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爱之谷官方商城

日本av巨乳

日本 av 巨乳


一只脚刚踏上二楼的地板,赵三斤的耳根子微微一动,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来的突然,赵三斤被吓的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停下脚步,并且往下缩了缩脖子。


  站在楼梯口竖起耳朵仔细听了片刻,赵三斤的嘴巴咧开,又笑了。


  那是流水的声音,而且还夹带着 女人的哼叫声。


  “原来是 青青浴室里面洗澡啊。


  ” 林青青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赵三斤对她的声音实在太熟悉了,一听就知道是她。


  林青青的心情似乎不错,洗着澡,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全然不知道赵三斤已经来到她家,并且就站在距离浴室不到五米远的楼梯口。


  浴室所在的位置和林青青的闺房只隔着一个房间,赵三斤刚才满脑子浮现出来的,全都是林青青躺在被窝儿里朝他招手的画面,哪里想到林青青会呆在浴室里?林青青家里的浴室装 的是个玻璃门,只不过,那是一层厚厚的 雪花玻璃,遮掩效果非常好,即使里面亮着灯,在灯光的照射之下,站在外面也只能勉强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根本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要不要喊给青青,或者……进去和她一起洗?雪花玻璃门上的身影虽然非常模糊,但是看了几眼,赵三斤立刻就有些不淡定了,那可是他朝思暮想的林青青啊,说不激动,纯粹是虾扯蛋。


  而突然闯进去的话,又似乎不太合适。


  这里毕竟是农村,农村和城市里面不一样,在那些灯红酒绿的大城市,情侣之间别说在一起洗个澡,即使婚前同居,甚至未婚先孕,也都是家常便饭,见的多了,早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赵三斤在部队这几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林青青不一样,生活在农村的老百姓思想纯朴,而纯朴的同时又有些封建守旧,像林青青这样一个还没出嫁的黄花大闺女,如果和赵三斤在一起洗澡,且不说林青青愿不愿意,一旦走漏风声,传到外人的耳朵里,恐怕会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


  想到这些,赵三斤暗叹一声,强忍着冲进去和林青青一起洗的冲动,屈膝在楼梯口蹲了下来,目不斜视的盯着雪花玻璃门上那个模糊的身影,小声嘀咕道:“反正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到嘴的肥肉早晚都能吃,来都来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其实在门口看着也挺爽。


  ”赵三斤这样安慰自己。


  过了大概有五六分钟,林青青的哼叫声突然停止,水流声也越来越小,映射在雪花玻璃门上的那个身影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又变小,看样子,林青青好像是洗完了。


  “终于轮到哥登场了!”见状,赵三斤腾的站起身,伸手拍了拍屁股上面的灰尘,抬脚就走向浴室……走到浴室门前,赵三斤停下脚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迷彩服,就像是在部队的时候第一次向领导做报告似的,别提有多紧张了。


  咚!咚咚!赵三斤深吸口气,敲响了浴室的门,下一刻,浴室里便传出林青青惊讶中带着一丝警惕的声音:“谁?谁呀?”“妈,是你吗?”不等赵三斤吱声,林青青紧接着又问道。


  赵三斤咳嗽一声,笑道:“青青,是我。


  ”“ 三哥?”林青青明显愣了一下,片刻后才问道:“三哥你咋……你咋这个时候过来了?”“来找你呗。


  ”赵三斤应道:“下午不是你说的,林叔和苗婶晚上全都不在家,让我来找你拿东西么?”“拿……拿 啥东西?俺咋不记得……”林青青装傻。


  听到这话,赵三斤顿时一阵恶汗, 还能拿啥东西?当然是拿你身上最宝贵的东西!青青该不会是想赖账吧?煮熟的鸭子可不能让她飞了,赵三斤笑道:“具体是啥东西,我进去再告诉你……”说着,赵三斤就要推开浴室的门。


  “不, 不行!”林青青被吓了一跳,急道:“三哥你现在不能进来,俺……俺还没穿衣服呢!”“啊?”赵三斤的手已经摁在门鼻子上了,一听这话,他的动作一滞,没敢往里面硬闯,但是心里却暗暗想道:“没穿衣服?那不是正好吗?现在一件一件穿上,等会儿还要再一件一件脱掉,那多麻烦。


  ”想归想,作为一个正人君子,这种混账的话赵三斤可不好意思说出口。


  哗啦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浴室里突然传出一阵水声,比刚才林青青洗澡的时候还要响,听起来像是林青青从 浴缸里站起身发出的动静。


  “感情青青洗完以后,又跳进浴缸里泡了一会儿啊。


  ”赵三斤恍然大悟,脑子不听使唤,立刻就在脑海里恶补了一些神奇的画面。


  但是让赵三斤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水声刚落,紧接着又是啪嗒一声脆响。


  这次,声音不是从浴室里传出来的,而是从赵三斤身后,确切说,是从大门方向传过来的。


  赵三斤毕竟当过兵,警惕性很高,做事也很谨慎,所以他刚才进门的时候,专门把大门上的门环挂在了门鼻子上,这样的话,一旦有人突然闯进来,肯定会发出声音,他就能在第一时间逃跑,或者找个地方藏起来。


  “难道是林德才和 苗香竹回来了?”赵三斤心底咯噔一响,脸色刷的一下就黑了。


  黑紫黑紫的……乖乖,不会他娘的这么凑巧吧?在门口等了半天,眼瞅着就能和林青青双宿双飞了,半路还杀出个程咬金?赵三斤哪里知道,苗香竹就是冲着他才急匆匆赶回来的!“青青,青青你出来,妈有话跟你说……”苗香竹人还在院子里,声音已经传进了客厅。


  一听是苗香竹,而且声音越来越近,赵三斤顿时就懵逼了,小心脏噗嗵噗嗵狂跳,提到了嗓子眼儿,胸口处好像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


  真的是她!老天爷,你他妈不带这么玩我的吧?情况紧急,赵三斤惊讶恼怒之余,根本来不及细想,几乎是下意识的,他转过身,一把就推开浴室的门躲了进去。


  “啊呀!”赵三斤前脚刚进去,紧接着浴室里就传出林青青刺耳的尖叫声。


  赵三斤进去以后抬眼一瞧,眼睛顿时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瞠目结舌……正如刚才赵三斤猜测的那样,林青青洗完澡以后,确实又跳进浴缸里泡了泡,而赵三斤惊慌之下突然破门而入的时候,林青青刚从浴缸里面站起身,手里拿着一件粉红色、绣着卡通图案的睡衣,还没有来得及穿。


  画面实在太美,瞬间就闪瞎了(我的尤物女友们)赵三斤那双24K钛合金狗眼。


  “三哥,你,你你你……”林青青也傻眼了,愣了五六秒才回过神,然后用睡衣挡住自己如同玉石一般光滑白净的身体,屈膝往下一蹲,伴随着哗的一声水响,又重新坐进了浴缸里。


  幸福来的太快,走的也快。


  “青青,你咋的了?”林青青的尖叫声惊动了楼下的苗香竹,苗香竹喊了一声,随即加快脚步,朝二楼的浴室跑了过来。


  这下完蛋了!赵三斤满脑子都是刚才看到的美丽画面,意犹未尽的咽了口唾沫,还没来得及好好回味,就被苗香竹的喊声和她急促的脚步声拉回现实,低头看着蹲坐在浴缸里惊慌失措的林青青,尴尬道:“青青,我不是故意要进来的,苗婶她……”“别说了。


  ”林青青的俏脸绯红,急道:“俺娘上来了,万一让她看见咱们……咋办?现在咋办?三哥你快点想个办法呀!”浴室里面除了浴缸以外,只放着一个简易的衣架,根本没有赵三斤的藏身之处……苗香竹回到家的时候,刚把从村委会拿出来的那个鸡腿啃完,沾了满嘴的油腥,她本来想先去厨房洗洗手,洗洗脸,然后再去堂屋,可是突然听到楼上传出林青青的尖叫声,她愣了一下,哪里还有那个闲功夫?大喊一声,风风火火的便冲上楼。


  “难不成赵三斤那个小兔崽子真的偷偷溜进来想败坏俺家青青?”苗香竹就是冲着赵三斤才提前回来的,刚进门就碰到这种情况,她自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赵三斤。


  由于家境比较优越,苗香竹的胃口又好,她平时吃的饭多,干的活儿少,所以体型比一般的中年妇女都要胖,一米六几的个头,估计得有一百五六十斤的体重,走起路来噔噔噔的,很有气势。


  反正是在自己家里,林青青又是自家的闺女,所以苗香竹没有任何顾忌,来到浴室门口以后,她二话不说就推门而入,问道:“青青,咋回事?”说话的同时,苗香竹瞪大眼睛往浴室里扫视了一圈。


  让苗香竹有些意外的是,浴室里只有林青青一个人平躺在浴缸里,根本没有赵三斤的踪影。


  “娘,俺在这里泡澡呢,你跑进来干啥子?”林青青故意装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语带幽怨,有些嗔怪的看着苗香竹。


  不是赵三斤?苗香竹皱了皱眉,问道:“这屋里就你一个人?”“看你这话说的,不是俺一个人还能咋的?你跟俺爹都不在家,俺还能跑到大街上拉个人回来跟俺一起洗澡呀?”林青青气道。


  浴室里就这么大点儿地方,一眼就能看个遍,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苗香竹也不好说啥,没好气道:“那你刚才咋叫那么大声?娘还以为……”“以为啥?”“得了,你没事就成。


  ”苗香竹总不能说以为你在家里偷汉子吧?林青青伸手往旁边的地板上一指,趁机解释道:“俺叫那么大声,还不都是因为它!它刚才突然飞进来,差点儿把俺给吓死!”苗香竹低下头,顺着林青青手指的方向一瞧,只见距离浴缸不远处的地面上,躺着一具蟑螂的尸体。


  “你等着,我下去拿扫把。


  ”苗香竹是林青青的亲妈,林青青打小就害怕蟑螂、壁虎这样的小虫子,她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不疑有他,转身就下了楼。


  浴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刻,林青青深吸口气,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总算是松了口气。


  而一直躲在门后面的赵三斤更是如蒙大赦,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暗道好险。


  有句老话儿叫做灯下黑!苗香竹来的实在是太突然,浴室墙壁上的窗户又太小,赵三斤钻不出去,没办法,情急之下只能冒险躲在门后面,刚才苗香竹推门进来的时候,赵三斤屏着呼吸,连大气都没敢喘一下。


  说到底,还是他娘的做贼心虚呀。


  “三哥,俺娘刚才站在门口,有门挡着才没瞅见你,她等下肯定要进来,门后面是藏不住了,你得马上出去才行……”林青青担心道。


  赵三斤翻白眼道:“咋出去?”扫把就在一楼放着,如果赵三斤现在下去,必定会和苗香竹撞个正着,所以,想从正门走是不可能 的事


  林青青想了想,道:“要不……你先去俺的房间里躲躲,等俺穿好衣服,出去吸引俺娘的注意力,然后你找个机会悄悄溜出去?”“我看行。


  ”赵三斤二话不说就点头答应了。


  去林青青的房间里躲着,赵三斤当然愿意,就像林青青说的,她穿好衣服以后,可以制造机会放赵三斤离开。


  而赵三斤心里还有个小九九,如果找不到机会呢?或者就算有机会,他偏偏躲在林青青的房间里不走呢?这样一来,等苗香竹彻底打消了心头的疑虑,回去自己的房间睡觉,那么,赵三斤今天晚上岂不是就可以和林青青睡在一起?长夜漫漫啊……一想到这里,赵三斤禁不住咧开嘴,差点儿笑出声,他小心翼翼的把浴室的门拉开一条小缝,往楼下瞄了几眼,确认苗香竹不在视线范围之内,然后才把门缝拉的更大,略微一个侧身就溜出浴室,贴着墙根儿来到林青青的闺房门口,推门而入。


   “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 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墙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脚的小洞里看去,只见 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经一丝不苟了。


  那双玉手拿着肥皂,在她诱人的娇躯上不断地游走。


  红珠圆润的雪峰,高翘的丰臀,修长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无遮拦的出现在了李大牛的视线里。


  这一刻,李大牛终于明白弟弟李 小强为什么每次回来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儿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过孩子的话,根本就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如果换做是他,他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 大哥竟然会来偷看自己!他还是个瞎子!在李大牛十五岁时,出一场车祸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现在他还打着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复了,本想将喜讯告诉家里人。


  可当他看到弟妹柳媚媚,当着他面毫不避讳的解开衣服给孩子喂奶时(完美暗恋),李大牛就不想说了。


  弟妹的漂亮远超他的想象,有时弟弟小强还会当着他的面和弟妹亲热,露出一些诱人的美妙风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满脑子都是弟妹的模样,有时还会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样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虽然他不应该想自己弟弟的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几年根本没有碰过女人,现在有柳媚媚这样年轻漂亮的弟妹在身边整天露出那些诱人的地儿,他实在没有办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着肥皂,已经攀上了那两块高耸,在上面来回的擦拭,一波接着一波。


  李大牛看的实在心痒难耐,真想跑进去,狠狠的抓两把!柳媚媚用水冲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没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娇躯靠在墙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耸的柔软,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随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发出一声声撩人的轻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喷了出来,他都那么大的人了,哪里会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觉要爆炸了,根本无法满足在外面看着,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触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儿,他真想凑到眼前,好好看看喷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进来和你一起洗吗?你帮我擦下背!”不过就在这时,茅屋外忽然响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吓得心惊肉跳,这声音是李大牛他妈 张玉红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头就离开了,虽然他还想继续看,但他妈都进去洗澡了,哪里还能看啊!为了不让她们发现异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会儿才回到屋里。


  那时,柳媚媚和张玉红已经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饭,因为李小强和父亲都在外 打工很久才回来,所以家里就只有他们三个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发上给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着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时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场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样尝尝那个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婴儿床上,蹙着眉头问张玉红:“妈,我最近奶水越来越少了,还特别疼,这可咋办啊?”张玉红赶忙的来到柳媚媚身边,掀开柳媚媚高耸,当着李大牛的面按了两把之后,皱着眉头说:“怪不得不下奶,原来是有肿块呀!”“肿块,这咋办呀!”柳媚媚不太懂肿块的 事情,但却知道里面很痛!“这有点严重呀!”张玉红眉头皱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个办法,见柳媚媚挺难受的,她忽然灵机一动,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饭的李大牛说道:“要不,让你大哥给你按一按?他是专门按摩的,效果应该不错。


  ”“帮媚媚按…”李大牛刚才盯着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别提有多想自己也碰两下。


  这会儿听到自己老娘这话,他登时一个激灵。


  柳媚媚脸瞬间就红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赶忙摇头拒绝:“不行,不行,妈,你这想的啥办法啊!”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没办法接受!可张玉红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学习按摩,按过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儿媳妇现在那么痛,自家人给自家人解决下胀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着说:“媚媚,没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这一行的,他还啥都看不见,你担心什么?给你按按好歹也能缓解一下呀!”李大牛以为柳媚媚拒绝了,他妈就不会再强求,可没想到身为老妈的她,居然开始劝弟妹同意…他听着热血沸腾啊!这样虽然对不起他弟弟小强,但有机会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桥脸都红到了脖子, 婆婆张玉红说的没错,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师,在这一行没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挣钱,她却让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觉得实在对不起老公:“妈,这怎么好意思,还是算了吧,我自己想办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帮我的。


  ”张玉红望着自己媳妇,还不同意,就叹了口气说:“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总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肿块可不是闹着玩的。


  ”“妈,我回去再想办法吧,就不麻烦大哥了!”说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着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个急啊,心里特别痒痒,现在这么有机会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这么泡汤?搞得他特别不甘心。


  不过张玉红却坚持,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让媳妇少遭些罪,让孙女小茜能吃饱,孩子还小,如果柳媚媚没有奶水了,总不能给孩子顿顿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着劝说:“哎呀,媚媚没事的,就让你哥帮你按按吧,咱们都是女人,有肿块严重了可不得了。


  还有你现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饿了,吃啥?小强和他爹为了咱们这个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们连小茜都养不好,等他们回来,还怎么给他们交代啊!”听到婆婆的话,柳媚媚立马停住了,虽然她不太清楚肿块严重了到底会怎样,但真的非常难受!其实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说的一样,严重了不能下奶,女儿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张玉红说的对,她老公为了这个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连女儿都养不好,岂不是对不起他?转身犹豫的看着正在吃饭的大哥,一个念头忽然涌起,为了女儿和老公,要不让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见!想到这,柳媚媚脸色都红到脖子根了,其实就算不是为了老公和女儿,她都想让李大牛按了,那种涨得疼痛感,她真的太难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脸为难的对张玉红说:“妈,这件事被小强知道了多不好啊!”这时,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望着柳媚媚那高耸的柔软,他馋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过去,心想着被小强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给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肿块必须得治啊!你倒是快答应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张玉红附在柳媚媚耳边,小声道:“媚媚啊,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又不是专门占你便宜,是不是这个理儿?”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说的对,可这样事儿,大哥会同意吗?她犹豫之际,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娇羞的问:“大哥,你能帮帮我吗?”说完后,柳媚媚身子一软,感觉极度羞耻,就好像勾引男人似的,让她觉得自己好不要脸。


  那一句软软又娇羞的话,把李大牛的心都给化了,他内心充满荡漾!弟妹主动问他,他求之不得,哪有不帮的道理。


  但他不敢把真实想法透露出来,而是假装犹豫一会儿,脸色微红的说:“媚媚,这不太好吧?”柳媚媚一愣,羞得无地自容,张玉红立刻白了李大牛一眼说:“给那么多女人按摩,也没见你害臊,媚媚就例外了?赶紧和媚媚进屋,把问题解决了。


  ”李大牛心中早就激动得不行,但他还是假装为难说:“妈,不是我害臊,是我怕弟弟知道了多想啊!”“你弟能有啥多想的?这事就咱们三个人知道。


  再说你这是给你弟帮忙,就算他知道也会理解你们的,快,别墨迹了!”张玉红语气一凶,当妈的威严直接就拿出来了。


  李大牛心中差点没爽死,这回不仅能占弟妹便宜,还是他老娘安排的….不过他还是装得被胁迫一般,苦着脸:“那好吧,妈,我给媚媚按就是了,你可别生气。


  ”说着,李大牛站起身,不情愿的说:“媚媚,咱们进屋吧?”柳媚媚羞愧的“嗯”了一声,而李大牛走在前头,装作一副看不见,伸手摸索着向前走的样子,因为装瞎得到的好处越多,他就越害怕暴露,每一个细节都非常当心。


  柳媚媚耷拉着脑袋跟在他身后头,紧张得都不敢说话,心里想着李大牛给即将要碰到自己那里,她羞涩万分…更觉得对不起老公小强…可想着想着,她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荒唐的念想,这个地方,可是大半年没被男人碰过了啊,要是被大哥碰一下,是什么感觉?虽然她不应该有这种想法,但一看到李大牛的那双会按摩的大手,这种想法就怎么都停不了,甚至还想到了刚才在洗澡时那股内心深处的渴望。


  两人进了房间后,李大牛就让柳媚媚躺在床上,柳媚媚乖乖的躺下后,望着李大牛,身体顿时柔软紧绷了起来。


   “勇哥,你那个项目那么大,单个生产厂家恐怕供应不上来,你要不考虑分给几家一起做?” 徐勇目前对我还算客气:“有好几家竞标的公司,都有独自完成的能力,不过他们要价有点偏高,你说的方法,也能节约一笔成本。


  ”这两天经过 陈雅的干预,徐勇已经有些动摇了,我见此立马接话。


  “我觉得,那个 李远的公司就不错。


  ”徐勇皱着眉:“李远?他不光找了陈雅,还找了你?”毕竟之前去陈雅家撞见过,所以 我也不需要隐瞒:“对。


  ”“他的要价,的确很优惠……行吧,既然他都请动了你和陈雅,那我就派人去看看,要是质量什么的没问题的话,我给他一半。


  ”本来我的预期最多要三成,没想到徐勇这么大方。


  徐勇给的越多,李远欠我的人情就越不容易还,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一离开办公室,我就赶紧给李远打电话。


  李远在电话里一个劲的道谢,说等合同签完了,一定要请我吃饭。


  我也没拒绝,想到他和 肖静梅的事情,便叫他把肖静梅也带上。


  一提到肖静梅,李远的语气顿时阴沉了些,不过还是答应了下来。


   我又打电话,想把这消息告诉陈雅,但是陈雅居然没接。


  一直到下午,陈雅才回了我电话。


  “陈雅,你干嘛去了,不接电话。


  ”我迫不及待的问。


  陈雅的声音有些迟疑:“我去见 小倩了。


  ”我脑子里面顿时浮现出各种正宫撕小三的暴力场景,那个小倩喜欢健身,要是真的打起来,陈雅一定吃亏,我顿时担心:“你没受伤吧?”她的语气听起来很奇怪:“我没事……你有空的话,能不能去小倩那里一趟?”我顿时懵了:“为什么?”“徐勇没把结婚的事给小倩说,她也一直被蒙在鼓里,这会她心情有些激动,我怕她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我和小倩没见过几次面,算是认识,本来以为她就是个想借机上位的小三,所以也没兴趣深入了解,没想到还有这档子事。


  “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我开着车往小倩那边赶。


  小倩的住处是我找的,就在大学旁边,所以我直接去了她家。


  本来准备敲门,但是发现门没有关,推门进去,只见小倩坐在沙发上。


  她穿着一件 运动背心和短裤,看样子从健身房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服。


  大抵是喜欢健身的缘故,小倩的身材极好,身上的线条看着极为养眼,只是这会她眼眶通红,眼神一片灰暗。


  “你没事吧?”我询问着走过去,小倩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有所动作,依旧盯着空气。


  “徐勇已经结婚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和她一共也没见过几次,我哪儿知道徐勇骗着他。


  “我以为你知道。


  ”小倩微微抬头,眼里有了几分愤怒:“在你眼里,我就那么像小三吗?”这话让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有沉默。


  小倩见此冷笑一声,接着拿出电话:“我找徐勇问个明白。


  ”我狠狠的打了个颤,要是他去问徐勇,徐勇一定能通过陈雅查到我头上来。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她的手机抢了过来。


  小倩忽然像是受了刺激一样,直接站起来,对着我一阵拳打脚踢:“你干什么!你让我找他问清楚!”我抓住她的双手,把她按在沙发上:“然后呢?他一脚把你踹了,你什么都得不到,他又去找新的情人,这样你就快活了?”小倩还不停挣扎着,身上的运动背心很快被挣扎得脱落,露出里面的黑色内衣,而她现在显然顾及不到这些,放声大哭。


  “不然我还能怎么办?陈雅那么知书达理,明知道我是小三,还愿意来找我和平谈话,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可这都不是你的错,你现在和他摊牌,没有丝毫作用。


  ”小倩稍微平静了一些:“那你说,怎么办?”现在最重要的是要稳住小倩,不能暴露我和陈雅。


  至于徐勇,身为一个大老板,肯定有不少拜金女往他身上贴。


  若只是拜金女,大家你情我愿的倒是没什么,但是偏偏他骗了小倩,让小倩不知不觉的做了小三。


  “这事就这么算了,你能甘心吗?”我问到。


  小倩双手掩面:“不甘心又能如何,我又斗不过(三个洞都被塞满爽)他。


  ”我安慰着她:“所以现在你千万不能和他摊牌,你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找他报复回去,我可以帮你。


  ”小倩倔强的看着我:“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眼神不禁有些暗淡,又回忆起欣岚的事情,心里立马有了几分火气:“因为我和你一样,都恨着徐勇。


  ”我大致把事情给她讲了一下,还告诉她,如果想报仇,那就和我站到一边。


  我手里已经有了几个项目,还有李远那个,我也能得到相关资料,在单干之前,我能在徐勇这边获得的渠道资源当然是越多越好。


  至于小倩,现在陈雅失宠,欣岚还没到手,她无疑是吹枕边风的最佳人选,有她帮我,一定事半功倍。


  应该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小倩逐渐冷静下来,见她放弃挣扎,我也试着松开她。


  我这才注意到,她的运动背心都已经脱到了腰,只有黑色内衣托着她的小胸脯,虽然不大,但是却因为稍显青涩,带着一种别样的诱惑力。


  我移开目光,尴尬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开口:“你要不先把衣服穿好?”听得我提醒,小倩也发觉自己的不妥,赶紧把运动背心提了上来,脸颊变得绯红。


  事情都说清楚了,我也不用多待了。


  “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发生过,之后徐勇来找你,你以前怎么样,继续怎么样就是了。


  他老婆陈雅你也见了,陈雅丝毫没有怪你的意思,你不必有什么心理负担。


  ”小倩眉头皱起来,抽动了一下鼻子:“可是我现在觉得徐勇很恶心。


  ”“你要是想报仇,最好沉住气。


  ”话音说完,我再不逗留,直接离开了。


  之后过了几天,李远的合同顺利签下来了,他之前说好的,打电话来请我吃饭。


  我懒得再去外面折腾,上次尝了肖静梅的手艺也还不错,干脆就定在他家。


  开车过去,上楼敲门,这次来开门的是肖静梅。


  她今天穿了一件朴素的白短袖和牛仔裤,衣着很普通,但是她身上那股成熟的风韵总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或许是见到我,她就想起了上次的事情,脸色顿时红了,把头低了下去。


  “王总,快进来吧。


  ”我心情不错,对她笑笑:“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王皓吧,叫王总实在有些别扭。


  ”肖静梅乖巧的点了点头:“好,王皓,进来坐吧。


  ”我笑着走进去,一进门,李远就迎了上来,热情的握住我的手:“王皓兄弟,这次多亏了你,要是再接不到生意,我都没钱给工人发工资了。


  ”我同样握住他:“李老板第一件事是想着给工人发工资,这么有良心的老板,这年头可不多见了啊。


  ”李远似乎被我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然后招呼我入座。


  肖静梅也坐了过来,只是每次她看向李远,那笑容里面总是会多出几分强颜欢笑的味道。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爱之谷官方商城 » 日本av巨乳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