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帆布 鞋 足 交

帆布 鞋 足 交


嬸子你饒了我吧,壞死了……”“老實交代,田濤辦事兒前咋碰你的?”“田濤那憨驢,那手指就跟燒火棍似的,能給 桂枝那里摸掉皮去……”“田濤去城里個把月了吧?桂枝你晚上想那事兒的時候咋辦?跟你 淑琴嬸子似的找根黃瓜?”“胡咧咧啥?凈瞎說,黃瓜帶刺扎得慌,嬸子喜歡用茄子,沒瞧見院門口種了一大片茄子?”三伏天能熱死狗,大晌午頭,一群娘們在河里洗澡嬉戲,放浪笑著,說著些粗俗不堪的話,桂枝 嫂子被圍在中間,一手護住胸前一手遮擋下面,左躲右閃。


  寡婦淑琴嬸子鬧得最兇,一次次偷襲桂枝嫂子的下三路。


  桂枝嫂子顧上顧不得下,被 捉弄得狼狽不堪,稍有不慎就被扯開手,胸前就像倆鼓起白肚皮的河豚在隨波蕩漾。


  “別鬧了,傻……陸簡還在那看著呢!嬸子你別往里……”桂枝嫂子連急帶羞騷得滿臉通紅,聲音已帶著哭腔,用力一把推開淑琴嬸子,趁機慌亂地蹲到水里。


  她剛嫁到村里沒幾個月,這還是頭一次到河里洗澡,要是早知道被這樣捉弄,打死也不來啊!都怪淑琴嬸子慫恿。


  “害啥羞啊?他個 傻子懂個屁?!我跟你這些嫂子們天天被他看,還少了塊肉了?”淑琴嬸子撇撇嘴,一臉不屑,還故意轉過身來朝我搖了搖胸前,喊道:“傻 簡兒,這是啥?”“奶,喂孩子的奶。


  ”我傻笑著,咽了下口水。


  “好看不?”淑琴嬸子托起展示。


  “丑,不好看,就是塊大肥肉,俺不愛吃肥肉,膩,瘦肉好吃咧。


  ”我搖搖頭。


  “別逗他了,傻簡兒真不吃肥肉,你就是塞到他嘴里也不咬啊……”“傻簡兒是沒嘗到女人滋味吧?要不讓淑琴嬸子喂喂他試試?再說了,不吃也沒啥啊,咱嬸子那小嘴可以吃他呀!”“也是啊,好歹是葷腥,比茄子強呢,傻簡兒可是童子娃呢,咱嬸子這是要撿個大便宜!”一群娘們七嘴八舌調侃,轉眼間淑琴嬸子成了被捉弄的對象。


  我就那么傻呵呵坐在岸邊看著,肆無忌憚地兩眼直勾勾瞅著風景,甚至有恃無恐地把手伸進褲襠去安撫一下躁動的那。


  在她們看來,我就是個只有六七歲智商的傻子,人畜無害,不懂得女人身體的秘密,更不懂得男女那些事兒,哪里會去想那么多。


  而且,這么多年來我每天都在河邊玩,撞見她們洗澡已經不是頭一次了,開始的時候還遮遮掩掩不好意思,后來也就習慣了,當著我的面脫衣服都不帶眨眼的。


  因為她們測試過,確信我不會做出啥出格的反應。


  “傻簡兒,摸啥呢?褲襠里癢?”淑琴嬸子浪笑喊道。


  “腫了……怕是讓螞蟻咬了。


  ”我咧嘴哭喪臉說道。


  “腫了?呀,那可不得了啊,快快快,脫了褲子瞧瞧啊,對,把 短褲脫了啊,說不定螞蟻還在里面呢!”淑琴嬸子一本正經地說著,嘴角露出一絲壞笑。


  “傻簡兒,螞蟻咬著可了不得啊,搞不好就撒不出尿來了,趕緊的……”邊上老娘們開始起哄。


  “喔,不打緊的,咬過好幾次了,也不咋癢癢,俺皮實,能忍著。


  ”我站起身來,正對著她們把短褲扯下,一本正經地撥弄來撥弄去,那活兒像喝醉的大將軍似的搖頭晃腦。


  “啊……傻簡兒是個驢!”淑琴嫂子那嘴張得能塞進個拳頭。


  “可惜了,傻簡兒真是好本錢呀,要是不傻,誰嫁給他還不得舒坦死?想想就受不了……”“比你家男人強多了吧?聽說他那里……”老娘們興奮地調侃,不時還用胳膊放到肚皮上比劃,像是在約摸一下能到哪里。


  “別逗陸簡了,怪羞的。


  ”桂枝嫂子紅著臉扭過頭去,卻又忍不住朝我那里偷瞄幾眼。


  “桂枝嫂子也眼饞了?她臉皮薄……”我心里嘀咕著。


  那會,我來的時候她已經下水了,故意要是讓她當著我的面脫衣服肯定抹不開面子,她還是沒生過娃的新媳婦,不像淑琴嬸子那般放浪不在乎。


  她是村里最漂亮的女人,柳眉杏眼,元寶嘴,皮膚白的不像是莊稼人,屁股(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飽滿渾圓,像極了熟透的白桃;腰很細,小腹白皙平滑;胸前那柔軟是挺著的,約摸著我一把夠嗆能抓過一只來,饞死人了。


  村里的女人大多都被我看過,當然啦,那些黃花大閨女是不來河里洗澡的,看的都是些娘們。


  我仔細地比較過,桂枝嫂子不僅長得美,身材也是最饞人的,前凸后翹玲瓏有致,特別是她那蜂腰,我很好奇田濤哥用力太猛會不會把她的腰搞折了。


  “大桃子屁股,田濤哥從后面……夠嗆吧?”我浮想聯翩的想著。


  田濤哥是我發小,他大小就五大三粗的,偏偏那里只長粗數。


  “傻簡兒,找著螞蟻了沒?呀,好像有一只在你屁股上,跳啊!抖下來……”淑琴嬸子喊道。


  “喔。


  ”我應了一聲,就那么光著屁股在那原地上躥下跳,甩來甩去,那架勢……連我自個都覺得辣眼睛。


  可我是傻子,沒必要臉紅害臊,傻笑就行了,傻子不知羞恥。


  她們看猴似的瞅著我,肆無忌憚調侃議論,淑琴嬸子又慫恿我做了幾個蹲跳動作,還讓我背過身去彎腰夠腳尖,說是從下往上找螞蟻。


  我全都照做,很認真,還時不時腆著臉問她們動作到位不。


  “別捉弄他了,怪可憐的……”桂枝嫂子實在看不下去了,一再央求。


  “行行行,不鬧了,說正經的,”淑琴嬸子嘿嘿一笑,朝我咂咂嘴喊道:“傻簡兒,你尿尿那玩意還腫著咧,咋辦?尿不出來可就憋死人啦。


  ”“你說咋辦?嬸子救我……”我“焦急”地問道。


  “好辦,可嬸子幫不了你呀!那啥,知道不?女人的尿消腫最管用,要不讓你桂枝嫂子給你撒一泡?你躺下,讓她蹲你跨上尿……”淑琴嬸子浪笑道。


  “胡說啥啊,再說我可急了!”桂枝嫂子那臉騷得鮮紅欲滴,頓時急了眼。


  “我不干,那多埋汰呢,俺去找七七毛(小薊),爺爺說了,七七毛的汁能消腫止血呢,就是抹上去有點痛。


  ”我撥拉腦袋,一本正經地說著,齜牙咧嘴彎腰抄起短褲,光著屁股邁著八字步急匆匆離開。


  “傻簡兒,別跑啊,你嬸子還有別的法子……”“就是,你嬸子會變戲法,一會就把硬棒槌變軟面條了。


  ”身后,傳來老娘們一陣陣哄笑。


  “給老子等著,擦,還有一個月,看到時候誰傻眼!惹惱了我……辦你個浪蹄子!”找了片有陰涼的草地,我四仰八叉躺在那,一邊自言自語罵著,將手又朝那伸了過去。


  我本想再當會猴子,想看看那幫老娘們能齷齪到什么程度,可是受不了啊,下面脹得難受,紅彤彤的要噴火,我真想撲過去把她們摁在水里就地正法!我也想過就那么當著她們的面折騰出來,按著她們的法子消腫不是么?可我怕露餡,怕熱血噴張之下“開竅”而不自覺地去主動。


  “呵,誰是傻子?”我心里暗笑。


  白白被我過眼癮賺便宜,誰傻?以為看我被耍猴就是賺便宜了?呵,傻子沒臉沒皮,無所謂!“一個月啊,再過一個月我就不用當傻子了!”我發狠地啐了口唾沫,手上又加了點力度。


  是的,我在裝傻。


  就像我這名字,陸簡,我是路邊撿來的!我養父母是這村的,上山砍柴的時候撿到我,那時我應該還沒出滿月吧?在草叢里跟個快要餓死的貓似的叫喚。


  他們那會還沒有孩子,所以待我還不錯,可是在我四歲那年他們有了自己的娃,還是個男娃,所以我的好日子到頭了。


  我記得很清楚,差不多也是這三伏天,六歲半,養父因為我吃飯吧嗒了幾下嘴,把我吊到院子里的樹上打,罵我窮種像、野種、賤命,一個接一個大耳刮子抽到我臉上,沒幾下我的嘴就腫了。


  “再吧嗒一下,再吧嗒……”他很聰明,換鞋底抽我。


  我那弟弟拿著樹枝扎我,他能夠到的地方都扎遍了。


  我吊在樹上挨了三天打,沒喝過一口水。


  街坊來了又去,大多數看熱鬧,趴在墻頭饒有興致地看我垂死哼哼,最多說幾句不疼不癢的象征性勸說一下我那養父。


  我記得很清楚,田濤哥給我扔了個桃子,可惜掉到了地上,被雞啄了去;冬梅姐也來過幾次,好像拿的是煮雞蛋和甜瓜?我養母接過去,對冬梅姐說我現在嘴腫吃不下,可轉眼就給她兒子。


  對,我那好弟弟就當著我的面使勁吧嗒嘴吃的。


  中暑,發燒,后來就昏死過去,醒來只會傻笑。


  是的,我這輩子的眼淚在那三天都流光了,再打我也只剩下傻笑。


  我輟學了,整日狗一樣在村里游蕩,掌燈的時候才敢回家。


  后來,有個老頭找上門來,租了南屋開起來診所。


  是他治好了我的病,是他養活了我,也是他教我學醫術。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姓齊,更不知道該喊他什么—我喊他爺爺,他卻說我該喊他哥哥;我喊他師傅,他卻說擔待不起。


  我還是習慣性喊他爺爺,因為我覺得他受得起。


  “為什么讓我裝傻子呢?”我不由得又想起這個問題。


  他只用了幾服藥就治好了我,可卻再三叮囑我說“記住,你就是個傻子,更不懂什么醫術,不然會沒命的”。


  開始我還理解,以為他是擔心我養父母再打我,可后來他們一家子去城里打工去了,一年也回來不幾次,為什么還要我裝傻子呢?我問過幾次,爺爺說“傻子長命”。


  再問也是這句話,我不明白,但我知道他不會害我。


  昨天傍晚的時候,有人給他捎了封信,他一宿沒睡,天亮的時候跟我說要出趟遠門,一個月,要是到時候他不回來的話我就不用再裝傻子了。


  我高興極了,想哭,裝了十年多的傻子,終于到頭了,可是轉眼一想,爺爺要是不回來……我心里很失落,很不舍。


  “你們先回吧,我去解個手。


  ”淑琴嬸子的聲音。


  “找傻簡兒?不會是想給他那活兒消腫吧?”那幫老娘們已穿好衣服,正往村頭那邊走去。


  “去你的,我能讓個傻子拱了?”淑琴嬸子罵了一句,扭晃屁股朝這邊走來。


  “擦,解手找個別的地啊!”我立馬慌了,手上正忙活著呢,咋辦?收手穿褲子?可眼下想剎車也剎不住啊!可能是受到了驚嚇,居然洶涌釋放出來。


  我急中生智側過身子,把短褲搭到屁股上,盡量繃住身子不抖動,就那么做賊似的把黏黏糊糊噴到草地上,足有兩三步遠。


  “咦,沒發現我?”我驚訝地發現淑琴嬸子冷不丁拐了個彎,朝那邊灌木從扭去,估計是草叢太深沒瞅到我在這發泄。


  “麻蛋,整天捉弄我,老子也捉弄你一回!擦,嚇你一跳,讓你尿褲子!”我猛然想出一奸計,穿上短褲,貓腰躡手躡腳跟了過去。


  哼,她正愜意地放水,我冷不丁躥出來,還不得嚇她個半死?嘿嘿,說不定一屁股坐到尿泥里呢!給我消腫?還是給你自個那里敗火吧!“怎么才來啊?喝酒了?哎呦,別急著弄,你不時經常看那啥片么?人家是咋鼓搗的……”“憋不住了,下一把再好好弄,把腿劈拉開,麻利點,TMD這天熱死個人……” 李富貴把淑琴嬸子摁倒在一塊大石頭上,猴急地扒她褲子,嘴巴一邊哼唧一邊亂啃亂拱。


  “這癟犢子……跟淑琴嬸子勾搭不一天了吧?”我暗罵道。


  李富貴是村里的二流子,吃喝嫖賭偷五毒俱全,進去蹲過幾次,老婆早被他打跑了,聽過是想逼著他老婆去城里干那活賺錢。


  淑琴嬸子守寡多年,卻也沒閑著,隔三差五就傳出風言風語,沒想到她連李富貴這歪瓜裂棗也來者不拒啊,有毛就不算禿子?饑不擇食到這程度?“喝點酒弄得時候長,保準你舒坦……”李富貴三把兩把褪下褲子,猛沖直撞趴了上去。


  “啊……輕點,別使勁……”淑琴嬸子哼唧叫喚,兩條腿跟騎自行車似的胡亂蹬歪。


  “這活跟打井一回事,得使勁,得深,要不然哪來的水?得找著泉眼……”“就你?還找泉眼?不夠數吧!還晃蕩呢,嗷,別咬我,你屬狗的?”“晃蕩怪我?你就坐地吸土的貨……”這還是我頭一次見忙活這事是啥樣,頓時就感覺渾身燥熱,心跳得厲害,血直往腦門子涌。


  “擦!”下面那里剛消停下去,這眨眼的工夫又有了反應,那憋屈的滋味,難受啊!我往邊上挪了挪,躲到草叢后面,齜牙咧嘴把短褲褪到腿彎,跟解大手似的那姿勢蹲著,忍不住又伸手去安撫它的躁動。


  “啊,硌死了,起開!”淑琴嬸子一腳踹開李富貴,哼哼唧唧翻了個身,兩手撐著石頭,大屁股撅得老高。


  “行,都依你,扶穩了,別三兩下就趴窩。


  ”李富貴嘿嘿賤笑,點了支煙,一手夾著煙,一只手放在淑琴嬸子胸前,跟公狗母狗那樣糾纏忙活。


  “真TMD浪啊,會玩,要不要……”我咽了口唾沫。


  有點小糾結,說實話,這樣偷看別人辦事兒挺刺激的,很帶勁,而且我也巴不得淑琴嬸子這賤貨被狠狠折騰,可轉眼一想,這是舒坦吧?瞧那欲仙欲死的騷樣,快活著呢! 據海內網11月24日報道: 進入 視線的旖旎景象,讓他心血澎湃了起來。


   岳母躺在床上,渾身一絲不掛,皮膚白的勝過冬雪。


  一雙修長的腿高高抬起,手里緊攢著一根黃瓜。


  hKT朵朵 婚嫁網-結婚資訊 門戶 當岳母把一雙長腿落下來的時候,他 看到了更加精彩的部分,被烏黑長發遮掩了一些的姣好 面容神態迷離。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累了后,岳母放慢了手上的動作,嘴里依然喘息不斷。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暉,你都和 小萍結婚了,卻一直叫我阿姨,我就知道你對阿姨有壞念頭。


  到底還是讓你給得逞了。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聽到岳母自言自語的對話,許暉暗嘆了一聲,早知道是這樣的話……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容他多想,岳母起身的動作,讓他趕緊把注意力全部放回到了床上。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岳母坐起身來后,岳母完全沒有注意到此刻有人在偷看自己。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你真是壞死了,小萍一走,你就對阿姨這樣。


  岳母一邊說著,一邊把輕輕的摩擦了兩下。


  許暉知道不能再看下去了,輕輕的關上房門,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


  不能讓岳母知道自己看到了這一幕。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在過道里抽了一根煙后,他才重新拿出鑰匙打開房門。


  結果岳母也剛好從廁所里出來,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露肩睡裙。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暉,你回來啦。


  岳母微笑著問道。


  (兒童益智故事)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暉腦子里一下就浮現出來了剛才窺視到的畫面,不覺有些心虛,笑著點了下頭。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小萍不是十一點的飛機嗎?你怎么現在就回來了?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哦,送到那兒了,我就回來了。


  她和同事一塊的。


  許暉驚愕的發現。


  岳母的胸部在睡裙里面高高的聳立著,兩顆紅桑果異常的明顯。


  睡裙是V字領,露出來了一片耀眼的雪白。


  他不由得咽了下口水,視線落到了岳母的小腹處,也看不真切,但里面應該是什么都沒穿。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岳母似乎這才意識到了自己的衣著不大得體,撥了下耳際的發絲,讓他趕緊回屋睡覺。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暉嗯了一聲。


  回屋靠在床頭,心緒始終難以平靜。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自從岳母來家里幫忙帶孩子后,他對岳母不是一點想法都沒有過,但是從未敢多想。


  突然得知岳母把自己當成了幻想對象,心里還是有著很強烈的喜悅感。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哎呀。


  外面突然傳來了岳母似嬌似喘的聲音。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暉趕緊走了出去。


  看見岳母跌坐在了陽臺上。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阿姨,你怎么樣了。


  許暉趕緊上去拉扶。


  手臂上的皮膚細嫩光滑的像剛出爐的豆腐一般。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腳扭了,別拉。


  岳母急忙按住他手,難受的顰著一對彎月柳眉:讓我緩一下。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暉點點頭,看見身邊放著一個 水桶,里面還有幾件衣服。


  地上也掉落了一件很小的衣物。


  他伸手撿起來,岳母急忙啊了一聲。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怎么了?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岳母難為情的搖頭:沒事。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暉把衣物抓到了手里,才猛然發現是一條橘色的丁字褲:你幫忙帶孩子已經很累了,就別幫小萍洗衣服了,我明天會洗的。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不……不是。


  岳母的語氣帶著嬌羞,許暉扭頭一看,岳母的臉都紅了:是我的。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暉哦了一聲,沒有流露出任何情緒來。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水桶里還有一件橘色的xiōng罩,大的都能把腦袋放進去,邊緣鑲嵌著一圈蕾絲花邊。


  晾好以后,許暉蹲下身問道:現在可以起來了嗎?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岳母一臉的楚楚可憐,搖頭說:不行,腳踝很痛。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那我把你抱到房間里去。


  許暉說著就上手。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岳母都沒來得及婉拒,整個人已經被許暉摟抱了起來。


  只得帶著一絲慌張的用手摟住了許暉的脖子。


  臉頰靠在他xiōng口深深的埋下去。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許暉的心跳不由得加速,下面也給出了強烈的反應。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進屋把岳母放到床上的時候,他抑制不住的拿自己褲襠里的東西,在岳母的大腿上磨蹭了兩下。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岳母姣好的面容,此刻紅的就像是夏日的晚霞,嬌羞之色無處隱蔽,干笑了兩聲說:丟死人了,還讓女婿把自己抱進來。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嗨,有什么啊。


  我本來就該好好照顧你啊。


  許暉坐到床尾的同時,也清晰的看到了床單上那一塊濕潤和幾處斑斑點點的水痕。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這話還真是一點不假。


  岳母的需求一看就十分的強烈。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KT朵朵婚嫁網-結婚資訊門戶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5960294.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3479216.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7451385.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8183077.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6661347.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3623645.html
https://twggyytrgfb.weebly.com/8339381.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406702.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9652215.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9581933.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帆布 鞋 足 交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