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中國 色情

中國 色情


說到這,李 桂芝似有意似無意的瞄了眼被陳 二寶撐起來的 被子,接著道:“其實,其實媽早已經想好了, 大寶 不行,就讓二寶頂上,大寶是我領養的,所以 你也不要有什么顧慮……”二……二寶?這話一出, 林嵐再次嚇到了,幾乎是下意識的,她的身體猛地一顫,夾緊了雙腿(姐弟亂性)。


  “呃!”陳二寶在被窩里躲了半天,本來就憋得夠嗆,林嵐這一夾不要緊,他猝不及防,感到脖子一陣生疼,連呼吸都有些困難,忍不住悶哼了一聲。


  雖然不大,卻清晰可聞。


  “ 小嵐,你這是?”李桂芝自然也聽到了陳二寶的哼聲,再次疑惑的看向林嵐拱起的被子。


  “啊,沒……沒什么。


  ”林嵐冷汗都冒出來了,咳嗽了一聲,連忙搪塞的道:“我今天肚子難受,剛才就跑了好幾趟廁所,估計跑的次數太多,肚子有些空,所以……”“哦,原來這樣。


  ”李桂芝恍然的點點頭,臉上卻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一臉關切的道:“既然這樣,那媽給你揉揉?”“不……不用。


  ”林嵐連忙搖頭,“我現在好多了,晚上睡一覺應該就沒事了,媽,你不用擔心。


  ”“那好吧。


  ”李桂芝點頭,可臉上玩味的笑意卻更濃了,不過她卻沒繼續說啥,而是問道:“小嵐,那媽剛才給你說的事?”“媽,這真的不行。


  ”林嵐臉紅耳赤的拒絕。


  “小嵐,媽知道你一時接受不了,你也不用現在就回答媽。


  ”李桂芝察言觀色,想了想說,“媽也不瞞你,其實……這主意是大寶提的。


  ”“什么?”林嵐一震,滿臉的不可置信,“這……不可能,大寶他怎么會……”“這種事,媽還能騙你嗎?”李桂芝苦笑一聲,無奈得道:“為了老陳家,也為了堵住村里的閑言碎語,大寶愿意犧牲,媽也只能同意。


  ”“可是……”“媽知道你心里有疑慮,要不,你給大寶打個電話問問?”說著,也不等林嵐答應,李桂芝隨手拿起林嵐放在床頭的手機,點開屏幕,翻出陳大寶的號碼撥打過去。


  “媽,你……”林嵐想攔,卻晚了一步,眼瞅著電話就要打通,不知為何,她突然莫名緊張起來。


  其實,林嵐心里是想給陳大寶打電話問問的,借種這事直接關系到她的清白,然而,對于電話打通后,該怎么詢問,她卻沒有想清楚。


  更重要的是,看剛才李桂芝言之鑿鑿的樣子,借種的主意應該真是老公出的,如果他再追問,自己是該同意,還是拒絕呢?就在林嵐糾結的時候,電話通了,李桂芝打了個招呼,就將手機遞給林嵐,示意道:“小嵐,大寶想跟你說話。


  ”猶豫了一下,林嵐才接過電話。


  “大寶,我有個事想問你……”“……”幾分鐘之后,林嵐掛斷電話,滿臉羞紅低下頭。


  “小嵐,大寶怎么說?”李桂芝明知故問。


  “大寶他……”林嵐腦袋垂的更低了。


  “小嵐,其實這么做,也沒什么不好的。


  ”見林嵐的態度不再堅決,李桂芝趁機道:“俗話說的好,肥水不落外人田,平時你和二寶也不生分,你倆來總比便宜外人要好……”外人?聽李桂芝話里的意思,似乎如果林嵐不答應和陳二寶生娃,她還要找別的 男人過來。


  真的那樣,林嵐當然選擇陳二寶!對于李桂芝抱孫子的想法,林嵐一清二楚,知道一時半會說服不了李桂芝,而且陳二寶藏在被窩里頭時間也不短了,李桂芝再不出去,萬一發現什么貓膩,那可就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于是,林嵐思前想后,當務之急,還是得先安撫李桂芝,把她哄走,然后再想別的辦法。


  “這要是傳出去,我還怎么出去見人呀?”林嵐故意放軟態度。


  “小嵐,你放心,傳不出去的。


  ”一看林嵐好像答應了,李桂芝立刻喜上眉梢,拍著巴掌保證的道:“這事兒你不說,我不說,大寶不說,還有哪個會知道?”“可二寶他……”“二寶更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囑咐他的。


  ”“我不是那個意思。


  ”林嵐搖著頭道:“我是說,就算我同意,二寶他能答應嗎?”“他敢不同意!”李桂芝瞅了下床上那拱起的被子,笑了笑道:“我明天就跟二寶說,只要你同意,他絕對不敢說半個不字。


  ”被窩里頭,陳二寶將李桂芝的話聽的一清二楚,震驚之余,就是巨大的疑惑,他怎么也想不通,大哥作為一個男人,即使自己不能生,又怎么會主動提出讓別的男人來染指 嫂子呢?難道僅僅就是給老陳家延續香火?陳二寶現在都十八了,農村結婚早,娶媳婦也就這一兩年的事,他自然能生,老陳家的香火絕對不會斷,為何要多此一舉?所以,在陳二寶看來,他哥的腦袋要不被驢踢了,要不就是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隱情。


  “媽,你還有別的事嗎?”林嵐打了一個哈欠道:“我真困了,咱明天再說好嗎?”“好。


  ”李桂芝目的達到,一口答應,說著起身向門口走去。


  呼!林嵐和陳二寶都忍不住長舒一口氣。


  林嵐還好些,腿架在陳二寶的肩膀上,不是很吃力,可陳二寶就不一樣了,跪在林嵐的兩腿之間,再被林嵐的腿這么一夾一壓,剛開始還挺享受,但時間一長就有些吃不消了。


  李桂芝前腳剛走,陳二寶就迫不及待的想從被窩里頭鉆出來。


  可無語的是,陳二寶剛要動,走到門口的李桂芝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停下腳,冷不丁的回過頭……“媽,你……”陳二寶看不見,可林嵐看的一清二楚,李桂芝突然的舉動差點把林嵐給嚇傻了,倒吸一口涼氣,心臟提到了嗓子眼,慌亂之余,她身體前傾,伸出手一把摁住還在動的陳二寶,尷尬的道:“這腿抬了太久,有點兒麻。


  ”“麻了吧?”李桂芝笑了笑,盯著被子,似乎話里有話,“媽就是想提醒你,你腿抬了那么久,我看著都累,趕緊放下來活動活動。


  ”“知道了。


  ”林嵐連連點頭。


  “那媽回屋了,你也早點休息,養好身體,媽還等著抱孫子呢。


  ”說著,李桂芝沖林嵐笑了笑,終于出去了。


  不會被發現了吧?不知為何,看到李桂芝臉上意味深長的微笑,林嵐心里咯噔一聲,突然有種被看穿的感覺。


  “嫂子,媽走了沒?”就在林嵐愣神的時候,陳二寶問道。


  “哦,走……走了。


  ”回過神,林嵐連忙松開手,心里頭又是羞澀。


  剛才陳二寶就藏在被窩里,顯然,李桂芝說的借種生子的事肯定被他聽的一清二楚,現在李桂芝一走,房里頭只剩下林嵐和陳二寶兩個,而且兩人的姿勢還這么暖昧,不尷尬才怪。


  更重要的是,兩人做那種事已經得到李桂芝和陳大寶的首肯,只要兩人愿意,完全可以趁熱打鐵,今天晚上就一起睡,把生娃的事兒給辦了。


  “嫂子,現在怎么辦?”那半根黃瓜還在林嵐的體內,經李桂芝剛才那么一鬧,現在陳二寶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只能問林嵐。


  “你說怎么辦?當然是繼續了。


  ”不該看的不該摸的,全都被陳二寶看了摸了,事到如今,林嵐可不想半途而廢,說完,她一臉羞澀的低下頭。


  看著林嵐羞澀的樣子,陳二寶心里頭的火苗蹭蹭蹭的往上竄,這不是成心勾人犯罪嗎?他使勁的咽了咽口水, 說道:“那嫂子你把腿分開點……”林嵐輕輕的打開了腿,那地方再一次暴露在陳二寶面前,陳二寶呼吸急促的將手伸了過去。


  隨著陳二寶的動作,林嵐呼吸急促,渾身輕顫,口中忍不住輕吟了一聲:“啊!”聽到這勾人的聲音,陳二寶渾身像打了雞血一樣,手指不自覺的一用力。


  “啊!”林嵐怪叫一聲,癱軟的倒在了床上。


  黃瓜,終于拔了出來!可林嵐非但沒有感覺到舒服,反而愈發的難受起來,雙腿不自覺的扭了一下。


  陳二寶也是渾身燥熱,反正剛才母親已經說了要借自己的種,為啥不現在就把事情給辦了?“嫂子,要不我們繼續?”陳二寶目光炙熱的盯著林嵐。


  林嵐正渾身難受,聽到這話,不自覺的抬頭,一眼就看到陳二寶褲襠里鼓鼓的,想到廁所里頭的那一幕,要是把那里放進來……沉默就是默許,陳二寶看林嵐沒吱聲,心中大喜,迫不及待地撲向秀色可餐的嫂子……“不行!”眼看著陳二寶就要摸上林嵐的胸前,林嵐忽然一巴掌拍掉他的手,“二寶,我……我不能對不起你哥。


  ”說著,她雙腿一蹬,語氣強硬的道:“好了,你快點出去!”“哎喲,嫂子,你這是過河拆橋呀。


  ”幸好陳二寶還沒有色心上頭,還沒等林嵐蹬到,他就趕緊一倒,掀開被子的一角,鉆出了被窩。


  林嵐一把被子蓋好,瞪了下陳二寶,伸手一指門口,蠻橫的道:“我就過河拆橋了,你現在馬上給我出去。


  ”陳二寶本來想走的,可一看林嵐羞澀的臉色,他突然有些舍不得出去了,一扭屁股坐在床沿,壞笑的道:“我還就不走了,反正咱媽和大哥也想讓我跟嫂子一起睡。


  ”“你!”“嫂子,你要是不好意思,可以像剛才一樣,咱把燈關掉。


  ”“我……”林嵐臉色通紅,快哭了。


  我去,玩笑似乎開的有點兒大了。


  陳二寶見勢不妙,哪敢再得寸進尺,連忙解釋道:“嫂子,你不要生氣,我和你開玩笑呢。


  ”說著,陳二寶很識趣的從床沿站起,尷尬的道:“那個,嫂子你休息,我出去了。


  ”林嵐沒吭聲。


  不過陳二寶走到門口,卻突然回頭,舉起手里那半根濕淋淋的黃瓜,問道:“嫂子,這半根黃瓜你還要不?”他也不等林嵐回答,就咬了口黃瓜,咯嘣脆。


  “你給我滾!”看到這一幕,林嵐又羞又怒。


  一夜無眠。


  林嵐,陳二寶,包括李桂芝在內,都沒有睡安穩。


  第二天一大早,林嵐草草的吃了點東西,就上班去了,而陳二寶吃完飯,正要去診所,卻被李桂芝給叫住了。


  “二寶,你等一下,媽有話對你說。


  ”李桂芝生怕陳二寶跑了似的,上前倆步攔住陳二寶的去路,伸手一指餐桌前的凳子,示意道:“你坐好。


  ”陳二寶自然知道李桂芝要說啥,裝模作樣的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然后一拍額頭,撒謊道:“媽,我還約了個病人,時間就要來不及了,我得趕緊過去,有什么事,等我回來再說。


  ”話落,不等李桂芝同意,陳二寶繞過她就走。


  “站住!”苗翠花一聲大喝。


  “媽,我真的約了病人,趕時間……”“編,你接著編。


  ”李桂芝仿佛早就看穿了陳二寶的心思,哼道:“我告訴你,今天沒有我的同意,你要是敢走出這個門,以后就不要叫我這個媽!”李桂芝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陳二寶哪里還敢執意走,只好乖乖的坐回凳子上,明知故問的道:“媽,你究竟有什么要緊事,非得現在說?”“當然是大事了。


  ”李桂芝也拉過一張凳子坐在陳二寶的對面,似笑非笑的問:“二寶,你覺得,你嫂子咋樣?”“好啊。


  ”這話,陳二寶是發自內心的。


  林嵐不僅長得漂亮,平時更是孝順,自打嫁進他家,從沒和李桂芝紅過臉,更別說吵架了,平時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是先緊著李桂芝,對陳二寶也是關愛有加,這樣的兒媳婦上哪去找?“那你嫂子如果有難處,你幫不幫?”李桂芝又追問。


  “幫,肯定幫!”“真是媽的好兒子。


  ”一聽這話,李桂芝頓時臉上一喜。


  陳二寶翻了翻白眼,試探性的問:“嫂子不是好好的嗎?能有什么難處讓我幫的?” 一時間,兩個 女人都抱在了一起哭訴著。


  而此時的趙狗蛋已經提著酒菜來到了 趙大猛的家門口。


  趙狗蛋和田瑤住的雖然偏僻,但也離村里其他住戶并不遠。


  整個山頭村也就百十來戶人家,而且都坐落在玉峰山腳,串門也很方便。


  可是趙狗蛋一來到趙大猛的門外時,頓時就察覺到了有點不對勁。


  這大白天的,怎么還關著門呢?在趙狗蛋以為趙大猛家里沒人的時候,突然聽到屋里傳來一對男女的對話。


  “呀!死鬼……你著什么急啊!快去看看門把嚴實了沒有,萬一讓人看見了可咋辦?”“哎呀,放心好了!我來的時候都看了,每一個人,這時辰大伙都出去干活去了,快點的……我等不及了!”“啊嗯……別……輕點……哦!”趙狗蛋早就不傻了,這聲音一聽就知道分明是一對狗男女在干那事啊!女的是李 春娥,可男的聲音根本不是趙大猛的,那會是誰?趙狗蛋剛想轉身離開的腳頓時停了下來。


  心說這李春娥還真是個蕩婦,這大白天的竟然都敢在家里勾搭野男人了!這要是讓趙大猛知道了,不知道會不會拿把刀砍死這兩個狗男女。


  趙狗蛋心思也活泛了,他要讓嫂子過上好日子,可不能一直裝傻充愣下去,可當務之急還是要想辦法把本該屬于自家的田產拿回來才行!現在正好撞上了李春娥和野男人偷情,那可是個勁爆消息。


  趙狗蛋一把脫了鞋子,四下看了一眼,悄摸摸的走到了門外的窗沿上,抬頭往里一瞧。


  好家伙!此時兩個渾身赤條條的男女正伏在飯桌上呢。


  男的背對著門外,趙狗蛋也看不到正臉,只感覺背影有點熟悉,想不出是誰。


  可李春娥那美艷動人的熟婦臉,趙狗蛋可還是認識的。


  一想到這張臉昨天還朝著自己拋媚眼,結果今天就在別的男人身下婉轉求歡了,趙狗蛋心里還有一點不是滋味。


  可仔細一看,這他娘的男的哼哧了半天,還是沒啥反應?!女人一看半響都沒動靜,頓時也急紅了眼,喘著氣說道:“我說孫 德才,你到底行不行啊?每次都弄得老娘興致起來了,你就焉了吧唧的!”男人一聽李春娥竟然鄙視自己,頓時一把將女人的身子轉了過去。


  頓時間,女人胸前的傲人之處壓在了桌子上,形成了一道誘人的弧度。


  啪!孫德才一巴掌拍在女人身子上,紅著脖子說道:“我弄死你個臭娘們!敢說大爺我不行!”女人嫩白的肌膚上挨了一巴掌,頓時顯露出鮮紅的五個掌印,可嘴上卻忍不住的喊了一聲:“啊!打我……再打我……”窗外,親眼見證著這一幕活春宮的趙狗蛋早就有了反應了。


  好家伙……原來李春娥這女人竟然好這口?趙狗蛋看到男人一直沒啥動靜,手上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在女人的腰部上,惹得女人一陣輕哼連連。


  最讓趙狗蛋驚訝的還是這個男人竟然是村里的會計,孫德才!生產隊隊長的老婆和村會計勾搭在一起……趙狗蛋感覺這里面的信息量好大。


  不過眼下趙狗蛋卻是在想,該不該沖進去撞破兩人的好事。


  反正自己在他們眼中也就是個傻子……正在這時,房里的男人突然發出一陣興奮的呼喝聲:“哈哈哈……再叫幾句,我好了……好了!你越叫我越興奮!快叫!”女人也是身子一陣,身子更是搖擺個不停,嘴里叫著:“啊!快來……!”可就在男人正打算辦正事的時候……砰!一道劇烈的響聲,大門竟然被人撞開了!趙狗蛋一手提著酒菜,喘著粗氣,一拳砸在了男人的后腦勺上,說道:“壞人!放開春娥嬸,不許你,欺負她。


  ”孫德才感覺腦門子一黑,差點就要暈過去了。


  自己這是好不容易可以了,正要辦事,卻又被人打斷,連轉身看清闖進來的人是誰都沒來得及,后腦勺就直接挨了一拳。


  孫德才有點心虛,要是來人是趙大猛的話,估計他這時候就該涼了。


  趴在桌上的李春娥也趕忙轉過身,一把抓過地上的衣服蓋在身上,目瞪口呆的看著闖進來的人。


  李春娥張著嘴說道:“趙狗蛋!怎么是你?”孫德才這才揉著頭轉過身來,一看壞了自己好事的竟然是村里的傻子趙狗蛋,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孫德才一把揪住趙狗蛋的衣領,兇狠狠的說道:“蠢狗子,你他媽活膩歪了是吧!敢打我!”趙狗蛋身子連動都沒動一下,他從小就被 劉老漢拿來當實驗品,吃了無數的中草藥,他這些年就像是一個藥罐子,吸收了無數寶貴藥材的精華。


  更重要的是,劉老漢在世的時候,還教他打過一套拳。


  其實也不算是刻意的教他,劉老漢有每天打拳的習慣,和劉老漢一起生活久了,趙狗蛋也就有樣學樣的打。


  他那時候雖然傻,但是照貓畫虎的動作還是會的。


  反正只知道每次吃了草藥,打完拳之后渾身就熱乎乎的,大冬天的不穿衣服都可以上山放牛,甚至每天都下河洗澡,身體就像個火爐一樣。


  孫德才還不到一米七的身材,四十幾歲的身子像是被掏空了的樹干一樣,哪里是趙狗蛋的對手?但是趙狗蛋知道自己現在必須得裝傻……趙狗蛋一下子弱了氣勢,裝作小孩子害怕挨打的模樣說道:“春娥嬸叫,我就進來,不許你……欺負她!”李春娥很快反應過來了,因為她看到了趙狗蛋手上拿著的酒菜。


  而且一聽到這個 傻狗蛋竟然是因為害怕自己被欺負,這才撞門進來的,心里一時竟有些感動。


  李春娥推了一把孫德才,沒好氣的說道:“孫德才,咋不見你剛才這么能耐!狗蛋是個傻子,你和他計較什么……”孫德才一看李春娥又拿他不行來說事,頓時也有些惱火,咬著嘴說道:“他媽的要不是這傻子,我現在早讓你哭爹喊娘了!”李春娥穿好了衣服,說道:“行了行了!你快走吧,今天這事就先算了,老娘都沒興致了!你再不走,大猛回來了,我可要賴你非禮我了啊!”一說到趙大猛,孫德才臉色頓時變了。


  現在他可是在給趙大猛戴綠帽子呢,要是真讓趙大猛知道了,以他那性子,估計真得拿把刀追到村會計室砍了自己。


  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好事就這么黃了,孫德才還是很不甘心。


  只見孫德才狠狠的點了點趙狗蛋的額頭,說道:“蠢狗子,你等著!早晚我要弄死你,再弄你家的那個黑寡婦!”說罷,孫德才穿好了褲子走了出去。


  在孫德才轉身的那一剎那,他并沒有看到趙狗蛋眼中迸射的兇芒。


  “這個孫德才,竟然敢打田瑤嫂子的主意!”趙狗蛋心里已經開始想著怎么弄這個村會計了。


  任何敢欺負田瑤嫂子的人,他都不會輕易放過。


  李春娥見孫德才走了,這才走到門邊,將門扶了起來。


  趙狗蛋又恢復了癡傻的模樣,目光盯著李春娥說道:“春娥嬸,門,壞了,賠,賠。


  ”說著,趙狗蛋又將手上的臘肉和酒朝李春娥遞了過去。


  可女人現在的心思哪里在門上?從趙狗蛋闖進來之后,李春娥的目光就被傻男人身下的本錢吸引了。


  李春娥接過東西,放在桌上,然后一把抱住了趙狗蛋,吐氣如蘭的在他耳邊說道:“傻狗蛋……你剛才是不是在門外偷看了?”趙狗蛋心中一驚,心說自己裝傻,難道被李春娥看出來了?不過從李春娥的眼神中,趙狗蛋并沒有看到那種驚訝。


  趙狗蛋癡傻的笑著,說道:“撒尿……狗蛋撒尿。


  ”李春娥頓時明白了,趙狗蛋是因為憋了尿,才會這么鼓脹的。


  要不是知道趙狗蛋已經傻了十三年,而且村里劉老漢也束手無策的話,李春娥甚至都懷疑這個傻子是不是真的不傻了。


  因為這個傻子現在知道想女人了!李春娥媚笑一聲,拉著趙狗蛋往茅房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咯咯……你個傻狗蛋!來吧, 嬸子帶你去茅房撒尿……”趙狗蛋整張臉都漲紅無比,不斷的喘著粗氣。


  因為此刻李春娥的小手,竟然是拉著自己那!趙狗蛋漲紅著臉說道:“春娥嬸,難受……狗蛋難受,要撒尿。


  ”李春娥媚眼如絲,剛才和孫德才勾起的渴望,這一下又被撩撥起來了,讓得李春娥感覺心口都燒了起來。


  女人嬌笑著說道:“好嘛……快點,嬸子幫你!你可說了要好好賠嬸子的……”趙狗蛋臉紅脖子粗,終于一路忍到了茅房里。


  農村鄉下的茅房,就是幾塊木板架著,然后里面有個鏤空的洞而已。


  李春娥領著趙狗蛋一進入臭氣哄哄的茅房,卻沒有轉身離開。


  趙狗蛋原本還沒有那么強烈的尿意,可現在一看到茅房的洞,頓時尿意上涌,下身又有了反應。


  李春娥的小手,頓時一震,俏臉一紅,說道:“壞家伙……這么調皮!”說完,另一只手就在趙狗蛋的褲腰帶上一拉。


  啪嗒!還沒等李春娥從滿臉的震撼中反應過來,一股尿液如同水龍頭一樣噴射而出!嘩嘩!伴隨著急匆匆的水聲,一些甚至濺到了李春娥的臉上。


  可現在趙狗蛋管不了那么多了,嘩嘩的尿液如同長龍出海,一股腦釋放了出去。


  足足過了一分多鐘,趙狗蛋才心滿意足的提起了褲子。


  趙狗蛋一轉頭,發現身旁的女人竟然滿臉癡迷的看著自己,頓時傻笑道:“嘿嘿,春娥嬸,我撒完了……”李春娥伸出小手,抹了一把臉上被濺射的尿液,伏身在男人肩膀上,說道:“傻狗蛋……你這回可得好好賠一賠嬸子才行!你看……你都把嬸子的臉弄臟了……趙狗蛋聽到李春娥這么說,故意皺著眉問道:“春娥嬸,我賠你了,臘肉,還有酒,我賠了。


  ”李春娥一聽這傻狗蛋竟然還知道討價還價了,也覺得和一個傻子調情沒什么意思,不如直接引導他,告訴他該怎么做就好了。


  李春娥一把將趙狗蛋的手抓著,然后壓在自己身上。


  趙狗蛋下意識的一縮手,連忙又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是個傻子,不能表現的(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太反常。


  感受著手心觸感,趙狗蛋知道李春娥里面根本沒穿內衣。


  李春娥媚笑著說道:“春娥嬸才不稀罕你那點臘肉和酒呢,春娥嬸要你好好賠我!”說著,李春娥的手就伸向了趙狗蛋身下。


  趙狗蛋漲紅著臉,想要退一步,卻發現茅房空間太小,容下兩個人已經是很擠了,根本退無可退。


  趙狗蛋被壓在李春娥身上的手下意識的動了動,癡癡的說道:“春娥嬸,怎么……怎么賠?”李春娥舔了舔嘴唇,一下吻在了趙狗蛋的臉上,說道:“別急,嬸子好好教你!”說完,李春娥干脆把自己身上的襯衫扣子解開來,頓時間,春光暴露在空氣中。


  散發著熟女的氣息。


  “咕嚕!”趙狗蛋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唾沫,從剛才到現在,他的目光就沒離開過女人身前。


  對于趙狗蛋的反應,李春娥很是開心,媚笑著說道:“傻狗蛋……嬸子好看嗎?”趙狗蛋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觀看女人的身子,只知道木訥點頭,癡癡的說道:“好……好看……嬸子好白……”“咯咯……你個傻狗蛋!”李春娥嬌笑一聲,對趙狗蛋的比喻似乎很受用。


  女人又伸出兩只手抓著趙狗蛋的手,說道:“傻狗蛋……想不想碰嬸子?”趙狗蛋癡笑的說道:“嘿嘿……想!”李春娥剛想將趙狗蛋的手放在身前,卻沒想到趙狗蛋直接掙開了她的手,緊接著,兩只粗糙手掌頓時蓋在了自己身上。


  李春娥哪里受得了這突然的刺激,當下一聲:“啊……哦!你個傻狗蛋……輕點……”感受著男人粗糙的手掌,李春娥媚眼如絲,整個人都癱軟在了趙狗蛋的懷里,情不自禁的將手伸向趙狗蛋的褲襠,喘著粗氣。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1436578.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5493513.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9799204.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9553343.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2575088.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7108848.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3271544.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4285212.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6077142.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231471.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中國 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