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邱 意 濃

邱 意 濃


老馬“嗯”了聲,雙手摸索著往前走。


   張淑芬自己趕緊轉身向廚房跑去,她也要洗一下臉冷靜冷靜,現在身上還熱的發燙,待會被閨蜜 王麗發現什么異常有的自己好受!老馬走出門,脫離了危險之后心思也活絡 起來了


  張淑芬這里屬于比較高檔的小區,這個單元只有兩戶,沒什么人,就算有人他也能及時走掉。


  想到這,老馬沒把門關死,留了一條細縫,摘掉墨鏡往里面看,說不定自己一會還有什么機會呢。


  偷瞄了一會,張淑芬的閨蜜從廁所走了出來,額頭前發絲還有些濕。


  老馬看的很清楚,對方上身穿著露著肚臍的粉色背心,下面緊身的牛仔短褲,一雙高跟涼鞋,看上去風騷的緊!視線往上移,那女的有著一對勾魂的桃花眼, 眼角下還有顆淚痣,鼻子很立體,嘴唇上薄下厚,一看就是那種精力旺盛的少婦!老馬看的熱血上頭,不愧是張淑芬閨蜜,與其各有千秋。


  張淑芬自己已經看的差不多了,不知道這個 女人那里會是什么風景……張淑芬也剛從廚房洗臉出來,看到她想進臥室,那女的手臂一撐墻壁不讓張淑芬過去。


  張淑芬背對著 大門,老馬只聽見她嬌叱了聲:“王麗,你又要干嘛!讓開!”“嘻嘻,”名叫王麗的女子雙手抱胸,臉上曖昧的笑,“干嘛?你說干嘛!”趁其不注意,她就動手掀張淑芬的睡裙。


  張淑芬措不及防,兩人雖然平常也鬧騰,但今天不一樣啊,自己里面現在可什么都沒穿!伸手壓住睡裙裙擺,張淑芬惱羞成怒,不甘示弱的也朝著王麗胸上抓,把對方擠到了墻壁上!“不是吧?”王麗愣了下,胸上的感覺都不顧了,詫異道:“你剛剛…還真在屋里自己玩啊?還不穿內褲!”張淑芬羞紅了臉,使勁在王麗的渾圓上拍了一下,嗔道:“你以為我像你,我剛剛上廁所了不行啊!”兩女現在都是側身對著大門,外面老馬眼睛都直了!王麗的胸比張淑芬還大了一圈,被拍了下不樂意了,上下晃動像是在反抗著什么!“咦~,你覺得我信嗎,咱倆什么關系,你想要給我說一聲不就行了!”王麗不屑撇嘴,說著伸手扯下肩帶,踮腳湊到張淑芬面前,“看我,你想要我就給你,來來來!”“這也太奔放了吧!”老馬震驚,王麗的表現簡直顛覆了他的三觀,沒想到這女人竟然這么騷!老馬手上毫不停歇,看著那柔軟的地方,王麗的手還在擠壓著,惹得老馬的動作越來越快!(極品少婦的誘惑)張淑芬哭笑不得,王麗的樣子讓她受不了,每次自己都會被她撩撥的不要不要的,手指在對方 身體上使勁一掐,“讓你浪!”“啊!”王麗一聲驚呼,隨后就又欺身壓了過去,嘴里喊道:“好啊,沒想到你會這樣!是不是你老公很久沒滿足你了,那讓姐來!”手還在張淑芬的屁股上用力揉捏。


  發現半晌沒有動靜,王麗抬頭看到張淑芬有些黯然的神色,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也沒繼續下去,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對不起啊,我…我不是有意提的!”張淑芬強顏歡笑,“沒事,反正我也不在意……”“那就好”王麗眼神動了動,試探道:“我最近在酒吧發現幾個不錯的男人,長得好,身體也好!怎么樣,有沒有興趣試試!”“呸!”張淑芬啐了一口, 不去想那些糟心事,推了王麗一把:“怎么?你舒服了現在拉著我趟渾水?我才不去!”“誒呀,去嘛,去嘛!”王麗拉著張淑芬的胳膊,誘惑道:“你不知道他們有多厲害!今天咱倆一起去,我讓你也享受享受!”“不去,不去!都跟你那個過了我才不想要,我!嫌!臟!”張淑芬繼續挖苦王麗,嘿嘿笑著,甩開胳膊就進了臥室。


  王麗不樂意了,甩掉鞋子,牛仔短褲與內褲一起拉掉,“你個老女人,今天不讓你知道我的厲害我就不姓王!”說完,她光著身體就追了進去,把門一關,聲音被隔絕了,衣服在走廊里散落的到處都是!老王在門外大飽眼福,嘴里口水都快吞干了,真想把王麗這娘們給拿下!到時還浪不浪的起來!嘆了口氣,心里想著臥室那更勁爆的場面,老馬又不敢去偷看,如果被發現,自己怎么解釋都是個問題!正要關上門,老馬眼角瞥見地上王麗的衣服,歪心思又起來了,輕聲打開門,慢慢挪到臥室旁邊。


  里面女人的尖叫聲隱隱傳來,讓老馬心跳加速!快速撿起地上那粉紅的三角誘惑。


  老馬顫顫巍巍的湊到鼻下深吸了口氣,女性那里的氣息讓老馬有種別樣的快感。


  幻想著鼻下就是王麗的那里,老馬繳械了!身子一陣輕顫,老馬身心通暢,把手中的小褲褲放在原位,下定決心一定要得到王麗和張淑芬。


  輕輕帶上門,離開了。


  沒多久,他老板就來接他了。


  坐到車里,老馬下面難受,老板與他說話也只是應付,只聽到晚上聚餐,表妹什么的,也沒去在意。


  回到店里,老馬坐到大廳的沙發上,帶著墨鏡看著顧客和服務員穿梭,心里也平靜了下來,不去想在張淑芬家的旖旎,起身摸索著去洗澡。


  他每天其實過得還不錯,有活了就干活,沒活就在沙發上發呆,日子過得挺滋潤。


  老馬洗完澡,坐在沙發上舒服的瞇起眼睛,打起了盹。


  “師傅,喝不喝水啊?”一聲清脆婉轉的女聲在老馬耳邊回蕩。


   陳陽身子一顫,結婚兩年多了,這是兩人第一次親密接觸吧?從無到有的突破讓陳陽心潮澎湃,像是打了雞血一般。


  很快,便到了公司門口。


   蘇妙看了看時間,松了口氣,沒有遲到。


  正準備下車去公司,一輛寶馬X5就停在了小電驢的旁邊,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從車里走了下來。


   魏明東整理了一下西裝,走到蘇妙跟前,指著陳陽 說道:“妙妙,這男的是誰啊?”蘇妙從小電驢上下來,輕聲道:“他是陳陽。


  ”“哦,原來他就是你那個廢物老公啊。


  ”魏明東不屑的看了眼陳陽,兩年前那場婚禮,驚動了整個西川市,整個西川市又有誰不知道, 蘇家的掌上明珠嫁給了一個廢物。


  他把西服脫了下來,遞給蘇妙:“妙妙,這一路上凍壞了吧,快披上,我還給你買了禮物。


  ”說著,魏明東打開后備箱,拿出一個十分精美的盒子。


  這盒子里面,是一條精美的藍寶石 項鏈,佩戴在蘇妙那潔白的玉頸上,簡直完美。


  蘇家雖然沒有涉及過珠寶行業,但是愛美是女人的天性,如果她沒有看錯的話,這項鏈應該是法國著名的珠寶設計師艾倫設計的“天空之城”系列。


  這個系列一共出產了18條項鏈,可以說只要是個女人都無法拒絕這樣的禮物,而且這項鏈可不是有錢就能夠賣到的。


  魏明東盒子里的項鏈,雖然防的很像,但是如果你仔細看的話 就會發現那顆藍寶石顏色不太純正,表面看起來也不那么的光滑,一看就是個贗品。


  “妙妙,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歡這款項鏈,都怪我不好,沒有找到真品。


  ”魏明東把項鏈遞過去說道:“這項鏈雖然不是真的,但也是我花了20萬找國內有名的大師仿造的。


  你先戴著,給我半個月時間,我肯定能買到真品。


  ”“不用了。


  ”蘇妙接過項鏈,淡淡道:“買不到的,“天空之城”是艾倫大師的封山之作,不是被收藏就是已經被人佩戴過了,去年曾經有消息傳出,艾倫大師的“天空之城”拍出了2000萬美金的天價。


  所以說不用浪費時間了,這項鏈已經很好看了。


  ”“呵呵…”魏明東吞了口口水,2000萬美金,折合華夏幣都一億多(名人哲理故事)了。


  自己的全部身家也不過2000萬,就是把自己賣了都買不起啊。


  “老婆,這禮物太貴重了,無功不受祿,還是還給他吧。


  你要是喜歡,老公給你買。


  ”陳陽把蘇妙手中的項鏈搶過來,直接丟在了地上。


  做完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拉著蘇妙的手向公司走去。


  “陳陽,你發什么瘋呢!”蘇妙低聲說道。


  這里是公司門口,她又是公司董事長,怎么能貿然動怒呢。


  她想抽回自己的手,可陳陽卻攥的很緊。


  “廢物,你給我站住!”魏明東急了,靠,這項鏈可是自己花了20萬找大師訂制的,這么摔要是碰壞了可怎么辦。


  “我讓你站住你沒聽見嗎?”魏明東氣急敗壞的走過去,指著陳陽鼻子道:“這項鏈要是摔壞了,你把你賣了都賠不起。


  ”“第一,蘇妙是我老婆,麻煩你離她遠點。


  ”“第二…”陳陽豎著兩根指頭,把魏明東的衣服直接扔在地上:“我老婆冷了,可以披我的衣服。


  ”“第三,我老婆喜歡什么,應該由我來送。


  還有我老婆這么漂亮,不戴贗品。


  今天晚上,我就把正品的“天空之城”給我老婆戴上。


  ”“你怕不是個傻逼吧!全西川市誰不知道你是個廢物,就你騎個小電動車,也敢在我面前裝逼?!”魏明東很氣很氣,作為魏家的繼承人,還從來沒有人敢這么跟自己說話。


  讓他更氣的是,自己話都還沒說完,陳陽就拽著蘇妙進了公司,完全無視了自己。


  “靠,這個廢物!”魏明東心里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一腳將電動車踢翻。


  唯妙公司,董事長辦公室。


  蘇妙坐在老板椅上,冷冷看著陳陽,她抿著小嘴,氣的說不上話來。


  魏明東是做建材生意的,他的背后可是江南第一 家族,陳家啊!自己的唯妙公司,急需要一筆800萬的投資,她還想讓魏明東做這個投資人呢。


  這下好了,陳陽今天做的這些事,肯定把魏明東給惹怒了。


  這讓她想起了一句話: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自己就不該讓他送自己來公司的。


  越想,蘇妙心里越氣,便瞪著陳陽了冷冷說道:“你還呆在這里做什么,快滾啊!”“哦”陳陽委屈的應了句,轉身走出了辦公室。


  看見他唯唯諾諾的樣子,蘇妙氣不打一處過來,恨不得咬他兩口。


  這兩年來,自己身邊的好姐妹紛紛出嫁,她們的老公不是人中龍鳳,就是行業里的精英,最差的也能實現經濟自由,哪像自己的丈夫,還要靠老婆養。


  蘇妙心中的委屈如同決堤的大壩洶涌而出,今晚就是蘇家的年會,到時候家族 的人,肯定又要極盡可能的 嘲笑自己了。


  “瑪德,是誰把我電動車砸了?!”唯妙公司樓下,陳陽大聲的喊道。


  這小電驢跟了他兩年多了,每天都騎著它買菜,沒有給它放過一天假,如今被砸成這個樣子,心里實在難受!瑪德,肯定是魏明東那個傻逼。


  就在陳陽咬牙切齒的時候,幾個穿著職業裝,腳踩著高跟鞋的女人走了過來。


  她們都是蘇妙公司的職員,此時站在不遠處正對著陳陽指指點點。


  “你們看,這個人是不是就是蘇總的老公啊?”“沒錯就是他,蘇總結婚那天,我去參加了。


  ”“不會吧,蘇總的老公騎電動車?這也太寒酸了吧!簡直是在丟蘇總的臉啊。


  ”幾個女人忍不住笑出了聲。


  陳陽根本沒有注意到她們,他嘆了一口氣,將遍體鱗傷的小電驢扶了起來:“你放心,這個仇我一定給你報,你等著…”說著,陳陽拿出手機,撥通了家族的電話。


  “喂,我是陳陽。


  想讓我幫助家族可以,但是又兩個條件必須給我做到。


  ”“第一,給我把法國珠寶設計師艾倫的“天空之城”項鏈送一款來。


  第二,我們家族下面,是不是有一個人叫魏民東的?我想看看到他破產。


  ”說完,陳陽就掛了電話,也不管對方有沒有聽清。


  這時,他的手機振動了一下,收到一條短信,是蘇妙發來的:“陳陽,今晚蘇家年會,去買一套新衣服,別讓我抬不起頭。


  ”……西川市富貴山莊,這里是整個西川市富人的聚集地,住在這里的人物非富即貴,而且就算你有錢都不一定能夠在這里買上一套別墅。


  而這里,就是族長和陳陽碰面的地方。


  陳陽大大方方的躺在躺椅上,陳家族長陳天宗坐在他對面,此人正是陳陽的親大伯。


  看著陳陽那放蕩不羈的姿態,陳天宗笑了笑:“小陽啊,兩年未見,你一點都沒變啊。


  ”“大伯,閑話少說,我今晚還有事。


  你直接告訴我家族還缺多少資金就行了。


  ”陳陽拿起茶壺,灌了一口茶說道。


  “這個嘛…”陳天宗作為陳家族長,什么大世面沒見過,可如今竟變得有些拘謹,看起來大族長還是有些拉不下面子來求自己這個晚輩啊。


  “大概差50個億吧…”臥槽,50個億?!“那什么…大伯,我老婆催我回家吃飯了,咱們下次再聊哈。


  ”陳陽蹭一下的從躺椅上站了起來,邁腿就要離開。


  “小陽。


  ”陳天宗急了,連忙擋在了陳陽面前,急切道:“家族現在到了危難關頭,如果沒有這筆資金,家族上下數百人幾代人的努力,就要毀于一旦了!而且,你說的那兩個條件,我全部答應你,魏明東今天晚上就變得一無所有,“天空之城”已經在路上,一會應該就能送到你的手里。


  ”“大伯,不是我不幫你啊,可我哪來這么多錢啊?”陳陽攤了攤手,一臉無奈的說道。


  “小陽,難道你就忍心看著生你養你的家族崩分離析嗎?你銀行卡里的錢,有60個億啊!”陳天宗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道:“不看僧面看佛面啊,你身體里流淌的始終是陳家的血啊。


  ”陳陽本來滿臉笑容,可這話一出口,他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大伯,兩年前我買江南能源股份,表弟說我洗錢,轉移家族財產,中飽私囊。


  家族上下數百人,落井下石,惡語相向,痛打落水狗一般的把我一家趕出家族,可有人站出來替我說過半句話?”“這些年來我幫家族賺了多少錢你作為陳家族長心里沒點數嗎?而且買江南能源集團股份的2000萬是我靠著自己的努力一點一點積攢下來的,那錢根本不是家族的。


  ”“這兩年我入贅蘇家,活的連條狗都不如,家族的人可曾來看過我?”“如果不是家族資金鏈斷裂,你們恐怕早就忘了還有我這么一號人吧!”陳陽拳頭攥的死死的,手背青筋暴起,顯然是在極力的克制自己。


  “小陽,這件事是我們不對,我在這里代替家族向你道歉…如今家族正是危難關頭,真的很需要這筆錢。


  ”見陳陽還是無動于衷,陳天龍上前一步抓住陳陽的手臂,一字一句的說道:“小陽,只要你肯幫助家族度過這個難關,我可以做主,讓你出任 幻娛集團公司總裁,明天你就可以去幻娛集團上任,到時候會有人來接你。


  ”幻娛集團,是陳氏家族旗下最有潛力的娛樂公司,屬于陳家百分百控股的那種。


  公司現在有幾個紅得發紫的一線明星,數個二線明星,以及有潛力的當紅小生和小花旦。


  一直以來,幻娛集團都是由他的堂弟陳全管理。


  大伯竟然舍得把這家公司交給自己交給他,可見陳家現在到了何種危機關頭。


  “那行吧,就照你說的做。


  ”陳陽思索片刻,點點頭。


  雖說50億買個幻娛集團有點不劃算。


  但族長都快把頭低到地上去了,就給他這個面子,誰讓他是自己大伯呢。


  說著,陳陽轉身便離開了。


  今晚,是蘇家年會,不過再去參加蘇家年會之前,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同學聚會。


  眼瞅著聚會就要開始了,自己可不能遲到了。


  高中那幾個好兄弟,這么些年沒聯系了,還是有點想念啊。


  這次聚會,全班同學都會到場,據說連貌壓群芳的美女班主任也會去,那自己就更不能遲到了。


  與此同時,唯妙公司。


  剛開完股東大會的蘇妙從辦公室里走出來,看到幾個女職員,正有說有笑的看著手機。


  她皺了皺眉,上班時間不在自己崗位好好工作,這怎么可以?蘇妙走過去,發現她們正圍在一起看手機,而手機里正在播放一個視頻。


  視頻里的正主不是陳陽又能是誰?“你放心去吧,這個仇我一定給你報!”視頻中的陳陽,小心翼翼的將電動車扶起,滿臉的憤憤不平。


  “這哪來的奇葩啊,笑死我了!”“你說的這個奇葩,可是我們蘇總的老公啊。


  ”“什么?就是那個靠蘇總養的廢物?我還以為是以訛傳訛,沒想到是真的啊。


  ”幾個女人圍成一個圈子,看著手機里的視頻譏諷嘲笑道。


  這時候一個女人放下手中的手機,神秘兮兮道:“你們是不知道我早上來的時候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什么了?趕緊說來聽聽。


  ”幾個女人都是一臉好奇的看著她。


  “事情是這樣的…”女人站起來,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說了個明明白白,當她說道陳陽拍著胸脯要給蘇妙買“天空之城”的時候,幾個女人紛紛大笑起來。


  “哈哈,就他這個窮酸樣,還買“天空之城”,這絕對是我今年聽到過最搞笑的笑話了。


  ”“就是,一個靠老婆養的廢物,還想買2000萬美金的“天空之城?不會是得了失心瘋吧!”就在她們大肆詆毀的時候,其中一個女生回頭拿了一下包包,正好看見了身后的蘇妙。


  這個女生當時就大腦宕機了,其余幾個女人感覺氣氛有些不對,紛紛回頭,這一回頭她們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蘇…蘇總,我…我們…..”幾個人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其中一個女生膽子比較小,看著蘇妙那生氣的模樣,淚水頓時就在眼眶打轉了。


  “你…你們回去工作吧。


  ”說完,蘇妙轉身就走。


  回到辦公室之后,蘇妙忍不住紅了眼睛,她緊咬著嘴唇,她覺著自己的臉已經被丟光了!自己作為公司的董事長,家丑都傳到公司來了,這讓她以后還有什么威信管理公司?一時間她心亂如麻。


  與此同時,陳陽心情愉悅的回到家中。


  結果剛打房門,就看到丈母娘唐靜翹著腿坐在沙發上,冷冷的看著他:“你回來的正好,你過來,我有事跟你說。


  ”入贅蘇家兩年,陳陽早就領教到了丈母娘的厲害,對自己這個岳母他可是怕到了極點。


  “陳陽,去把你的東西收拾一下,明天去民政局跟妙妙把離婚證領了,然后搬出蘇家。


  ”唐靜用命令的口氣說道。


  “媽……”“我不是你媽,你別叫我媽!”唐靜斥道。


  “阿…阿姨。


  ”陳陽深吸一口氣,低下頭說道:“我是真心喜歡蘇妙,而且我們都結婚兩年了…”“啪”唐靜拍了一下茶幾,站了起來,臉色變得十分難看:“結婚兩年,你吃我家的,用我家的,對這個家沒有任何貢獻。


  我女兒多么優秀,你憑什么喜歡她?你能給她什么?”面對唐靜接二連三的反問,陳陽有心想要為自己辯解,但是唐靜根本不給他開口的機會:“我忍了你兩年了,你一個大男人除了燒飯做家務,你還會什么?你瞧瞧你自己那個窮酸樣,配得上我的女兒嗎?你知不知道我的女兒有多搶手,魏明東剛才打電話給我,只要妙妙跟他在一起,他立馬拿一千萬當聘禮。


  ”一千萬聘禮,很多嗎?魏明東不過是陳家下面的一個供應商而已,如果他的媽媽不是陳家支脈的人,他憑什么能做陳家的材料供應商?而且,他大伯,也就是陳家族長已經親口答應他,今天晚上魏明東就會破產,到時候他連兩百都拿不出來,上哪兒去弄一千萬?“阿姨,要我離婚可以,但是必須是蘇妙親口跟我說,否則我不會走。


  ”陳陽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你竟然敢這么跟我說話,快給我滾回來,不然我要你好看。


  ”這還是陳陽第一次忤逆她,唐靜一下子沒回過神來,等到她緩過來的時候,陳陽已經走遠了,就是想追也追不上了。


  看著夕陽西下,蘇妙長舒一口氣,她已經把自己關在辦公室一天了。


  陳陽那段視頻已經傳遍了公司,甚至有人傳到了抖音上,他一下子成了人所有人嘲笑的對象,連帶著自己都受到了牽連。


  揉了揉太陽穴,她緩緩走出辦公室。


  這時,前臺的客服妹紙拿著一個盒子走了過來:“蘇總,您的快遞。


  ”有眼尖的同事發出一聲驚呼:“哇,好高檔的盒子,這盒子不會是水晶做的吧?這也太夸張了吧。


  ”“我靠,那這個盒子里面要放怎樣的禮物才能配得上這個盒子?”“我還是第一次見用水晶制造的快遞盒。


  ”“好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是啊,蘇總,你就打開來看看吧。


  ”公司的妹紙哀求道。


  蘇妙雖然平時工作十分的嚴厲,但是下班之后十分的和氣,一點架子也沒有,所以公司的員工和她的關系都挺不錯的。


  看著這一雙雙好奇的眼睛,蘇妙也是納悶,這快遞是誰寄的,自己近期也沒有買什么東西啊。


  最終,她還是在一雙雙哀求的眼睛下敗下陣來了。


  她想了想,緩緩打開了盒子。


  就在盒子打開的一瞬間,所有人眼睛都瞪大了。


  只見,盒子里靜靜的放著一塊鑲嵌著天藍色寶石的項鏈,那純凈的顏色一眼就能把人的眼神吸引過去。


  在公司的燈光下,熠熠生輝。


  所有人都傻眼了,這些女員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說不出話來,氣氛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但是下一刻卻又因為一句話被徹底引爆了。


  “這…這好像是“天空之城”!”“我的天,你說的是由法國珠寶大師艾倫設計的封山之作“天空之城”系列的寶石項鏈?”“那個系列一共才除了18款,而且我記得今年加德士拍賣行拍出了2000萬美金的天價!”“好美啊,要是誰能送我這樣的項鏈,就是當一輩子的情人我也愿意啊…蘇總,您也幸福了吧!”在那一聲聲驚訝,羨慕聲中,蘇妙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天空之城”項鏈是大師艾倫的封山之作,這個系列的項鏈是她的最愛,所以只一眼,她就敢斷定,這條項鏈絕對是真的!這…這禮物也太貴重了吧。


  蘇妙那顆沉寂已久的心,竟然開始顫動起來,這事也太夢幻了。


  莫…莫非,魏明東把自己的全部身家都拿出來給自己買項鏈了?蘇妙心緒萬千,說不感動那是假的。


  如果今晚自己戴著這條項鏈去參加年會,肯定會被全場矚目。


  此時,在西川市的海天盛筵KTV里。


  這可是西川市最為有名的KTV,來這里消遣的非富即貴,門口停滿了豪車,一般人根本消費不起。


  而這次同學聚會的地點,就是這里。


  陳陽騎著自己新買的小毛驢,不多時便來到了海天盛筵,他把車停在門口,還用鎖鎖上了,要是被人偷了就不好了。


  他本來想買一輛車的,但是時間太急迫了,為了趕時間,他匆匆買了輛艾瑪電動車就來了。


  車子剛鎖好,就聽見一陣刺耳的喇叭聲,刺的他耳膜生痛。


  “前面的,快滾開,破電動車占什么車位?”保時捷的車主從車窗里探出頭來,喝罵道。


  陳陽一抬頭愣住了,那個男人也愣住了!“ 王海!”陳陽跑了過去,車子里的人是陳陽的高中同學,王海。


  “班長?”王海從車里下來,手里拿著一個錢包,頭發梳的油光锃亮的,他打量了一下陳陽,冷笑道:“陳陽,你怎么混成這個樣子了?”陳陽摸了摸鼻子,好尷尬,剛想開口說話,王海就轉過身去,大步進了KTV里。


  自己這是被人看扁了?陳陽尷尬的笑了笑,也跟了進去。


  這個時間,該來的同學基本都到齊了,二人一前一后進了包廂,房門一打開,包廂里的人齊齊望了過去。


  “哎喲,這不是王海嗎,你小子越來越帥了啊,果然成功人士就是不一樣啊。


  ”王海的到來讓氣氛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大家又是讓座又是敬酒,王海瞬間成了全場的焦點。


  誰能想到當時班上成績最差的那個同學,現在竟然混得這么好。


  他身上穿的西裝一看就是名牌,手上還拿著保時捷的車鑰匙,這不是成功人士,是什么?反觀陳陽,這個昔日的班長,一身的地攤貨,手里還拿著艾瑪電動車的鑰匙,如果不是那張高辨識度的帥氣臉龐,恐怕大家都以為是哪個外賣小哥誤入了。


  長得帥又怎樣,這一副寒酸的樣子,根本沒有人愿意搭理他。


  雖然有些尷尬,但是陳陽絲毫不在意,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掃視,最終他的目光停留在一個人的身上。


  她叫 劉蕊,這么多年沒見了,她褪去了一身的稚嫩,越發的知性漂亮了。


  劉蕊是陳陽那一屆公認的女神。


  她穿著一襲白色連衣裙,端坐在沙發上,跟邊上的女同學說著話,說到開心的地方,忍不住笑了出來,那兩個淺淺的酒窩,讓她看起來十分的甜美。


  王海一進來就注意到了劉蕊,他也懶得理會其他人,而是挪到了劉蕊的邊上,開口問道:“劉蕊,幾年沒見,真是越來越漂亮了,你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呢?”劉蕊還沒開口,坐在劉蕊旁邊的一個女生就搶著說道:“你不知道我們劉蕊現在可厲害了,以后想要見她,恐怕只能在電視上了。


  ”“什么意思?”王海愣了愣,沒明白。


  “我們劉蕊啊,可是被幻娛的星探看上了,要不了多久蕊蕊就要成為幻娛旗下的藝人了。


  ”“嘩”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座的眾人一片嘩然,紛紛將目光投向了劉蕊。


  劉蕊的美貌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完全不輸給幻娛集團里那幾個一線明星。


  這么美的女人,難怪會被幻娛的星探看上。


  雖說如此,但是大家還是忍不住羨慕。


     在 現實生活中有的人 人際關系很好,朋友很多;有的人則人際關系不良,朋友很少或根本沒有朋友。


  造成這種差異的原因,除少量先天的 影響因素外,和人們后天的生活習慣及性格關系最為密切。


    在現實生活中,有的人人際關系很好,朋友很多;有的人則人際關系不良,朋友很少或根本沒有朋友。


  造成這種差異的原因,除少量先天的影響因素外,和人們后天的生活習慣及性格關系最為密切。


    人際關系不良的人主要有以下幾種典型的心態:認為自己必須給人留下好印象,以贏得他們的尊敬和喜愛,不過又不知如何贏得他人的心意,越是想取悅他人,越會覺得得不償失;認為別人都能洞察你的心事,并認為害羞和焦慮都是要不得的情緒,因此足不出戶;害怕自己當眾出丑,相信萬一出丑,別人會拿你的事當做笑料;不會說不,也不會表達憤怒,當與別人發生矛盾,一味遷就和妥協,給人留下缺乏自信的印象;認為別人并不喜歡真實的你,一旦別人發現真實的你,就會覺得自己懦弱無能,一無是處;感到自己成了眾矢之的,大家都對你議論紛紛……以上這些心態,相信很多人際關系不良的人都會有所感觸。


  那么,如果 克服呢?一些著名的心理治療師認為通過行為療法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分享:心理方法助你改善人際關系  自我 暴露 技術 即將自己的不安及焦慮,以及在人際交往中的不如意向別人和盤托出,這種技術是克服人際關系不良的一種有力的解毒劑。


  只要有足夠的勇氣暴露自我,坦然承認或公開表達出自己的不足,就會建立良好的人承關系。


    幻想害怕技術  有人擔心用自我暴露技術會損害自己的名譽,或被人嘲笑,以致更加被看不起。


  實際上,他們的這種看法是毫無道理的,但現實又很難使他們在短時間內改變。


  此時就可以采用這種技術。


  幻想害怕技術的主要任務是進行角色扮演,請一個朋友來扮演你,而你扮演嘲笑別人的人。


  請你的朋友自由作答,這樣做的結果是,你會越來越發現你的朋友沒有什么可嘲笑的,而你作為嘲笑者則顯得很是無聊。


  這種技術能夠使你逐步認識到,自我暴露有時并不會遭受別人的嘲笑。


  分享:心理方法助你改善人際關系  羞辱攻擊技術這也是克服人際關系不良的一種行之有效的療法。


  這種方法是讓受人際困擾的人以一種大膽的方式直接面對憂慮,如在公眾場合直接向大家暴露自己的弱點。


  這樣做的好處是能夠使你很清楚地看到,你的那些焦慮在旁人看來是多么微不足道,而你則把它看得那么嚴重。


    應該承認,人際關系不良,(三個洞都被塞滿爽)除去那些由于性格導致的清形以外,多是由雙重不信任引起的,克服和擺脫的方法在于以實際行動改善你同他人的關系。


  在社交場合,人們必須學會正視自己的各種情感。


  剛開始運用以上談到的那些方法時,可能會引起焦慮,甚至恐慌,但只要持之以恒,就能學會表達自己的情感,信心也會隨之增長,最終會發現人際關系不良的弱點不是那么難以克服和逾越的。


   蘇雪啐了一口,嘟著小嘴說:那你出去呀,你在這里……叫我怎么換? 聽到這話, 王東心里頓時遺憾的不得了。


   可沒有辦法,王東只能乖乖的走出門,靜靜的等待蘇雪在 屋子里換衣服。


   這次王東可沒有關門,蘇雪也許是習慣了,竟然也沒有注意到門開著。


  而王東此刻就趴在門口,把一只眼睛湊過來往屋子里看。


   只見蘇雪坐在床沿上,將身上的 情趣內衣輕輕脫了下來,她雪白誘人的身軀頓時呈現在王東的眼簾之中。


   蘇雪胸前那飽滿的兩顆果實,正隨著她換衣服的動作而上下顫動著,胸前那兩點嫣紅更是看的王東心里發癢。


  蘇雪平坦的小腹和可愛的肚臍,也全都被 王剛看在眼底。


   當然,最讓王東感興趣的還是蘇雪兩條修長美腿之間,那道幽深的神秘領域。


   王東瞪大眼睛往蘇雪的美腿之間看去,然而這個角度并無法真切的看清楚那里的光景。


   轉身,轉過身來啊,面向我……不然我怎么看的到…… 王東在心里默念道,但是蘇雪卻一直都是側著身體,并沒有朝向他這邊。


  不過也幸好蘇雪沒有轉過來,因為她如果真的轉向王東這邊,那她立刻就能發現王東在偷看她換衣服了。


   蘇雪此刻正飛快的把另一套情趣內衣往身上穿,這套情趣內衣是淺黃色的,顏色并不是十分顯眼,但并不因此顯得土氣,反而給蘇雪增添了一種青春活力的感覺。


   蘇雪抬起一條美腿,將同樣是淺黃色的絲襪往腿上穿。


  看著那薄薄的絲襪一點點套住蘇雪白皙豐滿的美腿,王東感到下面脹的厲害,好像快要爆炸了一樣。


   王東再也忍不住了,急急忙忙沖進了蘇雪家的廁所,把無盡的欲火對著馬桶全部發泄出來。


   完事之后王東回到房間里時,蘇雪已經坐在床沿上等他了。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干嘛去了?蘇雪疑惑的問。


   王東尷尬的摸摸頭,吞吞吐吐(故事網)的說:早上吃壞肚子了,去拉了一坨。


   聽到王東這粗俗的話,蘇雪被他給逗笑了。


   不過蘇雪隨后就說:你早上不是一醒來就被我拉過來了嗎,你哪里有時間吃東西? 這個…… 你到底干嘛去了啊? 別問了, 蘇姐


   王東說道,隨后就抓著蘇雪的手讓她從 床上起身,端端正正的站在自己面前。


   蘇雪現在穿在身上的淺黃色情趣內衣和剛才那套一樣,也是分為上下分開的類型。


  這套情趣內衣雖然布料很多,但是大部分地方都是鏤空成花瓣一樣的紋路。


   這些鏤空的紋路,能夠直接把蘇雪那白皙的皮膚突顯出來。


   而且所有紋路匯聚成的中心,正好就是蘇雪胸前的飽滿,以及她兩腿間那處誘人之地。


  不管哪個男人看到此刻的蘇雪,注意力一定會被這套情趣內衣給轉移到蘇雪的緊要部位。


   王東當然看傻了,蘇雪飽滿的果實,以及她下面的神秘領域在他眼中不斷放大……放大……不由得讓王東產生了一種觸手可及的錯覺。


   當然,蘇雪就站在王東面前,王東一伸手就能抓到她。


   王東咬牙抗拒著蘇雪的吸引,然而她身上的情趣內衣卻宛如施加了什么魔法一樣,不斷對王東發出誘惑…… 看著面前蘇雪那火辣的嬌軀,看著蘇雪那嬌羞的媚態,王東有一種什么東西即將破體而出的感覺。


   而且王東仿佛已經聽到,蘇雪那溫婉的聲音在他耳邊不停響起:快來……快上我……快來滿足我…… 王東喉頭發緊,呼吸也變得不暢。


   恍惚間,王東好像看到蘇雪正對著他張開雙臂,似是要把他擁入懷中一般。


   眼看著王東就要克制不住自己了,王東卻忽然用牙齒猛地咬了一下舌尖,當即從那迷離的亂象之中逃脫出來。


  而面前的蘇雪仍舊扭扭捏捏的站著,看起來十分的難為情。


   小東,你怎么出神了……別發呆了,快點幫我再選幾個款式。


   蘇雪不好意思的說道,在王東面前穿情趣內衣,而且還要擺出那些撩人的姿勢,這讓她感到十分害臊。


   蘇雪可從來沒有在哪個男人面前做過這種事,這可比讓她不穿衣服光著身子更加羞人。


   額,不好意思,蘇姐你太好看了,我都被你給迷住了。


   王東撓撓頭發說道,而蘇雪則掩著臉說:別貧嘴了,快點。


   嗯嗯……那蘇姐,你換個姿勢吧,這次趴到床上怎么樣? 王東坐到沙發上說道,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而且坐著的話,他凸起的褲襠那里看上去也就不那么明顯了。


  雖然王東并不介意自己身體的異樣被蘇雪發現,但真的被蘇雪看到的話,還是會有些尷尬。


   而蘇雪此刻正順從的爬上床,壓低身體展現自己的S型曲線,將身體的美毫無保留的呈現在王東的眼前。


   看著蘇雪那撩人的姿態,王東感到嗓子發干,肚子里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


   王東現在只想撲過去,把蘇雪壓在身下好好的發泄一番,將自己的生命之種全部噴灑在她那肥沃的土壤上,并生根發芽結出果實。


   小東,你說話呀,不要總是盯著我看…… 蘇雪低下頭,嬌羞不已的說道。


   王東窘迫的摸摸鼻子,過了半晌才說:那么,蘇姐,你把屁股抬高一點……對……就這樣,再翹高一點…… 蘇雪的姿勢越來越惹火了,越來越開放大膽,大概也是因為她慢慢從這種羞人的感覺中適應了,所以才會變得比剛才自然吧。


  但王剛卻自然不起來,因為下面已經脹痛的厲害。


   明明已經去過一次廁所拉了一發,但是現在身體的反應卻如此明顯,不得不說蘇雪這個女人實在太誘人了。


   王剛盯著蘇雪那肥美的嬌臀猛瞧,視線在左右兩瓣 美臀上來回交換著,一點點就移動到了她兩瓣美臀的中間,往那道深溝里看去。


   蘇雪穿的這套情趣內衣,屁股后面只是用一根細繩維系著而已。


   那根細繩此刻就正好卡在蘇雪兩瓣美臀中間的深溝之中,而且勒的緊緊的,雖然擋住了要害,卻更加誘人。


   蘇雪的長相與身材,本來就和王東的嫂子很像,而王東對他的嫂子,卻一直都存著一種病態的癡迷。


  也許不能稱之為癡迷,而是因為感情太深而造成的影響。


   但不論如何,王東貪戀他嫂子的身體,這卻是沒的說的。


   此刻,蘇雪那跪在床上,并俯下身體的撩人姿勢,映入王剛的眼簾。


  王剛一時間有些分不清,面前這個只穿著情趣內衣,不停的勾引他的女人,究竟是蘇雪還是他的嫂子了。


   房間里的溫度正在慢慢上升,王東與蘇雪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尤其是蘇雪,因為羞臊她的體溫上升的更快,身體上的感覺比王東燥熱多了。


  只不過她心中沒有王東那么多的欲念,所以才不會產生那方面的感覺。


   但蘇雪不知道,她傲人的身材,以及她誘惑的打扮,以及此刻她展現出來的撩人的姿勢,正在一步步侵蝕著王東的內心,使得王東的理智趨近崩潰。


   王剛盯著蘇雪那里看了許久,靈魂仿佛都要被蘇雪吸引過去了。


   而蘇雪卻因為保持這個姿勢太長時間,以至于有些累了,于是便晃動身體催促道:還沒有看完嗎?小東,你覺得這套內衣怎么樣? 然而王東卻一言未發,仍舊直勾勾盯著蘇雪誘人的嬌軀。


   小東你說話呀……怎么又不說話了,難道你發呆了?小東? 蘇雪的美臀左右擺動的幅度更大,王東的眼珠子也跟著左左右右晃動,蘇雪的美臀擺到哪里,他的視線就跟到哪里。


   在王東的眼中,蘇雪美臀中間擋住要害的細繩,慢慢的消失不見,而她藏在下面的美景,則一點一點全部展現在他的眼簾之中,并慢慢放大……放大…… 忽然,王東朝蘇雪撲了過去,一下就將蘇雪撲倒在了床上。


   蘇雪頓時被王東嚇了一跳,她在王東身下不斷掙扎,并因為害怕而發出一聲聲的呼喊。


   王東……你這是要做什么……快起來……王東……別這樣……再不起來我要喊人了…… 蘇雪努力想要把王東推開,可是她的力氣怎么可能比得過年輕體壯的王東呢,所以她推了半天,王東還是死死的壓在她柔弱的嬌軀上。


   蘇雪感到有根硬硬的東西,正頂在她的柔軟的肚子上面,把她弄的生疼。


   蘇雪當然知道那是什么,但她沒想到王東竟然有這么大,不由得發起愣來。


   而王東則趁著這個機會,一把就將蘇雪的上面的情趣內衣扯了下來。


  蘇雪那絕美的上圍,霎時間毫無遮掩的露在空氣之中。


   蘇雪一聲尖叫,連忙用手護住胸口,可王東的手卻又去了她下面,抓住她的內褲往下拉。


   蘇雪大急,連忙夾緊雙腿不讓王東得逞,可王東的力氣實在太大了,即便蘇雪兩腿緊緊夾在一起,也沒法阻止王東將這條纖薄的情趣內褲從她腿上脫下去。


   難道今天真的要在這里,失去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了么…… 念及至此,蘇雪的臉上不禁流下兩行清澈的淚水,臉上露出深深的失望與遺憾,而她口中也發出聲聲抽噎…… 聽著蘇雪的啜泣聲,王東那粗暴的動作,忽然就停了下來。


   我這是干什么? 難道我剛才把蘇雪推倒了? 王東環顧了一下四周,隨后就看向身下,仰躺在他下面的蘇雪此刻一絲不掛,雪白的嬌軀毫無這樣的呈現在他的眼簾之中。


  就連她飽滿而又柔軟的雙峰也清楚可見,尤其是蘇雪胸前那凸起的兩點嫣紅,使得王東的視線怎么也無法移開。


   王東不由得咕咚一聲吞了吞口水,隨后就飛快的從蘇雪的身上爬了起來。


   對不起,蘇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王東結結巴巴的說道,然后就抓過床上的被子,蓋在了蘇雪的身上。


   蘇雪那春光四泄的嬌軀,在被被子蓋住之后終于看不到了,王東這才感到心中那故意蠢蠢欲動的火焰,逐漸平息下去。


  而蘇雪此刻也抓著被子捂住身體,從床上坐了起來。


   蘇雪雙眼紅通通的,臉上還掛著兩行眼淚。


  不過她現在已經不再啜泣了,只是一個勁的沉默。


   屋子里安靜的可愛,氣氛無比壓抑,這詭異的沉默讓王東感到肩膀上好像壓了兩塊鉛似的沉重。


   王東此刻正在心里暗罵自己,現在可不是推倒蘇雪的時候啊,他和蘇雪還遠遠沒有走到那一步呢。


  突然做出這種粗暴的舉動,一定讓蘇雪傷透了心。


   也許蘇雪以后會和他保持距離,再也不會給他任何機會了。


   一想到這里,王東的心頓時變得拔涼拔涼。


   蘇姐,我剛剛真不是故意的……那個……你太好看了,我一不留神就沒忍住……對不起,蘇姐…… 王東趕忙道歉,希望自己的歉意能讓蘇雪忘記剛才發生的不快,如果能讓她高興起來的話,那就最好了。


   只可惜王東的打算,很快就落了個空。


   只見蘇雪抬起白皙的手筆,用手背抹掉臉上的眼淚,扭頭看向別處說道:是我不好,我不該讓你給我選內衣的,我和你又不是那種親密的關系,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你出去吧…… 別這么說,蘇姐,你沒錯,是我不好…… 你出去! 蘇雪加重語氣說道,王東尷尬的摸摸鼻子,過了許久,他才無奈的轉過身往門口走。


   到了門口的時候,王東又停下來,回頭對蘇雪說道:蘇姐,你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來向你道歉。


   說完之后,王東就出了蘇雪家門,有些無力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平常王東一從蘇雪那里回來,立即就會做到電腦桌前打開監控偷看蘇雪。


   不過今天王東根本就沒那個心思,進了屋之后王東就困乏的在床上坐下,然后便腦袋一歪重重趴到床上。


   完了,這回算是真的搞砸了……蘇雪該不會準備退房,不再我這兒租房住了吧……萬一她真的走了,那以后想再見到她就絕對不可能了…… 王東腦子昏昏沉沉,很快就進入夢鄉。


   王東在睡夢中,夢到蘇雪拿著一把刀半夜沖進他屋子里,朝他身上捅。


  鮮紅的血飛濺出來,把地板都染紅了,墻上床上全是血跡…… 王東嚇出一身冷汗,大喊著從床上坐起來。


   過了好半晌,王東才意識到蘇雪并沒有來襲擊他,他只是做了個噩夢而已。


   但王東心里還是有種強烈的恐懼感,而且胸口也空落落的。


   王東撩起肚子上的衣服,看了看他睡夢中被蘇雪用刀刺中的地方……看著自己光滑沒有一點傷痕的肚皮,王東這才長舒口氣,全身都放松下來。


   在床上坐了許久,王東無意間扭頭看到電腦桌上,那張他嫂子的照片。


   照片上,和蘇雪容貌十分相似的嫂子,正對他燦爛的笑著。


   明天去道個歉吧,再送點東西…… 王東自言自語道,接著就躺到床再次睡去。


   太陽升起來了,從窗簾的縫隙里照到屋子里來,落到昏暗的地板上。


   王東眼皮動了動,慢慢悠悠醒了過來。


  看了眼手機發現已經九點多了,便急急忙忙的下床洗漱,完了又去商店街買了一條價格不菲的裙子,包好之后惴惴不安的去了蘇雪門口。


   王東敲了敲門,過了許久才聽見屋里傳來蘇雪的聲音。


   別敲了……來了來了…… 隨著吱呀一聲,單扇木門往里打開,王東連忙擠出尷尬的笑容看向站在門內的蘇雪。


   蘇雪今天穿的十分保守,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薄毛衣,別說胸口了,就連兩條胳膊也都遮的嚴嚴實實。


  而下身則是一條長長的裙子,一直遮到小腿的位置。


  而且這件裙子很寬松,從外面根本就看不出蘇雪的體型。


   看到蘇雪這個打扮,王東知道她已經因為昨天的事情對他起了戒心,心里不由得有些失望。


   而蘇雪看到手捧著盒子的王東,表情也變得有些尷尬和黯然。


   房東,你怎么來了?蘇雪客氣的問,像是忘記了之前發生的事情一樣。


   王東想了想,然后便回答道:我閑著沒事,就過來看看……你好多了吧? 我挺好的。


  蘇雪低著頭回答道。


   王東更加尷尬了,不知道該怎么往下說,但一直站在門口也不是個事,于是就硬著頭皮問道:我能進去坐坐嗎?我想和你談一談。


   王東胸口碰碰直跳,生怕蘇雪會拒絕他進屋。


   但王東沒有想到的是,蘇雪猶豫了片刻之后,竟然點了點頭。


   王東這下高興壞了,臉上都露出傻瓜似的笑,然后就跟在蘇雪屁股后頭往屋里走去。


   這次蘇雪并沒有把王東帶到她的臥室,而是讓王東在客廳沙發上坐了下來。


  蘇雪給王東沏了一杯茶水,然后便在王東對面的沙發上坐下。


   蘇雪兩只手放在膝蓋上,動作自然的壓著裙子,這樣一來王東就算眼睛長在腳上也別想看到蘇雪的裙底風光。


   那個,蘇姐,昨天的事情卻是是我不對……我不該那么做的……但是請你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時沖動……王東斷斷續續的說道,態度十分誠懇。


   蘇雪的神情慢慢變得有些不自然,臉頰也微微有些紅了。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1979231.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8305365.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9572705.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8707032.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2048750.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3014049.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4259580.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728681.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3684267.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721035.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邱 意 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