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企劃 av

企劃 av


老王今年六十好幾,退休之后,無所事事,外加上老伴去的早,每天除了去公園溜溜之外,就是坐在家里看電視。


  而從昨天開始,老王的最大愛好就是去租房里看看。


  租房里昨天剛剛入住三名美貌如花的應屆生,一個個都是膚白貌美大長腿,前凸后翹易推倒的美人胚子。


  老王估摸著今天這幾個大美女都去上班,就樂呵呵拿著鑰匙來了。


  老王打開房門,將門推開之后,一股暗香迎面撲來,那是屬于女人的香味,老王一聞到這個香味,就渾身激動,襠部也稍稍鼓起來。


  老王沒有在客廳逗留,直接走進衛生間,打開洗衣機看了一眼,可能有原味內衣啥的,可以用來解渴。


  老王懷著激動的心情打開洗衣機,很遺憾,洗衣機里空空如也,他稍微有一些失望,還以為能夠找到那么一兩件沒洗的內衣,這幾個美女太勤奮了。


  老王也不氣餒,洗衣機里沒發現什么寶藏,陽臺上總應該有的吧,他走到陽臺,看著各種顏色款式的內衣,從身邊拿過衣叉子,將一條 粉色小內內從上面取了下來。


  粉色蕾絲內內捏在手里,有一些潮,老王將內內展開,看到中間有一條淡淡的痕跡,他湊了過去,聞了一下。


  可惜這條內內已經清洗過了,只能聞到一股洗衣粉的味道,夾著一股淡淡的味道。


  老王有點掃興,剛剛激動的心情,也逐漸平穩了下來,下面那也是逐漸恢復了,干癟了下去。


  而正在老王大失所望的時候,一個房間門,突然吱呀一聲被打開了,老王 嚇得一哆嗦,手里的內內也掉了下來。


   何璇睡眼惺忪的從房間里走出來,她身著極其清涼,上面套(兒童智力故事)著一層薄紗一般的白色外衣,只穿著一條粉色小內內,一雙白皙無暇的大白腿,腳底穿著一雙粉色拖鞋,老王看到這一幕,激動的直吞口水。


  這年輕女人的 身體,老王從來沒有見過,和他婆娘結婚的那段時間,他婆娘都三十好幾了,身材變形,干癟的厲害。


  而何璇的上圍,挺拔無比,老王能夠透過那薄紗般的衣服,看見那兩坨白花花的若隱若現,而且,何璇壓根就沒有帶罩罩,衣服上直接暴露了。


  何璇從房間里走了出去,徑直去了衛生間,然后啪的一聲,將門關上。


  絲毫沒有注意到老王的存在,不一會,老王站在外面,能夠聽到何璇沖擊坐便器發出的聲音,光是這聲音,都讓老王臉紅心跳,口干舌燥,腦海里幻想著何璇脫掉內褲,光滑雪白的大腚的模樣,特別是擦拭的時候。


  想到這里,老王覺得自己都快要爆炸了,已經迫不及待了。


  很快何璇小解完了,人也清醒了很多,她打開門,馬上就看 到了老王,頓時嚇得一只手捂著胸部,另外一只手捂著下面。


  “ 王老板,你,你怎么來了?”何璇馬上鎮定了下來,這是老王家,而且是合租的,老王沒有進臥室,只是來到這里,完全合理的。


  “哦,我來看看窗戶有沒有打開,這房間嘛,需要通風!”老王隨便想了一個理由,眼睛卻盯著何璇看,何璇穿的這么清涼,他還是第一次看到。


  昨天何璇來租房的時候,那穿的一個嚴實,雖然也露出了雪白大腿,但是,和今天完全不能比的。


  那光潔的脖子,漂亮的鎖骨,還有胸前突出的,下方修長的大腿,高翹的臀,特別是剛剛小解完,下方一定很有味道。


  何璇看著老王那一副色瞇瞇的樣子,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覺的微笑,不過當務之急,就是把衣服穿好,沒想到老王都一大把年紀了,居然還這么好色。


  “王老板你等一下,我進去穿一下衣服!”何璇 說道,然后捂著自己上部和下方,小跑進了房間,等一會出來的時候,身上的衣服已經全部穿好了。


  老王舔了舔嘴唇,也不知道何璇讓他等等干什么,看樣子其他兩名女孩都上班去了,唯獨她還在睡懶覺,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何璇很快就穿好衣服,從房間里出來了,這一次何璇穿的比較性感,一身白色連衣裙,外加上肉絲,白色平板鞋,一頭青絲簇擁著精致的面孔,看著老王直吞口水。


  “王老板,你今天來的剛剛好,我房間的燈泡破了,能幫我換一下嗎?”何璇沖老王笑道,昨天那個燈泡突然就破了,害的她害怕了一晚上,沒什么其他原因,她怕黑! 換燈泡?可以進何璇臥室看一看,何璇一個女孩子,臥室肯定非常干凈,說不一定還能看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


  老王不帶一絲拒絕的,直接走了進去。


  老王抬頭看了看天花板,又看了眼疊起來的兩個凳子,他也想給何璇換燈泡,但是他畢竟年事已高了,這么高,他上去太危險了,再看看何璇,年輕肯定沒事啊。


  當然,這不是老王考慮的關鍵,如果他在底下看著何璇換燈泡的話,何璇穿著長裙,能夠看到那里,如果運氣好,還能看到最里頭。


  “何璇啊,你看我都一大把年紀了,這上去的話,是沒什么問題,但是一旦摔下來,問題可就大了啊!你看看你上去換,我在底下幫你的 扶著凳子,你看怎么樣?”老王笑道,如果何璇能夠答應,那就美滋滋了。


  最起碼能夠摸到何璇柔軟的肌膚,至于其他方面,老王暫時還不敢奢望。


  這……何璇看了眼老王,老王年紀確實不小了,讓老王上去換燈泡,還是很危險的,但是她看了眼自己,自己可是穿著長裙啊,如果自己爬上去了,豈不是要被老王給看透。


  如果不換的話,她晚上怎么度過?何璇一咬牙,說道:“我上去換沒問題,但是王老板你要把眼睛閉上才行!不然人家被你看光了!”老王一聽,樂呵呵說道:“那是那是!我在底下扶著你,你上去,我保證把眼睛閉上!”老王嘴上這么說,心里可樂開了花。


  閉眼?閉眼是不可能閉眼。


  這話當然是哄何璇的。


  何璇點點頭,扶著凳子就上了,老王在底下扶著的凳子,等到何璇站穩之后,老王站在底下,透過裙底,看到被肉色絲襪包裹著的粉色內內。


  他情不自禁將手伸了過去,抓著何璇的小腿,絲襪在他布滿老繭的手心摩擦著,無比細膩的感覺,老王舔了舔嘴唇,仿佛都能聞到一股味道。


  見何璇沒什么反應,老王微瞇著眼睛,兩只手分別抓住何璇兩腿,順著 雙手往上移動這著,一雙手全部伸了進去,揉捏著她大腿。


  腦袋也逐漸靠近,一張臉幾乎貼在了何璇腿上,嗅著何璇的體香。


  何璇很快就把燈泡給裝了上去,等到何璇低頭一看下面,頓時嚇得花容失色,她什么時候爬這么高了,太恐怖了!“王老板……你能不能扶我一下!讓我下去,行嗎?”何璇在上面叫道。


  太高了,她都不敢往下看,這上來容易,下去成了一個問題了。


  “我抱著你!”老王說道。


  “那你靠近一點啊!你這樣,我怎么夠得著你!”何璇嘗試著蹲了下來,用手撐著老王的頭,而老王緊貼著何璇的腿部,腦袋幾乎全部鉆進了何璇的裙底。


  在何璇面對著他,完全蹲了下來,何璇那里正好對著老王的臉,老王能聞到一股股淡淡的味,同時還帶著一點點清香。


  何璇此時還是比較驚恐的,即便是蹲了下來,依舊不敢往下跳,此時她更加沒有留心老王的頭部在什么地方。


  老王聞著這一股淡淡的味,感覺自己鼻血都要噴出來了,下方都有些發疼了,老王一雙抓住何璇臀的雙手稍稍用力,捏著上面的柔軟。


  同時他伸出舌頭,在內側舔了一下,除了香,還是香!只可以隔著絲襪,還差點什么,就在老王舔了一下何璇,何璇情不自禁發出一聲吟聲,嫵媚至極,感覺何璇是無意識的發出這一聲音的。


  老王一愣,沒想到這個姑娘居然這么靈敏,雙手更加用力,并且有節奏的朝兩邊分,然后又往中心地帶按壓,刺激著何璇。


  何璇緊閉著雙眼,死死抱著老王的頭,在她心中只有害怕。


  見何璇依舊沒有任何反應,老王揉捏著她的雙手,突然伸出一根食指,輕輕剮著何璇。


  老王手指輕輕壓了下去,即便是隔著絲襪和內內,依舊感受到何璇的體溫,正在老王準備進一步的時候。


  何璇突然開口說道:“王哥,抱我下去啊!”老王這才反應過來,回過神來,他從何璇的裙底出來,說道:“這衣服有點滑,我擔心等一下把你摔倒了!”何璇閉著眼睛,眼淚都快急出來了,她此時已經被嚇得六神無主,病急亂投醫道:“只要把我弄下來,無論怎么樣都可以!”“那把你的衣服脫了!這樣皮膚和皮膚之間,摩擦力比較大,這樣把你抱下來,更加穩了!”老王說道,眼睛里滿是欲望。


  一想到能夠的把何璇衣服給脫了,他直流口水。


  老王想到這里,不由自主的去蹭小凳子,凳子太硬了,只能湊合一下,如果何璇能夠把衣服脫了,他完全可以蹭著何璇的身體,特別是那個部位。


  “好!”何璇幾乎沒怎么思考,直接答應了!得到了何璇肯定的答復,老王舔了舔嘴唇,雙手都有些顫抖,抓著何璇的裙擺,將裙擺一點一點往上拉,雙眼瞪大大的,從大腿部位,開始往上,一點都不敢錯過眼前這無線春光。


  裙子被提到了腰部,肉絲包裹著大長腿,還有粉色內內,完全果露出來,唯一可惜的是,因為何璇蹲著的時候,夾得緊緊的,根本看不到什么。


  老王腦子一轉,說道:“你分開一點,夾到裙子了!”他覺得何璇這么害怕,有沒有夾到裙子,根本感覺不到,而何璇又急著下來,肯定會聽話的。


  果不其然,何璇微微打開,小聲問道:“可以了嗎?”老王激動的都不說話了,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那里,突然他發現中心位置,那顏色似乎有點不對……老王很快就想到,應該是剛剛小解時的殘余痕跡,又或者,應該剛剛的刺激,讓何璇有了感覺,分泌出的……老王想到這里,雙手抖得更厲害了,只要他在努力努力,應該沒什么問題。


  可惜何璇分開沒一會,又夾住了,老王還沒看過癮,何璇就緊緊夾著,不給他任何繼續看下去的機會,他有些意猶未盡,可也沒辦法啊!總不能讓她一直張著吧!他只能繼續將裙子往上拉,拉倒頸部的時候,何璇整個上部全部露出來,前面兩坨沒有外衣的束縛,一下子打在了老王的臉上,老王來不及躲避,被打了一個正著。


  老王先是一愣,何璇居然沒有穿罩罩,而此時,何璇的上部貼在老王的臉上,一股股攝人心魄的香味,還有那倆,都是引誘著老王。


  兩坨更是直接將老王的臉部給夾在了中間,溫暖,柔軟,舒適,只不過這個姿勢,不太好。


  畢竟何璇現在身處高處,需要盡快把何璇弄下來,好好享受一番!老王喘著粗氣,從兩坨之間抽身出來,他有些迫不及待,將連衣裙脫了下來,放在鼻子山聞了聞,一股女人的體香。


  這種香味,持續刺激著荷爾蒙,他覺得下方快要爆炸的同時,更是有一種強行要了何璇的沖動。


  老王伸出手,放在何璇腋下,何璇腋下干干凈凈的,手感極佳,他雙手稍微使勁,將何璇抱了下來。


  不過老王并沒有直接讓何璇從她身上下來,而是告訴何璇,說道:“你夾著我,慢慢往下滑!我有點抱不住你,別等一下我們兩一起摔倒了!何璇很聽話,夾得非常緊,而剛剛抱下來的時候,那一對傲人,也從老王的臉上,慢慢往下滑,老王直接把舌頭伸出來,讓何璇那柔軟的皮膚,從他舌尖上劃過。


  何璇一直滑到老王腰部的時候,那塊頂著老王的那里,蹭著何璇的那塊,胸口部位,還有兩坨壓著,老王被刺激的深吸了口氣,差點就投降了。


  “等一下,我把你抱到床上!你別亂動,不然我們兩可能一起摔倒!”老王趕緊說道,這感覺,實在太刺激了。


  站不穩都是老王騙何璇的,怎么可能站不穩,他只是想要讓何璇在他身上,多摩幾次,多舒服幾次。


  何璇點點頭,緊緊摟著老王的脖子,雙腿也夾得特別緊,老王舒服的雙手也稍微用力,捏著何璇背部。


  何璇那兩坨,在自己胸口蹭來蹭去,別提有多舒服了!老王抱著何璇,往床邊上走去,每走一下,那里就蹭著何璇一下,老王不知道何璇此時是什么感覺,但是他感覺非常舒服,簡直就舒服爆了。


   但我哪里看得進去(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那姑娘垂著頭困在鎖鏈里的模樣,像飛舞的蚊蟲,一直 在我腦中盤旋,把我的心烙得不是滋味。


  我才翻了兩頁,書上的藥草,就自動變形,一會是那姑娘沒精打采的臉,一會兒是她媚人的體態。


  職業素養肯噬著我,她的沉默,像是對我無聲的譴責。


  我捏捏拳頭,既然碰上了,就不能置身事外。


  次日我早早去了老 村醫診所,在村里要打聽事情不難,看病的那些姑婆子,就沒有不知道的事。


  我就說了句昨天去姑娘那村走了趟,馬上就有人議論開了:“哎醫生,那村有戶人家整天把他婆娘鎖在屋里,他要是出門幾天,滿房子臭味就跟牛欄一樣,能熏死人。


  ”“那誰啊,我知道,脾氣燥,領著班混混,整天沒事兒就瞎搞,他婆娘聽說是 給人勾了,但他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外面不知道養了多少女人咧。


  ”“嘿喲,村干部找他幾次,都給他罵回去了……”姑婆猛搖頭,雖然同情那姑娘,但只嘆息一聲,就開始眉飛色舞吹捧自家孫子。


  我聽在耳里,記在心里。


  既然她家那位會外出,要去見她就有機會。


  老村醫瞅著我神情,好像摸到了我心思,“干啥,放心不下那姑娘?”“哪有的事兒,我是在琢磨這藥抓幾兩。


  ”我拿著小天平稱著幾味草藥。


  “得啦,就你那心思,跟猴子屁股一樣,全露出來了。


  要去趕緊滾蛋,上午我在這兒,下午可就要出診了。


  ”老村醫似笑非笑地瞥我。


  “那,那我去 給她復診下。


  ”我這可不算編謊,溜得我自己都稱贊自己。


  老村醫樂樂,指指藥箱,讓我多帶些藥。


  我出門時看到房門后掛著把小斧子,順手就抄下來,別到腰扣里。


  我可能見鬼了,我在心里煽了自己一耳光,說不定人夫妻一個愿打,一個愿挨呢,我卻上趕著要助她脫離現狀?我騎著單車,沒兩下就到了她家,大嬸好像專等著我,瞅著我來了,樂呵呵地把我領到姑娘屋里。


  她今天坐在床上,氣色看著好了些,尖瘦的瓜子臉,要是精神狀態好,談得上是美人了。


  她聽到門開的聲音,平淡地望了望我,又轉回頭數她的手指。


  “醫生,我還有事兒,先去忙會兒。


  ”大嬸幫她清理過房間,整齊的土坯屋里,沒有別人嘴里那么臟亂。


  可是她身上的味道卻更重了,披肩的秀發上,全是 男人的氣味。


  她男人那癖好叫人無法恭維。


  “那個,不介意的話,你驗個孕?”我故作平常,口氣平淡。


  她搖了搖頭,拿手拔了會頭發,說:“不用了,我沒懷。


  ”平靜的聲音仍像一潭死水,粘得我有些發愁。


  她身上的味道……咳咳,她老公應該有避孕,味道那么重,估摸全抹她身上了。


  “你要不要跟我去 縣城醫院,你的身體,得做個全面檢查才行。


  ”我轉過身,給她瞅腰扣里的小斧子。


  她突然笑了下,像拔開云層的太陽,整個臉都亮起來了,“你來真的?你不怕他報復?他是出了名的混混頭,監獄都待過的。


  ”“我怕個卵兒。


  ”我居然粗俗地回了一句,說完自己有點不好意思,傻傻地撓了撓后腦瓜子。


  “那你晚上來吧,他今晚不在家。


  ”姑娘意思很明顯了,愿意接受我的好意。


  我心里激動,就湊近了些,“我先給你換點藥好吧?”姑娘點點頭,臉沒對著我,只是把手舉到我眼前。


  鈴聲悅耳,如果不是圈得姑娘受了傷,也沒那么面目可憎。


  我打開藥箱,細心地幫她清潔傷口,她一聲沒哼,嘴角掛著淡淡微笑。


  黑衣還是昨天那套,我靠得這么近,都能聽到她的心跳,忽急忽慢,神情緊張,讓人忍不住想逗弄。


  “醫生,這兒也痛。


  ”她把手反轉,抬到貼身罩衣后方的絲帶,摳了摳發癢的傷腫處。


  兩排銀色小鉤緊扣在她背后,我猶豫了下,絲帶勒 久了,有傷疤掛了膿,我想解吧……孤男寡女的不好動手。


  她今天給人的感覺比較溫馴,對我沒那樣抗拒,因為皮膚愈合的緣故,她身體有些小癢,過一會又開始抓。


  “不要抓了,傷到了,會留下痕跡。


  ”我制止她的手,她卻動了動腰,向我拱了拱,“那你幫我。


  ”這撩人的聲線,嗲得我耳朵軟了,手一時輕飄飄地,不知怎么地就解開了她的罩衣扣子。


  得,得!我有點尷尬,但確實要給她涂藥,解了,就順其自然,專心抹軟膏。


  但眼睛自己跑到她胸前去了,那迷人的傲嬌,還有那奇特的蠅印,都表示她昨晚,又被男人按在身下瘋狂索取,而她就痛苦的承受著,纖弱的身體隨著男人的動作擺動。


  僅僅是聯想她被勒得扁平的柔軟,我就熱得跟什么似的,恨不得以身上陣了。


  手奇怪地想脫離腕骨,飛扒上姑娘黑衣里的峰頂,一邊幻想她被人享受,一邊升騰扭曲的快樂。


  姑娘礙著我的身份,羞著臉沒說啥,我也沒真敢往流氓念頭上靠,仔細擦好藥就給她罩衣扣了回去。


  “那我先回去了,”我給她弄好衣物,又靠近了點,小聲保證,“我到時候來接你。


  ”媽的,血有點上涌,呼吸有點急,這話里話外,分明要拐賣人家老婆。


  “知道了。


  ”她還是很平靜,遞給我一串鑰匙,嗲嗲的語調聽不出悲喜,“鑰匙有了。


  ”昨晚是使了渾身解數,才從她男人那里拿到鑰匙吧,我收進藥箱,轉身離去。


  一下午我都心不在焉,好在病人不多,只是些普通的小感冒,掛上吊瓶就能閑上會兒。


  變天了,陰悶陰悶的,像要下雨,我琢磨要不要回家帶件雨衣,但擔心回去后不好找借口出門,干脆在外面晃蕩,等到夜深人靜,再去找她。


  老村醫回來后啥也沒問,伯母煮了苞谷,讓我捎兩個,我就扔到自行車籃子。


  天慢慢黑了,我像往常一樣,和老村醫夫婦告別,騎開單車就走了,但今天我的方向,是山腳下的清河。


  云壓得很低,蜻蜓在河岸飛轉,蚊子毫不客氣把我當成盤中餐,有一下沒一下的朝我腳上叮。


  我坐在岸邊平坦的石塊上,啃了倆苞谷,掬了幾捧河水,見四下沒人,就脫了衣物,撲河里游了會泳。


  清涼的水讓身體感覺沒那樣悶,但雙腿里那玩意兒,沒有衣服的束縛,探頭探腦,被河水一沖,樂顛顛地,石更得跟燈塔一樣粗壯。


  河水包圍著我,沖刷著它炙熱的高溫,它像患了急性流感,體溫直往上沖,沒個過程可褪不了燒。


  要不了多久,所有的村都該睡了,村里的夜晚,靜得聽不到一聲狗叫。


  我接下來要干的事兒,是對,還是錯?我心里沒底,只是覺得不能讓姑娘那樣下去,時間久了,情況不改善的話,她遲早會瘋。


  我在河水里泡得全身發涼,將那股急燒簡單理了下去,就推著單車慢慢朝姑娘家走。


  天地一片灰暗,我好不容易摸到姑娘門口,借著幽暗夜色閃入姑娘臥室。


  “我來了。


  ”他媽的,我忽然心虛得像個入室偷香的小賊。


  “柜子那有個手電筒,打開吧。


  ”姑娘聲音在黑夜里更好聽了。


  我抓起手電筒,讓燈光照到鏈孔上,很快打開了她的束縛。


  她一下子軟倒在我懷里,我沒多話,揣起那串鏈子,帶她坐上車后座,慢慢離開這安靜的村莊,直到上了大路,才敢使勁踩。


  “你怕么?”我迎著沉悶的風騎往縣城,她手拉著我衣服,臉貼在我背上,像睡著了一樣。


  “我有什么好怕的呢?”她自嘲地笑了,“我無所謂了,他要我死,就死,你要我活,就活。


  ”“別這樣,活下去,總會有美好的事情發生。


  ”騎單車,最快也得一小時才能到縣城,我單手拍拍她頭,說,“你先睡會,到了我叫你。


  ”她順從地點點頭,沒有說謝謝,卻環住了我的腰。


  我心里暗樂,單車就有這種好處,方便被姑娘摟。


  那會摩托車還沒普遍,想要買輛,得搭幾小時車到鄰縣,以前我沒什么渴望,但現在,我特別想要輛摩托車,呼啦一下到了縣城,爽。


  “你想要我,對嗎?”我正踩得呼呼喘氣,她突然又問了我一句。


  姑娘,你這讓我怎么回答?你是要我做真小人呢,還是偽君子?“我無所謂的,我的人生,已經糟糕到不行了。


  ”她有些哽咽,被困久了,許是失去了生活的勇氣吧。


  “沒你想象的那么糟,別瞎想了。


  ”我全靠她那手電筒照明,快累趴了都。


  她感覺到我喘得不行,故意捏捏我的腹肌,調動我生命的激情,“你真是個爛好人。


  ”好人標簽對我沒吸引力,我還是埋頭猛騎車,當汗水濕透衣衫時,我們到了縣城。


  縣城也沒什么燈火,我找了間旅館,準備開兩間房的時候,她卻扯了扯我衣袖,踮腳附到我耳邊,“我不想一個人。


  ”我有點小興奮,什么節奏?英雄救美,她要以身報答?我大手一揮,讓柜臺小姐安排一間雙人房。


  她扯著我袖子,慢吞吞地上樓梯,小縣城可沒什么電梯給人坐,我看她走得費力,忍不住就想幫她,“腳痛嗎?”“你抱我?”她比我直接多了,彎都不帶拐。


  姑娘都開口了,我哪能拒絕,馬上一個打橫,直接把她抱上大床。


  “兩張床,你隨便挑。


  ”我坐在另一張床上喘息,久沒運動,一動就全身酸痛。


  “我先去洗個澡。


  ”她垂下頭,聲音飄忽著,人也像飄一樣進了浴室。


  我實在克制不住困倦,她還沒洗出來,我就睡著了,后來她跟我說,那天我下面挺得,讓她一晚上沒睡好。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6414981.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2818710.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2248774.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2060900.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509738.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8232708.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3091577.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4360293.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215757.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3502511.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企劃 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