老李想把褲子脫下來給她看,又被她大罵死變態的老頭。


   陽痿了大不了找醫生治一治,有什么了不起的,哼! 蘇阿蘭開門出去,也不理老李了,并且把蘇菲菲也叫回了家,不讓她在這里補習了。


   當天下午,蘇阿蘭確定老李真的陽痿后,帶老李去了云城第一醫院,經過一番檢查,醫生得出了結論,并沒有大礙,讓老李回家好好休息幾天,心理上不要有太大負擔,總之耐心等待。


   醫生開了一些藥,讓老李輔助性吃一下,并且可以的話,就多多運動。


   兩天過后,老李的疼痛感消失了,但是仍然毫無反應。


   不管老李怎么用手來,怎么看毛片,怎么在浴室里面摸著蘇菲菲的貼身衣物,都完全沒有效果。


   蘇阿蘭,我真的不行了,你要對我負責!老李對蘇阿蘭說。


   她翻過身來,瞪了老李一下,醫生都說慢慢就恢復了,你快點去睡覺,明天就好了。


   不行,我懷疑我真的不行了,晚上,你讓我試試! 老李提出了要求,蘇阿蘭當然不干了。


   試試?死老李,我看你是想再被電一次。


  蘇阿蘭開始找那可惡的電擊棒了。


   喂,不要太過分啊,我現在已經是個廢人了。


   本來就不行,一聽到電擊棒,就更痿了,老李開始打苦情牌。


   不關我的事。


  蘇阿蘭不再理老李,回家去了。


   第二天是周末,蘇菲菲上門找老李。


   蘇菲菲剛剛關上門,老李便有點急不可耐,看她神神秘秘,不會是想和老李在房間里面來吧,可是老李現在都不行了。


   李老師,晚上我和彭艷艷幾個人想請你吃飯唱歌。


  蘇菲菲對老李說。


   原來是這樣,老李一聽就答應了。


   看老李答應了,蘇菲菲一陣高興,說這樣太好了。


   對了,李老師,你……好了嗎?蘇菲菲邀請完老李,突然冷不丁問了起來,老李略顯尷尬。


   不會還沒好吧,李老師,不是好幾天了?蘇菲菲看老李有點沮喪又關心問道。


   快好了,醫生說沒問題的。


  老李干咳了一聲,不想和蘇菲菲再討論這個問題了。


   李老師,要不然我幫你試試看?蘇菲菲突然對著老李眨眼睛,非常曖昧。


   咳咳,別,大人的事情,你一個丫頭片子小屁孩就別瞎關心這個了。


  老李站了起來說。


   什么丫頭片子,什么小屁孩啊,我是個成熟的女人了蘇菲菲越說越曖昧。


   她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女人了,可以做那種事情的女人。


   李老師,要不然我幫你試試?蘇菲菲又大膽說著,老李嚇了一跳。


   老李連忙就打開房門出去了,身后傳來了蘇菲菲的聲音:我是真的想幫你啊,李老師。


   晚上的時候,老李和蘇菲菲瞞著蘇阿蘭出發去吃大餐,現在的高中生真有錢,她們六個女生居然請老李去五星級酒店皇家大酒店吃飯,而且還點了一個包廂,乖乖! 老李到的時候,彭艷艷等五個女生已經坐在那邊等他們了。


   見老李來了,齊刷刷站起來,笑容滿臉的叫老李李老師,老李愣了好一會兒,后面忍不住叫了起來了,一下子多出來這么多的小姨子。


   和六個青春靚麗的女高中生一起吃飯,被她們環繞著,吃吃喝喝,感覺真的很爽。


   吃完了飯,一行人離開皇家大酒店,前往定好的KTV,她們定了一個大包,關上了門,幾個小女生開始搶著麥克風唱起歌來,老李平常都很少唱歌,就聽著她們一邊唱歌,一邊在屏幕前蹦蹦跳跳,充滿了青春的活力,就像是美少女團體一樣。


   他們叫了很多啤酒,開始喝了起來,這些女高中生,酒量都不小,喝起來完全不輸老李這個大男人。


   喝著喝著,老李開始覺得有點醉了,大腦異常的興奮,說話也非常大聲。


   她們六個人輪番敬老李酒,老李擋都擋不了,包廂里的燈光昏暗閃爍,勁歌熱舞,所有人玩的都很嗨,喝了太多的酒,很快老李就尿急,想要上廁所。


   這大包廂里面,也有一個洗手間,可是剛好里面有人,老李就打開包廂門到外面。


   剛好包廂門打開左邊墻壁也有一個洗手間,老李就進入里面解決了,這洗手間裝修的非常豪華,金光閃閃,非常高檔,老李打開洗手間的門,準備回到包廂去,就看到了彭艷艷正站在外面。


   你也要上洗手間啊。


  老李對著彭艷艷微笑說著。


   嗯! 彭艷艷點了點頭,她突然上前,不讓老李出去,并且把老李推進了洗手間里面,順勢把洗手間的門給反鎖上了。


   這是…… 老李驚訝了,彭艷艷臉色潮紅,也喝的(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有點小醉了,不過意識還是很清醒的。


   李老師,我想和你兩個人呆一會兒。


   她直勾勾盯著老李看,眼神里面閃爍著曖昧的信息。


   老李大腦一片空白,沒有反應過來。


   彭艷艷她這是想要干嘛? 和老李兩個人單獨呆在這封閉的洗手間里面。


   最關鍵的是,這個洗手間在包廂外面,老李和她都出來,蘇菲菲她們也不會懷疑。


   艷艷,你…… 老李看著彭艷艷漂亮又青澀的臉蛋,身體開始躁動不安,突然身體有了感覺。


   這一刻,老李欣喜若狂,終于再次變成男人了。


   之前以為自己都要變成太監了。


   李老師,你覺得我漂亮嗎?彭艷艷一邊靠了上來,一邊問。


  老李背靠著洗手臺,已經無路可退。


   彭艷艷一直走到老李跟前,讓老李不禁咽了下口水。


   漂亮,你很漂亮。


  老李回答她。


   李老師,你喜歡我嗎?彭艷艷又問,這一次她非常性感地撩了一下長長柔順的黑發,誘惑著老李。


   老李被彭艷艷貼地很近,心跳的很快,沒想到她居然這么主動大膽,趁著這個縫隙,和老李在洗手間里面搞曖昧,讓老李都來不及反應。


   到底喜不喜歡我呀。


  她嘟著嘴巴做可愛的樣子。


   喜歡! 老李不由自主說了出來。


   外面傳來蘇菲菲的敲門聲:里面有人嗎? 我在里面,你李老師。


   老李隔著門說著。


   叫半天也不應,李老師你上個廁所這么久啊,是不是吐了。


   是啊,喝太多了。


  老李順勢胡謅。


   快點出來吧,等你很久了。


   蘇菲菲接著對老李說,接著老李聽到她又說了一句:彭艷艷跑哪里去了,怎么不見了人,難道她偷偷去買單了? 老李和彭艷艷相視一笑。


   這彭艷艷的臉蛋真的很漂亮,甚至有點明星氣質,現在她才十六七歲,以她的姿色,想要找男人很簡單。


   現在這些小女孩,真的都太開放了,蘇菲菲也很主動,那天晚上讓老李失控,現在這彭艷艷又主動勾引老李,讓老李欲罷不能。


   老李先離開了洗手間,進入了包廂里,五分鐘后,彭艷艷才慢吞吞的回來。


   你去哪里了?蘇菲菲和其他人紛紛問她。


   彭艷艷就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若無其事回答她們,出去外面抽了一根煙。


   說完,她朝著老李拋了個媚眼。


   他們六個人玩到很晚,一直到蘇阿蘭打電話過來問蘇菲菲她在哪里,才散場了…… 就這樣過了好幾天,沒和蘇菲菲見面的老李,突然有點想念那個小女孩了。


   他鬼使神差的來到了蘇菲菲的租處外面。


   還沒上樓,發現蘇菲菲從外面剛剛回來,她看到老李,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樣,連忙就拉住了他。


   老李完全懵逼了。


   下一秒,老李立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來蘇菲菲是遇到麻煩了。


   尾隨著蘇菲菲一起到來的,還有她的前男友王俊豪,人長得倒是斯斯文文,但是骨子里猥瑣下作,和蘇菲菲在一起的時候,還和彭艷艷勾勾搭搭,導致了兩個女學生為了他爭風吃醋。


   上次蘇菲菲遇到危險沒有去救她,蘇菲菲已經和他分手了,但他還一直糾纏著她,不依不饒。


   蘇菲菲指著老李,對他說:王俊豪,你知道李老師的兒子現在干什么嗎?可是一個警察。


   老李愣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他啥時候有個兒子了,還是一個警察了,他根本沒有兒子。


   王俊豪把老李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哎呀,李老師的兒子當警察了?有出息了!不錯不錯,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要罩著我啊,李老師。


   老李知道,菲菲這是拿他當擋箭牌,想要讓王俊豪不敢對她做出過分的事情來。


   沒錯,我兒子現在是一名警察。


   老李只好順著蘇菲菲往下說了。


   蘇菲菲松了一口氣對王俊豪說:李老師的兒子是警察,以后你不要來騷擾我了,要不然我就和李老師說,讓他兒子把你抓起來。


   這是狐假虎威,不過王俊豪相信了,他一直和老李客套說著警察好,警察好,以后派出所也有自己人了。


   呸! 老李差點直接呸出來。


   又言不由衷聊了兩句,王俊豪很快便離開了。


   回到蘇菲菲租處,她仍然驚魂未定的樣子,說今天她出門一趟回來,結果發現王俊豪一路偷偷跟蹤她,陰魂不散。


   剛才王俊豪看著蘇菲菲,一雙眼睛里滿是邪念的貪婪,看上去讓人厭惡。


   老李不知道蘇菲菲為什么這么焦慮和害怕,王俊豪走了,她好像劫后余生一樣的感覺,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


   按說就是前男友而已,就算騷擾也沒必要緊張成如臨大敵的模樣。


   這里面是不是還有什么老李不知道的事情,很顯然,就算老李問了,蘇菲菲也不會說的,所以老李也懶得問了。


   老李等她情緒穩定以后,站在蘇菲菲的面前,就像個犯錯的小學生一樣,和她道歉了起來。


   菲菲,上一次的事情,老師真的錯了,對不起,你原諒我好嗎? 蘇菲菲瞥了老李一眼,后面點了點頭。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不要再提了。


  不過,李老師,其實你真的要找個女朋友…… 說完,不知道是不是老李的錯覺,她竟然偷偷朝著他的那邊瞥了一眼,還暗中吞咽了一下口水。


   菲菲,上次的事情,我們就當什么都沒發生過,還是像過去那樣…… 老李最怕的就是這個,雖然現在蘇菲菲百分百是不會和她媽媽說那些事情了,但是老李還是不想和她的關系太尷尬。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372155.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8412083.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4960381.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4199261.html
https://twagdmpc.weebly.com/5205571.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9751447.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1589679.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3041307.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8750957.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8483774.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hypno pokemon go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