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ほろ苦い 青春 の 思い出 保健 室 の ド s 先生

ほろ苦い 青春 の 思い出 保健 室 の ド s 先生


海哥伸手指了指上頭,神秘兮兮地說道,“這 鄭姐,可是跟大老板都平起平坐 的人物。


  ”我眉頭一挑,心里倒吸一口涼氣,我滴乖乖,沒想到鄭姐的來頭那么大。


  接下來的時間,我就在會所的休息室,等候著上鐘。


  要知道,在會所上班,除非是 客人指定的,不然的話,都是要按照順序, 也就是工作號來的。


  像葉飛跟李軒 樣子的老人,手里頭都有固定的客源,根本不愁沒生意,而我這樣子的新人,就不一樣了,只能夠等候。


  直到快要下班的時候,我迎來了人生的第三個客人,似乎是一個難纏的客戶,已經換了好幾波人了,對方都 不滿意


  第一單生意,簡直不堪回首,想起那丑 女人,我到現在渾身都打哆嗦,雞皮疙瘩掉一地啊,不過,鄭姐這一單,到是給我了很大的安慰。


  要是每次來的客人,都像鄭姐這樣子的大美女,那該有多好啊!不過,我這也就是想象,來這里玩的客人,大多都是寂寞,空虛,有錢的富婆,像鄭姐這樣子的美少婦,那是可遇不可求的。


  當然了,不管美丑,做我們這一行,沒有選擇的余地,哪怕就是一個丑八怪,除非客人看不上你,不然的話,你就算是硬著頭皮也得上,而且,還要面帶笑容。


  很快的,我就走到了包廂門口,我整理了一下衣衫,敲了敲門,包廂里,立馬傳來了一道聲音,“進來吧!”我推門而入,擠出招牌式的笑容,躬身道,“您好,我是8好技師,很高興為您服務,您對我還滿意嗎?”說完,我抬起頭來,如果客人不滿意,我只能離開,換另外一個人上,這就是會所的規矩。


  而這時候,我才看清楚,客人的相貌。


  從容貌上來看,我判斷不出她的具體年齡,因為她臉上的妝很濃,不過從五官上來看,不是很美,但是絕對不丑。


  特別是她的身材,很正點,胸前非常有料,屬于那種奶牛級別的,而且,穿著非常性感,小短裙, 黑色漁網絲襪,這打扮,絕對能夠勾起男人的欲望。


  “就你吧!”女人瞇了瞇眼,淡淡笑道,從她的眼神之中,我可以看出,她對我還是很滿意的。


  隨后,我關上了門,準備為女人服務,不過這個女人,給我的感覺非常的奇怪,怎么說呢,好像并不是什么良家少婦……她舉手投足,一顰一笑之間,都充滿了風塵的氣息,沒錯,就是 這種感覺


  而且,她身上還噴灑了很多香水,很劣質的那種,非常難聞,一般這樣子香水,只有那些夜場的 小姐,才會使用。


  我入住的小區,就有許多在夜總會上班的女人,每次進入電梯時,都會聞到這種氣味,所以,對于這樣子的氣味,我很敏感。


  “小帥哥,快來吧!”女人挑逗似的看 了我一眼,還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沖我勾了勾手指頭,同時,還抬起長腿,示意我過去幫她脫絲襪。


  對于客戶的要求,我自然是需要滿足的,而且,這女人的身材真的很正點, 我也樂意效勞,再說了,管她是不是做小姐的,反正來了這里,還不是為了放松。


  海哥也跟我說過,來這里的客人,什么樣子的都有,一些寂寞的少婦,還有二奶啊,有時候一些小姐,偶爾也會過來娛樂一下,體驗一番被人伺候的感覺,找一下存在感。


  我走到女人的身邊,微微躬身,還不等我有所動作,女人的腿直接夾在了我的肩膀之上,這一舉動,直接讓她裙底下的風光,全部都暴露在了我的視線之內。


  我的呼吸都為之一窒,眼睛瞬間瞪得滾圓,心臟都砰砰的快速跳動起來,這女人,穿的居然是非常性感的丁字褲,就只有那么一小塊布料,根本包裹不住重要的部位。


  “小帥哥,別急啊,等下姐姐我讓你看個夠。


  ”女人發現我一直盯著她裙子底下看,也不生氣,反而非常滿意的樣子,還用另外一只腳, 在我的胸口來回磨蹭著。


  我喉嚨滾動,艱難的咽了一下口水,連忙收回了心神,開始為女人脫掉絲襪,說真的,這種感覺,非常刺激。


  給女人脫衣服,一件一件的剝掉,也是一種異樣的享受。


  “別停,繼續!”女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沖我使了一個眼色,示意我為她將小短裙也給脫掉,我也沒有客氣,直接將她那黑色的小短裙,從大腿上給褪了下來。


  剎那間,那黑色的丁字褲,直接暴露在了空氣之中,緊跟著,是上身的衣服,就這樣子,女人最后身上只剩下了三點式。


  (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小帥哥,想不想,姐姐繼續脫啊?”女人站起身來,雙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對我吐了一口氣,我尷尬的笑了笑,“只要姐喜歡,都可以。


  ” 我想作嘔,可是不敢表現出來,而是強顏歡笑的 看著 娘娘,“娘娘,我表現得怎么樣?你也知道的,我是個雛,第一次沒經驗,都是很快的,我保證,以后不會這樣了,求娘娘寬恕我。


  ”娘娘被我說的整張嘴都樂開了花,用她的玉手托著我的下巴,俯下身子,把臉湊過來,“你這小嘴可真會貧,我喜歡,不過娘娘我現在還想來一次,正好可以試探一下你的話是不是真的,假如你還像剛才那樣,草草了事,那我就認為你在欺騙我,我會把你拖出去扔海里去喂鯊魚。


  ”說到這里,我不禁心里不寒而栗。


  “不過,要是你的功夫真的到家,好處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她說完這話,讓我瞬間松了口氣,娘娘這里不養閑人的,我知道,我現在就等同于是娘娘尋歡作樂的玩物,我是有自知之明的,就算我想把我的第一次留給我喜歡的人,但比起那些無稽之談而言,現在的我,命才是最重要的。


  我點了點頭后,娘娘就露出滿意的笑容,看著我下面又精神起來的 小二哥,一臉饑渴的舔了下舌頭,看樣子,口水就快流出來了。


  “還愣在那里,干什么,快過來給我躺下!”娘娘的一聲令下,我不敢不從。


  我躺在了床上,娘娘直接就是掀開她的石榴裙,坐在我小二哥處,用她的私處對準了我的小二哥,這一弄,折騰了我半個小時,中途好幾次我都想忍不住,可是為了伺候好娘娘,只有強忍著。


  半小時后,完事了,而我也累得夠嗆。


  娘娘一臉享受的表情,從我的身上起來,立馬做出一副女王高高在上的樣子,洗了個澡后,走到我跟前,從她的包包里,扔給我兩張支票,“記住,以后你的身子,只屬于我的,要是被我發現,你跟其他女的私通,那我可不會輕饒你。


  ”“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家里急用錢,這兩張支票上的錢,足夠你妹妹手術費用。


  ”她說著,就一副高傲的樣子,離開了。


  而我完全沒有心情去想其他的,而是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到船老大那去把支票兌換了錢,然后給家里打了個電話,慰問了幾句,把錢打回去后,就掛了電話。


  我長吁一口氣,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原本打算想好好的休息一下,可是忽然間,我的門被踹開了,一伙人蜂擁而上,帶頭的,正是 柳姐


  我立馬驚慌失措的樣子從床上起來,笑面走上去,問道:“柳姐,找我來,是有事?”柳姐一副陰陽怪氣的腔調嘖嘖一聲,眼神斜視了我一眼,說:“哎呦,我可不敢,你現在可是娘娘跟前的大紅人,我巴結你還來不及呢!”這話很明顯,帶有很嚴重的嘲諷意味,我也知道她這次來是干嘛的,是要娘娘給我的錢的。


  我立馬耷拉著個臉,不敢說話。


  柳姐直接就是一腳,用高跟鞋踹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后退了幾步,一臉憋屈的看著柳姐,“柳姐,我犯了什么錯?”“還敢頂嘴是吧?我聽說你今天去財務那領了不少的錢,我說過什么不記得了?你既然歸我管,那你身上的錢也都是我的,少廢話,把錢拿出來!”柳姐依舊是咄咄相逼。


  我知道,我現在說什么也是不對的,錢我是沒有了,頂多就是挨一頓打。


  我默不作聲,柳姐用眼神示意了旁邊的保鏢,讓兩三個壯碩的保鏢把我架起來,而她則是走過來,親自搜我的身,結果卻是一場空。


  說到底,她就是為了錢,此刻,她見撈不到什么油水,就叫人打了我一頓,但卻不敢下死手,因為她知道,娘娘最近需要我的身子。


  他們把我暴打一頓后,就離開了房間。


  我的臉上本來就是青一塊紫一塊的,現在又多了幾處新傷,而且全身上下都特別的疼。


  我蹲在墻角,蜷縮著身子,把臉埋在膝蓋上,哭了起來。


  我不甘心,我一個大男人,憑什么被一個女的打?憑什么同樣是人,她們高高在上,而我卻活得那么下賤。


  我“啊”的一聲,發泄了出來,此刻的我,絕望得真恨不得一頭撞在墻上,可是我不能這么做,我想起了我家中的親人,我的妹妹,年邁的父母,她們都指望著我。


  我趴在床上,用被子蒙住頭,哭干了眼淚,絕望到極點了。


  然而,我卻是這樣安慰自己的,等睡醒以后,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第二天醒來,我的眼腫了起來,而且特別的干澀,自從我這幾天臉上有了傷后,柳姐就不讓我去干人體盛宴了,這也就等同于我這幾天荒廢了,沒有收入,我沒辦法生存。


  可是我不是富二代,我也不是娘娘這樣的人,我得吃飯,所以我想找份兼職,娘娘和柳姐,我是不會去求的,倒是我住在我隔壁的許瑩瑩。


  她現在是賭場的荷官,在那里肯定人緣特別好,而她之前對我也是饒有興致的,我倒不如討好她,然后去她那弄個職位,不管怎么樣,能吃上這幾天飯就行。


  我嘆了口氣,走出房間,站在隔壁的門口,徘徊了一會,敲了門。


  許瑩瑩過來給我開了門,見我來了后,皺著眉頭,“你來干什么?還想連累我是不?”說著,她就想要關門,我激動的用手上去卡在門縫上,結果這一卡,卡住了我的手指頭,我清晰的可以看出,手指頭被卡得出了血。


  我疼的叫出了聲,許瑩瑩見到這一幕后,連忙把門給打開,一臉緊張的對我怒斥道:“混蛋,你干嘛要這樣尋死覓活的?”這妮子比起柳姐和娘娘,還算是人性一些,還知道關心我。


  我把手給收回,忍著疼痛,背到后面,“我來是想為之前的事道個歉,還有就是……”“有什么事先進里面再說!”她一副緊張的樣子,向著周圍東張西望了會,拉著我進了她的房間。


  我也知道,自從她吃了上次的教訓后,也知道隔墻有耳,怕被其他人看見,告訴柳姐,再來找她的麻煩。


  進了她房間后,許瑩瑩讓我坐下,然后找了些外傷藥,親自給我擦了下,后又心平氣和的坐在我跟前,“說吧,來找我什么事?”從沒有一個女孩子,像她這樣對我好過,所以我對眼前的女孩子,瞬間刮目相看,從前的她,在我眼里,不過就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可是這一刻,她在我眼里,卻是最美的。


  我喜歡內在美的女人,許瑩瑩就是,我沒有理會她說的話,頓時看呆了。


  許瑩瑩用手在我的兩眼晃來晃去,“喂,我在跟你說話呢,傻了?”“難不成,你來是還想跟人家那個?”許瑩瑩說到這里,眼神看了下我的小二哥,更是用手試探性的摸向我那里,“呦,這么快就脹了?”我用手捂住了小二哥,然后看著她,羞紅了臉,“那啥,我就是想讓你在賭場那給我找個臨時工,就干幾天就行,不圖別的,能吃得起飯就行。


  ”說到這里,許瑩瑩捂著嘴笑了起來,“真沒想到,我們娘娘身邊的大紅人,竟然也會說這種話?你是在逗我玩呢?”我說這話確實有些荒謬,但是事實就是如此,我背后的心酸,她不知道。


  我來這里不是自尋苦吃的,被她這么一笑,我感覺我的自尊受到嚴重的踐踏,所以我很快就擺明了我的立場,“你如果不幫我的話那就算了!”我說著,就站起身來想要離開。


  許瑩瑩拉著我的手,“別急,我又沒說不幫你,不過你現在可是娘娘的人,我可不敢背著她幫你什么,但是你要是給我點好處,那我還可以考慮一下!”我知道她這話,是在暗示著我,讓我上她,可是我一想起娘娘昨天對我說的那句話,整個人瞬間就不寒而栗。


  許瑩瑩見我猶猶豫豫,就問我怎么了,我也如實的跟她說了,她聽后又是笑了笑,說:“你可真實在,這件事除了你我知道,還會有第三個人嗎?”她說這話是有那么幾分道理,可是我現在真的不敢拿我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許瑩瑩就主動了起來,開始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摸,沒幾下,我就被她挑逗得難受了起來。


  我心想,死就死,要死也要做個風流鬼,畢竟做什么事都要擔當風險,我要是連這點膽子都沒有,以后還怎么敢跟人說我出來混過。


  看著她那一臉的媚態,再加上手上的挑逗,很快,我這個沒什么經驗的人,就難以忍受了,一把把她撲倒在床上,粗暴的親吻著她,她也發出了輕微的恩啊聲。


  “咚咚!”這會,門外有人敲門。


  我瞬間穿好衣服,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尋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我一眼看到的就是床底下,可是床底下的縫隙特別的小,根本不夠我鉆的,所以,我只好躲進了衣柜。


  許瑩瑩也是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整理好衣服發型后,走到柜子面前,小聲的對我說:“是 洪爺來了,你千萬別發聲,他可是娘娘請來的貴賓,你是惹不起的。


  ”我“恩”了一聲后,見許瑩瑩走到了門口處,打開了門,瞬間聽見了一聲猥瑣的笑聲,“寶貝,可想死我了,多長時間沒去我那了,這會我來,你可別不歡迎我。


  ”許瑩瑩立馬發揮起了她風華絕代的騷姿,用嬌滴滴的聲音對洪爺說:“哎呦~洪爺~您說的是哪里話,人家這不最近幾天工作比較忙,沒來得及找您,您來當然歡迎了,您等會,我給您沏茶。


  ”洪爺一把抱住了她,直接就走到床跟前,把她扔在床上,脫下自己的衣服,撲了上去。


  這洪爺我是知道的,他也是個混江湖的老油條了,是天斧幫一名堂主,在這艘船上,承載了不少幫派頭子,他們之所以來,全都是來捧娘娘的場,這足以證明娘娘的江湖地位,同時讓我也知道了,在娘娘一臉不食人間的美貌背后,她還存在著其他的身份,要不然,她一個富婆,不可能會有這么多黑幫頭子來捧場。


  當然了,許瑩瑩也不是吃素的,她能在這艘船上混這么久,憑的,就是她的美色,這些個老家伙,平日里打打殺殺的,威風凜凜的,但就是缺女人。


  因為沒一個女的,愿意跟一個打打殺殺過日子的人。


  看洪爺那猴急的樣子,肯定就是憋壞了。


  許瑩瑩被她親了幾下后,推了她一下,說:“洪爺,您別這么猴急,反正我早晚都是你的,您這次來,帶(極品少婦的誘惑)了什么好處給人家?”洪爺露出猥瑣的笑容,用手指指了下許瑩瑩的鼻子,“小寶貝,就知道你想要說什么,好處嘛,你等著。


  ”他說著,就伸手從褲兜里掏出一翡翠鐲子遞給了許瑩瑩,許瑩瑩看了后,兩眼放光,直接就接過來,帶在了手上,“洪爺果然講究,這么貴重的東西都舍得送。


  ”“那是,我洪爺是誰,小寶貝,怎么樣,喜歡嗎?喜歡的話,那你也得給我點好處不是嗎?”他說著,就面露猥瑣,對許瑩瑩做了那種事,然而他也跟之前的那位沒什么區別,沒幾下就完事了。


  許瑩瑩躺在一邊,一臉無趣的樣子,跟洪爺聊著,大多數都是些淫言穢語,可是忽然間,洪爺談起了他們天斧幫的事,他對許瑩瑩說:“寶貝,說實話,過陣子這艘船就不太平了,你呢,到時候跟著我,放心吧,有我罩著你,保你相安無事。


  ”我一聽這話,立馬神經緊繃,把耳朵給豎起來。


  許瑩瑩問洪爺這話什么意思,洪爺卻吞吞吐吐的,說不出個所以然,但是看許瑩瑩的樣子,就知道她是有多好奇,就在洪爺面前撒嬌,“你如果不對人家說的話,人家以后可就不愿意搭理你了。


  ”洪爺很疼愛許瑩瑩,所以立馬一副緊張的樣子,“我說,我說,寶貝,不過你得答應我,這事情只有你一個人知道,不許告訴其他人。


  ”許瑩瑩答應了他,他才說出了口,原來這艘船上的三大幫派,早在上船之前,就互相勾結好了,要搶奪這艘船上的所有財產,而且還要把娘娘給輪了,這可不是一件小事,因為船在公海,他們想殺人,隨時都有可能,只是顧忌著娘娘的勢力,才沒有動手。


  看來自己待在這個地方,也是九死一生。


  雖然娘娘待我如同狗一樣,但是她好歹也給了我好處,讓我妹妹的手術得已實施,所以她對我也多少有恩,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她被這些個家伙給害了,而且,就算娘娘被抓,我能安全的活著回去?不能!所以,我得做好心中的打算。


  許瑩瑩聽了他的話后,大吃一驚,很快又跟個沒事人似的,依偎在洪爺的跟前,說道:那你可得記住了,到時候拉人家一把。


  洪爺摸著她的臉,猥瑣的笑著:放心吧,有我在,就能保證你的安全。


  許瑩瑩笑著看著洪爺,陪他聊了幾句后,因為我在的緣故,所以他急忙的支走了洪爺。


  洪爺離開后,許瑩瑩白了我一眼,“剛才我兩說的話,你全都聽見了?”我明白,禍從口出的道理,所以有時候,我不得不圓滑一點。


  我否認了,說什么都沒聽見,許瑩瑩這才對我笑了笑,拍著我的肩膀,沖我拋起了媚眼,“行了,今天放過你小子,你的事我會幫你的。


  ”她說著,就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一句話的事就擺平了,給我找了個服務生的活,其實就是給人家端茶倒水的,也就干這幾天,一天一百,如果有眼色的話,偶爾還能得到一些小費,反正總比沒有強。


  我沖許瑩瑩答謝后,就離開了她的房間。


  接著在周圍轉一轉,面朝著大海,舒了一口氣,老實說,我心里害怕,怕自己不能活著回去,我想就算我現在去娘娘那,把我聽到的這些話告訴她,她也不會相信,因為她是高高在上的娘娘,自負是她的寫照,她深信,那些個幫派都忌憚著她的實力,不敢亂來,而我則會吃虧,被她說成是挑撥離間,遷怒與她,搞不好真會被丟到海里去喂魚。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5日電甚至比他老公趙小生還要厲害,舒服的她整個 身體都是不由自主的輕顫起來。


   趙叔,快給我弄出來吧,我感覺 好難受,嗚嗚…… 這挑逗的聲音讓 老趙眼睛亮了起來,但是他可不想就這么簡單弄出來,這如果要是弄出來對方起身穿好衣服就走人了,他豈不是白費功夫了。


   老趙便嘴上答應著,雙手卻是努力的挑逗,他要讓對方忍受不了主動來求他,求自己弄她。


   想到一會讓這個絕品尤物言聽計從的樣子,他便是一陣性奮,嘴上的力道也是不由得加大起來。


   感受著老趙嘴上在自己豐滿柔軟之上沒有要離開的樣子,林清清不由得有些著急起來。


   趙叔,你……你快給我弄下面啊。


   好好好,這就好。


   聽到林清清有些焦急的聲音,老趙也是不敢大意,萬一對方生氣了不做了,到嘴的肉可就等于真得飛了。


   當即他便直接趴到下面。


   嗯哼……趙叔……不要……不要停…… 經過老趙這么久的努力,林清清再也理智不起來了,她實在是太想要了,想要被男人狠狠的蹂躪一番。


   啊……好難受……好難受…… 林清清嘴上說著好難受,身體的反應越加強烈了。


   這一幕看在老趙眼里,徹底讓他放心下來,他知道該是提條件的時候了。


   趙叔……我受不了了,你快給我吧……我想要…… 你想要什么? 老趙一邊說著,嘴上卻是不斷地親著那敏感地帶。


   我想要你……嗯……快給我吧…… 林清清閉著眼睛,嬌羞的叫喊出來她心中的所想。


   此時她的力氣被抽離的干凈,早就沒有力氣講話了。


   老趙也再也控制不住了,準備進入正題。


   當老趙剛準備進入的時候。


   林清清卻不知為何急忙說:老趙,我們已經過頭了,不能錯下去了。


   老趙壓抑在心頭的火焰無法徹底點燃,他抱著最后一絲僥幸說:林小姐,我們已經都到了這一步了,難道你還害怕啥嗎? 林清清:我我不能做出對不起我丈夫的事情。


   這有啥?你丈夫長久都在外地出差,半年也不見得回來一次,難道你就不空虛寂寞?我現在可以滿足你的空虛,讓你的身體充實,而且這件事情只有我們倆知道,絕對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的。


   不行。


  林清清依舊堅持己見:我丈夫明天就回來了,我不會做出對不起他的事情。


   老趙長嘆一聲,剛才箭在弦上,完全可以一擊入洞,可自己卻沒有把握好這個絕好的機會,只能任由機會從眼前離開。


   孤男寡女一絲不掛的共處一室,老趙本想一不做二不休的撲過去將林清清壓在身下 用力刺入。


   可最終他還是打消了這個瘋狂的想法,他知道林清清并不情愿,如果自己一意孤行,那等待自己的將會是牢獄之災。


   老趙將地上的衣服撿了起來,他幽怨的看著林清清,輕聲說:林小姐,你體內的玩具沒有拿出來,以后要是有機會,只要你開口,我絕對不會第一時間幫助你的。


   林清清別過頭,擦了擦眼睛說:謝謝。


   隨后一個人離開。


   剛才的美好稍縱即逝,讓老趙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他看著離去的背影,從被褥下拿走了五百塊錢,從小區離開后朝附近的城中村狂奔而去。


   他無法將自己過盛的體力發泄在林清清身上,他必須找一個林清清的替身,將體內的浴火全都蔓延到這個替身的身上。


   因為下雨,城中村看不(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到幾個人。


   老趙渾身濕透,進入了村內的一條漆黑巷子里面。


   前面的昏暗燈光下站著三名穿著暴露的年輕小姐,當老趙來到她們身邊,還沒等這些小姐發出招呼客人的聲音,老趙抓住一個身材最高挑的小姐就走進了出租屋里面。


   這種城中村的小姐炮房非常簡單,一張床,一張桌子,桌上放著一盒安全套,其他的什么都沒有。


   老趙現在急需發泄心中的浴火,從兜里摸出一百塊錢塞進了小姐的衣領里面,直接就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坐在了床上。


   老趙的粗壯苦瓜早就已經跟鋼鐵一樣堅硬,如同雞蛋一般大小的前段在昏暗的光線下散著青紫色的光芒。


   小姐看的一陣吃驚,她下意識看了眼自己蓮藕般的手臂,又看向那根如同黑炭一樣的粗壯 武器,心里暗自感嘆,這么粗壯的家伙要是進入了自己的身體里面,還不得把身體給撕成兩半。


   老趙早就已經精蟲上腦,他見小姐愣在了原地,用手擼動著粗壯 硬物,不滿問道:愣著干啥?快點來啊。


   小姐嬌羞喊道: 大哥,你這家伙也太厲害了,我怕我撐不住。


   老趙氣不打一處來,剛才在林清清家里面沒有得到發泄,沒想到這個小姐也不想接自己的生意,這讓他非常不滿。


   老趙站起身,抓住小姐的胳膊就硬是抓了過來,小姐準備尖聲大叫,老趙突然把小姐的腦袋壓在了胯下,趁著小姐嘴巴張開的空隙,直接就把粗壯的擎天柱塞入了櫻桃小嘴里面。


   被這么一個龐然大物塞入口中,小姐嗚嗚的亂叫,口中分泌出了大量的唾液將整個擎天之柱完全浸濕。


   再加上小姐的不斷掙扎,老趙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暢快感覺。


   滑嫩的口腔緊緊包裹著自己的粗壯硬物,滑嫩的舌頭不斷在頂端敏感的嫩肉上來回掃動,把這個小姐想象成林清清在吞吐著自己的武器,老趙越想越是興奮,抱著小姐的腦袋就開始前后的聳動。


   小姐哪兒受得了足有十八公分長的硬物在口腔內不斷戳來戳去,當每次硬物進入喉嚨深處的時候,一股作嘔的感覺就用上心頭,讓小姐一陣頭暈目眩。


   而喉嚨的擠壓感卻讓老趙感受到了異常的刺激,他每次找小姐都是把對方當成林清清一樣憐香,可是今天林清清給予他的卻是無情的傷害,這讓老趙非常的不滿。


   嗚嗚嗚…… 小姐在老趙的胯下不斷發出求饒的聲音,這縷聲音如同催情的炸彈一樣讓老趙更加兇猛起來。


   接連在小姐口中抽插了數百次,老趙越戰越勇,他無法滿足嘴巴的慰藉,他將武器從小姐口中抽了出來,將小姐拉起來直接就拖了暴露的衣服。


   你流氓!小姐捂著一顫一顫的雙峰尖叫一聲。


   這對白花花的奶子在老趙眼前一跳一跳,老趙胯下的巨龍也崢嶸無比,雖然這對雙峰沒有林清清的澎湃,但好在也是女人的敏感部位,老趙自然不想放過。


   他伸出粗糙的大手一把將其抓住,狠狠揉捏了一下,淫蕩笑道:我流氓?你一個做小姐的還好意思說我是流氓? 你才是小姐! 你還嘴硬?老趙怪叫一聲,使勁兒在小姐胸前抓了一把。


   嗯…… 小姐輕聲呻吟,這讓老趙更加興奮,他猛地脫掉了小姐的褲子,兩腿之間那團濃密的森林讓老趙最為原始的沖動更上一層樓。


   老趙伸出肥厚的舌頭使勁兒舔了一下嘴唇,小姐雖然經常一絲不掛的面對客人,可今天老趙的出現,卻讓這個小姐感覺到害怕起來。


   她從業這么多年,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亢奮的客人,更加沒有見過這么堅硬的粗壯武器。


   老趙嘿嘿笑了一聲,抓緊小姐的豐臀朝自己拉了過來。


   小姐一個沒站穩就朝床上趴了過去,老趙順勢也躺在了床上,小姐趴在他身上的時候,正好將濃密的森林壓在了老趙的嘴巴上。


   小姐正準備爬起來,可是老趙壓根就不給小姐這個機會,緊緊抱著小姐的兩瓣豐臀,伸手舌頭就開始猛烈的舔舐著已經流淌出晶瑩液體的蜜洞。


   小姐久經百戰,下身早就已經黑如鋼炭,沒有哪個客人會愿意品嘗下身的美味。


  今天被老趙這么一挑撥,她的身體劇烈顫抖,沒兩下 甬道內就一浪接著一浪的涌出了更多的液體。


   嬌喘的呻吟聲從小姐口中傳出,她將所有的力氣都集中在腰部,用力的壓向了老趙的嘴巴。


   老趙也沒有辜負小姐的所盼,他用舌頭如同舔舐林清清下體一樣開始撥撩起了小姐。


   晶體剔透的液體很快將老趙的臉龐打濕,順著臉頰流淌在床單上。


   小姐被老趙刺激的哇哇亂叫,老趙將舌頭從甬道內抽了出來,將兩根手指直接就刺了進去。


   當空虛的身體被兩根粗壯的手指所填充之后,小姐身子抖如糠篩,她的呻吟聲變得更加厲害起來。


   老趙快速扣動手指,一股股粘液隨著他的扣動不斷流淌出來。


   當動作越來越快的時候,小姐的呼吸也緊湊起來,呻吟聲也越發的嘹亮。


   丟了…… 小姐大喊一聲,老趙猛地抽出了手指,強烈的空虛感加上猛烈的刺激,讓小姐的甬道內噴涌出一股溫熱腥香的透明水流。


   看著氣喘吁吁的小姐躺在床上,老趙索性將衣服也一并脫了下來,環抱著小姐的腰肢讓她跪趴在床上。


   老趙也沒繼續挑逗,而是摸出了擎天之柱在濕潤的兩腿之間來回摩擦。


   當頂端頂到了兩片黑肉的的時候,老趙正想要刺入進去,小姐突然嬌喘喊道:大哥,別進去,要戴套! 老趙愣住了,他扭頭朝桌上的安全套看了一眼,他沒有下床,因為腦中想起了林清清。


   林清清為了自己的老公,保留了自己的身體不被侵犯,而老趙也想要將自己干凈的身體交給林清清,所以握著堅硬的武器朝上蔓延了一公分距離,頂在了小姐的后庭花上。


   敏感的部位搭上了這么一根如同烙鐵一樣的灼熱物件,小姐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她驚恐掙扎尖聲叫道:大哥,你快點拿開,不要從這里進去,快點拿掉! 任憑小姐如何掙扎,老趙硬是抱住了她的腰肢,當對準了目標之后,借著小姐體內分泌出來的天然潤滑劑,老趙猛地朝前挺動熊腰,直接將粗壯的鋼鐵硬物刺入了緊致的后庭之中。


   啊……大哥,疼……求你了,快點拔出來,我快要死了……求求你了…… 小姐的慘叫聲震耳欲聾,老趙壓根就沒有理會小姐的慘叫求饒,反而被這求饒聲刺激的快速聳動熊腰。


   看著自己的武器在小姐后庭內進進出出,一股強烈的吮吸感讓老趙心曠神怡。


   他從來都沒有嘗試過進入后庭的滋味兒,這種感覺比進入甬道要舒爽很多,而且更加的刺激。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9256511.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1870364.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8450626.html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7082319.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9519082.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5946509.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964269.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3859772.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1923229.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2740924.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ほろ苦い 青春 の 思い出 保健 室 の ド s 先生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