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ナンパーズ

ナンパーズ


人是感情動物, 情感是我們工作 生活的能量源泉,正面積極的情感能帶給人快樂,而消極的情感使人沮喪,看不到未來,尤其是女性,感情較之 男人更加豐沛,往往遇到一些情感問題,就措手不及,仿佛經歷九九八十一難般痛苦,卻苦無出路。


  那么, 女人最害怕的幾種情感 折磨是哪些呢?第一種,老公婚外情而 不知如何處理很多女人都覺得,一直以來老公對自己不錯,什么 出軌之類亂七八糟的事情不會輪到自己頭上。


  可是事實上,她們總會不幸遭遇。


  而且,遭遇得措手不及。


  面對老公出軌,有的女人平靜,有的女人哭鬧,有的女人喊打喊殺,有的女人直接離婚,有的女人默默容忍。


  但是,無論哪一種狀態,都給她們帶來無限的情感折磨。


  第二種,自己出軌又擔心事情敗露女人在婚外情方面,往往比男人弱勢。


  男人就算事情敗露,他們也不會太糟糕,他們有自己的理論和辦法。


  而女人呢,要是被老公發現出軌,后果輕則吵鬧一番,重則打打殺殺也不足為奇。


  就算不離婚,男人也不會讓出軌過的女人好過。


  要是婚離了,出軌過的女人要想再覓一份真愛,恐怕很難很難。


  第三種,自己不想出軌又欲罷不能出軌的女人,除了那些風騷放蕩以及被逼無奈的,其他的大都因為內心空虛感情寂寞。


  要是在出軌后,她們的空虛獲得了填補,寂寞獲得了安慰,那她們 就會漸漸陷入低智商的沼澤,沉溺于此。


  就算她哪天清醒了,也知道出軌是一種錯,但她也放不下那種 誘惑和感覺,欲罷不能以致越陷越深,不知如何做女人。


  第四種,夫妻冷戰卻不知如何打破在如今的現實生活中,夫妻冷戰的發生率越來越高,可能由于生活壓力,可能由于感情不力,可能由于各自脾氣,可能由于平日矛盾……在這些情況下,都有可能步入冷戰期。


  而在這個冷戰過程中,對于雙方都是煎熬。


  尤其是通常嘴硬心軟的女人。


  她們不懂得如何去打破這一情感隔膜,以致在其中飽受折磨。


  第五種,內心騷動吃著碗里望鍋里誘惑如紅唇無處不在,曖昧在現代成為流行。


  平時經常說男人最難抵擋誘惑。


  其實,女人一樣如是。


  在那些誘惑和曖昧面前,她們往往會產生一種躍躍欲試的沖動,但是,她們又竭力讓道德來壓抑這種沖動。


  久而久之,她們就會漸漸生出對(邊插邊做吃奶)面前男人的不滿,而覺得自己還能找到更好的男人。


  然而,現實中的感情牽扯,又讓她們不敢去行動。


  情感折磨,人人都怕。


  要想減輕或者去除這種折磨,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兩個人的生活當中,多一些信任和理解,多一些尊重和體諒,多一些溫情和交流,多一些忠誠和珍惜。


  外面有誘惑,那就多點自控。


  內部有矛盾,那就多點溝通。


  兩個人能夠走到一起,那必定是有著莫大的緣分,不要將這份緣分踐踏之后才后悔莫及,才知道去珍惜。


   太平洋一座不知名的小島上,矗立著一所神秘的基地。


  基地的某個房間里,一個青年站在窗前,望著窗外的景色,若有所思。


  他的腳下,放著一只鼓鼓的行李包。


  陽光打在他的臉上,這是一張棱角分明的臉龐,犀利的目光透著幾分輕狂,微微上揚的嘴角似乎充滿了自信,眉宇間細細的皺紋,卻又好似飽經風霜。


  總而言之,各種迥然不同的氣質,在這個青年的身上,完美地融為了一體,給人一種難以言表的獨特魅力!少頃,房間的門開了,一個中年人疾步走了進來,一臉焦灼地問道:“老大,聽說你要回去了?”中年人名叫林 建勛,今年已經四十多歲了,但他卻心甘情愿稱青年為“老大”。


  不為別的,只因為這個青年名叫 歐陽羽,是整個“海鷹”組織,乃至整個雇傭兵界的“神”!歐陽羽回過頭來,嘴角仍舊帶著淡淡的笑容:“是啊,船票已經買好了,今天就動身。


  ”林建勛有些不甘心地問道:“老大,難道你能忍受過那種碌碌無為的生活?”歐陽羽輕輕地嘆道:“唉……你不懂,安安樂樂才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啊!”歐陽羽說的是心里話,加入“海鷹”組織四年了,他已然從當初那個懵懂的少年,蛻變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然而歐陽羽心里很清楚,他并不屬于這里,他的心,早已經飄到了大洋彼岸的家鄉。


  林建勛沉吟片刻,試探地問道:“老大,你該不會因為阿曼達的事情感到內疚,所以才想要逃避現實吧?”“你給我閉嘴!!!”歐陽羽臉上的笑容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無比猙獰的面孔!尤其他那雙充滿暴戾之色的眸子,簡直令人不寒而栗!林建勛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猶如犯了錯的小學生一般,低頭不語。


  對于歐陽羽來說,阿曼達就是他心中的一個結,是任何人不得觸及的逆鱗!雖然林建勛的初衷是希望歐陽羽能夠留下來,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歐陽羽居然會如此動怒!少頃,歐陽羽的臉色恢復正常,走到林建勛面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嘆道:“唉……林大哥,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但你要明白,如今我已經厭倦這種刀頭舐血的生活了,繼續留在這里也是無益。


  ”“可是……”“不用可是了!我心意已決!而且我也相信,憑你和其他兄弟的實力,定可以將‘海鷹’精神繼續發揚光大的!”林建勛很清楚,歐陽羽是一個雷厲風行、說一不二 的人,但凡他做出的決定,便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萬分無奈,林建勛只好輕輕地點了點頭:“好吧,人各有志,既然你想要過平淡的生活,我也就不阻攔了。


  不過老大,我真的希望你不要這么消沉下去……”歐陽羽笑著搖了搖頭:“呵呵呵……我只不過想過普通人的生活,怎么就是消沉了?放心吧,我精彩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呢!”聽到歐陽羽這番話,林建勛忍不住也笑了:“呵呵呵……是啊,是我想多了,你回到家鄉之后,一定會更加幸福地生活下去的!”這時候,歐陽羽低頭看了看表,說道:“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去碼頭了,咱們就此別(兒童智力故事)過。


  ”“我和兄弟們送送你吧?”“不用了,兄弟們有的正在訓練,有的正在準備執行任務,我一個人去碼頭就可以,不用勞煩大家了。


  ”歐陽羽說罷,提上自己的行李包,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間。


  望著歐陽羽孤落的背影,林建勛心中不由得嘆道:老大……阿曼達的事情,其實根本不怪你啊………………遠洋油輪的自助餐廳里,一個青年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頤,他面前已然堆滿了空餐盤,仿佛一座小山一般。


  青年如此行為,已然引起了餐廳內很多人的反感。


  尤其是他吃意大利面時發出的“吸溜”聲,更是令許多以紳士自居的人,對他報以鄙夷的眼神。


  “跟這種沒教養的鄉巴佬坐同一艘游輪,真是丟臉啊!”“是啊是啊,我早就注意到那家伙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來的,該不會是逃票溜上來的吧?”“像他這樣的土包子,就該扔到大海里喂魚!”……青年并不在乎那些人的指責和冷眼,不但沒有絲毫收斂,反而故意發出更大的聲響。


  一時間,整個餐廳內,都能聽到他吃面時發出的“吸溜”聲。


  不僅如此,他還神奇地從口袋里掏出一頭打算,也不知是哪里搞來的,剝開一瓣扔到嘴里,大嚼特嚼。


  意大利面配大蒜,也是沒誰了。


  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歐陽羽。


  歐陽羽的確不是什么紳士,要知道,在過去的四年里,他絕大多數時間都處于生與死的邊緣,幾天不吃飯、不喝水是常事。


  所以,一旦找到食物,歐陽羽便會盡可能地多吃,以便迅速補充體力,儲備能量。


  對于他來說,什么紳士風度、公共禮儀都是扯淡,填飽肚子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基本法則之一。


  正當歐陽羽吃得酣暢淋漓之際,身后突然響起一個冷冷的聲音:“喂,你吃 東西能不能小聲點?不要打擾本 小姐用餐!”歐陽羽放下手中的餐盤,回頭一看,就見一個身穿緊身連衣裙的女孩,雙手叉腰,怒氣沖沖地瞪著自己。


  女孩看上去約莫十八、九歲的樣子,圓圓的鵝蛋臉,肌膚白皙,一頭清爽的齊耳短發,透著幾分女孩子獨有的可愛與頑皮。


  然而她身上的那件緊身連衣裙,卻是將她那傲人的身體曲線,彰顯得淋漓盡致!尤其是胸前那一抹傲人的柔軟,不由得令歐陽羽聯想起,站在沙灘上遙望大海的情形——波濤洶涌!但凡是個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美貌佳人,難免都會心動。


  歐陽羽自然也不能免俗。


  更何況,他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東方面孔的女孩了。


  雖然這幾年,歐陽羽征服過不少金發碧眼的洋妞,但他還是覺得,東方女孩似乎更有魅力。


  感受到歐陽羽異樣的目光,女孩似乎更加生氣了:“喂,你別這樣‘色迷迷’地盯著本小姐,否則的話,別怪本小姐對你不客氣!”歐陽羽笑了笑,正打算說些什么。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聽到餐廳門口的方向,突然傳來一陣駭人的槍聲!隨著槍聲響起,原本喧鬧的餐廳頓時安靜下來。


  循聲望去,就見四個身高體壯的蒙面男子站在餐廳門口,每個人的手上,都端著一把明晃晃的AK47!看到這一幕,歐陽羽瞬間反應過來——這伙人八成是 海盜!就見其中一個身穿 迷彩服的蒙面男子站了出來,目光掃視著餐廳里的每一個人:“各位中午好,很抱歉打擾大家用餐了。


  我和我的小伙伴現在已經控制了這艘游輪,請你們乖乖配合,把身上值錢的東西統統交出來,否則的話……”說著說著,迷彩服男子舉起手中的AK47,對著頭頂開了幾槍。


  伴隨著駭人的槍聲,餐廳的天花板碎片掉落一地,場面甚是狼藉。


  這時候,餐廳里的其他人也紛紛反應過來,知道他們遭遇海盜了。


  只不過,恐怕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種只有在電視或者小說中才有的情節,居然如此毫無征兆地降臨到他們的頭上!出于求生的本能,人們開始驚慌失措地四散逃竄!一時間,尖叫聲、腳步聲、餐具掉在地上的破碎聲混作一團,好不熱鬧!“噠噠噠……噠噠噠……”槍聲再次響起,只不過這一次,槍口不再對準天花板,而是對準了四散逃竄的人群!最先沖到餐廳門口的幾個人,瞬間倒在了血泊之中!整個餐廳頓時再次安靜下來,所有人都呆若木雞地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了。


  “大家不用緊張,我們只謀財不害命,只要你們乖乖配合,不要做出無謂的舉動,我可以擔保你們性命無憂。


  否則的話,你們的下場,就會像他們一樣……”迷彩服男子一邊說,一邊用槍口指著地上的幾個人。


  聽到迷彩服男子的話,人們紛紛掏出口袋里的錢包,扯下身上值錢的金銀首飾,統統扔到地上。


  對于他們來說,錢根本不算什么。


  錢沒了可以再賺,命沒了可就什么都沒了!剛剛責罵歐陽羽的那個女孩,此時更是緊張得不知所措了。


  女孩名叫唐 靈珊,今年剛滿十九歲,乃是唐氏集團董事長唐龍海的女兒。


  在華夏國,提起大名鼎鼎的唐氏集團,恐怕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此次唐靈珊漂洋過海不遠萬里,為的是取回母親的遺物。


  由于這件物品十分重要,所以唐靈珊為了避人耳目,并沒有乘坐飛機,而是選擇乘坐游輪。


  可萬萬沒有想到,居然還是遇到了麻煩!此時此刻,唐靈珊的腦海之中,不由得浮現出一個大膽的猜想。


  她似乎覺得,這些海盜登游輪打劫是假,想要得到自己手上的東西是真!唐靈珊心中暗暗叫苦,心說本小姐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母親的遺物拿到手,沒想到最終還是被人算計了!這下可怎么辦啊?正當唐靈珊不知所措之際,迷彩服男子已然緩緩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請你配合一下,把身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吧。


  ”迷彩服男子得意地說著。


  唐靈珊竭力讓自己保持鎮定,緩緩摘下了身上所有的金銀首飾,以及手腕上的金表,緩緩放到了地上。


  此時此刻,她心中仍舊抱著一絲僥幸,她希望這些家伙只是普通的海盜,并非沖自己身上的東西而來。


  迷彩服男子早就注意到了唐靈珊身上背著的 挎包,笑道:“小姐,你包里的東西還沒有拿出來呢,快點拿出來吧,只要你乖乖配合,我們絕不會傷害你的。


  ”唐靈珊猛地抬起頭來,冷不丁地質問了一句:“是誰派你們來的?”聽到唐靈珊的話,迷彩服男子先是一愣,隨即笑得更加得意了:“哈哈哈哈……小姐,你該不會是嚇傻了吧?什么誰派來的?我們是海盜!海盜懂嗎?”唐靈珊冷哼一聲:“哼!如果你們真的是海盜,并且控制了整艘游輪,為何不把我們綁架到你們的地盤,然后向我們的家屬索要巨額酬金?費這么大的力氣,并且殺了人,卻只是索要一些錢財和首飾,簡直太不可學了吧?”迷彩服男子臉色突然一變,陰惻惻地說道:“唐小姐,就算你識破了這個局又如何?我們不過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只要你乖乖將包里面的東西交出來,我保證不為難你,否則的話……”“你這個混蛋!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唐靈珊一邊質問,一邊暗中思考著對策。


  把母親的遺物交出去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對方已然控制了整艘游輪,自己又該如何逃走呢?正當唐靈珊束手無策之際,突然一陣“吸溜”聲,傳到了她的耳朵里。


  唐靈珊下意識地扭頭一看,繼而驚愕得瞪大了雙眼!原來,歐陽羽仍舊自顧自地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吃著盤子里的意大利面,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唐靈珊不由得感到十分詫異,心說這個臭小子怎么會如此淡定?嗯……只有兩個可能,要么他是個神經病,要么他和這些海盜是一伙的!“我們是誰派來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逃不掉了,乖乖把東西交出來吧……”迷彩服男子一邊說,一邊緩緩朝唐靈珊逼近。


  唐靈珊緊緊護住背在身上的挎包,厲聲喝道:“這是母親留下來的遺物,你們休想拿走!除非……除非你們殺了本小姐!”見唐靈珊擺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架勢,迷彩服男子反而有所猶豫了。


  要知道,就在他們開始行動之前,雇主還打來電話,特地叮囑他們,只要拿到唐靈珊手上的東西即可,萬萬不可傷她一根毫毛!迷彩服男子對此大為不解,心說既然要搶人家的東西,索性直接連人一起殺了,豈不是永絕后患?為何還要如此大費周章?雖然不理解,但雇主的話就是命令,既然拿了人家的錢,就得按照人家的要求去做。


  所以,如今看到唐靈珊擺出了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迷彩服男子反而感到有些棘手了。


  最終他還是打定了主意,將手中的AK47交到同伙的手里,繼而一邊擼胳膊挽袖子,一邊緩緩湊近唐靈珊,企圖搶奪她的挎包。


  然而迷彩服男子萬萬沒有料到,自己這么一個不經意間的舉動,已然引起了另一個人的注意。


  那個人,自然便是歐陽羽……起初歐陽羽根本沒有把這些家伙放在眼里,仍舊自顧自地大快朵頤。


  一來,他身上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根本不用擔心被搶。


  二來,他覺得憑自己的本事,收拾幾個海盜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然而,當迷彩服男子挽起袖子之后,歐陽羽卻是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因為他赫然發現,迷彩服男子的胳膊上,有一個清晰的豹子頭紋身。


  不會吧?這些家伙難道是“獵豹”的人?他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為什么要扮成海盜的模樣?難道……想到這里,歐陽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尼瑪!原本以為不過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海盜劫持游輪事件,萬萬沒想到,這些所謂的海盜,實際上是來自“獵豹”組織的職業供傭兵啊!歐陽羽對于“獵豹”組織再熟悉不過了。


  “獵豹”是一只神秘而強大的雇傭兵組織,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與其相提并論的,就是歐陽羽曾經效力的“海鷹”組織了。


  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輪上,竟然驚現“獵豹”的人,這實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啊!想著想著,歐陽羽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唐靈珊的身上。


  他發現,唐靈珊自始至終,雙手都緊緊攥著身上的挎包。


  從他們剛才的談話來看,這次“獵豹”的獵物,多半就是挎包里的東西了。


  “獵豹”的人如此大費周章,喬裝改扮成尋常的海盜,為的就是得到女孩挎包里的東西,這說明什么?說明挎包里的東西,無論對于女孩,還是對于這伙人的雇主,都極為重要!可是,女孩挎包里究竟是什么東西?正當歐陽羽好奇之際,迷彩服男子又開口了:“唐小姐,我們只想得到你挎包里的東西,絕不會傷害你,希望你能夠配合一下。


  ”唐靈珊雙手緊緊護住挎包,一邊后退一邊目光堅定地說道:“本小姐已經說過了,這里面是母親留下來的遺物,絕不能交給你們!你若是再逼本小姐的話,本小姐就跳海自盡,即便玉石俱焚,也好過落入你們之手!”見唐靈珊如此固執,迷彩服男子終于失去了耐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說罷,迷彩服男子張開大手,就要強奪唐靈珊的挎包!見狀,唐靈珊反而鎮定下來。


  雖然唐靈珊看上去只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但千萬不要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迷惑。


  唐靈珊從小便接受跆拳道的訓練,雖不敢說有多厲害,但對付一般人是沒有問題的。


  其實她也很清楚,憑自己的花拳繡腿,肯定打不過面前這個彪悍的男人。


  但如今已經無路可逃,唯有拼盡全力放手一搏了!看到唐靈珊擺出一個跆拳道的架勢,歐陽羽頓時大跌眼鏡,心說這小丫頭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居然敢和“獵豹”的人動手?都說女人胸大無腦,這小丫頭……嗯,的確挺大的。


  此時此刻,歐陽羽心中萬分糾結。


  尼瑪!不管怎么說老子也是個堂堂七尺男兒,豈能眼睜睜看著一個女孩子被欺負?可是,如今自己好不容易脫離了“海鷹”組織,打算回到家鄉過普通人的生活。


  倘若今天冒然出手的話,勢必會暴露自己的身份,引起“獵豹”組織的注意!這樣一來,老子想要過普通人生活的愿望,豈不是徹底泡湯了?唉……算了算了,這小丫頭看上去也挺不容易的,想必挎包里的東西對她極為重要。


  就當是學雷鋒做好事,幫她一次吧。


  想到這里,歐陽羽快步走到迷彩服男子的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欺負一個女孩子算什么男人?不如……老子陪你玩玩?”見歐陽羽突然站了出來,迷彩服男子感到非常的意外。


  不僅是他,就連唐靈珊也是匪夷所思,心說這臭小子怎么突然冒出來了?從他剛才那副吃相來看,怎么看也不像是一個懂得憐香惜玉之人啊?迷彩服男子根本沒有把歐陽羽放在眼里,大手一揮,試圖將歐陽羽推開。


  然而,當他的手觸碰到歐陽羽的身體,卻是頓時大驚失色!因為他發現,無論自己使出多大的力氣,歐陽羽仍舊巍然不動站在那里,仿佛一堵墻一般!迷彩服男子瞬間明白,自己遇到高手了!“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迷彩服男子謹慎地問道。


  歐陽羽冷笑道:“嘿嘿嘿……我是誰并不重要,如果你識相的話,就帶著人乖乖離開,否則的話,就別怪老子不客氣了!”迷彩服男子雖然心中有所忌憚,但卻并沒有帶人離開的意思。


  這也難怪,畢竟他是“獵豹”的人,是身經百戰的雇傭兵!倘若就這么灰溜溜帶著人離開,無法對雇主交代事小,損害“獵豹”的名聲事大啊!想到這里,迷彩服男子大喝一聲,攥緊拳頭朝歐陽羽打了過去!“哼!自不量力!”歐陽羽身子微微一側,輕而易舉地躲過了這勢大力沉的一擊,繼而順勢一記下勾拳,準確地擊中了迷彩服男子的下巴!下巴是人體最脆弱的部位之一,熟悉拳擊的人都知道,拳擊之中最厲害的不是直拳、也不是擺拳,而是下勾拳!一旦擊中下巴,輕則脫臼,重則粉碎性骨折!迷彩服男子慘叫一聲,捂著下巴倒在了地上。


  看到迷彩服男子倒下了,他的同伙紛紛調轉槍口,對準歐陽羽!說時遲那時快,就見歐陽羽迅速從餐桌上抄起了什么東西,繼而手腕迅速地抖動了幾下!只聽得“嗖嗖嗖”幾聲,幾道凌厲的寒光,迅速朝那幾個持槍男子射去!幾個持槍男子的動作愕然而止,隨即嗚呼幾聲,紛紛栽倒在地。


  好奇的人們湊上前去,發現他們每個人眉心的位置,都插著一把明晃晃的餐刀或者餐叉!如同很多電影或者電視劇當中的情節一樣,麻煩解決之后,游輪上的安保隊員終于趕來了。


  看到餐廳內的情形,他們一個個目瞪口呆,誰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


  但他們還是很快行動起來,收拾殘局,安撫眾人的情緒。


  事已至此,唐靈珊這才長出一口氣。


  呼……真是有驚無險啊!不管這些家伙究竟是什么來頭,母親的遺物總算保住了。


  說起來,還真要好好感謝那個臭小子出手相救呢!咦?那個臭小子呢?怎么不見了?原來,就在唐靈珊愣神之際,歐陽羽已然悄悄離開了餐廳。


  然而唐靈珊并沒有沮喪,因為她很清楚,憑借唐家在華夏國的地位,要想找到某個人,或者查清某個人的背景,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臭小子你等著,本小姐一定要找到你……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7099506.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1189828.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627262.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5119361.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7764572.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3158840.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3757216.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5031410.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2617106.html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5420974.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ナンパー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