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紗 榮子

紗 榮子


一旁的劉 春杏算是明白了,這是要干群架了,她再傻也看的出來,這不是要把溫喆往死里整嘛?歸根結底這事都是因為自己惹起來的,她急的滿臉通紅的,跑過去就扯著劉 小民的胳膊乞求道:“哥你別亂搞,這打起來是要出事的,弄出了人命怎么辦,這都不是外人,以后還要見面的,莫把人打壞了撒。


  ”“你 女人家家的曉得個屁,這是我們男人 的事,你在旁邊呆著,一哈打起來了,你看看這個小王八蛋怎么求爺爺告奶奶的,他不是橫嗎?我要讓他以后都不敢見你。


  ”劉小民像是個好斗的公雞,把劉春杏拉到后面去了(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劉春杏慌了,立馬沖著溫喆喊道:“溫喆你就認個錯啊,也就沒有事了,要不然他們會把你打壞的,你怎么這么犟啊?”溫喆看見她那么焦急的樣子,心里就憋著一團火,好歹這是自己想處對象的女人,怎么能夠在她面前認慫,他仰著頭沖著 王胖子和劉小民喊道:“你們打我吧,今天把老子打死了,算你們狠,要不然,老子會找你們報仇。


  ”“說毛的大話,廢了這個小王八蛋。


  ”王胖子已經忍耐到了極限,大聲喊一聲, 強子為首的一伙人立刻沖上來了,揮舞著棒子虎虎生風。


   墨鏡男頓時將溫喆推到了一邊去,他們雖然只有三個人,可是面對這一群人連個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只是取下了眼鏡,一齊伸出胳膊來擋了一下,奪過了前面一個小伙子的棒子,啪的就把那個小伙子的腦袋打的鮮血淋漓的。


  “沒想到還是幾個練家子,往死里揍。


  ”強子吃了一驚,帶著頭拿著跟球棒就掄了過來,他是個帶頭的,自然是有兩下子,溫喆站在墨鏡男的后面都感到有一陣子的殺氣,下意識的閉了閉眼睛,就聽見了一聲慘叫。


  強子棒子還沒有到,已經被一個眼鏡男給踹在了肚子上,腳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去,其他人見老大都失足了,這還得了,頓時怒不可遏的往這邊沖。


  王胖子和劉小民站在一邊像是在看好戲,幻想著一會兒幾個人被打爬下了,然后一起跪在泥巴里給自己求饒,那場面肯定很刺激。


  不過接下來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一幕,讓他們的眼珠子差點都掉下來了,只見其中一個戴墨鏡的被打了幾棒子后,又跌倒了,他爬起來也不管身上是不是粘上了泥巴,手往懷里一摸,頓時一把黑洞洞的家伙對準了強子一伙人。


  打斗在這個時候停止了,大家都以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這個烏黑的家伙,強子這時候拿著棒子很是不服氣,還要上去打,那墨鏡男握著家伙發話了。


  “再上前一步,你腦袋立馬開花,不信你可以試試看。


  ”強子頓時愣住了,他回頭看了看王胖子,好像在問該怎么辦,王胖子這會兒也有點發蒙,要說打人的事他干過不少,可面對一把黑家伙指著的場面,他還是第一次遇見,他不由狐疑的 說道:“嚇唬誰呢,拿個小孩子的玩具,以為老子是唬大的?”其他人一聽見這話也不由開始懷疑,但是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敢隨便邁進一步,強子平時里是靠打架賺錢吃飯的,要是被一把玩具給糊弄了,傳出去是多么丟人的事,他硬著頭皮上前了一步,想要試試這家伙的真假。


  那個墨鏡男見狀準備扣動手指,旁邊的一個墨鏡男見事情不妙,急忙過來拉住了他的手,低聲說道:“這里不方便,趕緊收起來,鬧大了不好收場。


  ”聽了勸那個墨鏡男點點頭,不過為了證明他手中家伙的真假,他拆開了它,拿出幾顆“花生米”來,在手里抖了抖,迅速的填充進去,再次指著強子和其他人,晃了晃,聲音低沉的說道:“現在,你們信了沒有?別逼我動手。


  ”強子這時候已經傻眼了,其他人也是一樣的感覺,這可是真家伙,弄不好一顆花生米就要了命,雖然是靠打架為生的,可是沒有想過要拿命換錢的,他們只好呆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都拿眼看著王胖子,似乎是在聽他的指示。


  王胖子何時見過這樣的家伙,黑洞洞的好像隨時就要噴出一顆就要了自己的命,他只能自認倒霉,心想今天遇見了狠人了,看樣子對方來頭大的很,只是不知道為什么跟溫喆這小子有什么關系。


  也不管一旁的劉小民目瞪口呆了,王胖子頓時換了個態度,強裝著笑臉,沖著墨鏡男說道:“兄弟您是那條道上的?看來我們之間有一點的小小誤會,你不要見怪。


  ”“我們是誰你不用多問,帶著你 的人趕緊滾蛋,只想警告你,以后對溫先生客氣點,要不然請你吃花生米。


  ”墨鏡男說著,徑直走向了自己的車子,那些剛才還氣焰囂張的人子,都一個個自主的讓開了一條道。


  溫喆這時候像是在看電影,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算是什么角色,這兩天所接觸的事太多了,自從認識了金不換,他算是長了見識了,打群架就算了,居然還玩起了武器來,這玩意他只不過是在電視電影里見過啊,這金不換的保鏢都這樣的厲害,他是多么的有勢力,這回來之前還和他面對面的交談,態度還不怎么好,想起來就有點后怕。


  “溫先生你先上車吧,等他們走了,我們再離開。


  ”墨鏡男過來打開了車門,溫喆走了過去回頭見劉春杏也在看自己,被劉小民拉著王胖子的車上走,看樣子很是不愿意。


  墨鏡男開著車倒回路上去,調轉了車頭,強子帶著那些人一個個灰溜溜的回到面的上去,也不好意思跟胖子說什么,來時的囂張樣子完全不在了,駕著車乖乖的離開了。


  王胖子把車開到路上,心有余悸,劉小民平時里只不過是個小打小鬧的人,這會兒還沒有回過神來,手里燃著煙也忘記抽了,一旁的劉春杏終于說話了:“哥,我不想去縣城玩了,我想回衛生所去值班,你就隨了我的意思吧?”劉小民手指一抖,眼巴巴的看著王胖子,完全亂了分寸,“你說呢?”王胖子回頭看了看停在那里的車子,喉嚨里咕咚了一下,伸手摸了摸額頭的汗珠子,說話聲都有些不利索了,“那,那你們先回去吧,我剛才想起來還有點事沒有辦,不如過幾天再來看你們,你看這樣行不行?”“我看中,那我先回去了。


  ”劉春杏像是重新獲得了自由似的,開了車門就往回走,在經過溫喆的時候,特意的看了他一眼,眼神很復雜。


  經過了這事劉小民也自然沒意思再跟著王胖子了,也開了車門下去。


  “那你開車注意點安全,改天再來玩。


  ”劉小民剛剛下了車,王胖子的車就發動起來,一溜煙的跑了,劉小民趕緊跟著劉春杏往回走,看都不敢看溫喆一眼了。


  這邊的墨鏡男見他們都走了,回頭對溫喆說道:“溫先生讓你受驚了,希望這件事沒有給你帶來太多的麻煩。


  ”“怎么會,多虧了你們。


  ”溫喆看著墨鏡男,剛才見他把家伙放進懷里,那樣子威武極了,他在想,有一天自己也這么威風那該多牛逼啊。


  “我叫小五,道上大家都稱我為五哥,跟著金老板已經有些年月了,剛才那些人只不過是一些小蝦子,不值得一提,往后有什么困難,可以找我,這是我的聯系方式,還有這個,是金老板留給你的東西,我想我們還會見面的。


  ”那個叫做小五的墨鏡男說著,從車廂后座拿出一個包裹來,遞給了溫喆,還有一張印著電話號碼的卡片。


  打了招呼,道了謝,溫喆下車了,看著小五開著車絕塵而去,他不由感慨萬千,這些人就是酷啊,估計是提著腦殼玩的人,能夠結識了他們,以后也不怕被人隨便欺負了。


  溫喆拿著包裹回去,這才發現村子里的人都拿異樣的眼神看他,當時看熱鬧的村民遠遠的都沒有靠近,他們拿著鋤頭和鐵鍬,都是從地里回來的,都在議論著溫喆是怎么回事。


  村口就見到趙老二和二丫站在人群里盯著他看,表情還很復雜,這些村民因為隔得遠,也沒有怎么看清楚,怎么來了一群人,打了一會兒就走了呢。


  “小喆,你又惹禍了吧?被人揍了?是不是犯了事,惹了人,被人給抓去了?看看你這沒出息的樣子,還想進鄉衛生所,我看你就是一個沒出息的小子,將來連你老爹都不如,只能種田,臉朝黃土背朝天。


  ”趙老二一見面就諷刺起溫喆來。


  要是諷刺自己不要緊,可是這家伙又拿老爹做文章,溫喆當著二丫的面,反駁道:“你亂叫個啥?你可別忘記了,我要是進了鄉里的衛生院,你就跪著給我磕幾個頭,這話可是都記著吶,有大伙見證。


  ”趙老二打死都不相信溫喆能夠進鄉衛生院,嘲諷道:“行,誰要是不磕頭,誰是你龜兒子,我們得規定個時間,免得你到時候說忘記了,給你三年的時間,怎么樣?”“要什么三年,三個月就足夠了,你就等著吧。


  ”溫喆被即將的惱羞成怒,再說二丫還在一旁看著那,他可不想丟了這個人,再說經過剛才的事,他覺得金不換的勢力大著呢,連保鏢都那么狠,何況他的手溫,應該能夠將自己弄進去鄉衛生院。


  趙老二見即將成功,頓時一拍巴掌說了聲好,指著溫喆,翻了翻白眼,“你小子就等著吧,你要是三個月進不去怎么辦?你給我磕十個響頭。


  ”一旁的村民有端著飯碗邊吃邊看熱鬧的,頓時笑的噴飯,這趙老二明擺著是想占溫喆的便宜,不過他們也就是看個熱鬧,并不多嘴。


  “十個就十個,一百個我也答應,你等著。


  ”溫喆想也沒有想的就答應了。


  一旁的二丫拉了拉他爹的衣角,輕聲的說道:“爹,我看算了吧,這不像個事。


  ”“你懂什么,少丫頭,你還指望著這個小子翻了天不成,走,回去,我警告你以后不許跟他來往,他就是個沒出息的家伙。


  ”趙老二瞪了溫喆一眼,拉著二丫就往回走,二丫眼神忽閃忽閃的看著溫喆,一邊走還一邊回頭,有點不舍得的樣子。


  溫喆心里窩火極了,這二丫原本就算是自己的媳婦,就是趙老二這個勢利眼的爹,退了這門親事,他在心里暗自發誓,總有天得把二丫奪回來。


  村民見也沒什么熱鬧可看,就都散了去,溫喆回到家里,打開了金不換送給他的包裹,里面除了幾套新衣服,還有一個手機,這衣服一看就是牌子貨,而手機他也不懂什么牌子,總之看著挺高級的。


  把玩著手機看見一條短信,顯示的是金不換的來信,打開看是一溫話,囑咐溫喆以后用這個手機和他保持聯系,別忘記了合作的事情。


  溫喆想起金不換的話,關于老爹的一些信息,還有害老爹坐牢的那個人,就連金不換都不是他的對手,如今經過了剛才那一幕,他已經了解了金不換一些勢力,可想而知,那個人是多么的強大。


  看樣子以后自己一定要更加的努力,賺錢,搞關系,擴大勢力,這樣才能夠救出老爹,才有希望。


  正想著這事,院子的門吱呀一聲開了,進來一個人,溫喆一看,這不是村里的錢 寡婦嗎,看見她怯生生的樣子,好像生怕是被人看見了似的。


  “小喆你回來了?你沒有什么事吧?”錢寡婦進來就關切的問道。


  溫喆一看見錢寡婦,就想起那天晚上在河邊的事,不由自主的打量下她的身溫,和她銷魂的一幕還歷歷在目,搖搖頭說道:“啥事,我沒什么事呀?”錢寡婦雙眼含羞,臉色擔憂,看了看溫喆,“昨天你不是和劉小民干了一架,我當時聽說后嚇壞了,后來你又被人帶走了,剛剛還在村口又鬧事了,你這是咋了?”溫喆見錢寡婦那么關心自己,不由掠過暖意,解釋道:“其實也沒有啥事,嬸子,都過去了,你看我不是好端端的回來了,你不用擔心我。


  ”“那咋能不擔心呢,你看你的臉上還有傷呢,嬸子看了怪心疼的,痛不痛啊?”錢寡婦擔憂的看著他的臉,發現還有瘀傷,皺著秀美一副很心疼的樣子,下意識的伸手摸了一下,滿眼都是憐惜。


  溫喆這會兒低頭一瞧,錢寡婦那薄薄的衣衫下一雙玉兔若隱若現,就不免想起那天晚上的激戰,因為是在河邊上,不怎么方便,所以弄的也不過癮,雖說昨晚上被兩個女人搞的很銷魂,可是這錢寡婦是別有一番韻味,他決定逗逗她。


  “哎呀,有點疼,怎么辦。


  ”溫喆故意的齜牙咧嘴的,想要引起錢寡婦的同情。


  錢寡婦不知道有炸,咬了咬薄薄的嘴唇為難的問:“那咋辦呀,你不是醫生嗎,你給上點藥呀,你說你跟那個劉小民干什么仗,他就是一個小痞子,你哪兒打的贏他。


  ”“可是藥用完了,我這里沒得,咋辦?我聽說女人的唾液能夠治療男人身上的傷,要不你給我試試看?”溫喆一步步的循循善誘。


  “啥唾液,你說的我聽不懂。


  ”錢寡婦一臉懵懂的表情,樣子十分惹人愛。


  “可不就是你這里的東西,你把舌頭伸出來。


  ”溫喆見她單純的模樣,不由暗自得意。


  錢寡婦很是配合的伸出火紅的小舌頭,樣子十分可愛,溫喆見狀一口咬住,頓時香甜無比,一股香氣撲鼻,讓人無法自拔。


  好像意識到什么,錢寡婦慌忙推開了溫喆,嬌羞道:“別,小喆,這哪行,可不能和你再做這事了。


  ”“有啥不好的,我是醫生我還不知道嗎,你要真心疼我,你就從了我,我們都做那個事了,你還怕啥?”溫喆挑逗似的說道。


  “哎呀小喆你快別說了,羞死人了,都說那晚上的事以后甭提了,就那一次,凡事有個例外了,你不是說要治傷嗎,我回頭給你弄點醬油抹一下就好了,村里平時誰有個皮外傷,不都是這樣做的?”錢寡婦扭捏一番,兩只手絞在一起不知所措。


  “你要是怕羞,我把門關上,反正我是醫生,誰都不會說閑話的,有人看見也以為是治病,你怕個啥?”溫喆見錢寡婦動心了,起身去把門給插上了。


  回頭坐在錢寡婦面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繼續說道:“你給我親一下,我的臉就不會疼了,你試試就曉得了。


  ”“這樣真的中?”錢寡婦信以為真,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這女人親男人的臉還能治傷呢,小喆是醫生應該沒有錯的,上前就緩緩的伸出了火紅的小舌頭尖,舔在了溫喆的臉上。


  頓時癢酥酥的感覺,溫喆的欲望一下子就昂然了,身下的兄弟頓時昂首挺胸的,準備投入戰斗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順勢就將錢寡婦摟在了懷里,咬著她的紅嘴唇不停的吸允。


  錢寡婦嗯了一聲,輕輕推開了溫喆,嬌羞的說道:“小喆,不是說治傷嘛,你這是干啥呢,不能親嬸子哪里,哎……”錢寡婦還沒有說完,溫喆不讓她說話了,又堵住了她的嘴,還撬開了她的貝齒,使勁的咬著她的舌頭,糾纏不清,兩只手也抱住了錢寡婦那豐滿圓滾的屁股,不停的揉搓著。


  錢寡婦多少年沒有受過這樣的刺激,在河邊的晚上若不是溫喆去的突然,她也不會那么心甘情愿的,這回來正經的調情了,她忍不住渾身發軟,哆嗦起來,發出幾聲呻吟。


  溫喆現在已經有了不少的經驗,知道是時候滿足錢寡婦了,當下騰出手來,捏著她的酥胸揉搓不停,一只手根本就捂不住,這樣揉搓了一陣子,錢寡婦已經是滿面春光,含情脈脈了,嘴里也喘著氣。


  緩緩的將手伸到她的兩腿之間去,錢寡婦大概還有一絲清醒,趕緊捂住了,“小喆,這里不行,嬸子不能讓你摸這里,哎,別呀……”溫喆哪里肯答應,手靈活的一伸,就滑進了她兩腿之間,觸摸到了她茂密的秘密花園,原來這里早已經是溪水泛濫了,滑膩膩的。


  ?趁熱打鐵,溫喆趕緊抱著錢寡婦就往房間里走,放在床上就開始脫她的衣服,錢寡婦欲拒還迎,臉已經紅的像是熟透的蘋果,十分的誘人。


  終于能夠仔細的欣賞她身體的妙處,溫喆一時間浴火難耐,不得不說,錢寡婦的身材真是很棒,前凸后翹的,而且有少婦特有的韻味,酥胸鼓鼓漲漲的,而且很大,他一只手都握不住,另一只手在她光潔的皮膚上游走個不停。


  錢寡婦雙眼迷離,脈脈含情,早已經是不能自持,也不推推搡搡,抱著溫喆的腰,身子一拱一拱的,嘴里發出含糊不清的哼聲。


  溫喆知道是時候滿足她了,身子壓了上去,兩個人立即抱成了一團,錢寡婦情不自禁的叫了一聲,好像怕被人發現似的,急忙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一番翻云覆雨,老舊的床發出吱呀的聲音,隨著溫喆的移動而晃動個不停,錢寡婦喘息著壓低聲音道:“小喆,哎,你輕點呀,別被人聽見了……”溫喆繼續猛攻,嘗試了各種姿勢,好好的享受了一把,最終是一瀉千里,爬在錢寡婦光溜的身子上大口的喘息。


  錢寡婦也已經是香汗淋漓了,她摸了摸溫喆的額頭,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身子還在哆嗦,緊緊摟抱著溫喆,“小男人,你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嬸子是你的人了。


  ”溫喆翻過身來,找了根煙點上,大口的吸了下,朝著錢寡婦噴出一口霧氣來,“我的好嬸子,以后我想你的時候,你就過來陪我過夜吧?”錢寡婦嬌羞的點點頭,“嬸子以后就是你的,你想啥時候要,都可以的。


  ”溫喆滿足的笑了笑,看著她身上還留著斑斑的痕跡,和幾個唇印,不由覺得日子是多么的美好和幸福,恐怕以后,錢寡婦表面上是個寡婦,被村里的男人眼饞著,而暗地里卻是成了自己的女人了。


  晚上溫喆看了看他爹留給他的一些醫術,其實自小就看,如今已經是倒背如流了,不過他習慣的晚上溫習一遍,尤其是那本針經,他越看越覺得很有用,聽說考醫生執照需要很多知識和經驗,所以他不敢怠慢,很是認真的對待和準備,金不換和他說了,過幾天就有個考試,到時候會安排他去。


  第二天一早溫喆習慣的去村里的衛生所,雖然和劉小民之間發生了一些不愉快,不過好歹事情算是過去了,不管劉小民會不會善罷甘休,王胖子會不會報復,溫喆都不是很擔心,他現在最大的目標就是早點搞到行醫執照,然后是賺大把的錢,最后去鄉里的衛生院,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到了衛生所看見門開著,劉春杏也來了,看見了溫喆,表情很復雜,大概還在為昨天劉小民的事耿耿于懷,忽閃的眼神打量著溫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聲音很小,“小喆你來了。


  ”“恩,這么早,還真勤快呢。


  ”溫喆微笑著穿上了一件白大褂,習慣的往劉春杏那大大的胸前瞅了瞅,由于劉春杏低著頭坐在桌子前看醫書,那雪白的脖子下面兩顆小半球若隱若現,看的他一愣,有點沒有回過神來。


  劉春杏哪里有心思看什么書,完全是在做樣子,這會兒聽不見動靜抬頭一看,遇見溫喆那火辣辣的眼神,這才意識到自己春光外露了,連忙伸手拉了拉胸前的衣服,尷尬的臉紅了,故意咳嗽了兩聲。


  “對了,小喆,我叔說了,中午請你去吃個飯,順便為昨天的事說說,我哥回去被我叔罵了一頓。


  ”劉春杏怯怯的說道。


  “村支書請我吃飯?”溫喆像是聽錯了一樣,很是受寵若驚,不過也沒有在意,暗想估計是昨天的事鬧大了,金不換那邊的人把這伙村民給嚇到了吧。


  “我昨天回去把事都解釋了,我叔是個正派的人,村支書可不是那么好當的,誰對誰錯,總是有個說法的,鄉里鄉親的,抬頭不見低頭見,老是鬧別扭不好。


  ”劉春杏眨著眼睫毛,看了看溫喆,又低頭去看書。


  溫喆點點頭答應,走到她身后瞅了瞅,從這個角度看下去,能夠清楚的看見劉春杏懷里的兩個玉兔,還有粉紅色的乳罩,他真想伸手去摸一下。


  “看什么書呢?”溫喆明知故問,劉春杏看的書,他知道內容,無非就是介紹一些病理和常規治療方法,他十歲的時候,就已經會背誦了。


     導讀:女人是水做的,女人的很脆弱,女性心理也同樣脆弱,女性除了要股好家,還要工作,心理壓力很大,所以有 心理疾病很喜歡光顧女性,5大 偏愛女性的心理疾病,你了解了嗎?  現代生活讓女人除了有家庭壓力,在外頭還要承受工作壓力。


  人們常以為女人愛哭愛撒嬌,有了壓力有也容易 發泄出去,不會造成 心理問題,事實恰恰相反。


  男人發泄渠道少,所以一般出現的心理問題會趨于嚴重,而女性雖然心理問題嚴重程度不及男性,卻又更高的病發率。


  下面就是幾種在女(媽媽啊啊啊啊)性中容易出現的心理疾病,各位應該更注意一下。


    (一) 神經衰弱  產生的原因:  1、女性工作壓力大,很多白領壓力大,節奏快,長期處在緊張狀態,這需要懂得放松。


    2、女性感情婚姻緊張。


  如離婚家庭關系不和諧,婚外情,這些不良 情緒長期存在,就需要懂得調節自己的情緒。


    3、是因長期過度緊張,思想負擔重等負面情緒和極度疲勞引起。


  5大偏愛女性的心理疾病你了解了嗎(2/2)  神經衰弱的異常心理表現是、頭暈、煩躁、既易興奮又易疲勞,夜間難于入睡,精神萎靡,注意力難以集中,記憶力衰退,情緒激動等。


    (二)焦慮癥  是在家庭生活或工作中受挫折,親人病故,人際關系沖突等較強的心理因素刺激下發病。


   患者異常的心理表現是,缺乏安全感,總覺得別人在危害自己,常常預感到最壞的事情將要發生,出現莫明其妙的大禍臨頭感,而經常心煩意亂,坐立不安。


  同時,伴有植物神經功能紊亂而軀體癥狀。


  如手指麻木,四肢發涼,胸部有壓迫感,食欲不振,胃部燒灼感等。


    (三)強迫癥  很多現代女性比較好強,不好強就不能做好工作,所以她們不自己努力達到女強人狀態,要求自己達到某個成績,這樣的群體在增多。


    (四)情緒極度不穩定  女性攀比思想比男人要嚴重,比穿,比吃,比家庭,容易產生情緒失落。


  長期的失落就會造成精神緊張,煩躁首頁上一頁12下一頁尾頁動,情緒不穩,憂慮多疑,易怒等;從生理方面看,感覺忽冷忽熱,眩暈頭痛,失眠耳鳴,心慌手抖,四肢發麻,神疲乏力等。


  5大偏愛女性的心理疾病你了解了嗎(2/2)  (五)更年期 綜合癥  醫學心理學的研究證明,精神因素是更年期綜合癥的重要發病條件。


  此外,更年期綜合癥患者病前多有性格上的缺陷。


  北京醫學院曾統計41例患者,有44%的人性格特點為心胸狹窄,敏感拘謹,沉默寡言,愛生悶氣等。


  因此,要避免或減少更年期的不適癥狀,注意自身的心理調節節,十分重要。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918957.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2765065.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7744870.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408820.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4828461.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7794732.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5710312.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1523583.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4899297.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8743172.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紗 榮子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