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fire emblem lucina hentai

fire emblem lucina hentai


芳菲繼續發泄道:“我就是不要 跟她 道歉,我憑什么跟她道歉?我是對不起她,誤會了她,可為什么 在我感受到你喜歡我的時候,你卻讓我去跟她道歉?為什么都要剛才那種時候了,你還要放棄我的身子去接她電話,為什么?!”“ 老張,我明白的告訴你,你要是真喜歡我,那就只準跟我一個人在一起。


  你要是喜歡劉 楚楚,那你就離我滾遠點,我再也不想見到我的男人去惦記著別的女人,尤其是劉楚楚,再也不想,你明白嗎!!!”聲嘶力竭的吼完,顧芳菲起身穿鞋,‘砰’的一下子摔門走人。


  走出房間后不多會兒,有個從屋里出來的男同事看到她,很詫異。


  “芳菲,你怎么出現在男宿舍區了,你……”“看你麻痹,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去摔地上踩個稀碎!”一通臭罵,顧芳菲揚長而去,火氣沖天,徒留那男同事被罵了個滿頭霧水。


  待顧芳菲走遠后,他這才回過神來,扭頭看向周圍,只有老張屋子里開著門。


  他走到老張屋子里,問:“老張,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顧大乘務長了,你看看把她給氣的,都被人直接打上門來了。


  你是不是牽引飛機的時候她還沒下機啊?真要是這樣的話那你以后可得查明白了,這事可大可小的,趕緊去賠罪吧!”人倒也是好心,但老張還是沒好心情,直接把他給轟走了,‘砰’的一下閉上門。


  老頭吃灰,這男同事郁悶到 不行,直嘀咕:“這大早上的,我招誰惹誰了我……”坐在凳子上,點燃一支煙,老張悶頭抽著,任青煙裊裊。


  他終于明白顧芳菲為什么死活不道歉了,這不是倔強,也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氣,就是心里那道坎兒過不去。


   許墨惦記上了劉楚楚,他也惦記上了劉楚楚,更是在即將發生激情碰撞的瞬間接起了劉楚楚的電話,顧芳菲心里為此別扭的厲害。


  倒也是,任誰光著身子準備奉獻一切了,卻被輕輕一通電話給打敗,都會惱火。


  只是,他當時真的是好心啊,就是想著撮合這對好姐妹而已……一根煙抽完,老張依舊愁到不行,實在不知該如何解決是好了。


  深吸口氣,長嘆一聲,老張起身收拾起了 手機殘尸。


  還好是款老式諾基亞黑白機,吹吹土擦干凈,扣上電池照樣用。


  將電話撥給了劉楚楚,然后他在電話里對劉楚楚說,“芳菲都知道了,她現在顯得特別懊悔,但是也不好意思見你,畢竟心里有那么道大坎兒。


  你呢,最近也就先別跟她打招呼了,讓她緩一緩,畢竟這事對她沖擊也挺大的……”婉言將眼下情況美化過后告知劉楚楚,電話那頭的劉楚楚特別高興。


  她不需要顧芳菲的道歉,只希望這個好姐妹不要再誤會自己,不要再讓自己受苦受罪就好了。


  隨后的時間里,她對老張表示真誠的感激,并邀請中午共進午餐,她請客。


  這種事情老張原本是求之不得的,不饞飯,只饞能跟劉楚楚在一塊。


  可這次他拒絕了,“剛上完夜班,挺累的,中午就不出去吃飯了,我想睡會兒。


  ”跟劉楚楚結束通話后他確實睡了,也確實是累,但卻跟夜班無關。


  對于顧芳菲,他隱隱有些心疼,可更多的還是種糾結。


  左手劉楚楚,右手顧芳菲,他哪個也喜歡,哪個也想要。


  原本一個女人都沒有,現在可倒好,竟然還要挑一個,這幸福來的……真兇惡!下午一點多的時候,老張還沒睡醒,敲門聲就‘咚咚咚’的急促響起。


  下意識的老張認為是劉楚楚或顧芳菲,畢竟他現在所有心思都在這倆女人身上。


  可當他急赤白臉的開門后卻發現,來人是同城派送員,說是有派件讓他接收。


  老張都不知道誰會給自己同城派送東西,這不是有錢燒的么,不會自己送?簽字后接過東西,老張回屋拆開——一部嶄新未開箱的手機……手機還沒開箱呢,發票飄出來了,某國產手機品牌保時捷設計那款,售價高達15000多元,老張都懵了。


  這是手機?這簡直就是塊金疙瘩啊!雖然沒有留言是誰送的,又為什么送,但老張第一眼看見就猜到了顧芳菲。


  這么貴重的手機他不能收,最多就是看個視頻發個微信,他哪需要這么好的手機。


  要不是諾基亞黑白機不能上微信的緣故,他兩年多前都不會買那塊紅黍手機。


  糊弄著洗了把臉,老張出門騎上電動車就往顧芳菲家去了。


  來到顧芳菲家門前,房門敞開著,屋內就傳來噼里啪啦的摔打聲,還夾雜著兩人的對罵,顧芳菲跟許墨此刻正在吵架。


  都不用多聽,猜也能猜出是因為那個視頻的事情。


  老張正琢磨著要不要進屋保護下顧芳菲呢,畢竟吵架中動手是正常的事。


  許墨雖然下面廢了,可胳膊腿的還利索呢,打倆顧芳菲富裕。


  可就在這時候,許墨氣沖沖的沖出,頭還一直扭著對屋里的顧芳菲大罵,罵她是個不守婦道的賤貨,罵她對待愛情不忠誠之類的。


  罵的挺狠,火氣也挺旺盛,以至于扭著頭直至沖進電梯內,都沒看到出門時門口有個老張。


  許墨都走了,老張也就沒啥可忌諱的了,抱著手機進入了屋內。


  哪成想剛進門的,唰的一個白影就砸了過來,都來不及躲避的,腦門上就被重重砸了一下子,隨即顧芳菲的罵聲響起,“你滾,明天咱們就離婚,離婚!!!”老張相當的憋屈,“芳菲,你砸錯人了……”“老、老張?!” 看著捂著腦袋,手指縫里有鮮血流出的老張,顧芳菲都懵了。


  剛剛出門的不是許墨嗎?這怎么放個屁的工夫,就變老張進門了……坐在沙發上,顧芳菲替老張往頭上裹著紗布,老張手中還捏著打他的兇器,撕破照片空空如也的婚紗照擺架,那擺架的一角還沾染著殷紅的血跡。


  這下砸的真不輕,邊角尖銳顧芳菲又是鉚足了力氣,一下子就見了紅。


  替老張包好紗布后,顧芳菲氣道:“你有毛病啊你,摔你倆手機你就不樂意了,賠你個手機你還趕緊屁顛屁顛的送回來,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挨打也是活該!”說是這么說,可隨后她還是緊趕著詢問,問傷口還痛不痛,用不用到(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醫院看看。


  那緊張的關懷勁兒,就跟恩愛的小媳婦兒似的。


  老張表示腦袋沒事,隨即解釋起了手機的事情。


  “我不疼手機,我更心疼你,我不想你老是沉浸在這件事情里面,所以我早上接電話是想讓你跟楚楚談個清楚,畢竟你們曾經是好姐妹。


  楚楚她……”都還沒解釋完的,顧芳菲臉色唰的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行了,別在我面前楚楚楚楚的,楚的那么親熱,你干嘛不去找她,你找我來干什么?手機我也賠你了,咱倆兩清,以后誰也不欠誰。


  你要是覺得頭上這疤心里委屈,大不了我賠你一萬塊錢,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氣呼呼的說完,顧芳菲抬腿就要起身。


  可身子剛起到一半的老張就一把拉住了她,將她給生生拽回沙發上。


  “芳菲,你聽我跟你說,楚楚她……”“我跟你說八百萬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不要提,你是不是聾!!!”顧芳菲聲嘶力竭的吶喊著,有種近乎瘋魔的狀態。


  老張也是氣到不行不行的,當時就一把將顧芳菲掀翻了,更是將她居家的寬松睡裙給扯破,任她胸前傲嬌的美好暴露在視線中。


  不過顧芳菲的反抗,他猛地撲了上去,然后二話不說‘吭哧吭哧’就是一頓啃,直啃的顧芳菲當時就魅聲迷離,嬌吟難止。


  雖然開始時還有所痛罵,但漸漸的就放棄了防抗,一雙白皙小手更是忍不住的在老張身上肆意摸索著,愛撫著,釋放著內心中的瘋狂渴求。


  老張也是難受到了極致,雙手褪下了顧芳菲身下的托底性感小褲褲,然后拿手掌肆意地愛撫著,撩撥著,給予顧芳菲強烈的刺激。


  嬌息急促中,顧芳菲狠狠咬了老張耳朵一口,羞憤道:“你不是不要嗎,老 畜生!”這聲老畜生,罵的特別狠,但這時候從顧芳菲旖旎的語氣中響起,卻有種撩性的味道,所以老張根本不惱,他也明白顧芳菲只是欲到深處的深情釋放。


  將顧芳菲媚人的嬌軀抱起,老張往臥室內走去。


  “小騷貨,誰說我不要你,我做夢都夢到好幾次跟你干那種事,干到你跪著求我放開你,不要再做了。


  我早就想要你了,我恨不能要死你!”顧芳菲大羞,但同時卻也興奮到不能自已。


  “行啊,老畜生,有本事你今天就活活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活活把你榨干,我讓你這輩子都沒機會過六十大壽!!!”一個西門慶,一個潘金蓮,當干柴與烈火交織碰撞在一起時,那必將是一場舉事皆驚的大激情。


  大床上,顧芳菲嬌媚的身子被狠狠摔了上去,老張緊隨其后撲上。


  顧芳菲連忙伸手護住身下,“老畜生,你等等,戴帽兒!”老張還管那些,一把就將顧芳菲白皙的小手給扯開,“戴個雞毛的帽兒,老子不喜歡跟你這小騷貨之間有隔閡,我要狠狠的愛死你!!!” 嗯,我是! 您好,我是天盛集團的市場部主任,我叫 孟甜,今天能夠在這見到您真的是緣分。


   我們 公司最近想要和你的公司合作,但是一直沒有辦法和你們洽談,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有這個機會。


   今天先吃飯吧,你明天去她的公司談!李冰 說道


   李姐,那個天盛集團和我們…… 我知道,小倩,沒事的有我幫你! 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你們繼續吧! 蘇總明天見! 張成,你怎么不早告訴我,你認識 香柏公司的總裁! 我也是今天才認識的,他就是我剛才的客戶! 張成呀,你這客戶怎么都是一些女的呀,一個個還都是富婆,你是不是想要被包養呀! 甜甜,你看你又胡思亂想了,我只要你一個人,不要什么富婆包養,我要包養你! 哼,誰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說不定就是嘴上一套,背地里做一套,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好了,我的小寶貝,你就不要亂想了,咱們繼續吃這美味的牛排! 張成和孟甜吃完飯就回去了,一路上孟甜接到了來自多方的祝賀,臉上也一直洋溢著笑容。


   到家了之后,孟甜就迫不及待的把這個消息告訴了 秦玉蓮,秦玉蓮雖然在和孟甜說話,眼神卻一直看著張成。


   張成感覺到了秦玉蓮火辣辣的眼神,沒有抬頭看她。


   張成,你把那個東西拿過來! 秦玉蓮看見張成手里拿著一個袋子,不知道里面裝的是什么東西。


   媽,張成慶祝我升職,帶我去了一家西餐廳,他們家的牛排特別好吃,我打包了一份回來給你嘗嘗! 阿姨,這牛排挺好吃的!張成尷尬的說道。


   謝謝我的乖女兒了,媽吃飽了,你給放冰箱明天吃吧! 孟甜把牛排放到了冰箱里面,而秦玉蓮一直在盯著張成。


   張成心虛不敢不敢和秦玉蓮對視,他昨天晚上放了秦玉蓮的鴿子,秦玉蓮心里肯定是不痛快的。


   媽,你是不是不舒服呀!孟甜看見秦玉蓮一直站在那里沒有動過。


   沒事,媽就是累了,媽先去睡了! 媽,你要是不舒服,你就跟我說! 秦玉蓮轉身回房,孟甜拉著張成說道:張成,我終于升職了,以后咱們就可以有一個咱們自己的小家了! 甜甜,你小點聲,阿姨聽見了心里可能會不高興! 沒事,咱們到時候給媽找個老伴,咱們也好過咱們自己的二人世界,他們也過他們的二人世界! 張成,你知道嗎?今天遇到的那個蘇倩,她是香柏公司的總裁,要是我能把她拿下,我肯定又會升一級! 嗯!甜甜,我有點累了,我先去洗澡了! 孟甜看見張成一回來就悶悶不樂的,不知道是為什么? 等張成洗完澡以后,孟甜早就躺在床上,穿上了張成之前買給她的情趣內衣。


   看著孟甜妖嬈的身姿和魅惑的眼神,張成卻沒有反應,他真的累了! 甜甜,我累了!張成不冷不熱的說道。


   說完,張成往床上一躺就睡著了,孟甜以為是自己晚上吃飯的時候說的話惹得張成不高興了。


   便慢慢的爬到張成的身上,手指在張成的身上輕輕劃過。


   成成,今天晚上就讓我來伺候你吧! 孟甜把手伸進了張成的褲襠里面,開始撫弄起來。


   張成在孟甜的撫摸下, 身體漸漸有了反應。


   還給我裝累,嘴上說不要,這身體還是誠實的很嘛! 孟甜把張成的小褲一把拉下,看著眼前的尤物,低下了腦袋。


   張成在孟甜的不斷挑逗下,身體的血液開始沸騰。


   張成猛的一個翻身,把孟甜壓在身下,孟甜伸出丁香小舌輕輕的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


   張成動作倒也干凈利落,很快就把孟甜身上的那幾件等于沒穿的布給扒拉下來了。


   張成提槍準備上陣了,結果剛架好姿勢,還沒開始,張成就發出了一聲慘叫。


   孟甜被張成的叫聲給嚇到了,張成的額頭上冒出黃豆般汗珠。


   張成,你這是怎么了,你不要緊吧! 我沒事,就是有點累了,要不今天晚上就別那個了! 看著一直冒汗的張成,孟甜哪里還敢繼續,只好作罷。


   張成躺在床上想了一下,看來昨天晚上的五次加上下午和蘇倩的那…… 想必自己的精氣肯定是受損了,如果今天晚上還要繼續的話,可能真的會精盡人亡。


   張成看著躺在身邊的孟甜,他看的出來孟甜不高興,但自己也無能為力。


   第二天等張成醒來的時候,發現孟甜已經不在床上了,看了一下梳妝臺,他知道孟甜去上班了。


   張成感覺自己的腰有點疼,勉強能夠坐起來,看來自己以后不能太放縱了,這身體吃不消呀! 張成在廚房里找了一下,發現沒有一點吃的,看來孟甜是生氣了,連早餐都沒有給自己準備。


   張成,你過來,我有些話想問你! 張成往后轉身,秦玉蓮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阿姨,什么事? 張成,那天晚上你為什么不過來,我一個人等了那么久! 真的對不起,那天事發突然,我沒來得及告訴你! 事發突然?我看你和甜甜玩的挺開心的! 阿姨,你聽我解釋,這件事真的是一個誤會,我不是故意放你鴿子的! 我不聽,這件事就是你的不對,除非你現在補償阿姨!秦玉蓮像一個小女生一樣的撒嬌著。


   阿姨,這……能不能改天,我今天身體不舒服! 身體不舒服,阿成你哪里不舒服? 沒事,就是最近有點腰疼! 阿成,你躺下,阿姨給你按按! 張成按照秦玉蓮的話躺在了沙發上,然后張成告訴秦玉蓮需要摁哪幾個位置,該怎么摁。


   秦玉蓮的手在張成的后背上來回的撫摸著,這個男人的身體是自己一直夢寐以求的,現在可以好好的摸一次了。


   阿姨,你的手再往又一點。


   對!就是這個位置……啊! 張成,是不是我太用力,按疼你了? 沒事的,阿姨,就這樣繼續! 秦玉蓮坐在張成的身上,幫他按著他的腰,而孟甜生著一肚子的悶氣早早的去上班了。


   孟甜一肚子的悶氣,到了公司樓下,結果發現自己今天要用的文件給忘在家里了,只好在公司簽到以后,說自己要出去談業務,然后順便回家拿業務。


   孟甜回到家,打開門就看見自己的母親坐在自己男朋友的身上。


   孟甜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喊道:張成,你這是在干嘛! 張成還沒來得及接話,秦玉蓮脫口而出:甜甜,你也真是的,張成的腰傷了你也不知道帶他去看看! 媽,他腰傷了,我知道,我肯定會帶他去看的! 還有,媽他是我的男朋友,你未來的女婿,你這樣不好! 孟甜的火藥味十足,秦玉蓮被她的一句話給堵住了。


   甜甜,你怎么跟阿姨說話的,她是你媽,你怎么能說出這種話! 怎么了,我還沒說什么呢,你就開始維護了,你是要娶我過門,還是娶她呀! 甜甜,你越說越離譜了,什么叫她,她是你媽,生你養你的媽! 張成,你別說甜甜,是我做的不好! 阿姨,你沒有做的不好,是她說的話不對! 好!好!你們說的都對,是我不對,是我做錯了,這個家是你們的,我走! 孟甜哭著走回房間,然后把行李箱打開,往里面裝衣服。


   張成,你別和甜甜吵了,你快去勸勸她! 張成也覺得事鬧的有點大,剛站起來,孟甜就拉著箱子從房間出來了! 甜甜,你這是干嘛,你要去哪? 我去哪不用你管,你給我讓開! 對不起,我剛才說話過火了,都是我不好,我給你道歉! 孟甜沒有說話,拉著行李箱要往外面走,張成伸手拉住了箱子。


   甜甜,對不起,我該死,你不能走,這里是你的家! 我數三聲,你給我放手,3、2、1。


   張成沒有松手,孟甜一下把手松開了,說道:箱子我不要了,你要自己拿去吧! 孟甜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張成想要去追,結果腰突然疼得厲害,整個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張成,你沒事吧! 甜甜,張成摔倒了,甜甜! 張成,你堅持住,我打120。


   阿姨,我沒事!我去追甜甜! 還追什么,你現在得去醫院,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樣子了! 孟甜走到樓下,等了五六分鐘,往后看了一眼,張成沒有追下來,孟甜的心瞬間死了。


   孟甜走到小區門口的時候,看見一輛救護車開了進去。


   這個時候,孟甜的手機接到一條消息,是公司發來的,告訴孟甜,她雖然當了主任,但是她之前說的拿下香柏公司業務這件事還是她的。


   孟甜現在是心里越亂,煩心事越多,她氣的跺腳。


   這個時候,手機又響了,是秦玉蓮打來的,孟甜本來不想接的,但轉念一想,她是自己的母親,便接了電話。


   甜甜,你在哪呢,張成現在在醫院,你快來吧! 媽,怎么回事,張成出什么事了! 剛才你走的時候,張成想要去追你,突然就倒在地上了,現在在救護車上! 媽,你別著急,我現在馬上過去! 一聽見張成出事了,孟甜心里的氣一下就沒了,她現在非常的擔心張成。


   等她趕到醫院的時候,張成還在治療當中,孟甜和秦玉蓮焦急的在門外等著。


   你好?你們哪位是這位先生的家屬? 我是她女朋友! 我是她未來的丈母娘! 那這位女士,你跟我進來了一下! 孟甜跟著醫生進去了,孟甜現在只希望張成沒有事。


   那個,張先生并沒有什么大礙,只是 精血不足,導致的渾身乏力,剛才猛地一下太著急,才會摔倒的! 精血不足? 精血不足,說白了就是縱欲過度,你們年輕人在那個的時候還是要節制一下,要不然真的會出大事的!&rdquo(交換性伴侶); 孟甜聽見醫生這樣說,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孟甜問道:醫生,那他還有別的事嗎? 沒有了,等下這個吊瓶打完,你們就可以回家了,修養半個月就差不多了。


   好的,謝謝你了,醫生。


   孟甜知道張成沒有大礙以后,走到門口對秦玉蓮說了幾句話,然后就走了。


   孟甜現在得趕快去香柏公司了,再不過去自己這單業務可能就要黃了。


   孟甜趕到香柏公司的時候,前臺問她是否有預約,孟甜想起了昨天晚上蘇倩說的話,便說道:有預約,我叫孟甜! 張秘書,有位叫孟甜的女士要找總裁,有預約嗎?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2958187.html
https://twaqwsader.weebly.com/2391608.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826864.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8474630.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9182597.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1581777.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9789958.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1616257.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8916683.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4115904.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fire emblem lucina hentai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