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sero 0098

sero 0098


我幫你的話,的確是不太好,你一個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為了給你 治病,你要是嫌棄我這個糟老頭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過,你要是弄不好,這 毒素會傳染全身上下,到時候你無藥可救了呢。


  ” 老張欲擒故縱,干脆松開了她的雙峰,假裝一本正經。


   莫曉梅被嚇的不輕。


  “別,別呀,人家不會弄,那要不,你幫我吧,我不嫌棄你,我不想傳染了。


  ”“這可是你說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閉上。


  ”老張暗暗欣喜,又一次握著莫曉梅雪白的兩只乳兔,低頭就含著了上面的櫻桃,緩緩的吸允著。


  “嗯,呀,有點疼,你輕點 張醫生


  ”莫曉梅又羞又急,她很聽話的閉著眼,覺得那里癢酥酥的。


  被老張那樣弄,軟綿綿的麻麻的,說不出來的感覺。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點難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這是為了治病 排毒


  老張見她臉頰通紅,嘴唇紅潤,渾身發抖了,越發的來了欲望。


  褲子漲的頂起來了,忍不住隔著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撲面而來,她那柔軟有彈性的胸部,在他的把玩之下,變換著形狀。


  讓他幾乎是無法自拔,忍不住 摟著她的小蠻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過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張醫生?”莫曉梅那里當然最敏感了,連忙夾住兩腿,緊張起來,睜開眼了。


  “別動,你身上的毒素開始蔓延了,不要說話,你看看,你嘴唇都變色了,我要幫你把毒素吸出來,從你的嘴唇開始。


  ”老張其實是想吻莫曉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別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曉梅又閉著眼,老張吞了吞口水,湊到她紅潤的唇邊,立刻吻了上去。


  又濕潤又芬芳,她開始嬌喘了起來。


  “嗯,嗯。


  ”莫曉梅被吻了,覺得嘴唇軟麻麻的,帶著老張的口氣,不由皺眉,喉嚨里發出呻吟。


  老張不滿足這些,想要她的小舌頭,可是她的嘴唇抿著,牙齒咬的很緊,看樣子很緊張。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頭伸出來,我幫你排毒。


  要不然你會死的。


  ”老張連哄帶騙。


  莫曉梅不想死,猶豫了一下,聽話的伸出了小舌頭。


  老張直接輕咬著莫曉梅的舌頭,把他的舌頭也伸出來,吸允著,不停的吻著。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讓老張有一些沉醉了,他邊揉著她的胸脯邊吻著她,感覺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曉梅的兩腿之間頂著。


  “哎呀,什么 東西


  ”莫曉梅隔著衣服,感受到老張褲子里硬邦邦的,還很火熱,她慌了,趕快伸手推開。


  老張有點心虛,松開了莫曉梅。


  “我這是給你解毒呢,你躺下來。


  ”看著莫曉梅嬌羞無比,清純可人的樣子,老張心一橫,反正機會就在眼前,不能錯過。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來個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這年輕姑娘的 身子


  莫曉梅躺下來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識的用手捂著胸。


  “張醫生,現在要怎么樣嘛。


  ”“我發現,毒素已經蔓延到你的兩腿間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濕潤?”老張敢肯定,莫曉梅沒有經驗,也沒有被男人弄過,被自己剛才這么挑逗調情,兩腿間應該早就濕淋淋了。


  莫曉梅點點頭,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內褲里,果然是濕了,她以為是毒,嚇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夢的時候就有,張醫生這怎么回事。


  ”“別害怕,這是你身上的毒,我要檢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確定。


  ”“怎么,怎么檢查呀?”“當然是要脫了內褲。


  ”老張盯著她兩腿間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會不會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媽說這里只能給自己老公看的。


  ”莫曉梅嬌羞的閉了閉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強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還是什么呢,如果你覺得為難,我可以不幫你檢查,但萬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聽老張這樣說,莫曉梅頓時六神無主,恐懼戰勝了嬌羞。


  “好,好,我脫了讓你檢查。


  ”莫曉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兩腿間就只有一個小褲衩包裹著。


  褲衩上,還濕了一片。


  老張非常渴望看見她兩腿間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紀大的女人不一樣,應該會很美的。


  “快點吧,不要讓毒擴散了,我到時候也沒辦法,給我檢查。


  ”老張催了(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擊)起來,免得夜長夢多,趁著她還糊涂的時候,要趁熱打鐵。


  “嗯,這就脫呢。


  ”莫曉梅滿面羞紅,閉著眼,緩緩的,把她的內褲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張只覺得熱血沸騰,瞪大眼睛,盯著莫曉梅那雪白的兩腿間。


  終于,莫曉梅把內褲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這里沒有被人碰過,還是一塊禁地。


  干凈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純潔啊,這姑娘,就是傳說中的白虎了吧。


  老張感到很激動,他還是第一次看見,成熟的大姑娘,兩腿之間長的是這樣的。


  很美很動人,他幾乎忍不住,想要過去,占有莫曉梅,得到這個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個,張醫生,你別那樣看人家嘛,好難為情的,你開始檢查吧。


  。


  ”莫曉梅雖然萬分羞澀,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這是為了治病,為了給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這就開始了,你要忍著點。


  ”老張裝模作樣的,為了不讓莫曉梅起疑心,他故意弄了一點潤滑油一樣的東西,涂抹在了莫曉梅的兩腿間,用手輕輕的在她粉嫩的芳草地上摩擦著,緩緩的,感受這年輕美女的身子。


  “嗯,好癢呀,張醫生,你越弄我越癢了,怎么回事嘛。


  ”莫曉梅夾緊了雙腿。


  “這是正常的反應,是在排毒呢,你忍著點,很快就會舒服一些了。


  ”老張喘著粗氣,激動的手發抖。


  他在外面摸索了一番后,自然不滿足,他褲子里的東西,已經膨脹的不行了,簡直快要頂破褲子了。


  他迫切的想要和莫曉梅歡愛,他需要發泄。


  這兩年憋的太久了,實在是很難受。


  于是他把手指伸到了莫曉梅的身子里,慢慢的動了起來。


  “啊,不行,張醫生,你弄的人家有點疼了,更癢了。


  ”莫曉梅身子發抖,那里才沒有被人那樣對待過,她滿面羞紅,只覺得兩腿間更加濕潤了。


  “忍著點,別出聲,馬上就好了。


  ”老張真擔心她叫出來,讓村里人聽見了,那還得了,尤其是她爸爸村長要是發現了,估計要把老張給扒皮抽筋呢。


  莫曉梅咬緊了紅唇,渾身香汗淋漓,她不知道是老張在挑逗自己的身子,只是感受到很酥麻,渾身軟綿綿的,嬌喘著快出不了氣了。


  大概是處于一種本能,居然按住了老張的手,夾緊了腿磨蹭起來。


  看著她眼神迷離的樣子,老張知道,莫曉梅被自己弄的動情了。


  這可是最好對她下手的機會了,干脆狠狠的做一次,占有她這個年輕的身體。


  “嗯,啊,張醫生,我怎么覺得那里更癢了呀,好難受,我這是怎么了,毒排出來了嗎。


  ”莫曉梅緊張的問。


  老張想了想,說道:“還差一些,也是最關鍵的一步,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你說,你讓我做什么,我都配合,只要可以治好我。


  ”“你爬著,背對著我,把眼睛閉上,剩下的事,交給我來就行了。


  ”老張摟著她的小蠻腰,心里暗喜,從后面她就看不見他在做什么了。


  莫曉梅點點頭,翻過身來,爬在了床沿上,兩腿夾在一起,翹臀對著老張,然后閉著眼。


  “好了,張醫生,你可以開始了。


  ”老張心砰砰跳,莫曉梅的背影太美了,她那渾圓的屁股,雪白的肌膚,光滑的脊背,時刻都在誘惑著他。


  他緊張的過去看了看門窗,都關好了,他這才過來,輕輕的摟著莫曉梅的小蠻腰,緩緩的撫摸著她的翹臀,然后伸手在前面揉搓著她那飽滿的酥胸。


  隨后,他急切的把褲子脫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壯的東西拿出來了,緩緩的在后面,磨蹭著莫曉梅的兩腿間,試圖朝她的身子進入。


  “啊,好熱,好燙,張醫生你在干什么呀?”莫曉梅覺得不對勁,回頭看了看,發現老張兩腿間那根粗大的東西,嚇的臉色一變,非常緊張。


  老張也有點擔心,趕快捂著,這時候,要是莫曉梅說他是臭流氓,村里人知道了,他就完蛋了。


  莫曉梅也是正要大叫呢,老張靈機一動,立刻捂著她的嘴巴。


  “別吵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是為了你?”莫曉梅立刻推開他的手。


  “為了我,張醫生,什么意思呀。


  ”“你難道不知道,為了給你排毒,我被感染了,你看我這里,都腫了,你沒發現嗎?”老張干脆把他的那根東西展示給莫曉梅看,假裝問心無愧。


  莫曉梅一愣,想了想,好像有道理。


  這大山村里很封建,莫曉梅只見過小男孩的下面,非常的細軟,像老張這樣粗大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被老張這樣忽悠,她居然認同了。


  “哎呀,對不起張醫生,是我害了你,那可怎么辦?你會不會也死了。


  ”莫曉梅眨著單純的大眼睛。


  “當然了,我這要是不排毒,我也會死的,哎。


  ”老張假裝很難過。


  “那你要怎么排毒?”莫曉梅問。


  “這個,恐怕需要你幫忙,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


  ”老張開始循循善誘,他知道莫曉梅被騙著了。


  “你說,張醫生你幫了我,我應該回報你的。


  ”莫曉梅立刻說道。


  “有個辦法,非常見效,就是用你的嘴巴幫我消腫排毒,輕輕的咬著它,很快它就會好起來的,但是你一個年輕姑娘,恐怕不合適,還是讓我死了算了吧。


  ”老張說完故作悲傷,捂著額頭,坐下來嘆氣。


  莫曉梅一聽,很快說道:“你不能死的,你死了,我也就沒人救了,張醫生我幫你就是了。


  ”老張沒想到莫曉梅居然同意了,他剛要說什么,莫曉梅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張嘴就去含著他兩腿間的那根東西了。


  但是莫曉梅顯然沒有經驗,而且老張的那玩意實在是粗大的很,她張嘴試了幾下沒能成功。


  老張連忙扶著,讓她用手握住,教她該怎么做。


  “嗯,我知道了。


  ”莫曉梅再次張開小嘴,伸出舌頭,朝老張那里慢慢的添了起來。


     我知道,這些恩惠都是從你那兒來的。


  每個人都被你的燦爛和神圣感動了, 不用要求去囑咐,更不用制度去約束,每個人都 有了追隨你的夢想和不移的意志,不去管時間如何流逝,不去管什么海枯石爛、滄海桑田,生也不變,至死不忘。


     風景總是站在幸福的那邊,這樣幸福就有了模樣。


    喬木一盞盞飄落了燦爛,世界被枯萎深深掩埋,那條寂寞的小路上,一對白發蒼蒼的老夫妻互相攙扶著,他們要追逐小鳥兒正在追逐的那瓣藍天。


  盡管那里不再藏著少年的夢想,壯麗的青春,木訥的腳步依然不肯停滯,么辦法,誰叫幸福始終在前頭堅定的招呼?直到老得哪兒都去不了了,坐在搖椅上慢慢聊聊往昔,講一講用一輩子還沒有完成的現在,聊聊故去和現在的愿望,收藏著 人生路上點點滴滴的歡笑。


  這就是人間——最浪漫的事。


    當那潔白的月牙兒把夢照亮,花兒的心扉無聲的敞開,月下花前的那對伉儷的私語卻是如此甜蜜。


  還是要借借月上柳梢頭的意境,讓那一對對鴛鴦海誓山盟的誓言變成幸福的眼淚吧,讓平靜如水的夜作證:每一對鴛鴦都有個白頭偕老的約定。


  一個人愛另一個人,一生一世不走樣,真是很不簡單的事情。


  踏過磕磕碰碰、朝朝暮暮的磨合期,穿越卿卿我我、蕩氣回腸的愛情河,回到柴米油鹽的真實里,回到鍋碗瓢盆的瑣細里,回到奉母撫兒的操勞里,但是要記住,浪漫里不得忘形,平凡里不要失真。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在沒有止境的忙忙碌碌中,拯救自己的只有那顆安靜的心,守住屬于自己的那份平淡吧。


  在某一個噩夢醒來的早晨,牽掛的依然是屬于自己的另一半;在每一個夕陽西下的黃昏,另一半為另一半準備了一如以往的粗茶淡飯。


  接受世間的不公平對自己最為公平,拒絕天上掉下的幸運對自己最為幸運。


    一棵傲岸之樹終于成為棟梁,樹的 生命結束,樹的骨氣依然,我不敢說這是不是幸福的模樣?但是,我敢斷定當它枝繁葉茂,立于蒼茫天地間,每一枝向上的椏枝都有一曲幸福的歌,每一片葉子都有一首幸福的詩。


  把歲月鐫刻于心田,用年輪記錄歷史滄桑,一切如此自然順理成章,難道還容得下閑言鉆空子嗎?百鳥棲息,有了生存的恬靜,坦然面對日出日落,有了墨客的雅致,笑看天地風雨,有了英豪的度量,那一定才是幸福的樣子。


  因為萬物在崇尚理想主義的旅程中,更加敬重這具體而又真實的生命。


    一朵花開了,完成了成長路上一段最為壯麗的歷程。


  無論是華貴的名流還是無聞的野草,那 過程都歷經了跋山涉水的艱辛,有蝴蝶的舞蹈,有蜜蜂的歌唱,也有“那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的憂傷,微笑也好,眼淚也好,都是為了迎接 生命中豐碩的結果。


    讀小學的時候,課本里有一則關于幸福是什么的故事:三個孩子用了十年時間終于弄明白了幸福是什么?第一個說,我們分手以后,就到一個城市里去了,進了學校,學到了很多東西,現在是一個醫生。


  很簡單,我給病人治病,他們恢復了健康,多么幸福。


   我能幫助別人,因而感到幸福。


  第二個說,我走了很多地方, 做過很多事。


  我在火車上、輪船上工作過,當過消防隊員,做過花匠,還做過許多別的事。


  我勤勤懇懇地工作,我的工作對別人都是有用的。


  我的勞動沒有白費,所以我是幸福的。


  留在村莊里的青年說,我耕地,地上長出麥子來,麥子養活了許多人。


  我的勞動也沒有白費,我也感到很幸福。


    一滴露珠,融入了五色的大地,它滋養了五谷,滋養了文明,滋養了思想,它說,它很幸福;又一滴露珠,它幸運地跳入了溪流,它壯大了江河,成為了大海的一滴,成為了云朵的一分,成為了彩虹的一角,它能不說很幸福?  豐富的生命里一定有酸甜苦辣,斑斕的人生中一定有赤橙黃綠。


  上帝投擲到人間最為奢侈的蛋糕,有時讓你魂牽夢繞,有時讓你回味無窮,這樣就有了風景。


  但風景總是站在幸福的那邊,這樣幸福就有了模樣。


    那一米陽光的暖,似曾相識的笑顏,就好似那恍若 初見的美麗,淡淡的成為生命中那不可復制的風景,微微的在蒼白的記憶里開出些溫馨的小花。


  也許,此時再遙遠的路途,再遙遠的人兒,都會因這恍若初見的美麗,都會因這些或那些細碎的情意而顯得溫暖,顯得彌足珍貴,顯得源源流長,而不再彷徨。


    正如“尺有所短,寸有所長”,我們都需要永遠抱著一顆謙卑恭讓的心,因為或許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日益完善,讓自己一天比一天更加完美。


  記得,那安妮寶貝曾說“總是需要一些溫暖,哪怕,只是那一點點自以為是的紀念”。


  因為,只要我們依著陽光而行,伴著溫暖而動,那些個流年里散落的風起雨落,那些個歲月里走失的人來人往,無論是塵封的,還是珍藏的,都將會成為我們人生中最美的過往,最美的美麗,并永不褪色的持續著蘊藏著。


  那么,生命的路口,到底有多少情,最終成了合不攏的念?又到底有多少人,最終成了隔水觀望的花?  人生沒有重來,生命也無法倒帶,或許這世上的萬千風景,轉身只不過是那一剎那,那一瞬間。


  那么,在時光的眼眸里,誰曾為誰書寫永遠,誰曾為誰毫無目的守著所謂的地久天長?說一段永遠,守一份地長天久,終究,這些所謂的過往,所謂的地久天長,會漸漸的消失在這一路的燈紅酒綠里嗎?飄散在這曾經的綠肥紅瘦里嗎?寡淡在這過往的滄海桑田中嗎?那你是否還曾記得:記憶中總有一朵花兒,曾開在我們心間;總有一棵草木兒,我們也曾溫柔相待過;總有一幅畫,是我們自己一筆一筆用心著墨的……  也許,歲月(兒童益智故事),就是這樣輕盈的邁著前進的步伐,不知不覺毫無目的度過了一個春又度過了一個秋,而等我們慵懶的從睡意朦朧中清醒的睜開眼時,卻發現時間轉眼走到了蕭瑟。


  那風吹葉落間,灑落了多少深情;雨絲飛揚刻,增添了幾分薄涼。


  而似乎其中總有那么一股淺淺的情緒,淡淡的在心間無限的擾著,無限的彷徨著,似乎在等那曲終人散后的燈火輝煌,那燈火輝煌后的黯然銷魂。


  這時,那恍若初見的美麗又將在哪里暗涌著別樣的芬芳?  時光易涼,歲月漸老,慢慢地懂得,漸漸的明白,很多愛不是像口頭上隨便說起來那么容易,那么膚淺,那么隨性,那么任意。


  畢竟時光荏苒,年華已過,而那匆匆而過的人生,所擁有的是否就真為其所屬,那失去的又是否就會真的消失。


  落寞的心,交織著怎樣的回憶。


  是否就像“炊煙起了,我在門口等你。


  傍晚來臨了,我在山邊等你……”那樣執著,這樣癡情,這樣的為愛傾覆一生。


  那,紅塵的深處,到底是誰在唱一曲沒齒難忘,唱一首今生無悔。


  那一縷殤,到底驚了誰的夢?那一場煙花迷離,到底又擾了誰的風景?  那恍若初見的美麗,夜微涼,心若水,彈指間,回眸刻,嫣然一笑,紅塵路上誰為誰癡迷?若人生只如初見,那又何必承受人走茶涼,半世情殤。


  又或許,我們只是那一只 飛鳥,那一條游魚,而在時光中變換著游魚飛鳥,飛鳥游魚。


  只是偶然間,傾某刻你 落在了河邊飲水,看到了水中的我,或我在水中,巧遇了落在河邊飲水的你。


  或許,才有了這片刻的駐留,短暫的凝眸,但最終,你還是會離開,會展翅飛翔,會尋找那只僅屬于你一個人的地方,一個人的天堂。


     人生到底有多少狗血劇是我們無法預料的呢?在不經意間,打翻五顏六色的水彩盤,將原本平靜而安逸的生活,潑得雞犬不寧,糟糕透頂。


    第一次暗戀一個人,是在十九歲,陽光打落在走廊上的下午,他只是如一陣風一樣經過我的身旁,那么微妙的時光里,像是藏(夾逼自慰)滿了玄機,從此之后,便再也忘不了他。


  這個秘密,像是生了根,發了芽,那些根須漸漸深入到我的心里。


  總在不小心時,撞見他炙熱的目光。


    這是初戀,這是我的第一段感情。


  回想起來,記憶里只有滿滿的芬香。


  我想要的人生很簡單,在一座簡單的城市里,有我和他簡單的生活。


  一份穩定的收入,累的時候出去散散步,高興的時候像小情侶一樣牽著手去看一場電影。


  可以是溫情的愛情片,也可以是別有心機的恐怖片。


    然而,這份純真的感情,看似那么美好堅強,卻是脆弱不堪。


  從大一到大四再到畢業兩年后終于有了結果,可婚后,我卻漸漸開始感知不到幸福,感知不到他來自內心傳遞過來的溫暖。


  在這六年的感情里,或許他已經有些疲憊了。


  生活總是需要一些新鮮感,為了能讓他的心重新燃燒起來,我開始刻意地打扮自己,開始為我們的婚姻找活動。


   小三獻身過程 寫成 日記 逼我 讓位  在這過程中,我遇到了很多挫折,他一次又一次地以沒有時間拒絕我,而我卻不氣餒。


  他的心離我越來越遠,而我想要表達的話,也漸漸只能寫成日記。


  日記里的字字句句都是愛,而我只能用來回憶,用來感動自己,或者徒添悲傷。


    我懷疑過,或者是他變了心,不再愛我了。


  然而,在沒有見到那女生之前,我總是一次又一次的推翻自己的直覺。


  直到那天,我看著他身邊站著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頓時我就傻了眼。


  那是比低我一屆的韓梅梅。


  在學校的時候,我聽聞過她的一些故事,敢愛敢恨,甚至對于自己想要的東西,不擇手段,從來不手軟。


  這場游戲,才剛開始,我就自卑地認定自己輸定了。


    她來找我,是在一個清晨,前天晚上他沒有回家,我睡在沙發上等了他一夜。


  門鈴響的那一刻,我的心像蝴蝶一樣要飛了起來,猜想是他回來了。


  開門后,卻看見她化了妖艷的妝容站在門前。


  她兀自進了房間,然后向四周打量了一番說,這就是你們的家啊。


  小三將獻身過程寫成日記逼我讓位  在那天上午,她向我妥協,說自己喜歡他,是真心喜歡,希望我能給她機會,只要我能答應她,她什么都可以滿足我。


  我知道,她家條件特別好,從小嬌生慣養,不太會顧及他人感受。


  我自然不同意,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又怎么會為了別的東西,將他丟失。


  她見我態度堅硬,揚手將一本日記摔在我面前,說:我已經成功的和他上了床,他遲早都是屬于我的。


    她說這話,沒有羞愧感,像一個高貴的公主,在炫耀自己的成績。


  她走后,看完她寫的那本日記,她是如何一步一步將他擒拿到手,又是如何一步一步將他約到床上。


  那字字句句,像一根根的刺扎入我的心房。


    我想了很多,最后還是決定先搬出去住一段時間。


  我并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決定,走之前,我將自己我們的銀行卡放在了桌上,那張銀行卡里有我們曾經相約的種種未來。


  以及我和她的日記本。


  一個星期之后,我接到了他的電話,他問我:能回到我身邊嗎?我在電話這邊顫抖地嗯了一下,頓時泣不成聲。


  小三將獻身過程寫成日記逼我讓位  他說那個星期里,他看完了兩本日記,在日記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人生。


  很多誘惑如同一陣龐大的煙霧撲面而來,讓人防不勝防地迷失在其中。


  在這時,如能牽著他的手,將他帶到一個清靜的環境里,他才能看清自己的內心。


  有的錯誤之所以能被原諒,是因為來自好的引導,讓他重拾以前的記憶,重新回到原來走失的路口,再重新陪他來過。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8602279.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681655.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7274676.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9201974.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3605591.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4861578.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3173752.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508.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5314189.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9219782.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sero 0098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