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國中 porn

國中 porn


老劉今年五十四歲,病退后守著城中村里的兩層小樓當包租公,小日子過得挺順心。


  這天,老劉正在打掃樓梯,卻忽然發現樓梯盡頭的走廊上,一男一女正摟在一起亂啃著,兩人粗重的喘息聲,隔了老遠都能讓人聽到。


  “咦,那不是周 美萱嗎?才剛結婚就在外面偷男人?”兩個人親熱了好一會兒后,周美萱才和男子 進了房間,沒多久房間里就傳出陣陣壓抑的叫聲。


  老劉心里直罵娘,這周美萱在所有住戶里面,算是最漂亮的一個,性格卻是冷傲的很。


  好幾次老劉頭借著收房租的機會,想和她多說幾句話,卻連個好臉色都沒得到。


  “這次我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心……”老劉在自己房間里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親眼看到那個男的離開后,這才慢悠悠的來到二樓周美萱的門前。


  敲了好一會兒,周美萱才來開門,但是房門一打開,老劉眼睛都直了。


  周美萱身高差不多一米六八,本來身材就十分高挑,這會踩著一雙魚嘴細高跟鞋,讓那兩條被肉色絲襪緊緊包裹著的美腿,顯得更加修長。


  老劉直勾勾的盯著兩條美腿,一時間連話都忘記說了,周美萱眼中閃過一道厭惡的神色,稍微把門關上一些后,才冷冷的問道:“什么事?”“啊……那啥,我就是來問問 小周你今天有沒有空,有個房客剛送了點老家特產,想(豁達大度)請你……”老劉話還沒說完,周美萱直接就冷冷的打斷道:“沒空。


  ”眼見周美萱要關門,老劉也有些火了,心說你還真把自己當成冰清玉潔的烈婦了,老子今天還非要嘗嘗你的味道不可了。


  老劉用肩膀頂著門,一邊貪婪的看著周美萱白色襯衣下,呼之欲出的豐滿,一邊笑著 說道:“小周,我房間里有樣東西不見了,正好我在監控里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戴眼鏡的年輕人,他還摸進了你家。


  ”周美萱精致白皙的臉蛋,一下就變得煞白起來,失聲道:“你……你裝了監控?”“為了保障所有住戶的安全,當然要裝監控了……”說到這里,老劉硬是擠近周美萱家里,然后裝作關心的樣子,一把抓住她滑嫩的小手說道:“我就是怕小偷在你家亂來,所以特意上來看看的,小周你別怕!”被一個年紀都快能做自己爸爸,居心不良的老頭抓著自己的手,周美萱下意識就想要掙脫。


  “小周,你要是實在害怕的話,要不我先給你 老公打個電話,然后咱們再報警,等你老公和警察來了一起去調監控錄像?”一想到自己剛剛在走廊上的所作所為,要是被自己老公知道了的話,周美萱簡直不敢想象后果會怎么樣。


  面對老劉隱晦的威脅,周美萱不得不放棄了掙扎,顫聲說道:“不……不要報警……”眼見自己垂涎已久的獵物終于服軟,老劉心中無比得意,趁機一下就將周美萱抱進懷里,嘴上卻說道:“看你,都在發抖了呢,別怕,有我呢!”周美萱嬌軀一顫,卻不得強忍著掙扎的念頭,任由自己被老劉抱著。


  見周美萱不敢反抗,老劉愈發膽大,右手向著她襯衣下的飽滿伸去。


  又急又羞的周美萱終于繃不住了,一把抓住老劉的手腕,哀求道:“老…… 劉叔,我……我求求你放過我行不行,我給你錢,我……我求你了……”“看來你還是在害怕啊,唉,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只好給你老公和派出所打電話了……”說到這里,老劉另一只手拿出手機,做勢要打電話,周美萱心里防線徹底崩潰,不得不放開老劉的手,帶著一絲哭音道:“不要,我……我聽你的就是了……”老劉捏了捏周美萱精致小巧的下巴,干笑了幾聲:“小周,你放心,有我在,誰也不敢把你怎么樣。


  ”老劉說著話,一只粗糙的 大手已經開始揉捏周美萱的飽滿了。


  “劉叔……”周美萱兩只白嫩的小手,死死抓著老劉的手腕,帶著一絲哭音道:“劉叔,你放開我,你如果再這樣,我就……”“你就怎樣呀?報警嗎?”老劉冷笑幾聲:“小周,我一個糟老頭子能把你怎么樣?我就是看到小偷進了你房間,所以過來瞧瞧你丟沒丟東西,你要真不放心,就報警去吧。


  ”周美萱死死地咬住了嘴唇。


  她新婚不過才滿月,要是老公看到了自己……一想到那嚴重的后果,周美萱美目含淚,不由得松開雙手,屈服道:“劉叔,你不要太過分,否則……否則我寧愿報警……”老劉興奮急了,這個一向高冷的周美萱,還想在他面前做什么貞潔烈女,如今有了把柄在他手上,看她再怎么蹦跶!周美萱的飽滿在老劉的手掌里跳動著,這柔軟的感覺讓老劉身體某處都燥熱起來。


  老劉是個老光棍了,好久沒嘗過女人的滋味了。


  他以前找的都是村里的老寡婦,那怎么能和周美萱比呢?他使勁揉捏著周美萱的飽滿,看著那兩處高聳在自己的揉搓下變換成各個形狀,心里頭也燥熱得不行,恨不得馬上就把周美萱給壓在身底下。


  周美萱又羞又臊,卻又不敢反抗,只好閉上上演撇過臉去,毫無力度的說道:“劉叔,你不要這樣……”“小周,你叫我不要哪樣呀?”老劉一把將周美萱的雙手舉過頭頂,推著她按在了墻上,又騰出一只手來,繼續揉捏著周美萱的飽滿。


  可憐周美萱的白襯衫是新換上的,此時被老劉的汗手給摸出了一道道發黃的印記。


  周美萱一張水嫩嫩的臉蛋都紅透了,眼角也滲出了淚珠,只得踢騰著兩條腿,去踢老劉的膝蓋。


  “小周,這天怪熱的,劉叔幫你散散熱咋樣?”老劉不懷好意的笑著,伸手開始去解周美萱的襯衣扣子。


  “你放開我!”哪知道周美萱反應卻是很大,尖叫一聲后,開始拼命掙扎起來。


  可她越是掙扎,老劉就越興奮。


  他那處已經抬頭,怎么能半途而廢,他不管不顧地一把將周美萱推倒在茶幾上,茶幾上放著的玻璃杯被掃落在地,發出“嘩啦啦”的碎裂聲。


  “小周,你就乖乖從 了我吧,要不然……”周美萱趁老劉說話分神之際,竟是拼盡全力掙脫了。


  她一邊慌亂的扣著被老劉扯開的紐扣,一邊用決絕的語氣道:“你……你太過分,我們剛剛說好,你只……只能摸的……”老劉正是到了關鍵時候,見周美萱居然不識相,威脅道:“小周,咱們不是說好的嘛,你要是不配合的話,那視頻我可是要交給你老公了哦……”讓一個年紀比自己父親還大的老男人摸自己的胸,周美萱已經感覺很惡心了,她決不允許老劉得寸進尺。


  “如果你要得寸進尺,那我現在就打電話報警,哪怕我……也一定讓你去坐牢……”老劉臉色頓時就黑了,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周美萱,居然不受自己要挾。


  正當兩人僵持之際,房門忽然響起……忽然響起的敲門聲,讓周美萱長松了口氣,逃似的跑去開了門,發現居然是自己老公 韓曉光回來了。


  “萱萱你這是怎么了,臉怎么這么紅啊?”一想到自己剛剛就在屋子里,被一個老男人占便宜,周美萱眼睛瞬間就變得通紅起來,卻不得不強做笑顏道:“我沒……沒事……”韓曉光有些疑惑,不過也沒多想,和老劉打了個招呼后,不等周美萱說話,就熱情的請老劉留下來吃飯。


  周美萱來不及反對,又不敢直接趕老劉,只好去廚房將飯菜端上了 桌子


  幾個人落了座,韓曉光和老劉在說著時政新聞,周美萱心不在焉地吃著飯,忽然,她覺得有人在用腳有一搭沒一搭地蹭著自己的大腿根!周美萱還以為是自己的老公韓曉光,便含羞帶怯地瞥了一眼韓曉光,韓曉光卻不明就里,給周美萱夾了菜,關切地道:“萱萱,今天讓你受驚了,你多吃點。


  ”周美萱旁邊坐著的老劉也沖著周美萱眨眼睛:“小周是要多吃點,沒想到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就能把小周嚇成這個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小周認識那個戴眼鏡的人呢。


  ”周美萱覺得那只腳順著自己的腿,一點一點地往上移動,一下子就伸進了自己裙子最深處!她頓時忍不住嚶嚀一聲,兩只腿死死地夾住了那只腳!不對,這肯定不是自己老公的!周美萱了解韓曉光,韓曉光從來沒有這么與她調情過,更不要說還有老劉這個外人在呢。


  她心中一驚,忙抬頭看老劉,果然見老劉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頓時什么都明白了,原來這只腳是老劉的。


  周美萱又羞臊又憤怒,一張粉嫩白皙的臉染上了紅暈,她松開夾緊的雙腿,手伸到桌子下面,用力把那條腿撥開后,趕緊夾住了腿。


  誰料老劉根本不死心,那只不安分的腳還在周美萱的小腿上畫圈圈,讓周美萱跟著癢癢起來。


  韓曉光注意到周美萱有些不對勁,便摸了摸周美萱的額頭,皺了皺眉頭,道:“萱萱,你的額頭怎么這么燙啊,你是不是生病了?”周美萱又急又羞,掩飾道:“沒,我就是熱的……”而桌子底下,老劉竟是又伸過來一只大手,這大手順著自己的大腿游走,并用力扒拉開周美萱緊閉著的雙腿,在周美萱那處畫圈圈。


  周美萱趁著韓曉光不注意,無比羞憤地瞪了一眼老劉,隨后兩腿一夾,想要夾緊雙腿,老劉卻在這時抽出了手。


  他裝作不小心把自己的筷子給碰到了地上,韓曉光忙道:“萱萱,再去給劉叔拿一雙筷子來。


  ”老劉趕緊擺手:“不用不用,我撿起來擦擦干凈就好。


  ”他一下子鉆到了桌子底下,看到周美萱的短裙內,那黑色的蕾絲短褲若隱若現。


  老劉逗弄之心大起,他伸出粗糙的大手,從下頭擠進周美宣的兩腿,狠狠地捏了那里一把。


  老公就在旁邊,周美萱根本不敢吱聲,只能死死咬住嘴唇,一只手忙將老劉的大手推開,順勢用手捂住了那個地方。


  老劉從桌子底下鉆出來,嘴角噙著一絲笑容,感嘆道:“說起來啊,小周你也要注意一點,你一個女人在家可千萬別給陌生人開門呀。


  ”韓曉光忙對周美萱道:“萱萱,劉叔這是好意提醒,以后我要是不在家,除了劉叔,你別讓任何人進來。


  ”周美萱本想拆穿老劉,可老劉那雙眼睛里充滿威脅,周美萱也只忍氣吞聲,輕輕點了點頭。


  韓曉光和老劉又繼續說起了新聞。


  而桌子底下,老劉那只不安分的大手又探了過來,這次,大手的動作十分迅速,猛地在周美萱的那處將絲襪扯開了一個小洞,把手指頭伸了進去,在蕾絲底褲的邊緣不斷地摩擦。


  周美萱想要夾緊腿,可是已經來不及了,老劉的手已經伸進了底褲中……“老公……”情急之下,周美萱很想立刻告訴韓曉光,可是老劉卻笑了起來。


  “小韓呀,你不用擔心,我看小周就是被那個戴眼鏡的年輕人給嚇得。


  我這樓里安裝了監控……”韓曉光忙道:“是嗎?劉叔,太好了,我們一會兒吃完飯去看看監控,然后報警吧。


  ”老劉得意的砍了周美萱一眼,威脅的意味不言而喻。


  周美萱的臉色一下子就嚇的慘白起來,在老劉的注視下,周美萱委屈得想哭,但卻不得不將兩條緊緊夾在一起的腿緩緩松開,老劉粗糙的大手就趁勢在那里輕輕一探。


  周美萱頓時渾身酥麻起來,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讓自己有半點反應,生怕被坐在自己旁邊的老公看出異樣。


  與此同時,她偷偷伸出一只手道桌子底下,拼命想要阻止老劉的舉動。


  可老劉的手孔武有力,周美萱使出了吃奶的勁兒,也撥拉不動,急得眼眶都紅了。


  韓曉光還不知道近在咫尺的老婆,居然正在被別的男人亂摸。


  見周美萱不敢反抗,再加上有桌子的掩護,老劉更加肆無忌憚,大肆攻城略地。


  他嫌周美萱的絲襪太過于礙事,干脆就把那絲襪的洞越扯越大,然后整個大手都探進了周美萱的蕾絲底褲中,一面與韓曉光談笑風生,一面手下不停。


  死死咬著嘴唇的周美萱,此時早已是滿臉通紅,苦苦忍耐著老劉的輕薄,她現在只盼望老公快點離開。


  老劉一邊和韓曉光說話,,一邊玩弄著他老婆,這種刺激的場景,讓老劉只感覺自己的魂都要飛出身體了,簡直不要太刺激了。


  很快,老劉的手就感覺到了陣陣潮意,心想周美萱這個小妖精可真勾人,真想跟她酣暢淋漓的戰斗一番!一想到平常高傲的周美萱被自己征服時的樣子,老劉就越加興奮起來,手指頭動得越來越快。


  周美萱在這波攻勢下,不由得身上發軟,她只得伏在桌子上,一只小手伸到桌子下面,死死地扯住了自己的底褲,維持著最后的尊嚴。


  正在這時,韓曉光的手機響了,他接起手機說了幾句話,就很抱歉地對老劉說道:“劉叔,你先吃著,我公司有點事,我要去書房先工作了。


  ”韓曉光才一離開,老劉立馬就鉆到了桌子下頭,不等周美萱反應過來,兩手直接粗暴的扒開了她的雙腿!周美萱差點忍不住尖叫起來!她踉踉蹌蹌地站起來,快速離開了餐桌,整個人如同受驚了的小兔子,端著飯碗就鉆進了廚房。


  趴在桌子底下的老劉郁悶死了,真是可惜啊,剛剛就差一點,他就能看到那美景的全貌了!他憤憤地咬了咬牙,不行,這小妖精今天把他的饞蟲給勾出來了,他正好還有周美萱的把柄在手上,今天不管怎么樣,一定要得手!周美萱一顆心砰砰砰直跳,她苦苦想著辦法,想把老劉弄走。


  但她卻不知道,她站在水槽邊低頭洗著碗,臀部豐滿挺翹,看的老劉心中火焰愈發熊熊燃燒起來。


     夜幕降臨,暴雨如注,她還沒回來,被路燈打照的泊油路上,連個人影也沒有。


  時間慢慢將等待變成煎熬,這么晚了,她一個人怎么應付那個老男人。


  想到這,我心如火燒,有幾分不知所措,而此時,她的手機已呈關機狀態……  公司的產品這陣子銷量直線下滑,為了提高產品質量,導致資金一時周轉不過來。


  為了生存,我決定讓 老吳入股,可在股份上,我 和他有點分歧。


  他獅子大開口,想借此機會占用五成股份,這好不容易打出來的江山,豈有拱手讓人的道理。


  見我一籌莫展,她央求一試,她揚著脖子,有那么一點點驕傲的樣子,說:我們女人談 生意,說不定馬到成功。


  她嫁給我時,我還是一個窮小子,當年和我一起創業,沒少受苦。


  原本以為自己可以讓她衣食無憂了,卻不想如今還要她幫我談判。


    一夜無眠,天灰蒙蒙亮的時候,我便出了門,去尋她。


  她的電話大約是在上午十點左右開機的,發來短信,只有兩字:搞定。


  妻和生意伙伴 偷情說是 讓利  心里一陣狂喜,只是轉念有些疑惑,她是怎么讓那個一毛不拔小氣吧啦的男人同意接受三成股份的?回到家,她已 睡了


  老吳的資金猶如雪中送炭,拯救了我的公司。


  不出兩月,公司財政穩定了下來,很快,產品受到了市場的肯定。


  隨著產品受到市場的肯定,她和老吳之間的流言蜚語,傳得沸沸揚揚,若不是自己親眼所見,至今我都無法相信她背叛了我。


    那天從外地出差回來,去茶水吧打水的時候,撞見老吳那只肥厚的手,朝著她的臀部一拍,那聲音清脆得令我心驚肉跳。


    她扭捏了幾下,想繞開他的手,他卻一把摟住她的腰,那一刻我感覺她像一個瓷娃娃,隨時都可能會碎在他那張鉗子一般的手里。


  他旁若無人一般,朝著她的胸又是盈盈一握。


  她的臉,面若桃色,聲音酥軟:死鬼,別這樣,在公司讓人看見可不好。


    他有幾分不舍的松了手,打了一杯咖啡,湊到她耳邊說道:晚上八點,老地方見,睡都睡了,還害什么羞呀。


  聲音雖小,卻字字入了我的耳朵。


  那一刻,我才清清楚楚的明白,原來他們早已做了茍且之事。


  老吳轉身就撞見我在身后,頓時臉就黑了,端著一杯咖啡,灰溜溜的進了辦公室。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說是讓利  我將她拖進我的辦公室,壓抑著心中的怒火,低吼道:你自己解釋。


  她看了我一眼,良久才說道:我 跟他沒什么的,就那次下雨天和他談判,他說要讓點利益給他,為了咱們的公司,我就從來他了……我沒想到他會一直騷擾我,我怕你發現,又怕別人看見,所以只好跟他 周旋……  周旋?用我對你的愛和他周旋?為了咱們公司?我苦笑著反問道,心里的憤怒陡然竄到頭頂,我指著她呵斥說道:也就我,傻蛋!賠了夫人又折兵,還整天傻愣傻愣的地(三個洞都被塞滿爽)幫人家掙錢!她明媚的眸子,被眼淚淹沒,悔不當初,泣不成聲一遍又一遍地說著對不起。


    看著哭得像個淚人的她,我的心又軟得一塌糊涂。


  當時是我允許她替我去談判的,她怎會敵得過那只老狐貍,我早該想到會有這番遭遇,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說是讓利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7496490.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3218881.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1898045.html
https://twdertgfred.weebly.com/6993816.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285334.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8414200.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6781897.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3121201.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8545028.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4941069.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國中 porn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