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爱之谷官方商城

最近a片

最近 a 片


(三个 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  阅读提示:男人为什么总在乎他的恋人的过去呢?究其原因,首先是出于一种“ 处女 迷信”,如果自己不是第一个,岂不是有点儿捡他人不要的“破烂”的味道?这关系到男子汉大丈夫的尊严。


  处女迷信:男人有多 在乎你的纯洁  男人为什么总在乎他的恋人的过去呢?究其原因,首先是出于一种“处女迷信”,如果自己不是第一个,岂不是有点儿捡他人不要的“破烂”的味道?这关系到男子汉大丈夫的尊严。


    其次是基于一种强烈的“个人占有欲”。


  他不但要占有她的现在和未来,而且还想占有她的过去。


  一旦这“占有欲”激烈膨胀即是家人、同事、朋友之间的正常往来也会遭到他的非难。


    再次是因为男人都认为自己理所当然地应该知道恋人的过去。


  寻问一下,看看她的所作所为是否循规蹈矩。


  就是相当大度的男人也会下意识地问个没完,唯恐有些不愉快的事情带来终生遗憾。


  有趣 的是,在这一点上, 女人反而较看得开,她们较为关心的是恋人的现在和将来,所以会处处对男人宽容一些。


  处女迷信:男人有多在乎你的纯洁  男人的心理行为  碰到秉性多疑的男人,不厌其烦地追问女人过去的隐私。


  如果女方说出一件,他会继续要求她说出第二件、第三件。


  面对这种情况,即使过去真的有些什么,女人也只好轻描淡写地一言带过,切不可竹筒倒豆子似的“ 坦白交待”。


    女人答话的结果如何,对于某些男人来说,也许是至关重要的。


  有很多男人对女人表示:“没关系,我爱的是现在的你,对你的过去并不在乎。


  ”其实,这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男人永远在乎女友的过去。


    日本现代著各作家高见顺的小说《生命树》里有这样一段情节:某酒吧女招待交上了一个男友,此人想方设法了解到她过去曾有一个情人,并被其割破了脸。


  于是,当此人夜里梦见她与旧情人同床共眠,便粗鲁地摇醒她并质问道:“你一直都在想着他,他身上一定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吸引你!”这个女招待伤心地说:“他只不过割破了我一块脸皮,但是,你比他更残忍!”处女迷信:男人有多在乎你的纯洁  许多男人在跟恋爱对象关系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都会这样询问:“你跟我来往之前,喜欢过谁?他是干什么的?”“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你们的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这种追问的口气,有时厉害得像是个“辨其扑朔,澄其迷离”的办案刑警,有时却柔和得像慈祥的祖母。


  这就是男人!  这种对女人的过去纠缠不休的习癖,到底是由何而来?当双方都陷入情网时, 女性对探索男人的过去兴趣不浓,而男性对女人的过去,却兴致勃勃,不问个水落石出,是不会甘心的,为什么男人有这样的心理行为呢?  男人的嫉妒心和占有欲  第一,这表示男性妒火之烈超过女性。


  有人认为,嫉妒是女性的专利,这实在是一种错误的观点,许多男性的嫉妒之心更甚于女性。


  莎士比亚有一部名剧叫《奥赛罗》,其主人公奥赛罗因为猜忌其 妻子与其他男人有过来往,竟然活活将其扼死。


    第二,男性的独占欲望极强。


  假如目前她已是他的女朋友,但男人对眼前这种独占犹感不足,就连她的“过去”也想据为已有,即使明知这是不现实的事,也硬要如此,这种欲望如果达到恶胜膨胀,就会产生一些不正常的现象。


  也就是说,只准她关怀他,最好丝毫不关心他以外的任何人。


  这种近乎变态心理所产生的结果,有时很吓人的。


  处女迷信:男人有多在乎你的纯洁  许多当代青年知识分子,对建立家庭之后生孩子感到很恐惧,他们认为一旦有了孩子,妻子就会把对自己的感情的大部分转移到孩子身上,这是他们不情愿的。


  许多男人竟然认为孩子是影响夫妻感情的“第三者”。


  由此可见,男人的占有欲强烈到多么惊人的程度。


    男人希望另一半是纯洁的  第三,许多男人认为,探究女友的过去,是自己的一种权利,所以,他们百般盘问女人的过去而丝毫不觉得自己度量狭小,而不觉得难为情,这样的男人比比皆是。


  而女性则不同,她们只重视男朋友的现在和将来,对他们的过去,虽然也感兴趣,但总不仅男性那样爱刨根问底。


    她们或许这样想:“就算他过去有过什么风流铁事,把它挂在心上又能怎样呢?还不是白费精神!”女人之所以能有这种宽容心理,主要是因为社会对男人的宽容影响了她们。


    传统的社会观念对男人的要求不是那么严格的,男人可以讨几房太太,男人可以上妓院,男人可以捧旦角,以至于女人对男人的风流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限,只求对自己好就心满意足了。


  处女迷信:男人有多在乎你的纯洁  现代女人对男人的认识还留有过去的影子,要说有进步,就是要求男性现在和将来相对安分守己一些,而对男人的过去,一般就不去追究了。


  而传统社会对女人的要求却严格到苛刻的程度,以至于到现在还有大量男人认为自己有权知道爱人的一切生活经历。


    因此,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一个很好的女孩可以嫁给一个过去很坏的男人,而一个男人却不会娶一个过去很坏、而现在却非常好的女人。


  这就是说,女性的“水性杨花”或不守规矩并没有受到男人的宽容,男人的思想里面藏着这样一个为社会公认的观念:男人所娶的妻子必须在过去、现在以至将来都是纯洁的。


    该不该向对方坦白你的所有?  在探问女性过去的时候,是轻描淡写地探问几句,还是穷追不舍,这就要看男方的性格了。


  个性阴险,心胸狭窄的男人,大概要粘粘叨叨,无尽无休,当女方“自白”了一件事,他就立刻追问第二件,作了第二件“自白”,就强迫她作出第三件“自白”,如此一步紧似一步,逼迫不歇。


  处女迷信:男人有多在乎你的纯洁  现在有许多杂志社,常收到一些女青年提的这样一类问题:“自己失足的过去,是不是该向对方坦白?”坦白的结果很可能是惹出更多麻烦。


  当然,最理想的方法应该是婚前彼此坦白,获得谅解后再论及婚嫁。


  道理虽然如此,但残酷的事实却往往粉碎了许多纯情女孩的美梦!婚前听到女方的坦白,而情感发生动摇的男人并不少见。


  因而,有过失身经历的女性,完全可以不告诉对方自己的过去,而不必去经受良心的谴责。


    试想,一个男人,如果你欺骗了他,他会感到很幸福,而你如果揭穿了事实,则会强夺了他的幸福。


  相比之下更道德的,应该是前者。


    男人如何看待探询女人的过去,这是他们的一种权利,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对男性隐瞒自己的过去而不讲真话也是女性的一种权利。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但我哪里看得进去(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那姑娘垂着头困在锁链里的模样,像飞舞的蚊虫,一直 在我脑中盘旋,把我的心烙得不是滋味。


  我才翻了两页,书上的药草,就自动变形,一会是那姑娘没精打采的脸,一会儿是她媚人的体态。


  职业素养肯噬着我,她的沉默,像是对我无声的谴责。


  我捏捏拳头,既然碰上了,就不能置身事外。


  次日我早早去了老 村医诊所,在村里要打听事情不难,看病的那些姑婆子,就没有不知道的事。


  我就说了句昨天去姑娘那村走了趟,马上就有人议论开了:“哎医生,那村有户人家整天把他婆娘锁在屋里,他要是出门几天,满房子臭味就跟牛栏一样,能熏死人。


  ”“那谁啊,我知道,脾气燥,领着班混混,整天没事儿就瞎搞,他婆娘听说是 给人勾了,但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外面不知道养了多少女人咧。


  ”“嘿哟,村干部找他几次,都给他骂回去了……”姑婆猛摇头,虽然同情那姑娘,但只叹息一声,就开始眉飞色舞吹捧自家孙子。


  我听在耳里,记在心里。


  既然她家那位会外出,要去见她就有机会。


  老村医瞅着我神情,好像摸 到了我心思,“干啥,放心不下那姑娘?”“哪有的事儿,我是在琢磨这药抓几两。


  ”我拿着小天平称着几味草药。


  “得啦,就你那心思,跟猴子屁股一样,全露出来了。


  要去赶紧滚蛋,上午我在这儿,下午可就要出诊了。


  ”老村医似笑非笑地瞥我。


  “那,那我去 给她复诊下。


  ”我这可不算编谎,溜得我自己都称赞自己。


  老村医乐乐,指指药箱,让我多带些药。


  我出门时看到房门后挂着把小斧子,顺手就抄下来,别到腰扣里。


  我可能见鬼了,我在心里煽了自己一耳光,说不定人夫妻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呢,我却上赶着要助她脱离现状?我骑着单车,没两下就到了她家,大婶好像专等着我,瞅着我来了,乐呵呵地把我领到姑娘屋里。


  她今天坐在床上,气色看着好了些,尖瘦的瓜子脸,要是精神状态好,谈得上是美人了。


  她听到门开的声音,平淡地望了望我,又转回头数她的手指。


  “医生,我还有事儿,先去忙会儿。


  ”大婶帮她清理过房间,整齐的土坯屋里,没有别人嘴里那么脏乱。


  可是她身上的味道却更重了,披肩的秀发上,全是男人的气味。


  她男人那癖好叫人无法恭维。


  “那个,不介意的话,你验个孕?”我故作平常,口气平淡。


  她摇了摇头,拿手拔了会头发,说:“不用了,我没怀。


  ”平静的声音仍像一潭死水,粘得我有些发愁。


  她身上的味道……咳咳,她老公应该有避孕,味道那么重,估摸全抹她身上了。


  “你要不要跟我去 县城医院,你的 身体,得做个全面检查才行。


  ”我转过身,给她瞅腰扣里的小斧子。


  她突然笑了下,像拔开云层的太阳,整个脸都亮起来了,“你来真的?你不怕他报复?他是出了名的混混头,监狱都待过的。


  ”“我怕个卵儿。


  ”我居然粗俗地回了一句,说完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傻傻地挠了挠后脑瓜子。


  “那你晚上来吧,他今晚不在家。


  ”姑娘意思很明显了,愿意接受我的好意。


  我心里激动,就凑近了些,“我先给你换点药好吧?”姑娘点点头,脸没对着我,只是把手举到我眼前。


  铃声悦耳,如果不是圈得姑娘受了伤,也没那么面目可憎。


  我打开药箱,细心地帮她清洁伤口,她一声没哼,嘴角挂着淡淡微笑。


  黑衣还是昨天那套,我靠得这么近,都能听到她的心跳,忽急忽慢,神情紧张,让人忍不住想逗弄。


  “医生,这儿也痛。


  ”她把手反转,抬到贴身罩衣后方的丝带,抠了抠发痒的伤肿处。


  两排银色小钩紧扣在她背后,我犹豫了下,丝带勒 久了,有伤疤挂了脓,我想解吧……孤男寡女的不好动手。


  她今天给人的感觉比较温驯,对我没那样抗拒,因为皮肤愈合的缘故,她身体有些小痒,过一会又开始抓。


  “不要抓了,伤到了,会留下痕迹。


  ”我制止她的手,她却动了动腰,向我拱了拱,“那你帮我。


  ”这撩人的声线,嗲得我耳朵软了,手一时轻飘飘地,不知怎么地就解开了她的罩衣扣子。


  得,得!我有点尴尬,但确实要给她涂药,解了,就顺其自然,专心抹软膏。


  但眼睛自己跑到她胸前去了,那迷人的傲娇,还有那奇特的蝇印,都表示她昨晚,又被男人按在身下疯狂索取,而她就痛苦的承受着,纤弱的身体随着男人的动作摆动。


  仅仅是联想她被勒得扁平的柔软,我就热得跟什么似的,恨不得以身上阵了。


  手奇怪地想脱离腕骨,飞扒上姑娘黑衣里的峰顶,一边幻想她被人享受,一边升腾扭曲的快乐。


  姑娘碍着我的身份,羞着脸没说啥,我也没真敢往流氓念头上靠,仔细擦好药就给她罩衣扣了回去。


  “那我先回去了,”我给她弄好衣物,又靠近了点,小声保证,“我到时候来接你。


  ”妈的,血有点上涌,呼吸有点急,这话里话外,分明要拐卖人家老婆。


  “知道了。


  ”她还是很平静,递给我一串钥匙,嗲嗲的语调听不出悲喜,“钥匙有了。


  ”昨晚是使了浑身解数,才从她男人那里拿到钥匙吧,我收进药箱,转身离去。


  一下午我都心不在焉,好在病人不多,只是些普通的小感冒,挂上吊瓶就能闲上会儿。


  变天了,阴闷阴闷的,像要下雨,我琢磨要不要回家带件雨衣,但担心回去后不好找借口出门,干脆在外面晃荡,等到夜深人静,再去找她。


  老村医回来后啥也没问,伯母煮了苞谷,让我捎两个,我就扔到自行车篮子。


  天慢慢黑了,我像往常一样,和老村医夫妇告别,骑开单车就走了,但今天我的方向,是山脚下的清河。


  云压得很低,蜻蜓在河岸飞转,蚊子毫不客气把我当成盘中餐,有一下没一下的朝我脚上叮。


  我坐在岸边平坦的石块上,啃了俩苞谷,掬了几捧河水,见四下没人,就脱了衣物,扑河里游了会泳。


  清凉的水让身体感觉没那样闷,但双腿里那玩意儿,没有衣服的束缚,探头探脑,被河水一冲,乐颠颠地,石更得跟灯塔一样粗壮。


  河水包围着我,冲刷着它炙热的高温,它像患了急性流感,体温直往上冲,没个过程可褪不了烧。


  要不了多久,所有的村都该睡了,村里的夜晚,静得听不到一声狗叫。


  我接下来要干的事儿,是对,还是错?我心里没底,只是觉得不能让姑娘那样下去,时间久了,情况不改善的话,她迟早会疯。


  我在河水里泡得全身发凉,将那股急烧简单理了下去,就推着单车慢慢朝姑娘家走。


  天地一片灰暗,我好不容易摸到姑娘门口,借着幽暗夜色闪入姑娘卧室。


  “我来了。


  ”他妈的,我忽然心虚得像个入室偷香的小贼。


  “柜子那有个手电筒,打开吧。


  ”姑娘声音在黑夜里更好听了。


  我抓起手电筒,让灯光照到链孔上,很快打开了她的束缚。


  她一下子软倒在我怀里,我没多话,揣起那串链子,带她坐上车后座,慢慢离开这安静的村庄,直到上了大路,才敢使劲踩。


  “你怕么?”我迎着沉闷的风骑往县城,她手拉着我衣服,脸贴在我背上,像睡着了一样。


  “我有什么好怕的呢?”她自嘲地笑了,“我无所谓了,他要我死,就死,你要我活,就活。


  ”“别这样,活下去,总会有美好的事情发生。


  ”骑单车,最快也得一小时才能到县城,我单手拍拍她头,说,“你先睡会,到了我叫你。


  ”她顺从地点点头,没有说谢谢,却环住了我的腰。


  我心里暗乐,单车就有这种好处,方便被姑娘搂。


  那会摩托车还没普遍,想要买辆,得搭几小时车到邻县,以前我没什么渴望,但现在,我特别想要辆摩托车,呼啦一下到了县城,爽。


  “你想要我,对吗?”我正踩得呼呼喘气,她突然又问了我一句。


  姑娘,你这让我怎么回答?你是要我做真小人呢,还是伪君子?“我无所谓的,我的人生,已经糟糕到不行了。


  ”她有些哽咽,被困久了,许是失去了生活的勇气吧。


  “没你想象的那么糟,别瞎想了。


  ”我全靠她那手电筒照明,快累趴了都。


  她感觉到我喘得不行,故意捏捏我的腹肌,调动我生命的激情,“你真是个烂好人。


  ”好人标签对我没吸引力,我还是埋头猛骑车,当汗水湿透衣衫时,我们到了县城。


  县城也没什么灯火,我找了间旅馆,准备开两间房的时候,她却扯了扯我衣袖,踮脚附到我耳边,“我不想一个人。


  ”我有点小兴奋,什么节奏?英雄救美,她要以身报答?我大手一挥,让柜台小姐安排一间双人房。


  她扯着我袖子,慢吞吞地上楼梯,小县城可没什么电梯给人坐,我看她走得费力,忍不住就想帮她,“脚痛吗?”“你抱我?”她比我直接多了,弯都不带拐。


  姑娘都开口了,我哪能拒绝,马上一个打横,直接把她抱上大床。


  “两张床,你随便挑。


  ”我坐在另一张床上喘息,久没运动,一动就全身酸痛。


  “我先去洗个澡。


  ”她垂下头,声音飘忽着,人也像飘一样进了浴室。


  我实在克制不住困倦,她还没洗出来,我就睡着了,后来她跟我说,那天我下面挺得,让她一晚上没睡好。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爱之谷官方商城 » 最近a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