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yumi nude



  雙贏: 司機賺錢 乘客省錢  市民:花2元 打車7公里,劃算  春節期間,市民黃先生和表弟從福州金山公交總站出發,去元洪附近吃飯。

  在 的哥的建議下,他同時用 嘀嘀打車和快的打車發起打車,的哥也馬上搶到了單。

    13分鐘后,兩人到達目的地,車費20元。

  扣除兩大 打車軟件各補貼的10元,這一程,黃先生和他表弟只花了2元打車…  現在打車軟件不是在搞活動嗎?就用與微信綁定的打車軟件‘嘀嘀打車&quo;叫了輛 的士

    黃先生原本想著,全程要花20多元錢,但用微信支付來付車費,每筆立減10元,劃算。

  不料,車沒開出多久,的哥開口了:兄弟,不然你再用另一款打車軟件發起打車,我立馬 搶單

  沒等黃先生反應過來,的哥又說:一車雙單,‘快的打車&quo;與支付寶捆綁,用支付寶付款,你們每筆可以返現10元。

  “打車神器”燒錢大站利與弊(4/4)  13分鐘后,兩人到達目的地,共22元。

  的哥繼續支招,分兩單買,微信支付11元,支付寶11元。

  扣除兩大打車軟件推出的立減、返現搶市活動,黃先生這一程就只花了2元打車。

  而眾所周知的是,福州的士起步價為3公里10元。

    沒設結束日期福廈普遍適用  黃先生所述的經歷是否普遍適用?記者昨日體驗,從金山中庚城也用打車軟件叫了輛的士,中途再換用另一款打車軟件發起打車,抵達五里亭國惠酒樓,原本需26元,實際上僅花費6元。

    記者從支付寶證實,自1月22日起,包括福州、廈門在內的國內40個城市,乘客只要使用支付寶錢包付打車費,每單返現獎勵10元,每天2筆封頂,返現于3~5個工作日內返還到支付寶賬戶內,目前沒設定結束日期。

  嘀嘀打車的搶市行為更早,于1月10日起每次用微信支付來付車費,每筆立減10元(每天3筆封頂),付款時自動扣減。

  “打車神器”燒錢大站利與弊(4/4)  也就是說,市民短途打車只需選擇其一,可實現幾乎不花錢,一車雙單則適用于距離稍遠點的。

    據了解,快的打車半年前入榕,嘀嘀打車于去年底在福州大面積落地,前者與支付寶合作,后者則與微信合作。

  二者均覆蓋了福州3000輛左右的的士,而福州市場的士保有量為6000多輛。

    司機:兩頭賺每天多收入近百元  的哥胡師傅說:每天獎勵10筆,我覺得很輕松。

  按照最新的獎勵政策,如果胡師傅每天能夠完成10單,嘀嘀打車就給胡師傅補助75元。

    如果勤勞一點,快的打車每天的5筆也可以完成。

  胡師傅說,這樣每天大概會有100元左右的新增收入。

  “打車神器”燒錢大站利與弊(4/4)  搶單:兩頭掙補貼每天多收入百元  記者采訪了數位資深成都的哥。

    胡師傅已經41歲了,開車有13年,他給記者展示的嘀嘀打車頁面顯示,截至昨日上午10時,他已經搶了569單生意,部分是1月10日嘀嘀打車開始推行對乘客獎勵前就搶單的,1月后搶單大概有300單。

    胡師傅對記者說,以前嘀嘀打車對司機每天獎勵5筆,完成很輕松。

  現在每天獎勵10筆,我覺得也很輕松。

  你看,現在是10點,我已經有4單了。

  按照最新的獎勵政策,如果胡師傅每天能夠完成10單,嘀嘀打車就給胡師傅補助75元。

  “打車神器”燒錢大站利與弊(4/4)  如果勤勞一點,快的打車每天的5筆也可以完成。

  胡師傅說,這樣每天大概會有100元左右的新增收入。

  “打車神器”燒錢大站利與弊(4/4)  看中了打車軟件這個香餑餑,現在不少司機開始主動推廣打車軟件。

  同事熊小姐告訴記者,她昨日從紅星路二段打乘車到錦江賓館,一位師傅主動問她用不用打車軟件,且建議她開通。

  這位師傅說,你省了我賺了,為什么不用?  一位出租車公司的負責人對記者說,與一個月前相比,現在的司機對打車軟件越來越有興趣,中午大家聚在一起吃飯時,就會討論這個問題,有些司機還會嘲笑不會用打車軟件的同行。

  “打車神器”燒錢大站利與弊(4/4)  好處:落東西未記車牌 打車神器幫找回  生活中,常常有人將財物落在車上,卻沒記下出租車的車牌等信息,有了打車軟件,這個問題就得到了解決。

    打車后錢包不小心落在的士上,沒留的士發票,不記得車牌號,錢包最后竟然順利地找回了。

  昨日,家住四方坪的葉小姐就遇到了這樣的事。

    葉小姐告訴記者,17日下午2時打車辦事,但直到傍晚6時買東西時才發現錢包不見了,里面有工資卡、信用卡和身份證及3000元現金。

  她想錢包有可能是掉在的士上了,但沒有索要發票,也不記得所乘的士的車牌號了。

  想起叫車時用了眼下正流行的滴滴打車軟件,她試著翻開手機里的打車記錄,果然還有的士車牌號和通話記錄。

  葉小姐給的士司機打了電話,電話一接通,長沙湘涂出租車公司的哥趙海兵就在那頭說:一直等你回電話!  原來,錢包確實掉在出租車前排座位下,趙海兵交班前清理車內時發現了。

  在向葉小姐核實錢包的細節后,趙海兵說:明天就給你送過去!“打車神器”燒錢大站利與弊(4/4)  亂象:加劇打車難 事故驟增  中老年人吃虧:不會用打車軟件  你獎10元,我獎11元;你獎12元,我獎13元。

  嘀嘀打車和快的打車兩套打車軟件,輪番提高對乘客打車的獎勵。

  然而,打車軟件補貼盛宴背后,卻是街頭招手打車越來越難。

    基本只有年輕人手機里才會下載有支付寶錢包、微信,并捆綁有銀行卡實現支付寶付款、微信支付。

  一些的哥為了拿到打車軟件公司的補貼,也都沖著用軟件叫車的乘客去。

  而不少手機里沒有安裝打車軟件的中老年人感嘆,打車更難了,街上空車不少,但就是不停  由于福州的士起步價為3公里10元,這意味著,支付寶、微信及其分別捆綁的打車軟件,持續地燒錢搶客競賽升級后,當下在福州打車,不僅可以不花錢,甚至還可以賺錢。

  “打車神器”燒錢大站利與弊(4/4)  就我接的單,還真沒超過40歲的。

  的哥陳師傅說,打車軟件推廣開來后,中老年人最吃虧,哇哇叫的都是‘4050&quo;人員,他們總埋怨,‘空車不少可就是不停,拒載率怎么這么高?&quo;陳師傅說,基本只有年輕人手機里才會下載有支付寶錢包、微信,并捆綁有銀行卡實現支付寶付款、微信支付。

    采訪中,記者從兩大打車軟件巨頭獲悉,福州各有5000多名司機安裝了打車軟件,而福州市場通常是一車兩人或三人一班,按平均2.5人一車計,兩大打車軟件覆蓋了近3000輛的士,而榕城市場的的士保有量為6000多輛。

  也就是說,打車軟件覆蓋了近半的福州城區的士。

    據了解,一個司機,若下載有兩大打車軟件,每月多賺三四千元基本沒問題。

  但一些的哥為快速搶單,甚至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與約車乘客聯系,難以集中精力開車,存在一定安全隱患。

  “打車神器”燒錢大站利與弊(4/4)  國內多地已禁止打車軟件加價  需要說明的是,打車軟件還有0元至20元幅度不等的加價功能,依據記者實際體驗,高峰期實現加價,司機搶單意愿更高;不加價,難有司機愿接單,尤其是在高峰期。

    采訪中,記者了解到,上海等多地已禁止打車軟件的加價行為。

  據媒體報道,上海市交通港口局局長孫建平就曾在2013上海民生訪談上表示,打車軟件作為新的技術手段,緩解城市打車難問題,有其積極意義,但必須合法合規操作,不能出現無序競價的現象。

  深圳相關部門甚至要求出租車駕駛員卸載手機打車應用,是國內首個對打車應用實施一刀切的城市。

    安全隱患:的哥埋頭搶單 事故頻發  據媒體報道,2月19日、20日兩天,山西太原全市共發生106起涉及出租車的交通事故,司機分心使用打車軟件,成為出租車事故集中驟增的主要原因之一。

  “打車神器”燒錢大站利與弊(4/4)  的哥在行車途中使用打車軟件,為了補貼,賣力搶單,乘客坐得膽戰心驚。

    市民反映:的哥把手機綁方向盤上搶單  昨日,市民林小姐打車經歷了驚魂一刻。

    司機把手機綁在方向盤上,一路上,手機不停播報打車軟件語音信息。

  林小姐說,昨日中午,她在湖東路打車去倉山萬達,出租車司機一邊握著方向盤,一邊時時關心手機里不停播報的軟件下單信息。

    車子行至尤溪洲大橋,正當司機低頭看手機時,隔壁車道一私家車突然變道拐了過來,的士司機急踩剎車,險些追尾。

  坐在副駕駛座的林小姐驚叫一聲,司機也嚇了一跳,嘴上還罵罵咧咧。

    這肯定會有一些影響,因為你要時時關注手機里的信息,否則客人的訂單就被別人搶走了。

  出租車司機小黃坦言,打車軟件是搶單制,先下手為贏,要比拼速度,開車中既要特別留意手機信息,又要觀察路邊情況,確實很容易分神。

  小黃還表示,有些司機是兩部手機同時在線,開車更添安全隱患。

    使用打車軟件,除了存在安全隱患外,也增加了甩客、拒載等違章行為。

  此前,本報就報道過多起違章事件。

  記者注意到,近段時間來,福州市便民呼叫中心12345網站上,有關出租車司機使用打車軟件的投訴和建議也多了起來。

    尷尬:高峰期打車更難 變相要小費  高峰期,打車軟件會令打車難問題更難。

    高峰期,打車軟件會令打車難問題更難——這是市民李小姐的感受。

    前幾天下雨,她在市區豐澤街等車,而一輛輛的士亮著空車經過,但都不肯停下來。

  我看到一個司機邊開車邊打電話,先經過我時不停下來,往前開了一段后,在一個(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也在打電話的男子面前停了下來,然后該男子就上車了,李小姐很郁悶:照理說我應該比他先攔到的。

    吳小姐也有類似遭遇。

  她高峰期用打車軟件打車,快的和滴滴都用上了,還是沒有車接她的單。

  眼看著時間流逝,她為了快點上車趕路,無奈選擇了給5元小費,很快她就接到了一位出租車司機的電話。

    搶單的哥變馬路殺手?  坐車時,司機一直在關注打車軟件上的消息,還一直按手機,打電話,能保障行車安全嗎?市民王小姐說道,很多的士司機開始用打車軟件,有的甚至用了兩三臺手機,安裝了兩三個打車軟件,邊開車邊搶單,會造成一定的安全隱患,也許在搶單的那一剎那,馬路殺手就誕生了。

    官方措施:或禁止或收編  上海:早晚高峰禁用打車軟件  近日,上海市交通運輸和港口管理局通過網站發布公告稱, 打車軟件在 出租汽車運營服務中存在的問題,打車軟件改變了傳統的出租汽車預約調度模式,提高了出租汽車運營效率,但其市場營銷手段、價外加價功能,以及對司機注冊登記把關不嚴等問題,已不同程度影響了出租汽車行業公平、公正的運營市場秩序,有損于上海出租汽車行業多年努力塑造形成城市文明流動名片的形象。

    因此,上海市交通港口局將會對打車軟件進入出租汽車行業,政府管理部門將進一步依法合規進行管理,要求出租汽車企業和駕駛員必須遵守行業法律法規和服務規范,絕不允許損害行業服務質量和運營安全這個基本底線。

    上海市運輸管理處、市交通執法總隊將會聯合下發通知,明確:一是在高峰時段新增運力配置方案出臺前,暫行實施早晚高峰時段(即每日7:30至9:30、16:30至18:30)本市出租汽車嚴禁使用打車軟件提供約車服務措施,以緩解高峰時段打車難;二是嚴禁出租汽車駕駛員在載客行車途中接聽、使用手機等終端設備,以確保出租汽車運營和乘客人身安全;三是鑒于租賃行業車輛以合同形式服務特定對象的特性,嚴禁租賃車輛安裝使用打車軟件,維護出租汽車客運市場秩序。

  上述三項措施自3月1日起實施。

  如有投訴,一經查實,將嚴肅處理,并納入誠信考核。

    公告還指出,相關部門在繼2月11日正式約談嘀嘀打車和快的打車2家第三方手機打車軟件運營商負責人后,2月27日將再度約談,重申必須在2月底前明確態度,將打車軟件與出租汽車公司電調平臺開展合作,一是打車軟件約車業務納入電調業務統計范圍,承接打車軟件約車業務車輛頂燈顯示電調;二是為確保行車安全,對已載客運營車輛,屏蔽發送業務信息。

  如叫車軟件置社會責任于不顧,對不愿意納管的軟件企業,本市交通主管部門將會同市相關行業主管部門,暫停打車軟件應用。

    福州:開發本土打車軟件  福州華威公司正在開發含打車功能的交通綜合應用軟件,一旦推出,市民只要在自己手機上安裝乘客端,就能從3200輛出租車中預約車輛出行,而且后臺將監控的哥是否甩客等。

    焦點一:本土軟件如何監管拒載?  據介紹,華威公司有全省最大的968968電召中心,并有公共微信賬號、網站預約等,可對榕3200輛出租車進行調派,今后交通綜合應用軟件將在這些車中率先啟用,該軟件直接連通語音播報設備,的哥無需再安裝。

  那么,該公司將如何監管呢?  的哥如果甩客,將被取消預約訂單資格。

  華威公司相關負責人說,目前華威公司對于提前1小時以上預約的乘客,保證100%供車,的哥不得有爽約、甩客等,否則罰款300元,而公司也會賠償乘客30元。

  對于即時電召,的哥若接單后甩客,也會被處罰。

  而如果的哥按公司要求運營,華威公司會獎勵。

  今后這個標準也將應用在軟件預約上。

    那么,該軟件推出后,如果的哥都以被預約為由拒載怎么辦?  據了解,目前福州出租車正在陸續安裝新設備,可以使被預約的車輛頂燈顯示電召二字。

  上述負責人表示,今后通過該軟件預約的車輛,頂燈須亮電召,也就是說,如果空車未顯示電召,卻拒絕載客,那么乘客都可投訴,只要是這3200輛出租車中的車輛被投訴,華威公司都將調查。

    焦點二:軟件是否影響行車安全?  本土軟件如何解決的哥在行車途中,邊開車邊搶單造成的安全隱患?  上述負責人說,和其他軟件不同的是,華威公司該軟件的司機端并不是安裝在的哥手機上,而是安裝在出租車上的收音機下方。

  如果乘客提前一小時以上通過該軟件預約出租車,那么預約信息會被發到后臺,由后臺人員統一調派車輛。

  這種情況下,和電召一樣,乘客需多支付15元司機空駛服務費。

    如果乘客是馬上要用車,那么這需求會通過車上終端語音播報給司機,司機可按終端上的按鈕一鍵搶單,在搶單成功后,后臺會自動撥通乘客的電話,司機可以和乘客直接對話。

  這種情況下,乘客多支付3元錢。

    這樣可以避免司機刷手機、通話,影響行車安全。

  上述負責人說。

    媒體評論:要相信市場的力量  打車軟件符合市場需求  打車軟件的出現緩解了打車難,這是一種創新。

  在發展初期,它固然存在一些問題,需要規范,但對加價市場行為一刀切禁止,不符合消費者的利益,無疑值得商榷。

    地方政府有沒有必要推出官方打車軟件,是值得重新考量的問題。

  官方打車軟件必然會和市場打車軟件同臺競爭。

  地方政府如何保證市場公平?現在,市場已經自發涌現了多款打車軟件,地方政府還有必要用納稅人的錢,重復建設打車平臺嗎?  不能一味踩剎車  就打車軟件而言,一味地踩剎車并非上策,法律規章和市場監管快馬加鞭,趕上互聯網的車輪方是上策。

  相比交管部門的口頭提醒,技術改進可能更管用。

  的哥用多軟件搶單問題,其實是一個技術的漏洞,至于軟件分散注意力,通過技術手段解決也應不難。

  至于安全問題,法律有明文規定,司機開車時不能打電話、發短信以及有其他操作手機的行為,這不僅對打車軟件有效,對任何司機都有效。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只要今后你不負我,我陳炎定會護你余生。

  ”陳炎看著 仲薇的身影,在心中暗暗想到。

  這一刻,少年那顆沉寂了的心,再次注入了活力。

   病房里,有護工正在幫仲薇清洗,所以陳炎四人站在走廊里安靜的等待著。

  氣氛冰冷的可怕。

  “劉曉東呢?”陳炎突然發問。

  “已經被警察帶走了。

  ”李正輝回答道,他本想動用關系幫一下陳炎,但是還沒有輪到他出手,就有一只無形的手壓了下來。

  雖然不知道是誰出手,但是陳炎這次肯定是在劫難逃,這也讓他更驚訝于陳炎的實力。

  陳炎 點了 點頭,剩下的一切他相信沈 千金都會處理好。

  “今天的事,多謝兩位了。

  ”兩人聽了陳炎的話,連忙擺了擺手。

  “陳少客氣了,今天的事說起來我還要向陳少道歉,畢竟是在光華出的事,我責無旁貸。

  ”李正輝說完,就對這陳炎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陳炎只是隨意看了他一眼,便將目光收回,雖然今天的事情李正輝有一定的責任,但是之后李正輝也幫了不少忙,所以陳炎也不準備多做計較。

  “李少言重了,以后有需要的事情,盡管來找我,但凡力所能及,我必出手。

  ”幾人寒暄了一會兒之后,李正輝和孫文便是離開了,剩下沈千金和陳炎兩人。

  剛才陳炎說話的時候,沈千金一句話都沒有說。

  “你知罪嗎?”“知。

  ”沈千金點了點頭,沒有保護好陳炎的安全,不管有千萬理由,都是他的過錯。

  “我希望能有一個讓我滿意的結果。

  ”“明白!”病房內。

  陳炎安靜的來到床邊,看著還在昏迷中的仲薇,神情有些難過。

  他也不說話,就那么安靜的坐著,兩只眼睛盯著體征儀器,時不時的落在仲薇的臉龐上,溫柔展現。

  陳炎一直看守在病房內,仲薇沒有親人,唯一的母親也是重病,早在之前就被沈千金安排去了省城接受治療,同樣有人24小時照顧著。

  咚咚咚!深夜,就在陳炎有些犯困的時候,敲門聲再度響起。

  “進來。

  ”陳炎微微搖了搖腦袋讓自己清醒。

  沈千金手捧一大堆營養品走了進來。

  “ 少爺,事情已經辦妥,劉曉東下半生都會在監獄里度過。

  。

  ”陳炎冷然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別再有下次了。

  ”陳炎終于開口,索性仲薇此次無礙,否則他不會就這么算了的。

  “少爺請放心,再有下次,沈千金以命謝罪。

  ”沈千金彎下腰,態度誠懇的承認錯誤。

  沈千金稍作停頓,拿出了一份文件,“少爺,這兩天 夜城并不太平,有一個 財團正在進入夜城,似乎還想要對我們下手。

  ”“什么財團?”陳炎眉頭微皺,他嗅到了不好的苗頭。

  “是這樣的,由數個大集團大家族聯合成立,專門收購各大公司的就是財團,因為聯合的緣故,很少有單一的集團跟家族能夠與其抗衡。

  ”“而明天到達夜城的叫做 北原財團,在華北地區東部算是比較強橫的一支力量了,據我調查到的結果顯示,北原財團的幕后主使就是省城的幾家龐然大物。

  ”“哦?跟我們陳家相比呢?”陳炎微微挑眉。

  沈千金聞言微微一笑,“少爺,陳家已經站在世界巔峰,自然不是這些小魚小蝦可以比擬的。

  只不過你如今尚未回歸,所以在夜城這里,這個北原集團已經能對你造成威脅了。

  ”沈千金的回答隱隱也透露出了陳家無法窺探的龐大規模。

  “此番北原財團來到夜城,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將整個夜城變成省城那幾家的私屬領地,將所有的家族集團收于麾下。

  ”“所有?就不怕撐死?”陳炎冷笑。

  單單是他的一個天水集團,市值就達到了百億,還有光華等排名前十的大型集團,整個夜城排的上號的加起來起碼達到千億的市值,豈是說收購就能收購的?“少爺,省城的一些家伙聯合,他們的確具備這個實力。

  ”沈千金苦笑。

  他知道自家少爺畢竟當了二十幾年的普通人,就算是氣質慢慢的回升了,可是根深蒂固的思維觀念還是有些破舊。

  “我知道了,有消息第一時間通知我。

  ”陳炎揮手讓沈千金離開。

  “是。

  ”沈千金離開了病房。

  陳炎起身來到窗戶前,看著外面的夜色,他總感覺這個北原財團來者不善。

  只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以他如今的身份,難道在區區夜城,還有擺平不了的人?次日清晨,陳炎被敲門聲吵醒。

  打開門,孫文正一臉著急的站在病房門口,看到陳炎,宛如見到了救命稻草一樣。

  “陳少,求求你救救我家的公司!”“進來說。

  ”陳炎看了一眼醫院走廊,示意孫文進到病房內。

  “怎么回事?”陳炎問道。

  “今天早晨咱們夜城突然來了一個財團,其中幾個人找上了我爸,直接開口要買下我家的集團,而且只給市值的百分之三十來收購,我爸拒絕之后,不到半個小時,我們家就接到了好幾個合作伙伴的電話,現在我們的貨源都要被切斷了。

  ”孫文顯然很著急,直入主題。

  陳炎聞言雙眼微瞇,果真跟他猜的一樣,昨晚沈千金提及的北原財團動手了。

  既然他們敢來,必然是做了十足的把握,一出手就是致命一擊,如果孫氏集團不愿意低價出售,只怕用不了多久就會倒閉了。

  “別急。

  ”陳炎對孫文安慰道。

  后者點了點頭,他相信陳炎的能量。

  兩人就在病房里等待著,沒多久,李正輝也來了。

  “陳少,我收到消息,有一個名叫北原的財團今早來到了夜城,然后開始收購一些公司,但是光華集團還沒有接觸到他們。

  ”陳炎冷靜的點頭,他要讓自己保持平常心,北原財團來勢洶洶,但他也不是好惹的。

  “再等。

  ”陳炎只給了兩個字,就沒了后話。

  兩人都好奇在等什么,但是他們也不敢多問,尤其是孫文,他只能依靠陳炎了。

  終于,在上午十點鐘左右的時候,病房門被推開,沈千金走了進來。

  “少爺,我把最詳細的消息給您帶來了。

  ”沈千里一臉恭敬。

  “講。

  ”“北原財團在早晨就對夜城的三流集團動手了,后又對二流集團動手,比如這位孫公子家中的集團,到現在為止,已經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公司同意了財團的收購,真的是來勢洶洶。

  ”“解決方法。

  ”陳炎出奇的冷靜,他不在乎那么多,他只關心如何讓這個財團灰溜溜的袞離夜城。

  “少爺,解決方法我倒是有一個。

  ”“講。

  ”“夜城內也有不少集團規模不弱,之所以毫無招架之力,主要是因為他們是一盤散沙,所以我們只需將這些集團整合起來,變成一個夜城的商會。

  ”“這樣的話,不論是規模還是威脅性,都大幅度的提高,他們就算是想收購,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沈千金此時笑瞇瞇的樣子像極了有錢的老狐貍,還是很招揍的那種。

  不過沈千金的話著實讓李正輝跟孫文震驚了,這是什么腦回路?夜城可不是小城市,整合全市的集團,這想法簡直駭人聽聞!“這倒是個好辦法。

  ”陳炎心里也挺震驚的,但表現出來肯定要淡定了。

  “少爺,先讓北原財團蹦跶一會兒,等他們找遍了整個夜城的時候,肯定是群神公憤,您到時候再出來振臂一呼。

  ”陳炎聽聞了然的點了點頭,看向還在病床上躺著的仲薇,微微嘆息,“可以,你們倆回去等我的消息吧,相信要不了多久了。

  ”李正輝跟孫文都走了之后,沈千金開口問道:“少爺,您是不是還有些問題要問我?”沈千金面帶笑容,他對現在的陳炎愈發的滿意了,懂大局觀,坐懷不亂,沉穩,這都是一個上位者應有的氣質。

  “說。

  ”陳炎好像非常不想搭理沈千金,看著后者明知故問的樣子,他就不惜的多說話。

  “我知道您一直好奇家族的實力,也好奇您到底有多少可以調動的資源。

  ”“家族的事情我不便多說,但家族既然準備讓繼承人們自行拼搏,肯定要給資本,您的零花錢就是您的資本,等時機成熟了,我自然會把零花錢都給您親自保管,但現在還不行。

  ”“至于咱們家族到底有多少家產,我說一個詞語您就明白了。

  ”提及家族,沈千金身上仿佛突然多出來一股傲人的氣質。

  “什么詞?”“富可敵國。

  ”陳炎瞪大了雙眼,微微震驚的表情流露,如果不是他刻意的掩飾自己的情緒,恐怕現在都徹底愣在了原地。

  以一個家族的資金做到富可敵國?這竟然是真實存在的!華國廣袤的土地上,擁有著無數的物質資源,國力更是飛速提升中,可一個隱世家族陳家竟然憑借一家之力,在財力上要與整個華國媲美!“少爺,我先走了,有消息我再來找您。

  ”沈千金離開了醫院,北原財團的事情有他把持著就足夠了,過程不需要陳炎跟進。

  整個病房只剩下了陳炎跟躺在病床上的仲薇。

  “出什么事了嗎?”虛弱的聲音響起,陳炎一愣,旋即猛地扭頭看向病床上,只見一雙美眸正看著自己。

  “你醒了!”陳炎有些激動,而后迅速按下護士站的鈴聲。

  “嗯。

  ”仲薇虛弱的應了一聲,隨即微微蹙眉,一臉痛苦。

  “為何如此?”陳炎看向仲薇,當時的那一幕再度浮現在他的腦海中,竟是讓他的眼眶微微有些濕潤。

  “我也不知道,當時根本來不及細想。

  ”仲薇平靜的語氣,更加讓陳炎心頭一疼。

  陳炎點了點頭,神情淡然,內心卻是泛起了波濤洶涌。

  很快,(左手握右手)醫生便來到了病房,給仲薇檢查了一下之后,告訴陳炎問題不大,之后只要注意休息,等待傷口恢復就行。

  “是不是出事了?”等到醫生離開之后,仲薇開口問道。

  “嗯。

  ”陳炎頷首。

  “夜城在今天早晨來了一個財團,是省城過來的,有點實力,妄圖收購夜城所有的大型集團,將夜城變成私屬的后花園。

  ”“我不會讓一群外來者得逞的。

  ”陳炎雙目發冷,說到底這二十幾年他都是在夜城生活成長的,相比較素未謀面的陳家,這里更讓他有歸屬感。

  所以,夜城無論如何也不是外來人可以蠻橫插足的!“陳總,商業上的事情我不便多問,但我要謝謝您在我身邊陪著我。

  ”仲薇有些害羞的說道。

  “你救了我的命,這是應該的。

  ”接下里的幾天,陳炎則擔當起了照顧仲薇的任務,一直寸步不離的守候在仲薇身邊。

  這幾天陳炎表現的很溫暖,病房內總是充滿了溫馨,沈千金等人也未曾來過醫院,除了每天定期檢查的護士,整個病房里只有陳炎跟仲薇兩人。

  第五天,仲薇終于拆掉了縫合在小腹的手術線,傷口逐漸愈合,可以出院了。

  就在這天,沈千金帶著李正輝跟孫文來到了醫院。

  經過了五天的時間,孫文臉上的陰霾愈發沉重,只因這段時間陳炎一直沒有什么動作,孫氏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于此同時,北原財團的收購愈發囂張,已經有不少企業對他們怨聲載道,只不過大多是敢怒不敢言。

  沈千金一臉自信笑容的看向陳炎,“少爺,可以出手了。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yumi nude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