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臺灣 色情 網站

臺灣 色情 網站


小魚知道不是 丁老三的本意,就沒往心里去。


   丁婉讓他在客廳吃茶,她一蹦蹦去廚房燒菜。


  他這貨正忙著接打電話呢,就見丁婉爭赤白臉的跑過來說:“小魚哥,我老覺得廚房有臟東西,嚇死我啦!”見廠妹臉都白了,小魚就得兒一聲,來到廚房查看。


  查看了一遍,失笑道:“丁婉,這里沒有臟東西,放心吧!”“小魚哥,我害怕,你在廚房陪我,好不好呀?”丁婉一把拽住他,眼巴巴的懇求道。


  “那行吧,我幫你添火!”有 江小魚陪伴,丁婉這下安全了。


  她一口氣炒了四五個菜,蔬菜都是堂嬸劉春草送她的 逆天菜。


  還有小魚最愛吃的紅燒肉。


  “哇,這逆天菜好好吃哦!小魚哥,你吃吃看,真的很好吃哎!”丁婉興沖沖的夾了一筷子土豆到他碗里。


  “丁婉,逆天菜我不是第一次吃哦。


  不過確實好吃到爆!”江小魚昨天就吃過,因為逆天菜太好吃,他吃了五大碗飯。


  “小魚哥,你家也有神田呀?”丁婉緊挨著他這貨坐著,不停地幫他夾菜。


  “我家有啊。


  ”“唉,我家沒有。


  要有就好了,每天吃一頓逆天菜,那才叫美呢!”丁婉大為艷羨的道。


  吃飽喝足,丁婉手腳勤快地收拾起來。


  她不敢一個人去廚房,拉著小魚陪她。


  打掃完戰場,按慣例丁婉要洗澡。


  偏不巧她家的洗澡間在院子里,外面烏漆麻黑,丁婉就更害怕了。


  “小魚哥,你過來陪我啊,我怕洗澡間有鬼!”“蝦米?這個怎么陪啊?你不怕我看到啊?”江小魚瞪大眼睛看著廠妹道。


  “好吧,那你就在門口守著!”說著,丁婉這才戰戰兢兢的進洗澡間去了。


  她不敢關門,特意留了門。


  江小魚站門口,剛開始還老實。


  可一聽里面傳來除衣服的窸索聲,這家伙就撩得抓肝抓肺,很想貓上去偷看。


  啊!他都沒怎么樣呢,里面忽是傳出尖叫聲。


  吱呀一聲,房門打開,丁婉一頭沖了出來,嚇得大叫道:“小魚哥,里面有東西!”江小魚就嗯?了一聲,蹦入洗澡間查看了一遍。


  走出來道:“丁婉,沒有東西啊,是你的心理作用!”一蔸眼,這貨才知道丁婉衣不蔽體,頓時眼睛都直了。


  “小魚哥,你進來陪我吧。


  不過你要背過去,不許看!”不等他答應,丁婉一拽把他拽進了洗澡間。


  這家伙哭笑不得,不過,她是個善良的姑娘,他不忍心欺負她。


  女孩子洗澡,沒有一個小時是洗不完的,江小魚對著一堵墻,還好是坐椅子上,不然得累死。


  晚上九點鐘,江小魚因為半夜要起來捉鬼治病,想先睡一覺。


  他這貨就問丁婉:“對了,我睡哪個房間?”“當然是睡我的房間呀?”丁婉白天要去電子廠上班,早上要給小魚洗,她自己的衣服只有晚上洗。


  “啊?那你自己呢?”“咱倆一起睡呀!家里有東西,你 讓我一個人睡,我不敢呀!”丁婉一臉無辜的看著他道。


  “ 不行,不行啊。


  要是讓你爸知道,他不打死我啊?”江小魚搖頭如潑浪鼓道。


  “我爸腦子不清醒,他不會知道的!我是女孩子都不怕,你是男人怕啥呀?”丁婉好氣的白了他一眼。


  這倒是哦。


  這下江小魚就沒語言了。


  丁婉對他可體貼入微了,就像賢惠的媳婦伺候丈夫,給他打來溫水洗腳面。


  這家伙就得兒一聲,進入了丁婉的香閨,倒床上就睡下了。


  農村初夏的晚上比較陰涼,睡覺要蓋被子。


  江小魚一時半會兒睡不著,只聞到夏被有股子淡淡的香氣。


  一會兒,丁婉也上床睡了,她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著,就問小魚:“小魚哥,你睡了沒?”“我沒有,你呢?”“我也一樣!小魚哥,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了!”突然,從丁婉身上,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氣,聞著聞著,小魚就昏了頭道:“丁婉,我想吻你一下,可以不?”“啊?不行,不行呀。


  我媽說,女孩子的吻只能給自己男人哦!”丁婉拒絕的道。


  “額,那倒是。


  ”他這貨心說喵了個咪,我怎么能這樣呢?是不是太壞了?打消了歪念,江小魚大頭一歪,很快進入了夢鄉……不知什么時候,江小魚正呼呼呢,突然就有人使勁搖他。


  “誰,(大炕上性經歷)是誰搖我?”他這貨一骨碌彈坐起身,揉揉忪惺睡眼。


  就見丁婉害怕的看著他道:“小魚哥,十二點到了!”一聽十二點到了,江小魚飛快滑下床頭,問丁婉拿了鑰匙。


  關押丁老三的房門也在客廳內,他這貨貼著房門聽了下,屋內靜悄悄,丁老三應該睡著了。


  打開門鎖,吱呀,江小魚第一時間開燈,蔸眼就見丁老三躺在床上,正呼呼大睡呢。


  一蹦蹦了進去,小魚第一感覺就是屋內的陰氣重得要命。


  一到里面,鬼影憧憧,讓人頭皮發麻。


  說實在的,江小魚也有點發毛,心里一緊一緊的。


  這家伙只好硬著頭皮上,只見他拿著一面城隍印,口念咒語,就在丁老三的印堂上戳了一章!“妹子,出來吧!我是江小魚,有什么冤屈,你可以告訴我!”就見一個女孩從丁老三體內飄了起來。


  “ 小師傅,我叫 小珠,是天坑村人。


  我是下班 回家途中,被人堅殺的!我的尸體被兇手藏起來了,兇手也沒抓到,我冤呀!”“堅殺你的人是誰?”江小魚頭皮發麻的道。


  “是同村的良超東嗚嗚!”“小珠,冤有頭債有主,堅殺你 的是良超東,你干么不上他的身,而要找丁老三上身呢?丁老三是老實巴交的好人啊!”馬小沖不解的問道。


  “小師傅,我也想上那個惡人的身呀!可是,那個惡人 陽魂至剛至強,我不能靠近半分!最后逼得沒辦法,只好找丁大叔上身。


  我等了好幾個月,才等來你這個高人!”江小魚心說,娘西皮,看來那個良超東也是至陽之體,至陽之體自帶避邪技能。


  “蝦米?你要我幫你報仇。


  ”“小師傅,以你的法力,能不能攝走良超東的陽魂呢?”“額,這個當然可以!”他有一枚專門攝魂的法印叫做 神霄印。


  上次他把村霸攝成傻子,就是神霄印的功勞。


  “小師傅,只要你搭把手,把良超東的陽魂攝走,接下來報仇的事歸我。


  以后,我就不再打擾丁大叔了!”額,看上去這個辦法可行。


  小珠可能是通過鬼上身的辦法,讓良超東抹脖子自殺。


  不過,江小魚想了想后,還是覺得不妥,就搖頭如撥浪鼓道:“小珠姑娘,不行,不行啊,不是我不幫你。


  我去攝魂,被人發現了,你的大仇是報了,他家人不找我拼命啊!”“良超東媳婦不在家,他一個人睡。


  咱們半夜去,不會有人看到!小師傅,你行行好,幫我這一次,日后一定報答你的大恩大德!”小珠弱弱的央求道。


  “小珠,我打下手可以。


  不過,攝魂后,你不能當場讓他死。


  等過幾天,你再伺機報復。


  ”這樣一來,就算有人看到過他在天坑村露面,兇手的家人也懷疑不到他頭上。


  “好呀好呀,小師傅,那咱倆現在就出發吧!”見小珠化成一道陰風,從門口飄了出去,緊接著,飄過了丁家的大院。


  江小魚得兒一聲,來到丁婉的閨房,告訴丁婉:“你爸的邪病好了。


  就是身體有點虛弱,休息幾天就沒事!”“真的呀?謝謝小魚哥!那小魚哥快上來吧,補個回籠覺!”丁婉興沖沖的看著他道。


  “婉丫頭,你家的臟東西沒有了,你自己睡。


  我還要出去辦點事情!”江小魚說完就走。


  嚇得丁婉下來死命的拽住他:“小魚哥,我害怕呀!你辦事,明天來辦呀!”“這事必須今晚辦!”江小魚一把甩開丁婉,大步離開了丁家。


  蹬蹬蹬,匆匆來到院外,就看到小珠在外面等他。


  江小魚打著把手電,一陣穿花渡柳,跟著小珠朝著天坑村出發。


  小珠沒有影子,走路也是飄著走。


  這個時候,天上有一輪半月,淡淡的月光灑下來。


  江小魚膽再肥,跟著一只女鬼走在荒村野外,也未免有點打忤。


  好在白鷺村距離天坑村不遠,也就里把的路程,而且是走的大馬路。


  巧的是,良超東家的三層小洋樓就蓋在馬路邊上。


  下了一個坡,徑直就來到良超東家的院門前。


  一看是扇大銅門,就知道良家家境不錯。


  小珠如入無人之境,化作一股陰風鉆進去后,幫他打開了銅門。


  吱呀,江小魚炸著膽子,事先拿好神霄印,一閃就進去了。


  很快,小珠把客廳的大門也打開來了。


  良超東就睡一樓右側房間,小珠把房間門打開后,因為受不了至陽之體的沖擊,立刻逃之夭夭,在院子里等他。


  喵了個咪,怎么感覺像做賊一樣?江小魚鶴步摸到門前,確認姓良的睡死了,一貓腰就進房間去了。


  拿手電一照,就照見有一個男的,那男的睡得跟豬一樣。


  他這貨摸到床前,拿神霄印往他腦門上一蓋,蓋完就溜了出來。


  小珠殿后,把兩扇門原樣關閉后,跟上江小魚,一陣疾步如飛。


  兩個一口氣跑到白鷺村的村口,他這貨才放慢腳步。


  回頭發現小珠跟屁蟲一樣在后尾隨,江小魚就愣了愣,心說喵了個咪,這女鬼不會是賴上我了吧?“小珠,你跟我干嘛?趕緊去通知你家人,把你的身體找回來啊?”“小魚哥,你收下我吧。


  你幫我修行,我呢,給你做使喚丫頭。


  你叫我向東,我不會向西,你叫我抓鴨,我不會抓雞,什么都聽你的!”小珠嬌滴滴的央求道。


  蝦米?鬼丫頭!江小魚說實話,剛開始見到女鬼,還真有點害怕。


  但是相處時間長了,他就沒那么打忤了。


  畢竟,小珠不是惡鬼。


  真收她當鬼丫頭,以后也能派上大用場。


  想到這里,這家伙就有點心動了。


  “小珠,你說幫你修行,怎么幫?”“我們鬼類一般是靠吸食人的陽氣生存。


  吸食的陽氣多了,就能慢慢升級,修練妖術!問題是,陽氣充足的人,往往陽魂強大,我不能靠近。


  這就需要你的神霄印幫忙!”小珠興沖沖的解釋道。


  “這樣啊,我明白了!”江小魚恍然大悟。


  “小魚哥,你答應啦,太好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哦!”小珠開心得像過大年。


  “收下你可以,不過我給你立個規矩,一你要聽我指揮,二你不能禍害人間!”江小魚提要求道。


  “我是你的丫頭,你是我主人。


  我當然聽主人的話!”小珠忙不迭賭咒發誓道。


   “有,隊長,你跟我來。


  ” 趙豐年跟駱冰走回客廳,她放下背包,向暗室走去。


  很快,駱冰從里面拿出三支獵槍了來,一支 單管,兩支雙管。


  單管是蘇靜初的,雙管是駱冰和喬小麥的。


  趙豐年把三支獵槍都拿到手里掂了一下,感覺到單管的明顯要重些,他相信質量重的槍力道會更足一些。


  “我要這支。


  ”趙豐年臉上露出微笑,對手里的那支單管獵槍非常滿意。


  “好吧,你拿走!”蘇靜初走過來大方地說,那支單管獵槍是她的最愛。


  “謝謝!”趙豐年說完拿槍下樓,駱冰追上去問:“隊長,你準備去哪里打獵?”“我們村的后山。


  ”“哪個村?”“稻花縣飲水村。


  ”這時,蘇靜初追下樓,她把一個長形的帆布袋遞到趙豐年面前。


  “隊長,這是槍袋,里面有持槍證和產品說明書。


  ”“嗯!”趙豐年應了一聲,把獵槍放進帆布袋里,走出別墅,在晾桿上把曬得半干的衣服和褲子穿在身上。


  離開別墅,趙豐年在路邊攔一輛貨車進城。


  來到沈墨燃的家,趙豐年推開院門。


  沈墨燃正在院子里澆花,看到趙豐年走進來,對他笑了笑。


  他用賣蘭花得的那六百塊錢給趙豐年買了一部 手機,聯想最新款,一千八,他倒貼了一千二。


  “這是我替你買的手機,拿著!”趙豐年一愣,接下手機,愛不釋手。


  “謝謝 伯父!”“不用謝,沈 瑞雪在飲水村,需要你多多照顧。


  ”“伯父你放心,沈支書住 在我們家,有我 阿媽24小時貼身保護著。


  ”“哦,是嗎?對了,你追到在蘭花街搶背包的人了嗎?”“追到了。


  ”“哈哈,你小子身手不錯,一身正義感,我女兒在你們家,我放心了!”趙豐年咧嘴傻笑,說:“伯父您過獎了!”“走,進屋,我買了條魚,今晚陪我喝兩杯。


  ”“不,伯父,我得回去了。


  ”趙豐年看天色不早了,與沈墨燃道別,回飲水村。


  他請一輛摩的開到515岔道,太陽落山了,天邊只留有一抹晚霞。


  步入山下叢林小道,已經看不清路面。


  趙豐年健步如飛,一腳把竄到面前的一只 野兔給踩死了。


  他這是走狗屎運!半個小時后。


  趙豐年拎著野兔走到家,廚房里亮盞昏暗的燈,火灶上煮一鍋的蘿卜菜,卻看不到阿媽和沈瑞雪的身影。


  “阿媽!”“沈,支書!”趙豐年喊了幾聲,沒人回應,把獵槍放進房間,野兔放到砧板上,阿媽和沈瑞雪跑到哪里去了呢?這時,有急促的腳步聲跑上樓來。


  趙豐年迎上去,與從外面急匆匆進來的沈瑞雪撞在一起。


  香玉滿懷!趙豐年怕對方跌倒,摟上了她的腰。


  “你干什么?”沈瑞雪把趙豐年推開,走進廚房,卻把手伸進了趙豐年的褲袋里。


  “你干什么?”趙豐年學著沈瑞雪的語氣,掙扎著跑開了。


  “把我的手機還給我。


  ”手機借給趙豐年,沈瑞雪這一天都魂不守舍,神經兮兮的,總擔心他翻她手機里的相冊和視頻。


  趙豐年愣了一下,從口袋里拿出兩個一模一樣的手機來遞給沈瑞雪。


  “給你!”“咦,怎么有兩個手機?”“另一個是我的,我老丈人給我買的。


  ”“你老丈人,誰呀?”“你爸呀!”趙豐年調皮的說,隨時做好躲避沈瑞雪拳頭的(兩根一起插進去)準備。


  但,沈瑞雪一動不動的,她在想,這家伙這么囂張,肯定是看了她手機里的相冊和視頻了,這可怎么辦?難堪死了。


  沈瑞雪的臉一由得紅了起來。


  “我阿媽呢?”趙豐年問道,把話題轉開,緩解沈瑞雪自己營造出來的尷尬。


  “卜嬸她留在鎮上的外婆家,說明天才能回來。


  ”“哦!”趙豐年對外婆沒什么印象,所以也不太關心,看到 鍋里滾動的蘿卜,問道:“你還沒吃飯吧?”“沒有,等你回來。


  ”沈瑞雪急切盼望趙豐年回家,主要是想早點把自己的手機要回來。


  “你等等,我做道下酒菜。


  ”趙豐年說著,拿一把菜刀處理砧板上的野兔。


  “哪來的野兔?”“山下的林子踩來的。


  ”沈瑞雪一愣,問道:“又不是山菇,能采到嗎?”“不是用手采,是用腳踩的。


  ”呃?用腳踩到野兔,這家伙又開始不老實了。


  “你沒翻看我的手機吧?”沈瑞雪說出了心里的擔憂。


  “沒有,我就打了一個電話。


  ”趙豐年說著,手上忙起來,他動作干凈利索,三下五除二就給野兔去了皮,揮刀把兔肉切成塊。


  “真沒翻?”沈瑞雪站到一旁不放心地問道。


  趙豐年忙著做菜,沒再搭理沈瑞雪。


  沈瑞雪跺了跺腳,又問道:“那盆蘭花賣到多少錢?”“六百塊,你爸收的錢,給我買了一部跟你一模一樣的手機。


  ”“六百?”“是呀。


  ”“六百元你能買到這么好的聯想智能手機?”趙豐年一愣,他心里早有所懷疑,還想找人問一下呢。


  沈瑞雪找出自己的手機撥打老爸的電話。


  嘟嘟幾下,對方很快就接聽了。


  “喂,爸!”沈瑞雪喊道。


  “是小雪呀,趙豐年回到村里了?”“嗯,回來了。


  ”“那小子不錯,下次帶他一起回家吃頓飯,我親自給你們下廚。


  ”“爸,是你幫他買的手機?”“是呀,我還倒貼了一千二。


  ”“什么?”沈瑞雪看了趙豐年一眼,走出廚房去接聽。


  “沒事,就當我送給我未來女婿的見面禮吧!”“爸,你瞎說什么呢。


  ”“哈哈,爸沒瞎說,如果你對他沒點意思是不會借手機給他的。


  ”沈瑞雪愣了一下,老爸這是什么邏輯?她早上借手機給趙豐年根本沒這么多,借個手機就代表自己喜歡他了?荒謬!“爸,下次你不能再做這樣的傻事了,就算他是你的未來女婿也應該是他買禮物孝敬您的呀,你這樣倒貼是怕你的女兒嫁不出去嗎?”呃?對方一時語塞。


  “爸,我不跟你說了,過幾天我就回家來看你。


  ”“好,記得把那小子一起帶回家!”沈瑞雪急忙掛斷手機,不知道趙豐年給老爸灌了什么迷魂湯,就半天時間就掏錢給他買手機,還要她下次帶他回家,真的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當沈瑞雪回到廚房,看到趙豐年已經兔肉放進鍋里炒起來,他動作嫻熟,往鍋里倒了一勺酒,頓時火焰在鍋里升騰起來。


  趙豐年用鍋鏟翻動鍋里的肉丁,然后往鍋里放些生姜、大蒜、辣椒、八角等配料。


  幾分鐘后,濃郁的肉香飄散出來,坐在一邊的沈瑞雪直咽口水。


  好了沒?饞死我了!沈瑞雪餓得受不了了,食欲已經完全被菜的香氣調動起來。


  這時,趙豐年不緊不慢往鍋里倒了少許的水,再撒些切好的大蒜葉,然后兔肉火鍋搞定了。


  “這么好的菜,得喝上二兩。


  ”趙豐年說著,端來一小壇子米酒倒上兩小碗。


  干嘛,趁卜嬸不在,這家伙想把我灌醉,然后趁機下手嗎?想都別想!沈瑞雪白了趙豐年一眼,為自己盛了一碗飯吃起來。


  “好,你吃飯,我喝酒。


  ”這時,沈瑞雪把筷子伸到鍋里夾了一塊金燦燦的兔肉放到嘴邊吹了幾下,然后有些迫不及待地放進嘴里嚼一下。


  哇塞!濃郁的肉香在口腔里炸開,油而不膩,好吃到味蕾直打顫。


  哎呀,自己剛才煮的那一鍋蘿卜簡直就是豬食,明天喂豬得了。


  沈瑞雪幾筷子就把一碗飯給吃光了,露出一副狼吞虎咽的樣子來。


  “味道怎么樣?”趙豐年一邊品酒,一邊欣賞美女支書的饞相,覺得這一刻的小日子過得特別舒坦,特別愜意!“能吃。


  ”沈瑞雪淡淡地說,又給自己盛了一小碗飯,她平時每餐只吃一碗飯的,今晚卻破例多吃了一碗,這野兔肉火鍋不僅僅是能吃,簡直就是人間美味呀!沈瑞雪把飯吃飽了,但還想吃肉,于是把趙豐年給她倒上的米酒端過來喝了一小口。


  “趙豐年,你真沒偷看我的手機相冊吧?”一口酒下肚,沈瑞雪膽子變大了,開門見山地問道。


  “手機相冊?沒有呀!”趙豐年認真地說,把酒碗端起來,說:“來,沈支書,我敬你一口,我干你隨意。


  ”沈瑞雪狐疑地盯著趙豐年看,端起酒碗來問:“真沒有?”“當然沒有。


  ”說罷,趙豐年把碗里的酒一飲而盡。


  雖然趙豐年說沒有,但是沈瑞雪還是不放心,那私照和視頻如果被這家伙看到了,今晚她就危險了,別看他現在裝模作樣的,說不定心里早就盤算著怎樣弄她了,所以喝酒才喝得這么痛快、豪爽。


  沈瑞雪越想越害怕,也一口把自己碗里的酒喝干了。


  酒能壯膽,如果趙豐年要霸王硬上弓,她拼命也要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這時,趙豐年又給兩人的碗倒滿酒。


  “趙豐年,你想當這個村長嗎?”沈瑞雪有些醉意,媚眼半閉,小臉紅潤起來。


  “想呀!”“五萬塊錢籌到了?”“沒有。


  ”“今天我在鎮上遇到代 榮光了,他去農商銀行用小商店抵押貸款,估計明天就能借到錢。


  ”“五萬塊錢姓代的還用去銀行借,看來他也只是一只紙老虎。


  ”“代榮光在家里開了個賭場,估計錢都放高利貸借給村民了。


  ”“這些村民愚昧呀,我當上村長后,第一件事就是要禁賭。


  ”“我聽卜嬸說,上屆的老村長就是因為禁賭被人下黑手打了一頓,才辭職不干的。


  ”“是代榮光干的吧?”“大家都這么猜的,但誰都沒有證據。


  ”“這土惡霸還想跟我爭村長之位,真是太不要臉了。


  ”   閱讀提示:妻上班的單位,只有 領導辦公室的燈還亮著,所以我幾乎不費力氣的就找了妻的加班地,或膽怯或不想打擾妻工作,我 原本在辦公室門前等妻,卻聽到最熟悉的叫床聲,我只能魯莽的開門沖進去,看到的是妻和那個 老男人的赤裸。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博友留言:  木子李:  冰凍的 城市的霓虹燈下,有人狂歡,有人街頭買醉,而我卻盲目的走在大街上,看車水馬龍,聽地攤吆喝,不敢多說一句話,因為我怕眼淚不爭氣的流出....。


  。


    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幸福的男人,也常常為自己有著19厘米的小弟弟充滿自信,原本以為床上給予 妻子的無限性福可以換取一份 婚姻的穩定,但卻在不經意間,看到了妻和她單位領導在辦公室偷偷練 床技


    那個比我年長20歲的老男人,肌肉松弛,小弟弟猶如金針菇,動作笨拙,即便是這樣,妻都在賣力的呻吟,全力的配合,就因為那糟老頭比我有錢。


  口述: 艷妻陪領導練床技我慘戴綠帽領導艷妻床技  我只是一個有一份穩定工作的小男人,和妻在這座城市沒房沒車,靠著租房維系著我們廉價的婚姻,不敢生孩子,一是城市高額的開銷讓我還沒有攢足孩子的奶粉錢,另一方面,我們不想讓一個無辜的生命來到這個世界上跟著我們受洋罪。


    如果不是那天下班后無所事事,突發奇想去接妻子下班,我或許就不會看到那罪惡的一幕,怎奈生活中沒有太多假設。


    那晚八時許,妻上班的單位,只有領導辦公室的燈還亮著,所以我幾乎不費力氣的就找了妻的加班地,或膽怯或不想打擾妻工作,我原本想在辦公室門前等妻,卻聽到最熟悉的叫床聲,我只能魯莽的開門沖進去,看到的是妻和那個老男人的赤裸。


    妻沒有害羞,沒有認錯,而是惱怒的連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就給了我兩記耳光。


  我頭也不會的讓自己淹沒在人潮中。


    這之后,除了趁妻上班,回家拿了幾件換洗的衣服,我再也不愿踏進我們的出租屋。


  每個夜晚,我都會六神無主的在馬路上游蕩,累了,就去老鄉的出租屋擠床。


  口述:艷妻陪領導練床技我慘戴綠帽領導艷妻床技  原本以為冷戰幾天能夠收到妻道歉的短信或聽到妻認錯的電話,我終究還是失望了。


  只是冥冥之中,我依然是她的(兩根一起插進去)合法丈夫,面對現狀下如此物質的婚姻程序,我想離婚,卻少了一份沖動的勇氣。


    回復博友:  有個詞叫‘吃喝玩樂’,道出了人生需求的主次,也就是說,解決溫飽是生活的首當其沖,只有基本的物質保障,才有精力去享受性福的情趣。


    其實,城市中,像你這樣租房的小夫妻還有很多,他們也煎熬著婚姻的無奈,他們有用自己的忍耐堅守著婚姻的忠誠,其實有的時候,窮夠了之后的背叛也是一種生活方式,盡管說這份背叛往往在道德框架被束縛、被謾罵,卻很容易讓些許女子迷失。


    不要把自己說的多高尚,因為這個世界上九成以上的人都是見錢眼開的主。


  當愛情敗給物質,你真的無話可說。


  也或許你妻子終歸有一天,會因為那老男人的房事不及你,會對你想念,甚至在騙取了那老男人很多錢之后還會死皮賴臉的求你原諒,但現狀下,她已經沉迷在老男人的小恩小惠之中,否則,在事發后,為什么一個短信、一個電話都沒有給你?那不是她做賊心虛,而是比無情更冷漠的一種情感叫想要把你放棄。


  口述:艷妻陪領導練床技我慘戴綠帽領導艷妻床技  盡管說,我并不想鼓勵 女人靠學壞去賺錢,但有時我們必須承認女人學壞就有錢的事實,現狀下,有句話送給你‘人活一口氣’,如今迷失的生活讓你已經非常痛苦,何不對現狀婚姻做一個了解?如果你實在對離婚后的婚姻重組沒有任何信心,也只能忍受你妻的人在曹營心在漢了。


    不管你最終如何抉擇,你都要記住,不是你做錯了什么,而是你沒錢,不管是在一起,還是分開,都不要采取任何報復措施,關鍵是在不脫離現實的前提下讓自己開心最大化。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木子李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這天夜里, 表哥讓我喝了不少酒,昏昏沉沉的我即將睡去,卻聽到隔壁傳來了不太對勁的動靜。


   你快點啊,這么慢慢的,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雖然是瞎子,但不是聾子,這讓人浮想聯翩的聲音,讓我下意識的想要一探究竟。


   吱呀吱呀…… 床板晃動的聲音非常有節奏,伴隨著的還有讓人心醉的碰撞聲。


   種種聲音的結合,讓我確定了一件事情。


   表哥和表嫂正在造人! 表哥和表嫂倆人結婚幾年了卻沒有小孩,聯想到這些后,讓我心中不禁有些悸動。


   我幻想著 嫂子的樣子,以及此時她在床上風情萬種的姿態,我內心躁動了起來。


   她的聲音非常好聽,甜膩膩的嬌喘尤其勾人,因為看不見,平日我在家里難免磕磕碰碰,嫂子都會攙扶指引我,其中也難免會有肢體接觸,她很少會用香水,身體卻很香,尤其是皮膚非常細滑。


   腦海中殘存的記憶,以及那勾人的喘息,讓我不由得胡思亂想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隔壁的動靜突然停止了! 老婆……我好累……你到了快樂的巔峰沒有?接下來,我聽到了表哥的聲音和喘息聲,看起來表哥累得不輕,說起話來都很虛弱。


   嫂子有些失望的回答道:你這沒用的東西,你忙活了那么久,人家連感覺都沒有,我怎么找了一個你這么沒用的男人! 表哥在這方面顯然不行,這也是他們沒有孩子的原因,這一點讓嫂子很不滿意,雖然嫂子才二十五歲,卻提前到了三十如狼的年紀。


  · 我再幫你試試。


  嫂子突然又開了口,看來,嫂子對那種事情,還真是渴望。


   表哥有氣無力回答道:我想睡覺了,你…… 緊接著,便傳來了咕嘰咕嘰的聲音,我聽力很好,并不純潔的我,知道嫂子在為表哥做什么羞羞的事情,那種事情,我聽別人說過,內心很是向往。


   畢竟我以前是看得見的,那種讓人羞羞的電影,我是看過的。


   我再也按耐不住,為了不發出動靜,我赤著腳輕輕走出了雜物間,朝著隔壁走去。


   剛走出門,客廳一道強光照射到我的眼睛! 突然的光亮讓我眼睛有些刺痛,大約過了幾秒鐘,眼前的景象開始變得有些模糊!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已經站在了嫂子的房門口,房間里面,表嫂真用涂著潤滑劑的 玉手,試圖讓表哥重振雄風。


   我居然能看見了! 雙眼突然復明,讓我內心無比激動,而此時房間里的場景,讓我呆若木雞。


   此前雖然無數次幻想過嫂子的容顏,但我卻是第一次見到她的真容,雖然我知道她應該是美女,但是我沒有想到,她居然長得這么漂亮。


   如瀑的黑色長發披散著,即便是坐在床鋪上,小腹也沒有一絲贅肉,尤其是那雙修長的美腿,穿著黑色的絲襪,顯得更加緊致和勾人! 為了能讓表哥重新‘站起來&quo;,嫂子的小手不停忙活著,卻依舊沒有結果,香汗淋漓的她有些失落。


   那種空虛的落寞,讓嫂子放棄了繼續嘗試。


   她失落的躺在床上,美眸眼巴巴望著天花板,她嘆了口氣,隨后居然用玉手開始自己摩挲起自己的身體! 一旁的表哥已經逐漸睡去,對于自己男人在這方面的沒用,嫂子只能自給自足。


   此情此景,讓我目不轉睛的專注了起來,嫂子如此尤物的女人,居然只能…… 我的心中燃起的一團邪火,讓我恨不得這時候破門而入,好好安慰一下嫂子,但我不敢。


   但我深怕被他們發現,我躡手躡腳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隔壁再也沒有動靜,重獲光明讓我心中無比激動,腦子里想到的全是嫂子那妙曼的身姿,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逐漸睡了過去。


   …… 翌日清晨,當陽光穿過小窗戶,照射到我的眼睛時,我在一片光明中醒來,我終于拜托了一聲在黑暗中茍活的命運,這讓我不再自卑!而且心情不錯! 早飯的時候,我極力表現出什么都沒發生過,表哥告知我他要出差,生活上的事情嫂子會給我照顧,早飯還沒吃完,表哥便被電話催促離開了家。


   表哥剛走,嫂子 許柔這才從衛生間出來。


   興許是因為 我看不見,加之天氣炎熱,嫂子在家穿的比較清涼,只有一條白色的四角短褲,和一條短的露出小腹的背心,那小背心撐不住那爆棚的胸圍,那深深的溝暴露在我的視線中! 這么性感的畫面,讓我內心更加沖動了起來,要知道,昨晚我聽到和看到那羞羞的事情,可是胡思亂想了一晚上。


   我總覺得,我和嫂子許柔之間,會發生一點什么。


   嫂子說要給我洗衣服,我突然想起來昨天被畫了地圖的 內內,慌亂的想要阻止她進我房間! 然而當我朝著她走去的時候,腳下突然被拌了一下,失去平衡后重重摔在了地上。


   突然摔倒的我把嫂子嚇得不輕,她連忙詢問道:小陽你摔疼了沒有? 說話間,許柔試圖將我扶起來,但因為我人高馬大,她稍稍用力,那胸前的柔軟擠壓在我的手臂。


   那軟綿綿的觸感,加之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迷人體香,讓我再次聯想起昨天晚上的情形。


   視覺、觸覺、嗅覺的三方面刺激,讓我忘卻了屁股差點被摔成四瓣的疼痛。


   在我的配合下,許柔終于將我扶了起來。


   以后在家里小心一些。


   許柔伸出玉手,很是溫柔,將我身上的灰塵拍去,她以為我是看不見才摔倒的,其實,我剛才是因為慌亂,因為,我不想讓她看到我那畫了地圖的內內。


   她的動作非常輕柔,在這個角度上,我剛好可以看到她那小白背心的真空內部,那一大片雪白讓我幾近窒息! 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表嫂竟然拍到了我那個地方。


   這…… 當許柔的手觸及到我某個地方時,俏臉瞬間紅了起來,因為我那極度膨脹的地方,剛好頂在她的手心! 她是成年人,還是結婚了的,哪里能不知道那是因為什么? 那種被壓迫的觸感,讓我的臉火辣辣的紅了起來,讓我意外的是,嫂子驚訝的望著桀驁不馴地方,居然下意識吞了下口水! 她目光中居然還有一絲渴望? 強烈的刺激讓我腦袋一片空白,嫂子的手停留了接近六七秒的時間,她似乎也感覺有些失態,慌忙移開了玉手。


   莫名的失落感襲來,我甚至有些渴望她的小手能(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在我那個地方多放一段時間。


   摔傷了沒有? 許柔關切的詢問著,因為我已經復明,因此可以看到,此時她的目光并沒有從我身上移開,她的美眸死死盯著我那里看,仿佛有些貪婪。


   在嫂子的眼中,我只不過是個看不見的瞎子,興許正因如此,讓她遲疑幾秒后,將手指握成一圈,在不接觸我身體的情況下,套在了我那里,好像是在比劃我那地方到底有多大! 這動作,也實在是太勾人了,雖然她和我沒實質性的接觸,但卻更加充滿誘惑。


   許柔并不知道,她的動作全部被我盡收眼底! 雖然她的手沒有接觸我,但我還是瞬間口干舌燥起來。


   沒,沒事嫂子,以后我……我會注意的,讓你擔心了。


  我結結巴巴的回答,故意裝作什么也看不見。


   許柔并沒有在回答我,而是專心致志的用手在我那里虛套。


   她仿佛非常樂意做這種事情,而且也渴望和我進行接觸,畢竟表哥這方面不行,嫂子顯然欲求不滿。


   她那有些放蕩的表情,讓我有些把持不住,我恰逢其時的提醒道:嫂子你還在嗎? 咳咳咳!嫂子剛才在想事情,你沒……沒事就好。


   嫂子依依不舍的將目光離開我那個地方,經過我身邊的時候,她還故意觸碰了一下。


   經過方才的一番刺激,讓我某個地方更加興奮了。


   就在我有些意亂情迷的時候,赫然發現許柔已經把我的衣服拿到了洗衣機旁,彎腰要將衣服放到洗衣機里面去! 昨天我的內內上可是遺留了不少那玩意,如果被嫂子發現,哪可得尷尬死。


   想到這,我連忙走了過去,想把內內拿回來自己洗。


   聽到我的腳步聲后,彎著腰的嫂子突然站起身來,回頭問道:怎么了小陽,唔…… 我可沒想到許柔會突然轉身站起,當反應過來的時候,她那兩片涼韻的香唇,已經親到了我的嘴上! 這雖然是個意外,但讓我們有了親密的接觸。


   突如其來的吻,讓我下意識吞了下口水,隨著喉結的挪移,聲音清晰可聞! 許柔大概也沒想到她一轉身會親到我,但她竟然繃直了身子,任由自己的唇停留在我的嘴巴上,沒有馬上離開。


   當被親吻的那一刻,我全身猶如觸電一樣,那種前所未有的酥麻感覺,讓我有些飄渺,甚至腳底都有些發軟,這就是親吻的感覺嗎? 雖然我知道這時候應該做的是推開許柔,化解尷尬,但這種軟綿綿的舒爽感,讓我猶如石像一般愣住不動了。


   當我在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這才猛然感覺到,在雙唇相接幾秒后,嫂子居然主動了起來,甚至想主動撬開我的唇齒! 這種缺氧的窒息感,讓我毫不猶豫的迎合了起來,我不再考慮任何后果,享受著這種愉悅。


   滿口的香氣讓我迷失了方向,就連手也不自覺的朝著嫂子那柔軟而有彈性的地方攀爬。


   我可不是什么坐懷不亂的柳下惠,我是一個正常的,甚至是比正常男人需求還要旺盛,資本還要雄厚的男人。


   我們瘋狂的親熱持續了好幾分鐘。


   我越來越沖動了起來,從昨晚開始,我就一直處于那種壓抑的狀態,現在更加難以控制。


   但是我腦子里面還是有一絲清醒的。


   最后我還是推開了嫂子,順手狠狠給了自己一耳光。


   對不起嫂子!我不是人,你打我吧,我……我對不起你! 我低著頭喃喃道,像是做錯事的孩子。


   讓我意外的是,站在面前的許柔卻媚眼如絲,神色中居然有些滿足。


   她嬌笑著說道:小陽你做錯了什么啊?剛才只是一個意外,我不知道你到了我身后,再說了,嫂子喜歡你還來不及,為什么要打你呢? 因為我看不見,嫂子才會毫無掩飾的表現出剛才那誘惑的神情,難道她喜歡和我親熱?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嫂子已經將我的衣物一件件丟進洗衣機,當她拎起我的內內時,因為‘地圖&quo;干了,有些硬邦邦的。


   她突然轉過身來,瞧了一眼我還未平息下去地方,緊接著媚笑道:你把身上的內內也脫了吧,我幫你一塊洗了,估計也不成樣子了吧? 很顯然,她看到了我內內上遺留的那些東西,也猜想到剛才我和她這么親吻,肯定內內上也…… 這句話,實在是太勾人了。


   看著嫂子手中的內內,我臉紅的發燙,轉身朝著房間走去。


   你等等,嫂子給你洗衣服你不愿意嗎?許柔道,她的胸脯挺得高高的,更加讓人魅惑。


   我連忙回答道:沒……沒有,我去房間把衣服換下來。


   你就在這換吧,我去房間就行,你看不見來回走動不方便。


  說話間,許柔朝著自己臥室走去。


   我覺得表嫂對我真好,什么都為我考慮到了,正準備換內內,但讓人意外的是,才進臥室,這女人居然脫了鞋躡手躡腳的回來了! 回來之后,許柔趴在沙發一角,瞇著媚眼打量著我的身體。


   我瞬間懵逼了,這女人居然想要看我換衣服? 就算我是瞎子看不見,但聽力非常敏銳,更何況我現在什么都可以看見! 雖然知道嫂子就在身邊,但我不能露陷,即便很緊張,我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脫起了衣服來。


   以前經常在新聞上看到有人偷窺女人洗澡而被抓,現在自己卻被嫂子偷看脫衣服,我的內心有些興奮,甚至開始顫抖起來。


   我裝作若無其事的脫去了上衣,然后我隨手將內內扔在了地上,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大為驚訝! 原本躲在沙發旁的許柔,居然爬在地上悄悄爬了過來,那小背心下的一片雪白更是一覽無余,她擺出那姿勢的模樣對我來說殺傷力巨大。


   在我的余光下,許柔居然將我的內內拿過去,放在鼻尖嗅了起來,她深吸了一口氣,俏臉上滿是滿足的神色! 這讓我心里癢癢的! 我裝作在沙發上摸索要換的新內內,看著許柔那陶醉的表情,我開始心猿意馬。


   為了不引起她的懷疑,我只能用余光偷偷觀察。


   就在我打算套上內內的時候,,我下意識低頭,卻發現許柔已經爬了過來,她的左手握成圈,和之前一樣,在沒有觸碰到我那里的情況下,開始套了起來! 此時她微微閉著美眸,右手近似于瘋狂的摩挲著那片雪白,一陣穿堂風吹過,許柔身上的體香侵入我的鼻腔! 這極具誘惑的一幕,讓我血脈賁張!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 我好想此時她不是虛套,而是真正握住我那里,為我溫柔地做那種事情,我內心渴望這種事情,已經太久了。


   感官帶來的刺激,讓我有了反應,也正是因為如此,讓嫂子嚇了一跳! 她慌忙小心站起身來,余光打量著我,似乎懷疑我能夠看見她的所作所為。


   人們常說男人在面對誘惑的時候容易沖動,女人也同樣如此,且不說嫂子發出的細微動靜,她那自己難以察覺的體香,就注意暴露自己的位置。


   假若我真的還是個瞎子,也可以聞到她身上的味道。


   嫂子的動作讓我穿內內的時候有些不自然,嫂子伸出玉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似乎在試探我到底能不能看見。


   我極力抑制想要眨眼睛的沖動,好在我偽裝的還算不錯,嫂子長舒一口氣,躡手躡腳的回到了臥室門口。


   鐺鐺鐺! 嫂子拙劣地表演還在繼續,她回到門口后,敲了敲門問道:小陽你換好衣服了嗎? 內……內內穿好了,嫂子你等一下出來。


   然而我話音剛落,許柔卻已經走到了我身邊。


   你一個大男人穿個內內就行了,嫂子面前不需要這么見外,小陽你鍛煉的不錯啊,身材很結實,在嫂子家沒瘦就好! 說話間,許柔故意伸出玉手,在我的肩膀和腰上捏了一把,她就是故意想要占我便宜。


   那雙小手觸感帶來的美妙感受,讓我一直游走在犯錯的邊緣,嫂子難不成這是故意在暗示什么? 嫂子去給你洗衣服,你先去上班吧,晚上早點回來哦。


   當著我的面,許柔拿起我的內內,再次嗅了幾下,這不是故意欺負我‘看不見&quo;么? 表哥這次出差是忙著公司分部的成立,作為公司元老,很多事情需要他去指導,應該短時間不會回來,那么,我和表嫂之間,要發生一點什么,機會多的是。


   以前我上下班比較麻煩,因為我看不見,但是現在,我復明了,也就方便多了。


   但到了按摩店,我依舊裝瞎子,有時候給一些女人服務,她們都是脫了衣服的,甚至身子都是光溜溜的,如果我不是瞎子,她們就不能放開。


   不過,今天我上班,沒什么積極性,我腦子里面都是表嫂的影子,我覺得表嫂實在是太性感了。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765779.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3314475.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1487575.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9578513.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4188371.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703085.html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7764804.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4161869.html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2141010.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967387.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臺灣 色情 網站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