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八神 さおり を



嘿,兒子,來這兒,我們來聊一聊。

  我看到你在看那個路過的 女人

  我不是想評判或者 羞辱你,我知道你為什么這樣做。

  但我們必須得談談這個問題,因為你怎樣“ 看女人”,這很重要。

  很多人會告訴你,女人應該注意自己的 穿著,以免招來 男人不當的目光。

  但我想告訴你 的是:女人如何穿著打扮是她的事,但像看一個人那樣去看她是你的責任,不管她穿什么。

  當你被一個女人的穿著所誘惑,忍不住游移雙眼、上下打量時,可能你會歸咎于她穿了什么,或者沒穿什么。

  但不要這么做。

  不要扮演受害者。

  因為當它發生時,你并不是一個無助的受害者。

  你完全能夠控制你自己,試一試。

  試著去看她的眼睛,而不是衣服或 身體

  當你扮演受害者時,你就陷入了男人一受到外界刺激 就會與生俱來地產生反應以至于無法自控、喪失判斷能力的謊言中。

  這是個荒謬的謊言。

  你能做到的遠不止是那樣。

  那個被你看的女人也遠不只是她的衣服和身體。

  社會上有很多男人物化女人的說法,這廣泛存在。

  人類會物化他們試圖去控制的事物。

  但如果你真的愛一個人,不要把她們簡化為一件物品。

  當你物化一些人——無論男女時,你也就放棄了你的人性。

  怎樣“看女人”?一位父親寫給(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兒子的話關于女人的著裝,有兩種常見的觀點迫使你去相信。

  一種觀點認為,女人需要靠穿著打扮來吸引男性,另一種則說女人得靠穿著來保護自己,避免男人的傷害。

  但兒子,你可以做得比這兩種要好得多。

  一個女人,或任何一個人,都不需要靠穿著才能引起你的注意。

  你需要給予她們應有的全部注意,僅僅因為你們都是人。

  另一方面,女人也不應該感到她要遠離你來自我保護,因為你能夠控制自己。

  不幸的是,現在不同性別之間的大多數互動,都根植于 恐懼:對拒絕的恐懼、對被虐待的恐懼、對失去控制的恐懼。

  我們害怕他人,因為我們被這樣教育:他人是危險的;女人的身體會導致男人犯罪;如果一個女人展露了太多身體,男人就會做 蠢事

  但我們必須得說清楚: 一個女人的身體不是危險源,她既不會對你造成傷害,也不應招致你做出蠢事。

  如果你做了蠢事,那也僅僅是因為你選擇這樣做了。

  所以,不要散播男人和女人間的恐懼。

  怎樣“看女人”?一位父親寫給兒子的話女性的身體很美好、很奇妙也很神秘。

  尊重她,把她當成同樣有希望、有夢想、有經歷、有感情和有追求的個體來尊重,讓她更自信,鼓勵她更自信。

  但這么做不是因為她是弱者。

  這是最大的胡扯。

  女人并不比男人弱。

  她們不是弱勢的性別,是另一個性別。

   小孕婦,想什么呢!我對你的嘴巴沒興趣!轉而,他的目光盯著領口下方。

   這個角度,什么都能看到。

   嘩拉 我的襯衫猛地被扯開,里面的松軟奪衣而出,一片潔白圓潤從裹胸中露出來。

   陸總,請自重!我的眼眶一下就紅了。

   感覺下一秒就要被吃了! 尤其是他(媽媽啊啊啊啊)眼中那股尖銳的戾氣,讓人嚇得發抖。

   到窗戶那邊跪下,跪到我高興為止。

   跪下? 那也總比被輕薄要好。

   眼淚滑出,心里委屈到不行。

  我不明白為什么他要這么對待一個孕婦!我到底有什么錯! 為了公司的利益,我哆哆嗦嗦走到窗臺前,吃力的跪下。

   再往前,貼住玻璃! 不遠處有幾座寫字樓,一定可以看到這里,我實在難以向前,委屈的哀求他。

   可不可以不要,會被看到的! 陸莫川 在我身邊蹲下,手指挑動著我的耳垂。

   這么性感的身體,不想被欣賞嗎?多浪費!快點去!他的臉上沒有表情,聲音也冷冰冰的。

   像極了電影里的壞人。

   我知道自己根本走不了,這里只有我們兩個人,生命掌握在他手上,心中一緊,眼淚從臉上滑下來。

   看到我哭,他的眼睛里放出光,聲音都變得興奮起來。

   快去!別惹我生氣! 我艱難的挪動膝蓋,將身體貼上去。

   鼓鼓的肚子,暴露的松軟貼在冰冷的玻璃窗上,四肢立刻僵硬。

  尤其是膝蓋,只有一層薄薄的絲襪,磨在地上很疼,尤其是這雙高跟鞋,別的腳生疼。

   頭皮都麻了,緊緊閉上眼睛,我感到有無數雙眼睛在盯著我看!被羞辱,自尊被踩在腳下的屈辱,極其 痛苦,除了哭我什么都做不了。

   好疼,好痛苦! 屁股很性感!他滿意的說道。

   一雙大手,伏在裙底,慢慢地朝上伸去。

   隔著絲襪,一種奇妙的感覺令人麻痹,他的動作很熟練,漸漸令人無法忍受的扭動。

   唔我忍不住叫出聲音。

   被如此羞辱,身體竟然有了感覺。

   身體在顫抖。

   不要……我的聲音也顫抖著。

   陸莫川也感覺到我身體的變化,頓時興奮極了。

   明明很享受,還裝作不想要!賤東西,你就是這樣勾引男人的?說完,他一掌 用力的拍在我的屁股上。

   身體立刻向前一撞,身前松軟的開關被觸發,那種特別的感覺令我興奮極了,卻又不得不強忍著。

   身體在發脹!尤其是身前漲的很厲害,被擠壓的酸麻感,令人上癮。

   我沒有,沒有……我哭的更委屈了。

   好疼,渾身都好疼,腳已經麻的僵硬,膝蓋更是火辣辣的疼!要跪不住了,搖搖欲墜的堅持著,稍微不留神就要摔倒在地上。

   好誘人!韓思妤,你真是個毒藥! 他的手指順著我的腳裸一直向上劃過,隔著絲襪都能感覺到那若有若無的溫熱,朝著大腿一直蔓延,最后停了下來。

   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全身如同被電了一般,膝蓋傳來的疼痛卻無法呼出,那手指不停的刺激著我的身體。

   近在咫尺的臉頰,一陣陣拍打在我臉上的熱浪,讓我迫切的想要逃離這里。

   他嘴角突然露出一絲冷笑,食指從臉頰劃過,在我的嘴唇停留,充滿貪婪的目光盯著那暴露在外的白凈。

   挺白的! 還來不及回答,他整個人就壓在我的身上。

   膝蓋,腳趾傳來的疼痛,甚至我都聽到骨頭的輕響,要痛吼出來的一刻,他一手捂住我的嘴。

   嗚嗚嗚。

   口中發出哽咽,身體的疼痛很快就被一陣異樣的感覺覆蓋,感受到小腹有烈火在焚燒,已經變形的柔軟淹沒了手掌,身體卻更加的舒服。

   嗯…不要! 好難受,可卻不想他停下,我感到一種屈辱,他有病嗎?為什么要這樣做! 許久,似乎是得到滿足,他終于離開我的身體,整理著衣服,嘴角露出邪笑,邪魅的瘆人。

   再跪一小會兒!不摔倒的話,我會給你獎勵的!他瞇起眼睛,捏起我的下巴,得意的說道。

   他用力一甩,將我放開。

   被羞辱的眼淚都要流干了。

   用余光看到,他 打開了手提箱。

   我的心一沉! 里面會是什么?刑具嗎,皮鞭?我不敢再想下去,怕極了!可身體卻興奮的沖刷神經,熱潮一波接著一波。

   我竟然沒有感覺到害怕,而是覺得異常刺激,心里隱隱有些期待。

   箱子被打開,跟我想的不一樣,里面都是鈔票的顏色,滿滿一整箱。

   他拿出一捆用力的摔在我的臉上,重重的生疼! 女人,不是喜歡錢嗎?高不高興? 緊接著又一捆摔過來,砸在裙底。

   為了錢就可以不要臉! 好痛苦!這是一種莫大的羞辱!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錢……我真的跪不住了! 我苦苦的哀求著,可他并沒停下來。

   緊接著,好幾捆鈔票砸到頭上身上臉上,好疼!好痛苦! 上午的時候,她說以后要用錢砸死我!你來彌補,來道歉,就試試被錢砸的滋味!讓我砸高興了,這事情就清了! 他越砸越開心,高興的笑了起來。

   滿地的鈔票,滿身的傷疼!雙腿發酸的抖動不止,缺氧的緣故,頭昏昏沉沉,他的聲音好像很遠又好像很近。

   我已經無力睜開眼睛。

   他將空箱子甩到一邊,蹲到我身邊,捏起我的下巴。

   疼痛令我不得不睜開眼睛,虛弱的半睜著眼睛。

   你的表現超乎我的想象!我就喜歡女人哭著求我!尤其是你這樣,天姿國色的長相,我滿意極了! 別撐著了,我給你發獎勵。

   這才身子一軟,倒在滿是鈔票的地上。

   好疼,好疼。

   膝蓋上的絲襪都磨破了,紅腫一大塊。

   陸莫川說的果然沒錯,他就是想高興高興,別的什么都沒做!他滿意的勾起嘴角。

   簡直是個惡魔! 上午的不痛快要成百倍的回饋! 你還好嗎?我給你叫個救護車? 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只能虛弱的搖搖頭。

   一會兒就好…… 我只想快點離開這里,我想遠離這個人!太可怕了!太恐怖了! 過了片刻,我掙扎著起來,扶著墻壁搖搖晃晃的站立。

  費力的將衣服整理好。

   他脫下外套披在我身上。

   這些錢是你的!營養費! 痛苦的搖搖頭。

   這些錢我看了都覺得惡心,一點都不想要!更不會拿回去!這些就是羞辱我的工具! 我不要,我要回去了! 我貼著滿是灰塵的墻壁,小心向下走去,剛走了幾步腳就軟了,后面一雙大手拉住我,險些滾下樓梯。

   別逞能!我扶你走! 陸莫川這個人很奇怪!我真的搞不懂他是在干嗎!把我弄成那樣他就開心了嗎?為什么還要好心扶我? 這就是他發泄的方式? 我沒有拒絕,因為還沒有力量去反抗,一層層臺階就像是地獄,怎么走都走不完,每一步痛苦又沉重。

   任由他架著,艱難的離開。

   司機見我們出來,連忙迎上來,從他手中將我接下。

   韓女士身體不舒服,輕點扶她! 他恢復了冷峻的姿態,徑直坐上車。

   終于,可以靠在柔軟的座椅上,身體的每一處都在疼! 他對我伸出手。

   拿來! 他忽然讓我拿什么?我十分不解的問他,什么? 合同! 這兩個字本是令人興奮不已的,可是現在,我只有機械和麻木,從包里抽出準備好的合同交給他。

   他連看都沒看,在后面簽上名字。

   不用看看嗎? 他交回我手上,像最初一樣冷淡的說道,我信任你! 陸莫川提前下車,讓司機送我。

   我遲疑一下,選擇回家。

   尊嚴被踐踏的痛苦,只想躲在安全的地方。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將扯爛的衣服換下,丟進垃圾。

   鉆進臥室藏在被子里,蜷縮著抱住自己。

  想起那些痛苦不堪的情景,痛苦到無法言語。

   我不敢告訴任何人,更不想讓任何人知道!那些事抹不去的恥辱!我到底做錯了什么?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咯吱 外面有動靜,我像只受驚的小獸,警覺的弓起身子。

   外面有人? 是沐恒回來了嗎?還是老公在家? 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走出房間。

   一個人都沒有,可是門口的鞋柜是打開的。

  進來的時候,明明是關著的,我也沒碰過。

   沐恒? 我走進沐恒的房間,里面空無一人。

   所有的房間都沒人。

   我走到門前,將鞋柜關上。

  這時,我看到地上有個信封。

  看樣子是順著門縫放進來的。

   我打開了信封,里面是一張 照片

   照片里……我驚呼一聲,手里的東西都掉到地上。

   這……這是! 心臟的壓力猛地加大!我捂著嘴很難呼吸。

   鈴鈴 電話!又是電話! 我顫抖著接聽了陌生來電,我知道一定還是那個人! 你到底要做什么!我激動的低吼。

   對面的聲音依然是那樣,經過了處理,什么都聽不出。

   怎么樣,照片好看嗎? 地上掉落的,是我洗澡的照片。

   我幾乎是咆哮著問道,你到底是誰!你在哪! 哈哈哈,那并不重要。

  你剛剛回來的樣子好狼狽,衣服都扯爛了,在外面玩的很刺激? 恐懼不停襲擊,壓得我幾乎透不過氣!剛才下車的時候,我將陸莫川的衣服留在了車上。

   胡說!你到底是誰?精神幾乎是崩潰的! 對面的人到底要做什么! 不要這么激動,你最好乖乖的聽話,你去做了什么在哪里,我可都知道,哈哈哈!聲音很放肆。

   你是想要錢嗎?我漸漸恢復理智。

   不,我想聽你上天的叫聲,現在叫給我聽好不好? 無恥!下流!變態!我暗自咒罵著,卻無可奈何。

  連敵人都不知是誰,我很無奈。

   你再打來我就報警了!我尖叫著掛斷電話。

   我將腳下的照片拿到廚房,一把火燒成灰燼。

   哐當 又傳來了聲音,我連忙去看,發現鞋柜又被打開了。

  冷汗將我浸濕,我小心的走上前。

   和剛才一樣的信封。

   打開,是一樣的照片。

   鈴鈴電話又一次響起。

   我猶豫了片刻,最后按了接聽鍵。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八神 さおり を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