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西班牙 a 片

西班牙 a 片


  一個事業有成的中年男人,他對自己的家庭和妻兒都充滿感激和愛情。


  但是這時卻遇 到了一個文弱的女孩以妹妹的身份走進他的生活中……  幫助一個小妹妹  像我們這樣的兩個人,應該是八竿子都打不著的,可偏偏我們就相遇了,在2005年的某個夜晚,在虛擬的網絡世界。


  那是關于會計的一個專業論壇,我常去那里面看帖子,發帖子, 方雪也常在那里逛游。


  那天,方雪似乎是遇到了難題,要了我的QQ, 跟我聊一些專業方面的問題。


  后來,我們又聯系了幾次,話題也從專業慢慢轉到了生活、工作。


  她的抱怨挺多的,我就用過來人的姿態勸解她。


  那時候,我們也互相留了手機號,她哥長哥短地叫我,我也只是把她當做小妹妹,從來沒有要見面的想法。


    2006年,為了高薪,我離開周口去了廣州一家公司打工,上班、下班、上網閑聊,生活一如平常。


  2007年5月初,我突然接到方雪的電話,她說她辭職到廣州了,還沒找到工作,問我能不能幫她介紹個活兒。


  說實話,我不喜歡給別人介紹工作,出力不討好,還麻煩。


  那天,我也沒有應允她,只是說幫她留意一下。


  可偏巧,那幾天,公司正缺人手,老板就問我,是否認識業務熟練的人。


  我想了想,問方雪要了簡歷,給了老板:沒想到,老板當場拍板,就她了,我信得過你。


  其實,說實話,方雪能不能干好,我自己心里都沒底。


   情感天地我和她情人走到了 陌路(4/4)  2007年5月8日,方雪上班的第一天,也是我和她第一次見面。


  說來,感覺怪怪的,以前只是電話、網聊,覺得她挺能侃的,可見到真人,覺得她特別文靜,話不多,聲音又細又柔的。


  剛進公司,方雪跟著我干,給我當助手,可是,大家都知道方雪是我介紹進來的,為了避嫌,半個月后,我把她介紹到了另外一個部門。


  人雖然走了,可我還總是默默觀察她,怕她出錯。


  后來,她所在部門的負責人在我面前夸她業務熟練又上進,我的心才完全放下來,總算沒有介紹錯人。


    (魏斌說起話來慢條斯理的,時不時看看手上的提綱,生怕錯過了哪個細節。


  從他的講述,他的眼神,我能看出來,他是個憨厚的男人,感情開始之初,如此平常、不經意,看不到一點愛的浪花。


  )  不經意間感情泛濫  因為是我介紹方雪進來的,她特別信任我,有什么 事情都跟我說。


  她進公司晚,文職的宿舍已經安排滿了,公司就把她安排在促銷員的宿舍里。


  那些都是夜場的促銷員,夜里上班,白天休息,跟方雪的工作時間剛好相反。


  方雪常跟我抱怨,說她晚上剛進入夢鄉,宿舍人呼啦啦地就回來了,又是說話又是洗漱的,吵得她睡不著覺。


  中午,她想回去補個午覺,她們又把男 朋友叫了進來,一起做飯、吃飯的。


  方雪的苦衷我也明白,但我無能為力啊,只能讓她克服一下、忍耐一下。


  情感天地:我和她從情人走到了陌路(4/4)  其實,也不是沒有辦法,只是我覺得不合適。


  那時候,公司又蓋了一座新樓,一樓二樓辦公,三樓是空著的,我就住在三樓,一到晚上整座樓就我一個人,同事們還笑稱我是這座樓的樓主。


  可我不能讓方雪來啊,孤男寡女的,豈不是讓人說閑話。


  又過了半個月,方雪實在忍受不了了,主動跟我說想搬到我這邊三樓,還說保證不會打擾我。


  我特別為難,可她是我介紹進來的,又不能袖手旁觀,就只好答應了。


    沒過幾天,方雪搬了過來,我特意為她挑選了一個離我遠一點的房間。


  可我們的交流還是多了。


  下班遇到,會一起吃飯,然后再回宿舍。


  她身體不好,常生病,我就給她買藥,陪她一起度過難熬的時刻。


  我也跟她聊起過我的家庭,都是對 愛人的溢美之詞,我不想讓她有任何誤會,也想斷了我未來可能萌發的念頭。


  可是,感情還是萌芽了,在我們不知不覺的時刻。


    那天,一個同事在街頭遭到搶劫被捅了一刀。


  我去醫院看他,陪護了一晚。


  次日凌晨,電話突然響了,我一看是方雪。


  大哥,這么晚了,我看你屋里好像沒人,你在哪兒啊?我回答說在醫院,她以為是我出事兒了,特別緊張,你咋了?情感天地:我和她從情人走到了陌路(4/4)  聲音都顫抖了。


  我的心被她的緊張感動得暖洋洋的。


    從那天之后,我們心里的感覺不太一樣了。


  這感覺讓我和方雪都有些害怕。


  那時候,單位也有人議論我們倆的關系,方雪十分反感,再加上后來的她工作上一直表現優秀,那些老人一直排擠她,說她是靠人往上爬等。


  2007年10月,方雪跟我說,她不想干了。


  我以為她只是鬧一下脾氣,就沒在意。


  沒想到幾天后,她領導找到我,說她已經辭職了。


  那天,我約她見面,勸她慎重考慮,好工作丟了就沒有了……就在那天,我們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情。


    那是一個意外,我們都沒有心理準備。


  事情發生之后,我們特別尷尬,在樓道里碰到,也不知道該說啥。


  大概5天之后,方雪還是走了……這次,我沒有留她,我有家庭,沒資格讓她留下。


  情感天地:我和她從情人走到了陌路(4/4)  意外懷孕,讓愛情變了味  本以為方雪走后一切都會結束。


  可是,一個月后,方雪打來電話,竟然說自己懷孕了。


    說到這里,我得說一些我和愛人之間的事兒。


  我和愛人是1999年經人介紹認識結婚的,她也不愛說話,但干活極為麻利,對老人也很孝順,是個賢惠的好媳婦。


  可結婚這么多年,我們一直有個心病,那就是沒有孩子。


  為了要孩子,我們幾乎把河南省的各大醫院都跑遍了,也花了很多錢。


  剛開始檢查說是我的問題,我就開始吃藥治療,后來,我的問題好了,還是懷不上。


  再檢查說是我愛人的問題,又是吃藥治療,可依然沒有結果……2004年我們實在是筋疲力盡,抱養了一個嬰兒,也就是我現在的女兒。


    所以,當聽到方雪懷了寶寶,我心里又激動又難過,說不出來是什么滋味。


  后來,方雪又到了廣州,我們一起去醫院做了檢查,確實懷孕了。


  方雪沒有怪我,只說了一句話,不能要。


  2007年11月,我帶著方雪去醫院,做了流產手術。


  我特意請了半個月的假,租了一間寬敞的房子,把方雪接進去靜養。


  每天,我在房間里洗衣、做飯,逗她開心。


  烏雞湯、骨頭湯,從來沒有斷過。


  情感天地:我和她從情人走到了陌路(4/4)  (不想要個自己的孩子嗎?我問。


  魏斌又是沉默:想啊,怎么不想?做夢都在想。


  可是,怎么要呢?離婚,跟她過?我對不起父母,也對不起家里的愛人、女兒。


  不離婚,讓她給我生?我對不起方雪。


  我沒資格這么要求。


  想來想去,只能做手術。


  )  很快一個月過去了。


  之前,我們雖然沒有談過今后的事情,但雙方心里都明白這段關系是非結束不可的。


  可是,經過了這一個月,方雪突然改變了主意,她要留在我身邊。


  這是我意想不到的。


  那時候,我有一個筆記本電腦,打開桌面就是我女兒的相片,每次方雪打開電腦都要把這個桌面換掉。


  我換回來,她就再換掉。


  我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可是,我不能給她承諾。


  沒有承諾,方雪的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動不動就跟我吵架。


  有一次,我出差,她非要我回去陪她,我回不去,她在電話里又哭又鬧,還說要自殺,我在電話里勸了一個小時才勸下來。


  情感天地:我和她從情人走到了陌路(4/4)  愛情戰爭,兩個人都受傷  這樣下去怎么行?我真是筋疲力盡,想盡快結束這段感情。


  朋友給我 出了個主意——既然你勸不動她,就委婉地跟她家人說一下,讓她家人勸勸她。


  我真是六神無主啊,就聽了朋友的話。


  沒想到,適得其反,反而激怒了方雪,她說:你覺得,跟我家人說有用嗎?告訴你,我認準的事兒,誰也阻止不了。


  后來,朋友又出個主意——找人假扮我愛人給她打電話,讓她退出。


  可仍然沒用,她不僅生氣,還開始了反擊。


    和方雪在一起,我從來沒隱瞞過什么。


  我的QQ、郵箱密碼、銀行賬戶密碼,她都知道。


  她就冒充我在QQ上發布消息,說我要結婚了。


  弄得朋友、同事都打聽,我什么時候離的婚,又要跟誰結婚。


  不僅如此,她還從我的銀行賬戶里取走2萬多元錢,還打電話給我愛人,說了我和她的事情。


  情感天地:我和她從情人走到了陌路(4/4)  家里人知道我和方雪的事情后,紛紛打電話質問我,我愛人還提出了離婚,鬧得雞飛狗跳的。


  2008年9月,在家人的一再要求下,我回了周口。


  我和方雪的事情也似乎告一段落。


    其實,我挺內疚的。


  方雪做了這么多,無非是想把我留在她身邊,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歸根結底,還是我的錯,我傷害了方雪,曾經她是那么溫柔、善良的女孩子,是我,讓她受傷,變了模樣。


    去年年底,方雪又跟我聯系了一次(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


  她已經結婚了,可是結婚后兩三個月都沒懷上孩子,她讓我負責,說是之前做流產的后遺癥。


  我不知道該咋負責,只能勸她等等再說,兩三個月不懷孕很正常。


    這一年來,我的生活漸漸恢復了平靜。


  愛人不再提從前的事情,似乎已經原諒了我。


  但是對于方雪,我一直不能原諒自己,我只希望她能過上好日子,這比啥都強。


    還好你妻子肯原諒你,好好珍惜吧,沒有聽過這樣一句話嗎,不做不會死~世界上漂亮小女生有的是,但是老婆永遠只有一個。


  情感天地:我和她從情人走到了陌路(4/4)   朱顏在深圳的大街小巷轉了兩個星期了,依然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本來有家夜總會讓她去做咨客 小姐,朱顏不知道這是個什么樣的工作,回來問朋友,朋友說就是站在門口的迎賓小姐,朱顏不喜歡拋頭露面,就推辭了。


  朱顏想去公司里當個正正經經的文秘,去過幾家公司面試,但都是石沉大海。


    朋友說,是朱顏的服裝礙了事。


  朱顏看了看自己,覺得沒有什么不妥。


  朱顏穿看一身 寶藍色的綢料 衣裙,小小的立領,一點點覆袖.細密的盤花紐沿著起伏的胸脯排下來,A字裙型,裙邊散著一圈密密的白色小花朵,裙裾總是在腳踝間跳蕩。


  朋友說,你看。


  這像個秘書小姐穿的衣服嗎?我看是舊式人家的大小姐。


    朱顏不語,她知道朋友說得對,但是這么說她心愛的衣物她還是 有一點不高興。


  朱顏覺得這套衣服此刻最諳合自己的心境,柔弱體貼,有一點顧影自憐。


  不過,朱顏還是想改換一下行頭,但現在她還無能為力。


    朱顏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來深圳,雖然這座城市是許多人向往的天堂,但朱顏覺得她的天堂就是她生活的那個小城,慈愛的父母。


  忠實的朋友,當然還因為有他,朱顏想:沒有這一切,深圳又會好到哪里去呢?不過。


  這一切的寧靜安謐轉瞬即逝。


  半年內,父母竟然相繼病逝,而他又背叛了她。


  即沒有原因也沒有借口,讓朱顏覺得一切猶如一場夢。


  朱顏心里有說不出的痛,她不愿意再看見熟悉的一切一切,就收拾了簡單的行李來到了深圳。


  在簡單的行李中,就有朱顏喜愛的這套寶藍色衣裙。


    明天,朱顏又要去一家公司面試了,臨睡前,她檢點了一下自己的皮箱。


  并沒有找到更適合的,就只好把那套剛用清水漂凈的寶藍色衣裙掛在了窗前最通風的地方。


  第二天起來,衣裙果然干爽透了,朱顏洗漱完畢,依然 穿上它,出了門。


  晨風拂動著朱顏烏亮的秀發和藍色的裙擺,使朱顏的心稍稍有了一些亮色。


    當前臺小姐把朱顏引進門去時,朱顏沒有想到老總會是那么年輕,大概三十五六的樣子。


  老總的眼光很銳利,朱顏一進門,就感覺到他已經上上下下把自己打量透了,朱顏想起了朋友的話,第一次對自己的衣服羞愧起來,她拘謹地坐了下來,把裙擺緊緊夾在彎曲的膝蓋后面,不讓它們太肆意。


  老總的眼睛一直盯著朱顏,嘴里卻例行公事地問著朱顏的個人資料,朱顏被逼得抬不起頭,就訥訥地回答著。


    出了門.朱顏擦了擦汗,瞄了一眼從路邊玻璃窗里映照出來的身影,感到很沮喪。


    兩天后,正當朱顏在朋友的宿舍里百無聊賴之時.朋友卻打來電話,告訴她有家公司讓她去上班。


  朱顏是留下朋友的呼機和面試公司聯系的,朱顏想:大概朋友和她一樣都松了一口氣。


    朱顏上了班才知道,老總姓陳,叫 陳濤,當然她得管他叫陳總,她的工作就是替他整理文件和資料。


  以及承擔其它辦公雜務。


  朱顏的辦公室在陳濤的外間,一般來電來人都由朱顏先掌握。


  朱顏的工作繁忙而瑣細,朱顏是個好性子的人,她并不討厭瑣細的事情,這使她能夠一直從容不迫地工作著。


  她感到很充實。


    朱顏在最初的一個月時間還是穿看那套寶藍色的衣裙。


  公司里還有很多女職員,她們總是像蝴蝶一樣招展,盡管艷麗,但也是在拘謹的套裝中玩著花祥,像朱顏這樣裙裾飄飄的確實很少。


  朱顏覺出了一些尷尬,倒不是自慚于別人的奪目,而是覺出自己的妝扮有一點不合于群,而格外顯眼,而她是最不愛突顯自己的。


    朱顏似乎還感覺到陳濤對她的服裝也有不滿,好幾回,她在轉身出門之際都捕捉到了他的余光,朱顏想:他一定在觀察她,如果她的工作沒有被他指出差池的話,不是因為這身衣服又會是什么呢?  這身衣服果然讓朱顏當眾出了一次洋相。


  那天,幾個重要的客戶來到了公司,陳濤讓朱顏上幾杯茶來,朱顏兌好水,半蹲著往沙發前那張矮幾上的茶杯中沖水。


  當她起身時,她的裙角掛在了自己的鞋扣上,讓朱顏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坐在一旁正在談話的陳濤連忙關切地扶住了她,但是他眼睛里的責備卻并不輕微。


    朱顏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換下了那身衣裙。


  拿到第一個月的工資后,朱顏首先買了兩身套裙,一套純黑,一套銀灰,單穿、套開穿都可以,這讓朱顏可以來一點有限的變化。


  朱顏還買了一雙 黑色坡跟淺口皮鞋,一只黑色的手袋。


  這些服飾怎么搭配都行,使朱顏省去了很多煩惱,朱顏想,服飾其實真的是可以左右人的,現在這一黑一灰的,像是銅墻鐵壁一樣把自己護得緊緊的,而自己,穿著它們,也果然走出了女強人的凌厲步伐。


  效果果然不錯,朱顏觀察了一段時間后,認定陳濤沒有再暗中盯著自己。


    那晚,朱顏跟著陳濤到晶都陪客戶吃飯,盡管是紅葡萄酒,陳濤還是喝出了醉意,因為那些叫嚷著/敬朱小姐/的酒因為朱顏的執意不喝都被陳濤攔了下來,而這些人就更加有意地讓陳濤多代了兩杯。


    當他們倆上了寶馬車后,朱顏有些擔心,就按住了陳濤準備扭動油門的手,讓他歇一會兒再開。


  陳濤卻趁機握住了她的手,而且很有力。


  朱顏沒有對付過這種事,她不知道該不該抽回自己的手,就只好任他握著。


    陳濤揚著濃黑的眉,睜著充滿血絲的眼睛看著她,說:朱顏啊,朱顏,你為什么不穿那套藍色的衣裙了?你只有穿上那套衣服才是最美的,很古典,很有味道。


  你知道,什么對女人最重要嗎?是韻味,沒有韻味的女人是死的,死沉沉的,一點也不好看。


  陳濤晃著腦袋,越說越不清晰,頭也越垂越低,最后,他握著朱顏的手倒在了她的肩頭。


    朱顏輕輕掙出自己的手,找出了陳濤的手機,她撥了司機的電話,讓他馬上過來。


  這時,陳濤己是微酣,他很馴服的樣子讓朱顏有了一點心動。


  她肆無忌憚地把陳濤看了個夠,平時,她從來沒敢這祥大膽過。


  朱顏甚至想輕輕地、輕輕地在陳濤那閉合著的長而卷的睫毛上印上一個吻,但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


  朱顏只是用舌尖舔了舔自己干渴的唇。


    當晚,朱顏還是忍不住陳濤一番話的誘惑,把那身衣裙取出來,貼在(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臉上久久感受著那久違了的柔滑的感覺。


  然后,朱顏穿上它在鏡子里照了又照……  第二天,在換衣準備上班時,朱顏再次拿起了掛在床頭的寶藍色衣裙,對著鏡子比劃了一下,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有一些茫然。


  她又想:也許那只是他酒后的戲言罷了,你卻當真,張愛玲所說的/天真的可恥/也不過如此啊!想到這里,朱顏毅然換上了那身純黑的套裝,踏進黑色的皮鞋,拎了黑色的手袋,踩著忐忑的心情到了公司。


    陳濤很晚才到公司,他走進了辦公室,走向里間房門。


  啟門時,陳濤回過頭落落大方地向朱顏說了一聲好,朱顏也倉促地應了一句。


  之后,門無聲地合上了。


    朱顏緊張地看了一下自己的一身玄衣噓了一口氣。


  其實,在她心里,她自己也說不上是慶幸還是遺憾……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1047502.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6065307.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7538802.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6840134.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2495773.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7488402.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6305122.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3184048.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1373140.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464996.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西班牙 a 片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