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old goes young two old men talk babe

old goes young two old men talk babe


整個身子弓了起來,一陣電流感蔓延全省。


  “嗯……”就在他快要承受不住時,秀眉一松,癱坐在地。


  “ 慧心師妹,你在干嘛呢?”不知何時, 慧云 師姐站在身后,目光驚愕。


  慧心一時語塞, 畫冊掉落在地。


  慧云輕步而去,撿起畫冊,打開一看,俏臉通紅,心跳亂竄。


  她比慧心年長幾歲,十四歲被父母拋棄,辛虧被 庵主收留,出家為尼,對塵世情愛頗有了解。


  不過這么多年,在庵內潛心修行,無心戀世。


  可剛才看見畫中一幕,竟泛起絲絲波瀾。


  她快速的將書籍放回原位。


  “師妹,被 師傅看見,會嚴懲,以后不要接觸這些,聽到沒?”慧云嚴厲苛責。


  “知道了,師姐。


  ”慧心微微點頭,咬著貝齒。


  深夜。


  慧心轉側難眠。


  一想起畫中場景,暖流橫肆。


  “師姐,睡了嗎?”慧心戳了戳同床共枕的慧云師姐。


  “怎么了?”“你說 男人會是什么樣呢?真的有那么恐怖嗎?”“師傅都說了,男人都是大老虎,會吃人,你看見要離遠一點,知道嗎?你以后少在庵內提男人,師傅會生氣的”慧云勸慰。


  “噢……”“慧心師妹,早點睡覺噢,不要瞎想,明早還要起早跟師傅念經呢。


  ”慧云說完蓋上被單,扭頭睡去。


  可慧心卻怎么也睡不著,只要想起那本畫冊里的內容,她就臉紅不已,體內一股股暖流,竄涌而出。


  “好難受……”她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探了進去。


  “嗯……”皺眉低鳴。


  慧心感覺手黏糊糊的,不知為何感覺身體似乎少了什么一樣,特期待有什么能填滿自己。


  于是手的幅度越來越快,與此同時,男人的那里乍現在腦海。


  小尼姑整個人都酥軟了……接連數日,慧心雖然嘴上不說,但內心深處,對男人的那種好奇與期待愈加強烈。


  直到一個月后, 下山采藥。


  本來采藥任務是交給慧云師姐,但那幾日,她身有不適,其他幾個師姐又有任務在身,庵主便將任務交給了年紀最小的慧心。


  臨走前,庵主特意交代:“慧心,這是你第一次下山,下山后采完藥就回來,切勿久留!”慧心點頭,知道師傅言外之意。


  平日師傅特忌諱男人,從小耳濡目染。


  以前在慧心心底,男人真的如同師傅所說,是大老虎會吃人,但自從看了那本畫冊,慧心開始懷疑了。


  男人,真的是老虎嗎?慧心離開尼姑庵,背著竹籃藥框,快到山腰時,突然下起瓢潑大雨。


  情急之下,慧心一路小跑,尋避雨之所,跑了一陣,發現一棟磚房。


  跑到屋檐,敲響了木門。


  不一會兒,門打開, 老馬身穿寬松褲衩,看著門外站著一個小尼姑, 僧服被雨水打濕,胸口深深的V形,輪廓清晰可見。


  雪白的脖頸,頭上還戴著尼姑帽,彎彎的柳葉眉,櫻桃小嘴巴。


  第一眼,老馬就看呆了。


  慧心第一眼看見是個男人,她眼神猛然放光,本能的瞥了一眼他的褲衩,情不自禁的摩擦著雙腿。


  一股熱潮迎面而來,老馬孔武有力的肌肉,結實有力,心底既激動又后怕。


  可外面傾盆大雨,大山深處唯獨這一處避雨所。


  她糾結片刻。


  “施主,可否容貧尼避雨一陣。


  ”老馬一聽,才回神,趕緊招呼迎小尼姑進門,余光一直勾著她傲人的上圍。


  老馬在這深山之中,已許久沒見過如此尤物。


  老馬已五十出頭,但精力極為充沛,以前他曾是華云寺里的和尚,身懷絕技,但十幾年前下山化齋,犯了色戒,逛窯子被警察抓到,拘留數日后,回到寺廟,被方丈嚴懲!關了禁閉整(啊啊啊好棒)整十年!十年期滿,老馬依舊忘不了人間煙火,便還了俗。


  本想找個女人度過余生,跑到縣城,可年歲已高,又沒賺錢的本事。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寡婦,但哪知道沒幾日,便跑了,原因老馬實在是太強了,她根本受不住老馬的折騰。


  這么長時間,老馬可壓抑死了。


  突然間,來了一個女人,還是個極品尼姑!老馬眼珠子放了金光!!!慧心 進了門,滿臉緋紅,眼看自己因為雨水,關鍵的部位,呈現出來,而這個男人,色瞇瞇的眼神一直勾著自己。


  不禁羞躁不已,找了個凳子坐下。


  “敢問小尼如何稱呼?”“貧尼法號慧心,施主,您呢?”“我叫馬向前,你喊我老馬就行,要是親一點的話,就叫我馬叔!”老馬心底早就邪火難耐!故意拉近距離,套著熱乎。


  慧心俏臉更紅了。


  隨后老馬倒了一杯熱水送上,一陣噓寒問暖。


  慧心懵懂無知,突然覺得師傅原來都是騙自己,男人哪有那么壞,跟老虎一樣,這不很溫和細心嗎?聊了一陣,慧心對老馬也放松了警惕。


  老馬見時機成熟,“慧心妹子,要不你先去里面洗個澡吧,我剛燒了一鍋熱水,你看你身上都是水,很然容易感冒。


  ”她穿的僧服比較單薄,加上被雨水浸透,纖薄的衣服貼著肌膚,完美的形狀凸顯出來。


  那小美臀,一晃一顫的跳動,一雙修長筆直的大美腿,即便有僧服遮掩,但依舊美艷動人。


  從背后,老馬早已邪念重生,反應十分劇烈。


  他的目光色瞇瞇的盯著,一股強烈感覺涌上心頭。


  “謝謝施主!”慧心有些拘謹,還不好意思改口喊馬叔。


  隨后,她進了洗澡地方,是磚房的側房,環境很簡陋,擺放著一個大木盆。


  老馬熱心的幫她倒了一盆熱水,弄好后就從側房離開。


  慧心悄悄關上門,俏臉一陣紅潤,心跳加速的特別厲害,脫衣服的時候,腦子開始胡思亂想起來,只要想到老馬的褲衩,聯想起畫冊里的圖,她就開始有點難受   閱讀提示: 公公帶著一個比我年齡大不了太多的 女子來我家,說是 有些事要談,明知他們就是偷情,我也不能揭穿,所以就把他們讓進了書房,我則在客廳看電視,半小時后,公公帶那女離開了。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博友留言:  木子李:  雖然我和 丈夫有自己的房子,但結婚前幾年,我們還是愿意在 公婆家蹭吃蹭住,甚至生孩子也在公婆家,因為我覺得和公婆在一起住好處多,一、下班回到家就有熱騰騰的飯菜;二、公婆可以幫我們看孩子;三、減少家庭開支。


    公婆還真是不錯的老人,對我就像親生閨女一樣,所以這些年我和公婆的關系一直都很好,丈夫也時不時夸贊我是個聰慧的女人。


    去年,孩子上一年級了,因為孩子太鬧騰,我也想讓公婆過幾天輕松日子,經過全家人商議,我和丈夫及孩子搬回了我們的小家。


    前段時間,公公帶著一個比我年齡大不了太多的女子來我家,說是有些事要談,明知他們就是偷情,我也不能揭穿,所以就把他們讓進了書房,我則在客廳看電視,半小時后,公公帶那女離開了。


  口述:公公躲我家 偷歡 婆婆罵我賤婆婆公公偷歡  當時我的腦子很亂,等丈夫下班回家后,把我的懷疑告知了丈夫,丈夫一氣之下,又向婆婆告密了。


    婆婆隔天來到我家,說我是助紂為虐,還說這些年白對我好了,還罵我和公公一樣賤。


  當時,委屈的淚水奪眶而出,婆婆見我哭了,停止了對我的謾罵,摔門而去。


    丈夫則上前安慰我,但我明顯感覺到我就是躺著中槍。


    這幾天我心里堵得慌,婆媳關系也降至冰點。


    我知道婆婆平日里對我很好,我也不想從此以后就如此的婆媳關系,但我該如何化解婆婆對我的誤會?  回復博友:  一、孝敬和愚孝是兩個概念,包容和縱容也是兩個概念。


  當初你公公帶那女來你家,那叫借地偷歡,其實你心知肚明,但為什(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么還要將他們讓進書房?如果你能夠讓他們就在客廳談事,或許他們就知難而退了。


    二、從某種程度上說,是你的愚孝和縱容成全了你公公帶情人在你家偷歡的事實。


    三、你婆婆對你的奚落一方面源于你無形之中成全了公公偷歡的事實,更多因素是你公公偷歡的行為讓你婆婆尊嚴全無,對你的謾罵,指桑罵槐以及重拾面子占主要因素。


  口述:公公躲我家偷歡婆婆罵我賤婆婆公公偷歡  四、現在你婆婆和公公正在家生氣呢,因為每個女人都不愿看著自己的丈夫出軌,更何況是在兒媳婦的眼皮底下出軌。


    五、婆婆給你的委屈,你就先受著,過一段時間,讓你丈夫先到公婆家試探軍情,等到婆婆氣消之后,你再登門負荊請罪,相信你婆婆會很容易就原諒你的,因為她心里其實也明白你在這件事上也很作難。


    六、不要為這件事記恨婆婆,而是對婆婆多一些同情。


    七、很多人覺得人老了,應該給他們一份清凈的 生活,其實不然,他們忙碌了一輩子,慣性使然,立馬清閑下來會讓他們對生活有太多不適,為此,等矛盾化解之后,你還是要和丈夫及孩子時常到公婆家蹭飯和蹭住,看到你們,公婆那才叫真開心,而且每天為你們服務,也可以讓你公公少一些花花腸子。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木子李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葉 滄海一抬手,打斷了這幫人的喋喋不休,眼底卻已是一片冰冷:三年。


  只因為擔心我搶了大哥的繼承人資格,我被他們流放了整整三年。


  當初讓我滾的是他們,現在他們讓我回去? 從小到大,大哥永遠是對的,任他囂張跋扈,橫行霸道,只因為他是葉家的長孫。


  我這三年里在 沈家忍辱負重,怎么早不見葉家說半個字? 你們回去,告訴葉家人,既然當初做出了選擇,便不必再找我。


  我葉滄海是個 廢物,他們的事,我管不了,也懶得管。


   說完,葉滄海拎著包好的糕點,頭也不回便消失在了街角。


   三年前,在沈家老爺子的主持下,一場婚禮轟動了整個 江城,甚至直到今天,也依舊是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不為別的,只因為婚禮的主角,一個是沈家的小姐 沈含雪,另一個,卻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倒插門廢婿! 那讓沈家淪為笑柄的廢物,就是葉滄海。


   雖說以沈家的實力,并不能躋身一流世家,但好歹也算個有家底的望族。


  婚禮后不久,唯一知曉葉滄海真實身份的沈老爺子因病猝然離世,從此,他便在沈家受盡了嘲諷和冷眼,地位愈發卑微。


   只是,葉滄海并不在意這些。


   脊梁不彎,風骨不折,就夠了。


   看了眼時間,他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今天是沈家一年一度的家宴聚會,葉滄海一大早就出了門,只為排隊買上江城最知名的糕點。


  可惜,就算他精心準備,這些有心意沒價值的禮物,也注定入不了那些大人物的眼。


   沈家別墅。


   含雪! 遠遠看到佇立在大門邊的倩影,葉滄海走上前去。


   沈含雪,曾經江城上流圈子里聲名遠揚的美人,沈老爺子最疼愛的孫女,追求者能從城東排到城西。


  誰知到頭來招了個一文不名的贅婿,讓人大跌眼鏡。


   這些年沈含雪一直想不明白,葉滄海到底給爺爺灌了什么迷魂湯,才讓老爺子力排眾議,上趕著招他當上門女婿,甚至在病重時,還不忘拉著她的手,叮囑她別看不起葉滄海。


   沈家家風嚴格,要不是在意沈家名聲,沈含雪又怎么會跟葉滄海過到今天? 禮物買好了嗎? 瞥了眼葉滄海手上拎著的盒子,沈含雪冷冰冰道。


   放心,都在這兒了。


   葉滄海勾了勾嘴角:花了我不少時間呢。


   打量著包在普通塑料袋里的禮盒,沈含雪皺了皺眉頭,繼續道:一會兒進去,你只管吃飯就好,別多說沒用的話,明白嗎? 好。


   其實不用沈含雪開口,葉滄海也知道,今天這場合,沈家所有 親戚都在,自己免不了又要受一通奚落,沈含雪不想因為他丟臉。


   但葉滄海并不會因此責怪沈含雪。


  他能理解女人的心情,畢竟任誰莫名其妙嫁給個沒本事沒背景的廢物,心里都會不好過吧? 當然,葉滄海不動聲色的樣子,在沈含雪看來,就是沒當回事。


  想想這三年來,他在家里整天洗衣做飯,活脫脫一家庭煮夫,歲月靜好與世無爭,沈含雪就覺得窩火。


  俗話說不蒸饅頭還爭口氣呢,他葉滄海怎么就這么不上進? 冷哼了一聲,沈含雪不多說什么,轉身就朝別墅里走去。


   葉滄海跟著她進了客廳,放眼看去,沈家的親戚似乎已經全部到場了,正三五一群湊在一起聊天 喝茶,很是熱鬧。


   喲,這不是含雪嘛,許久不見,氣色還是那么好呢~ 哎呀,含雪這么晚才來,為準備禮物費了不少心思吧? 就是,不知含雪帶了什么過來啊? 見沈含雪到場,不少親戚熱絡地圍上來,跟她同輩的小姐妹們更是各個珠光寶氣,嬉笑著招搖不已。


   至于沈含雪身后的葉滄海,自然而然被眾人直接當成了空氣。


   葉滄海聳聳肩,這樣的局面反倒合了他心意,正想找個角落坐著不引人注意,卻不曾想剛一回身,手里拎著裝點心的袋子就砰地一聲被人撞上,要不是他眼疾手快,恐怕免不了散落一地的下場! 呵呵,這兒還有個人啊—— 事實往往如此,就算你不找麻煩,麻煩也會找上你。


  葉滄海整理著手上的盒子,就聽見不懷好意的聲音響在耳邊:我說葉滄海,這些廉價的垃圾,該不會就是你帶來的禮物吧? 挑釁的人是沈含雪的堂哥沈 東林,每回見著葉滄海,他必然會上前刁難。


  甚至葉滄海在江城傳播甚廣的廢婿稱號,最早也是沈東林一口喊出來的。


   這不是垃圾,是梧桐街老字號的荷花酥。


   葉滄海不卑不亢,大大方方說道。


   噗嗤—— 聽到這話,周圍看戲的親戚們紛紛大笑起來。


  沈含雪聽到這邊的動靜,臉上的表情僵了僵,忍著氣背過身去。


   都說要葉滄海別惹事,怎么一進門就要讓她丟人? 遇上這種情況,沈含雪向來不會插手去管,葉滄海在她潛意識中一直是外人,她不想跟對方一起丟臉! 你還真是‘大手筆&quo;啊,給 老夫人帶這樣的禮物,也好意思拿出來? 沈東林止住笑意,傲慢地朝下人一揚手:去,把本少爺的大禮呈上來,讓這土包子好好開開眼! 下人應聲而去,走到茶幾旁邊,那上面擺滿了琳瑯滿目的高級禮品,每一個看起來都價值不菲,其中最扎眼的,便是沈東林送來的錦盒,足有接近半人高。


   打開! 眼看著親戚們都圍過來看廢物出糗,沈東林臉上得意的(性插故事)神色更濃,張口命令道。


   隨著錦盒里的東西呈現出來,在場的人瞪大了雙眼! 看著沒?正兒八經的明代官窯茶具,宮里用過的,一整套花了我足足五百萬,好不容易才托朋友收來的呢! 輕蔑地看著葉滄海,沈東林開口:怎么,看傻眼了?一輩子沒見過這么貴重的古董吧? 嗯,的確是好東西。


   葉滄海淡淡道。


   沈含雪讓他別多話,他自不會多說。


   眾人哄堂大笑,沈東林見葉滄海這么窩囊,繼續秀著優越奚落他:看看這茶具,知道什么是差距了嗎?這就是人跟狗的區別!還送禮,我看你臉皮真是厚…… 夠了。


   話未說完,突然一個聲音打斷了沈東林。


  只見沈含雪面露不悅,上前一步說道:沈東林,有必要搞得這么難看嗎?你有錢送什么是你的自由,跟我們半點關系都沒有。


  葉滄海送的就不是禮物了?非得分個高低貴賤出來? 就算自己三年里連手指頭都沒給對方碰過,但葉滄海總歸是沈含雪名義上的丈夫。


  現在沈東林這樣當眾羞辱葉滄海,也是在明擺著打她的臉。


   似乎沒想到沈含雪會站出來替他說話,葉滄海一直毫無表情的臉上,終于有了波動。


   畢竟,這可是婚禮后頭一次。


   我搞得難看?沈含雪,你知不知道這次家宴有多重要?這可是給奶奶的禮物,哪家不是精挑細選? 沈東林被駁了面子,冷笑起來:我好心教育,反倒成惡人了?葉滄海,你自己說你這事辦的地不地道?還有沈含雪,他廢物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這…… 沈含雪被逼問得啞口無言,臉頰慢慢漲紅了,一股無力感涌上心頭。


   不是沈含雪不重視這次聚會,而是以她的能力,像其他人那樣隨便拿出上萬塊買禮物,的確做不到。


  雖然頂著沈家小姐的名號,可沈含雪家也不過是工薪階層罷了,更何況還養這葉滄海這么個從婚后一天班都沒上過的贅婿。


   越想越窩火,看著身旁神色淡然的葉滄海,沈含雪更是憋屈。


   她真想離婚! 是啊,這些點心值不了多少錢,但至少吃下去沒事。


   葉滄海緩步走到沈東林面前,突然伸手從錦盒里拿起一個茶壺,瞇了瞇眼睛道:總好過用這些假古董喝茶,把人喝進醫院強。


   你他媽胡說八道什么?! 沈東林一愣,繼而怒不可遏:張口就斷真假,你配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貨色! 釉色粗浮,明朝的茶具,卻是清朝的器型,更可笑的是茶壺底下落款‘大明成化年制&quo;,你可知道那時候御器廠的貢品,都是要落款朝代干支產地窯號的? 樣樣對不上,說你外行都是客氣了,你知不知道這些現代高仿瓷器為了以假亂真,釉料里都添了什么?你讓老夫人拿這東西喝茶,是嫌她老人家身體太好嗎? 一連串的質問擲地有聲,葉滄海聲音不大,卻震得在場眾人鴉雀無聲。


   ……你,你少血口噴人! 沈東林嘴上硬氣,眼睛卻盯著地面瞟來瞟去:我是老夫人的親孫子,怎么會害她?她,她平常又不喝茶,這東西八成是要被收藏起來…… 所以說,你這是承認了么。


   葉滄海故作恍然,拍了拍手:也是,五百萬的‘古董&quo;,好好收藏起來,一年看不了兩三次,誰又知道真假呢? 可惡,這小子瞎管什么閑事!本以為天衣無縫的計劃,用贗品以次充好,面子里子都有了,不曾想被個廢物贅婿壞了事,當眾揭穿事實。


  早知會這樣,他沈東林就不那么顯擺了…… 呵,裝的到挺像啊,說來說去,搞得你很懂似的。


   穩了穩心神,沈東林故作鎮靜,嘲笑道:一個吃軟飯的廢物,古玩都沒見過幾個,真以為隨口編的故事,就能唬住人? 此話一出,剛才還滿臉狐疑竊竊私語的眾親戚,當即感覺自己被葉滄海忽悠了。


   我就說,他怎么可能識貨。


  想充大頭也得分分場合吧! 這么誹謗東林,真是太過分了。


   你這手,也就摸摸鍋碗瓢盆的命了。


  還妄想鑒別古董?真是笑死人! 譏諷聲此起彼伏,混雜著新一輪的嘲笑,將葉滄海淹沒其中。


   聳聳肩膀,葉滄海并不想多說什么。


   他不會跟那些人解釋,自己曾有個在古玩和茶道上造詣很高的朋友,耳濡目染下連帶著也有了不少研究,現在雖說沒有朋友專業,但跟在場的人相比,還是綽綽有余的。


   人們只愿相信他們樂意相信的東西,不是么? 大家在聊什么,真是熱鬧啊。


   突然,從樓梯口傳來一個滄桑而威嚴的聲音,一剎那便平息了大廳里的喧嘩。


  親戚們收起調笑的嘴臉,全部恭恭敬敬站了起來。


   沈家老夫人終于來了。


   自從三年前老爺子離世,沈家大權就全部落入沈 老太手中,全家上下小到內部矛盾,大到公司經營,一律經由老夫人裁決。


  她的存在有如慈禧皇太后,一手握著在場眾人的生死。


   那茶具是東林送的嗎?給我呈上來。


   掃視了一圈大廳,沈老太犀利的眼神停留在葉滄海臉上:你剛剛說,東西是贗品? 嗯。


   葉滄海點頭。


   此時沈東林的臉都白了。


  別的親戚能糊弄,老夫人什么世面沒見過?據說她娘家當年還是做古董生意的,這要是真給她看出來茶具是假貨,丟臉事小,老夫人動怒可就糟糕了! 媽的,到時候就一口咬定自己也是被騙的,先蒙混過關再說…… 好端端的真古董,你做什么污蔑我孫子? 了無生息的三秒之后,沈老夫人猛然抬頭,逼視著葉滄海,厲聲質問道。


   沈含雪不可置信地看向葉滄海,又看了看沈東林。


  盡管不明白為什么葉滄海會鑒別古玩,但她還是相信不久前葉滄海說的話的,畢竟沈東林慣于投機取巧,他的表情也出賣了真相。


   可眼前又是怎么回事?難道真是葉滄海污蔑了沈東林? 我沒有,奶奶你仔細看這落款…… 葉滄海也愣了下,話未說完就被沈老夫人不耐煩地揮手打斷:仔細看?你是在笑話我老眼昏花,真假不辨嗎?這就是明官窯的茶具,我說是就是! 行了葉滄海,你長本事了啊,連老夫人都敢質疑頂撞? 還不給東林道歉! 奶奶,您消消氣,別跟個廢物一般見識。


   拳頭攥起又放開,葉滄海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是啊,他有什么好爭的?沈老太哪里不辨真假,比起真相,她寧愿選擇袒護沈東林而已。


   比起親孫子的臉面,自己這個廢婿的尊嚴又算得了什么呢? 啪—— 鬧哄哄的大廳里,忽然響起一聲響亮的耳光。


   葉滄海直挺挺站在原地,凝視著面前眼含淚光的沈含雪,左臉微微顯出幾道血痕。


   你故意的嗎?! 咬牙瞪著葉滄海,一滴淚從沈含雪眼角滑落:我為什么會相信你! 沈含雪一向很堅強,哪怕生活不如意,也鮮少在大庭廣眾下顯露脆弱。


   可是今天,徹底把她的尊嚴踩在了腳下。


   葉滄海深深嘆了口氣:我很抱歉。


   他不會責怪沈含雪的絕情,更不會生她的氣。


  想想過去三年,自己背負著的羞辱和嘲諷,沈含雪不也背了一份嗎?人們對他葉滄海的惡意展現在明面,扎向沈含雪的刀子卻藏在暗處,并且每一把都淬了毒。


   而一切的原因,只是因為沈含雪被迫嫁給了自己。


   別跟我說抱歉,這話該給沈東林說。


   咬著嘴唇低下頭,沈含雪羞憤難當,恨不得立刻消失。


   如果不是葉滄海非要逞強,事情怎么會發展到這般田地?本來親戚們就等著看她和葉滄海的笑話,這不是上趕著自尋難堪嗎? 聽了沈含雪的話,葉滄海點點頭,來到沈東林面前低聲說:抱歉。


   現在知道錯了? 笑嘻嘻湊到葉滄海耳邊,沈東林道:好心給你提個醒,以后強出頭之前,記得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就算你說的是實話又怎樣?老夫人哪怕看出來,也只會選擇幫我,懂嗎? 他的話刺痛了葉滄海的耳膜,可現實就是如此無奈。


   這場真假風波并沒有持續多久,很快,人們便又三三兩兩扎堆在一起,談論其他的話題去了,沒有誰再多看葉滄海一眼。


   廢物一個,永遠掙扎在最底層,沒威脅沒尊嚴,看他有什么意思? 當然,除了沈含雪。


   此刻的她漸漸冷靜下來,終于意識到自己先前似乎判斷出現了失誤。


  葉滄海的人品她很清楚,雖然窩囊,可從來不會說謊。


  剛才的局面,沈老太護犢子的態度多么明顯,只是她當時情緒激動,忽略了這一點。


   想起沈東林事后得意洋洋的嘴臉,沈含雪厭惡地皺了皺眉頭。


   難道說,自己真的錯怪葉滄海了? 我不該打你。


   思考再三,沈含雪悄然走到葉滄海身旁:是我沖動了,你想要什么補償,回頭隨時告訴我。


   不至于。


   葉滄海摸了摸臉頰,細小的傷痕已經結痂。


   怎么不至于?我不想欠你什么,是我的過失,我就會承擔。


  你好好想想吧,省得將來離婚時,不清不楚算賬。


   沈含雪目光堅決,說完就轉身要走。


   互不相欠……葉滄海的跟上前一步,突然問道:你想不想,看看改變后的葉滄海? 沈含雪沒有回頭,精致的臉蛋笑得凄涼:別說些沒用的話了。


  你在沈家一天,總會被打壓一天,如果你真有實力,又怎么會白白被笑話三年呢? …… 眼看到了午餐時間,人們剛在餐桌旁落座沒一會兒,一個下人忽然急匆匆跑進大廳,附在沈老太耳畔嘀咕了幾句。


   葉滄海埋頭吃菜,絲毫不關心主桌上發生的事。


  他的位置被排在角落里,跟一幫傭人擠在一處,離沈老太那桌遠得很,卻還是清楚聽到了老夫人詫異的聲音:你說什么?有人送禮上門了? 今天是沈家的家宴,按理說并沒有外人會到場,再說以沈家在世家里的排行,也不至于有誰刻意專程來示好。


   沈老太想不明白:來人有自報家門嗎? 有,那人自稱是葉家來的。


   下人一臉茫然:咱們江城世家好像也沒有葉家啊…… 非要說關聯,大廳里也就葉滄海一個姓葉的了。


  只是根本沒有誰會把這件事跟他想到一起,甚至連看都沒人往這邊看。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1086199.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5259263.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6416355.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2245088.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420886.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7423968.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2290111.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417526.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6515619.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1227228.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old goes young two old men talk ba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