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chubby xxx video

chubby xxx video


總監卻沒頭沒腦的問了這么句話出來,讓抱定伸頭縮頭都是一刀的 張三慎又是一愣,一激之下腦子短路,又加上已經有幾分酒意了,故意想要在大老板面前揚眉吐氣一回,就沖口 說道:“還可以吧,白酒能喝一斤多,啤酒喝多了,除了尿多沒醉過。


  ” 甄虹顏也有幾分酒意了脾氣特好,聽了張三慎的吹牛,想起這小子那天晚上等她的時候, 喝了幾罐啤酒就倒行逆施的侵犯了她,現在居然敢吹牛說酒量驚人,就忍不住“噗哧”一樂,嗔怪的說道:“你說話怎么這么粗魯?是不是吹牛了啊?那走吧,替我 喝酒去,今天你可要把客人給我陪好了,如果客人沒醉你醉了,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直接下學校當老師去吧!”張三慎今天連連受到壓制,現在卻又被大老板邀請去喝酒,這一番天上地下的待遇不啻于冰火兩重天,把他揉搓的暈暈乎乎的,腦子不清醒的跟著鄭老板,走進樓上一個包廂。


  張三慎一看這個包廂,比剛剛郭曉鵬包的房間起碼大了五倍,布置的更是豪華到沒天理的地步,寬大的桌子上卻僅僅坐著三個客人。


  他就跟初進大觀園的劉姥姥一般亦步亦趨的跟著甄總監,生怕自己做錯了什么。


  因為是總監請客,作為主人的甄虹顏走過去沖客人笑著說道:“我可是喝不得了,這是我們辦公室的小張,等會兒我輸了讓他替我吧?”在座的可不是一般人物,一個個都是大人物,張三慎都認識,但人家可不認識他那幾個人自然不會跟 女人計較,看她喝的臉都紅了,也就答應了張三慎替酒。


  甄虹顏回頭叫張三慎,猛然看見高大威猛的張三慎跟一尊金剛一般站在她身邊,臉上的表情卻跟小媳婦一般戰戰兢兢的時候,終于笑起來了:“哈哈哈,你這個小張怎么回事啊?我們又不是老虎,你干嗎嚇成這個樣子?就在我邊兒上坐下,等我輸了才用得上你呢!”幾個領導都明白甄虹顏是一個謹慎把穩 的人,她既然把張三慎叫進來替酒,自然就是她最信得過的心腹了,所以他們幾個一邊用撲克牌賭著酒,一邊旁若無人的議論著公司高層領導們的趣聞軼事。


  張三慎剛給郭曉鵬說了情況就走回來,傻愣愣坐在甄總監身邊,聽著那些個平日里在他眼里不亞于天神的大領導們在這幾個人的嘴里,一個個都成了照妖鏡下面的妖精,被脫下了冠冕堂皇的外衣,打回原形成了跟他一樣具備食、色、性的平凡人,他聽著聽著,不禁就對這些人失去了好多往日的敬意。


  “哈哈哈,甄總監,你又輸了!我放你的風,你要喝兩杯的,喝酒喝酒!”郝主管大笑著丟下撲克牌,滿滿的替甄虹顏倒上了酒。


  “哎呀,我真的不能喝了啊!我的郝大領導,您可真舍得讓我喝,給我倒這么滿的……小張,來,你替我喝了吧。


  ”甄虹顏丟下牌叫苦不迭的 看著兩杯酒說道。


  “那可不行!”吳秘書伸手攔住了說道:“甄總監你輸了兩杯,怎么著也要自己喝一杯才是,找人替只能替一杯!”另外兩個領導也齊聲稱是,甄虹顏無奈之下只好自己端了一杯愁眉苦臉的喝了下去,張三慎趕緊喝了另一杯。


  看著領導們繼續斗牌,張三慎一邊倒酒服務,一邊眼瞅著三個大男人合起伙來做手腳,總是甄虹顏輸。


  一開始他抱著解恨的心理覺得喝死這個狠毒的女人算了,可是沒過多久,看著鄭老板連連中計,說話都不利落了,他居然心疼起來,轉眼看到桌子上有礦泉水,靈機一動,假裝喝水,就暗暗把一只酒杯在桌子下面倒上了礦泉水,當甄虹顏又輸了兩杯的時候,他趕緊端起一杯酒卻握在手心,卻把早就準備好的那杯水遞到了她的手里,自己替她喝了一杯酒。


  甄虹顏又是皺著眉頭把酒倒進了嘴里,誰知馬上就發覺這杯酒有貓膩,居然一點都不辣,她略顯詫異的看了張三慎一眼,卻看到他沖她擠了幾眼,就恍然大悟了。


  那幾個男人也都喝得差不多了,哪里能發現張三慎一個小人物敢在他們跟前做手腳啊?就繼續斗著,不一會兒工夫,三瓶五糧液都喝完了,幾個人就搖搖晃晃的說散伙了。


  在酒店門口送走了幾位領導,甄虹顏也舌頭發硬的笑嘻嘻說道:“小張,我的車送郝主管去了,咱們倆打車吧?”張三慎在郭曉鵬那里就喝了一陣子了,又替甄虹顏喝了好幾杯,也是七八分醉意,正在興奮頭上,自然樂意當護花使者的,豪爽的叫了一輛車扶著甄虹顏上了車,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酒精燒壞了神經,居然沒有去副駕駛,而是坐在了鄭老板的身邊。


  甄虹顏迷離著眼睛說道:“去云都賓館。


  ”可能是因為決定離開帶來了膽量,張三慎直愣愣問道:“甄總監,為什么不回家?”“明天開會,我還要看看講話稿,今晚加班吧。


  ”甄虹顏說道。


  不一會兒,車就到了云都賓館,這里也是云都第一個四星級賓館了,張三慎先下了車,扶著甄虹顏也下了車,到了人多的地方,甄總監的酒意好似消退了,她雙腳穩穩的落了地,又穩穩當當的走進了大堂。


  “總監,要不要我去登記開房間?”張三慎問道。


  甄虹顏沒有理他,只是擺擺手在前面大步走著。


  張三慎畢竟是做慣了狗腿子,拎著主任的包亦步亦趨的跟著她走進了電梯。


  甄虹顏按下了五樓的按鈕,停了之后,她又率先走出電梯,跟回家一樣輕車熟路的走近了507房間,轉身接過張三慎背著的包,從里面掏出一張房卡打開房門就走進去了。


  張三慎看著屋里發出的柔柔的、昏暗的燈光,站在門口猶豫起來,要知道雖然對方是領導,畢竟她是個女人,而且……最要命的還是一個被他膽大包天的睡過的女人啊!“開房間”現如今已經成了男女關系不正當的一種代名詞了,而他僅僅有過一夜就已經被“迫害”的即將跑路了,再跟她進去豈不是連皮都要被扒下來了?看這個女人居然跟大領導那么熟絡,收拾起他來還不跟碾死一只螞蟻差不多?算了!這樣的女人跟毒蜂子一樣,還是敬而遠之的好!雖然帶著熏熏的酒意,張三慎的頭腦依舊是清醒的,他權衡之后就站在門口說道:“甄總監,您早點休息吧,我回去了。


  ”誰知道在他轉身要替她拉上門走的時候,屋里卻傳出來“撲通”一聲,他嚇了一跳趕緊一邊叫著:“甄總監您怎么了?”一邊沖進門去,酒店的門原本就是特別設計的走門扇,自然在他身后無聲無息的鎖上了。


  門里面,女人居然軟軟的躺倒在地毯上,眼鏡也掉了,衣服也散了,看上去醉態可掬,十分誘人。


  張三慎胯間一緊,趕緊沖過去想要拉起她,誰知她卻軟成一灘泥一般拉不起來,他只好蹲下身想抱起她。


  就在他把胳膊穿過她的腋窩 把她拉進懷里想抱起來的時候,這女人居然猛然伸出胳膊環住了他的腰,微微的睜開眼,星眸半斜,媚眼如絲的沖著他軟綿綿叫了聲:“三弟弟……”張三慎就算是傻子也能明白這女人是什么意思了,他的神經都被這女人這一聲“三弟弟”叫的生生過了一遍電。


  那女人已經被他攬進了懷里,傻丫頭般“嘻嘻嘻”笑了起來。


  “媽的,你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張三慎被她撩撥的血脈賁張,哪里還有理智去顧及日后的后果,在心里這么罵了這女人無數次了,此刻沖口罵出了聲,心里的那份痛快淋漓真是難以言表。


  他罵過之后偷眼看去,甄虹顏非但不生氣,反而更加笑的放肆了,他罵過之后偷眼看去,甄虹顏非但不生氣,反而更加笑的放肆了,他心里一寬,彎腰把她抱起來就扔到了床上,連上衣都來不及脫,拽下褲子急吼吼說道:“你不是喜歡這個嗎?老子今天就讓你喜歡個夠,讓你看看老子的本事!”甄虹顏自從那天晚上被張三慎收拾舒服了之后,這兩天總是意猶未盡的樣子,對這個男人也是愛恨難辨,今天突然間在酒店看到他,潛意識里就有了酒后重溫舊夢的打算,這才冒失的把他叫住領進了房間。


  此刻再次被他充填的要爆炸,那種酸脹中帶著些微疼的感覺是那么的舒服,她放松的躺倒在床上,接受著他暴風雨般的襲擊,跟那天的猝不及防,不同的是,她今天可以很清醒的細細品嘗這種滋味了。


  “哎呀,三弟弟,你輕一點吧,姐姐姐受不了了……疼……疼疼疼疼……”張三慎此時此刻正痛快淋漓的進行著他的復仇,女人越是求饒越能激發他狂熱的凌虐心理,就得意的伸出大手,拍打的“啪啪”直響,大笑著說道:“哈哈哈!知道怕了?我的大總監?疼?這才剛開始呢,你等著慢慢兒享受吧!”說完,張三慎把腦袋往后一頂,一抹粉紅終于從她被他高舉過頭的雙腳上橡皮筋一般“砰”的彈了出去,遠遠的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身子又重重的往她身上一壓,就再一次惡狠狠開始了他的復仇。


  女人一開始疼的吱哇亂叫,后來卻越來越覺得那疼痛被酥.麻代替了,終于,她盼望中的那種轟然粉碎般的快樂到來了!誰知這個不要命了的臭小子卻一點都不憐香惜玉,不顧她需要時間來享受這種快樂,只顧一個勁的猛沖,更加奇異 的事情終于發生了—在這一波還沒有消退的情況下,更大的一波快樂又接踵而至了,然后是第三波……在這種陌生的快樂刺激下,她野貓一般“嗷嗷”叫著,一陣陣抽搐著身子,終于,她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叫一聲,雙眼翻白,一下子暈過去了!張三慎如愿以償的把大老板整暈了,他自己舒服之后,也不去管女人的死活,滿身是汗的躺在她的身邊閉上眼養神,誰知他也是半醉不醒的,剛剛又出了大力,居然閉上眼一下子就睡著了。


  甄虹顏暈迷過去一陣子,慢慢的醒過來了,醒來之后,她閉著眼睛一點點的領略著這種感覺,漸漸的,她的臉上就有了淚。


  她在可憐自己!說起來三十多歲的人了,結婚也有十年了,可是居然可憐的以為男女之事就是一種為了延續后代的形式!如果不是這個小伙子陰差陽錯的占有了她,也許她這一輩子都不會知道,男女之事居然會這么的快樂!睜開眼睛,她帶著感激的心情看著張三慎,看著他赤裸著結實的身軀,香甜的打著酣,那俊朗的五官看上去那么順眼,跟一臉肥肉老太婆似的丈夫根本無法比擬。


  她看著看著就對他產生了一種強烈的心疼,又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嬌美的身材,然后嘆息了一聲,柔柔的躺進他的臂彎里,拉過被子把兩個人蓋住了。


  當張三慎一覺醒來的時候,就發現懷里多了一個女人了!他一開始嚇了一跳,但瞬間就回想起昨天不可思議的一幕幕,然后就跟甄虹顏在他睡著后端詳他一般細細的端詳著她,看著她緊致的沒有一絲皺紋的臉,睡熟了之后孩子般的睡態,也覺得對這個女人實在的是恨不起來!甄虹顏猛地睜開了眼睛,把張三慎嚇了一跳,他下意識的躲閃了一下。


  甄虹顏就笑嘻嘻說道:“嘻嘻,想逃啊?你昨天晚上對我又罵又虐的,現在就想逃嗎?”張三慎看出來這女人對他是真喜歡,也就不太害怕她了,奓著膽子說道:“你還說我呢,是你自己不讓我走,能怨我?”甄虹顏臉上一紅,就把臉鉆進他的懷里說道:“幾點了?”張三慎一看說道:“快七點了。


  ”“啊?今天有會啊!趕緊走!”甄虹顏畢竟是一把手,想到公務馬上就嚴肅起來,掙扎著想坐起來卻沒有成功,張三慎趕緊抱著她把她舉起來,她迅速的穿好衣服下了地。


  誰知她雙腳一挨地卻蹣跚起來,就沒好氣的回身瞪著張三慎罵道:“死小子,就不會對我溫柔點?下次再這樣兇狠看我不咬死你!”張三慎看著她一邊罵,一邊搖搖晃晃蹣跚著走進衛生間去梳洗了,顯然是昨晚被收拾的不輕,他心里的得意簡直難以言表,因為剛剛鄭老板居然說“下次”,那豈不是說她還是要他繼續“幫她的忙”嗎?哈哈哈!他跟(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著進了衛生間,看到她正在忙著盤頭,就大膽的走過去一把把她的發髻給拉下來了,她急眼般的罵道:“死小子別搗亂,我要趕緊去會場了。


  ”“紅姐你不要把自己打扮成老太婆好不好?其實你很美的!來,我幫你梳頭。


  ”張三慎溫柔的說道。


  甄虹顏呆了呆,想起了高總經理也曾這么說過他,也就不言聲的任由張三慎幫她高高的扎了一個馬尾辮。


  她照了照鏡子,還真是貴氣中增添了無限的活力,就開心的踮起腳親了親張三慎說道:“乖弟弟,你先下樓給小嚴打電話,然后跟他一起來接我。


  ”當甄虹顏身著柔軟的長裙,長發高高的梳了一個馬尾,雙頰透著紅光,就連眼鏡后面透出來的眸子里都有了閃閃發光的精氣神兒,儀態萬方的出現在會場上的時候,在場的人每一個都用驚訝到極點的目光看著她,好似她已經不是往日那個人人懼怕的領導,而是一夜之間被妖魅蠱惑,活脫脫蛻變成的一只狐貍精。


  今天的大會,是每年開春之后就會召開的一年一度的工作會,旨在表彰上一年的先進,總結上一年的工作經驗,并且安排今年的工作計劃,所以規格十分高,而甄虹顏雖然是一把手,主席臺上,還是沒有她的位置的。


  但是,會議有一項是總監述職,甄虹顏裊裊婷婷的走上主席臺,用飽滿的熱情全脫稿進行了近一個小時的述職,她的講話以及她的儀表均引得在場的人以及臺上的領導頻頻鼓掌,她的個人魅力也罷,工作魄力也罷,在今天,統統得到了質的飛躍跟量的提高!會后,高總經理跟她握手時一改以往一沾手就放開,唯恐沾上什么臟 東西一般的敷衍,現在居然雙手握住甄虹顏的小手重重的握在掌心,好久才依依不舍的放開。


  回去之后,甄虹顏一直還沉浸在今天演講成功的喜悅中,她很明白今天自己的魅力值提高完全來自于張三慎昨天晚上把她收拾舒坦了,讓她好似從老酸菜還原成了一顆青枝綠葉的、嫩生生的小芹菜,別說吃了,光看看就讓人神清氣爽!領導一高興可非同凡響,有功之臣自然要論功行賞。


  而張三慎卻因為把一把手伺候舒坦了,輕而易舉的就在隔了一天之后被宣布成為辦公室副經理,就此在青云路上留下了最關鍵的一個腳印! 因為穿著跟氣質都不一樣,昨晚的 小菇見人總是笑嘻嘻的,一副輕浮樣,而面前的小菇不茍言笑,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盧畊弘之前才沒 認出她來。


  現在認出了,在沒搞清楚狀況之前也不敢貿然跟她打招呼。


  小菇跟 陸勝今交代完事,終于注意到盧畊弘了。


  見盧畊弘在盯著她看,她眉頭就蹙了起來,應該是認出盧畊弘來了,開口卻是問陸勝今:“他是誰?你們在聊什么?”這陸勝今跟盧畊弘就職的公司的副總洪韜有私交,要不是胡偉明弄的那東西太難看,他也不會打回去。


  現下的機會,說白了就是靠交情在撐著。


  所以被問時陸勝今也有點慌,忙說:“哦,這是藍色閃電的設計師,我們聊的是宏文的策劃案。


  之前那一版你不是說不行嗎?我讓他們趕了另一個版本出來,應該沒問題了。


  ”小菇可能只是認出盧畊弘是 電梯里的人,沒認出盧畊弘昨晚跟她碰過面,或者說她不想承認昨晚的事,所以她一副看盧畊弘不順眼的模樣,直接說:“換人吧,不用看了,他們做的案子簡直連邊 都沒沾上。


  臨時趕出來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扔了吧。


  ”盧畊弘忙了個通宵趕出來的東西就這么被否決了,剛剛陸勝今還說不錯呢,所以他很是不滿,站起來說:“小……這位……老總。


  ”他本來想叫 小茹的名字的,想到她可能不想暴露身份,所以臨時改口,覺得她的職位應該比陸勝今高,于是叫她老總:“你看都沒看過我的案子,怎么能這么草率就下結論呢?”盧畊弘挺生氣的,著急之下口水都噴出來了。


  小菇皺眉躲開一步,一聲冷哼說:“人品有問題的人的東西我一概不要。


  你走吧,別逼我叫保安。


  ”盧畊弘差點沒氣爆,她這是報復自己在電梯里對她不敬還是想掩蓋身份的暴露才這么著急趕自己走?被陸勝今推著往外他猶自憤憤不平:“我說美女,你又不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人品不行?你不能因為我得罪過你就否決了我的能力吧?公歸公,私歸私,我可以為電梯里的事道歉,你能不能看一下策劃案再決定要不要?”盧畊弘覺得更可能是因為昨晚自己讓她丟面子她才這樣對自己的,但那事不能說,盧畊弘怕惹怒她。


  不過想想又不太可能,因為她昨晚是笑著走的,沒看出有多難堪。


  女人心,海底針,盧畊弘對自己摸不清她的心思而有點抓狂。


  盧畊弘話音剛落,小菇過來“啪”的抽了他一巴,他都懵了。


  小茹冷冷的說:“道歉就免了,現在咱們扯平。


  既然你覺得我公私不分,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公私不分。


  ”說完她跟陸勝今說:“你給藍色閃電打電話,我不管這個人是誰,你告訴他們,如果想要我采納他們的案子的話,就把這人炒了,否則沒得談。


  ”說完她就走了。


  盧畊弘整個人都傻了,被保安“送”到樓下都還是懵的,心說,(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難道她沒認出我是昨晚她幫忙治病的人?如果認出來的話,看在伍葦靜的面子上,她不應該這樣對我才對啊!洪韜給盧畊弘打電話,逮著他就是一頓罵,叫他回公司談話。


  毫無意外,相比起一個幾百萬的單子,盧畊弘這個設計部的小組長就是個屁,他被掃地出門了。


  怎么解釋都沒用,盧畊弘給氣的,當場就殺過去了,想跟小菇攤牌,看她是真沒認出自己來,還是有意跟自己為難。


  誰知他已經進了天祥大廈保安部的黑名單,保安攔著他不讓進。


  憋了一肚子火,盧畊弘就在附近找了個飯館吃飯,打算跟她耗著,等保安換班再溜進去,壓根不考慮向伍葦靜求助。


  結果他越吃越氣,忍不住叫了瓶酒,然后越喝越多,最后睡過去了。


  一夜沒睡,酒勁一上來,會這樣一點都不奇怪。


  盧畊弘醒來一看天都黑了,著急出去看天祥樓上,幸好小菇辦公的樓層還亮著燈,只是不知道她在不在。


  酒勁還在,盧畊弘腦子一熱就不管了。


  觀察了一下,正好抓到個機會,他就溜進去了。


  坐電梯上去,他運氣也是好,電梯一停,門打開,他見到外面站的就是小菇。


  他們雙雙一愣,小茹見盧畊弘殺氣騰騰的,大概也猜到他是來做什么了,正要逃跑,卻被他扯進了電梯。


  盧畊弘把她逼在角落里,質問 她說:“你怎么回事?為什么要針對我?你不知道我是誰嗎?你憑什么叫我老板炒我魷魚?”盧畊弘非常介意被一個生活靡亂的賤人捉弄。


  小菇被盧畊弘握得手都白了,她挺害怕的樣子,縮著肩膀,出口卻很強硬:“你想干嘛?我為什么要知道你是誰?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就報警了。


  ”她摸出手機要打電話,被盧畊弘條件反射的沖動反應給掃落在地上踩碎了。


  電梯在下行,盧畊弘惡狠狠的瞪著她說:“一點面子都不給是不是?你是不是不記得昨晚的事了?”“昨晚的事?昨晚什么事?”她一臉懵的看盧畊弘。


  盧畊弘聽到這里稍微好受一些,提醒她說:“花園酒店,你不記得了?我就是那個你給治病的人,我還記得你大腿側有顆痣。


  ”說著盧畊弘伸手去掀她裙子,誰知嚇得她瘋狂的尖叫起來,猛的推開盧畊弘吼:“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你這是犯罪。


  ”擦!那就是她知道我是誰,沒面子給的意思咯?出來賣的裝成她這樣,還真是朵奇葩,活像被人強迫似的,不知情的還真會以為她是朵純潔小花。


  盧畊弘不知道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只知道自己很生氣,簡直沒了理智,哼聲說道:“既然你說我是犯罪,那我就犯給你看。


  ”他酒勁還沒過呢,想到小茹昨晚玩那么大,肯定對這種事很無所謂,一沖動就控制不住,撲過去就按著小茹撕,也想試一下自己是不是真沒問題了。


  小菇挺會裝的,一副嚇得要死的樣子,不停尖叫求饒,盧畊弘卻不管她,把她轉過來。


  誰知就在關鍵時刻,“啪”的一聲輕響,電梯里的燈光全滅了,電梯也停止了運行。


  黑燈瞎火的,小菇“啊”的一聲,然后一掙,從他懷里出去了。


  盧畊弘心里奇怪,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想到這是個密封的空間,她跑不掉,就沒追。


  他嘗試按了幾下按鈕,一點反應都沒有。


  盧畊弘沒遇過這樣的情況,但也猜到肯定是停電了。


  正想按緊急按鈕,剛碰上他就猶豫,心想,我求什么救呀?現在這樣不是更方便報仇?于是他到處摸,想把小菇抓過來操作一番再說。


  誰知盧畊弘剛碰到小茹,小茹就是一陣恐懼至極的尖叫,比之前盧畊弘冒犯她還激烈幾倍。


  盧畊弘耳膜讓她震得嗡嗡作響,酒都嚇醒了一半。


  心知肯定有異,盧畊弘試探著問她說:“你怎么了?”“你別過來,離我遠點。


  ”小菇非常的喘,聲音發顫,很害怕的樣子。


  盧畊弘摸出手機一照,見她躲在角落里抱成了一團,身體瑟瑟發抖。


  盡管秀色可餐,盧畊弘卻無心欣賞,因為他已經酒醒了。


  這會兒想到之前的沖動,他還冒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這事要真辦了,按伍葦靜的說法,沒幾千塊自己還能走嗎?見小菇很不對勁,盧畊弘又覺得奇怪,不明白她為什么會這樣。


  他把自己的外套脫了給小茹遞過去,說:“對不起!我剛才有點沖動。


  我喝酒了,所以才會那樣。


  放心,我不會再對你做什么了,你先把衣服披上。


  ”說著他示好的拍下了電梯的緊急按鈕,卻又覺得好笑,自己犯得著對一個坐臺的這樣嗎?她應該是在演戲吧?小菇還是很害怕的樣子,微微抬頭看盧畊弘一眼,然后靈蛇吐信一樣快速的把他的外套抓過去把身子包起來,接著還蜷成一團。


  盧畊弘皺眉看她,雖然只是驚鴻一瞥,盧畊弘還是看到她臉上的淚痕,還有那驚恐過度的表情,這不像演戲呀!而且,之前自己那樣對她,她都沒哭。


  怎么停個電,她反而哭了呢?這里面有古怪。


  就在這時,手機亮屏到時自動關閉了,電梯里又變成一團漆黑。


  小菇的尖叫聲隨著黑暗的到來又響了起來。


  盧畊弘難受的閉眼承受,卻聽止音的小菇帶著哀求的語氣跟他說:“你能不能一直開著手機?”“為什么?”問完盧畊弘還是把手機屏幕按亮了,接著開鎖打開手電功能。


  手電功能一開,電梯里頓時亮了許多。


  小菇抬頭看著光源,再往四周掃視,聲音發顫的跟盧畊弘說:“我有幽閉恐懼癥,不能長時間呆在封閉的空間,要不然會緊張,呼吸困難。


  你快打電話叫人來幫忙,我要出去。


  ”盧畊弘恍然說道:“我已經按緊急按鈕了,應該很快就有人來。


  ”“你是豬啊?你就不能打電話叫人嗎?那樣不是更快?”她說的話雖然強勢,但聲音更像是撒嬌,哀求。


  盧畊弘贊同的點了點頭,怕她出事賴在自己頭上,心里對她的奇怪表現也有些發毛,倒不怕她出去后報警,因為她肯定也怕自己供出她的秘密。


  他撥了電梯里的緊急號碼,誰知一直沒人接。


  打著打著,突然手機響起沒電關機的聲音,盧畊弘看著一愣,跟她說:“沒電了。


  ”“我知道。


  ”這次她倒沒叫,但害怕的語氣非常明顯,又縮成了一團。


  盧畊弘安慰她說:“別怕,有我在呢,檢修的應該很快就來了。


  ”男人對女人天生就有保護欲,盡管盧畊弘知道她不是好女人。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4071722.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6270473.html
https://twkluhvcvfdtgy.weebly.com/277222.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4397944.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3524918.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2582476.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9419466.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7069732.html
https://twuioretyubda.weebly.com/591196.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6217599.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chubby xxx video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