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お盆 の 夜 に 亂れ て 喘ぐ 煩悩 尼 さん

お盆 の 夜 に 亂れ て 喘ぐ 煩悩 尼 さん


水果與蔬菜的確是很好的瘦身食物,但不同的種類含有的 熱量還是不相同的,哪些果蔬是低熱量最助瘦的呢?下面讓小編來告訴你。


  N0.1 黃瓜熱量:15 大卡(每 100克) 減肥理由黃瓜的含水量為96%~98%,它不但脆嫩清香,味道鮮美,而且營養豐富。


  它含有膠質、果酸和生物活性酶,可促進機體代謝,能治療曬傷、雀斑和皮膚過敏。


  黃瓜還能清熱利尿、預防便秘。


  新鮮黃瓜中含有的丙醇二酸,能有效地抑制糖類物質轉化為 脂肪,因此,常 吃黃瓜對減肥和預防冠心病有很大的好處。


  提醒一定要吃新鮮的黃瓜而不要吃腌黃瓜,因為腌黃瓜含鹽反而會引起發胖。


  此外黃瓜中維生素較少,不宜用黃瓜當三餐吃。


  因此常吃黃瓜時應同時吃些其他的蔬果以及一些蛋白質 含量比較高的食物,如豆漿、豆腐等。


  N0.2 苦瓜熱量:19大卡(每100克)減肥理由苦瓜維生素C含量居瓜類蔬菜之首,且糖和脂肪的含量都非常低,比較適合肥胖者食用。


  吃生苦瓜變瘦,最主要的原因是苦味抑制了人的食欲,且苦瓜本身熱量不高,人體攝入的能量減少,自然就消瘦了。


  每天2-3根生苦瓜,洗凈去籽,必須生吃,堅持20天以上,不用節食,想睡就睡,想吃就吃。


  據說能瘦十幾斤。


  提醒據科學家研究發現,苦瓜有抗生育的作用,苦瓜蛋白在孕早期和孕中期抑制子宮內膜分化、干擾胚胎著床。


  苦瓜對正在懷孕(孕早期和中期) 的人有影響,吃多了可能導致流產。


  所以正在懷孕或者計劃懷孕的朋友千萬要小心哦。


  N0.3 檸檬熱量:19大卡(每195克),四星減肥食物,單位熱量較低減肥理由檸檬的酸味是以檸檬酸為主,檸檬酸是促進熱量代謝過程中的必參與物質,而且也有消除疲勞的功能。


  提醒檸檬不宜與牛奶同飲,檸檬極酸,不宜直接單獨食用,可以加在涼拌沙拉或菜中。


  檸檬不宜與牛奶同飲。


  胃病者不宜喝檸檬茶。


  一次吃檸檬不宜過多,否則檸檬酸會損傷牙齒。


  N0.4西紅柿熱量:19大卡(每100克)減肥理由西紅柿中含有有豐富的果膠等食物纖維,讓人很容易有飽足感,纖維不但無法被腸消化,還會吸附多余脂肪一起排出。


  西紅柿中的茄紅素可以降低熱量攝取,減少脂肪積累,并補充多種維生素,保持身體均衡營養。


  同時西紅柿糖分少、熱量低,每100克只有16大卡,多吃也不會發胖。


  和震動聲一起消失的,是教授窗后的一個人影。


  雖然沒有看真切,可對方那油光瓦亮的禿頭,任誰看見都能印象深刻。


  幾乎是看見這個禿頭的第一眼, 小偉就知道,這個人肯定是校長,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躲在門后的。


  “學校這種地方,還真是適合這個老東西做這種 事情,就算偷偷摸摸的藏到班級的后門,也可以美其名曰說想要檢查一下學生是不是在專心上課。


  ”心里面這樣想著,小偉心中就對這群人升起了濃濃的鄙視感,而且對“道貌岸然”“衣冠禽獸”這兩個詞的理解更加真切了。


   林雨薇覺得自己就好像被電擊了一下,等她反應過來,想要忍住的時候,那種感覺又突然消失了。


  這一來一起,弄得林雨薇整個人都不好了,總覺得身體空蕩蕩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抓撓感。


  不過她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現在可不是糾結這個的時候,自己剛才的樣子應該被人看見了吧。


  或許別的學生都在看書,可小偉就在眼前,他就是再怎么用心,也不可能把剛才的一切都完全無視吧。


  “剛才一切來的太快了,或許小偉根本就沒反應過來。


  就算他真的發現我有異樣,也一定會往哪方面想吧。


  ”抱著這樣的心情,林雨薇就朝著小偉看去,等她看見了小偉的 眼神,她整個人都如墜冰窟。


  林雨薇并不清楚該如何形容小偉現在的眼神,但她知道那絕對不應該是一個孩子能擁有的眼神。


  如果非要形容的話,林雨薇覺得自己好像是在叢林之中,而小偉就像是躲在草叢后面野獸。


  那雙眼睛時刻注視著獵物,一旦獵物出現哪怕那么一秒鐘的松懈,對方好像就會撲上來,把她撲倒在地撕扯成碎片。


  明明是她的學生,明明大家相處也有一年時間了,這一年當中,只要是上課時間,大家幾乎都是見面的。


  可現在,林雨薇突然覺得,眼前(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的這個少年為什么看起來如此的陌生,如此的可怕。


  明明剛才自己還教育過他的,明明剛才還正常的,怎么現在就全變了?雖然這孩子的相貌還如之前一樣,但整個人的氣質完全不同了。


  那種成熟和世故的氣質不應該出現在一個學生身上,林雨薇甚至覺得,這份氣質絕對是那種三觀已經構架完成,而且還是相當自我的人才能擁有的。


  面對這樣的眼神,林雨薇甚至生出了一種想要逃走的沖動,她甚至已經等不到下課鈴響了,站穩了身子之后轉身就走,說逃走也不為過。


  “同學們回去記得要復習一下,之后的作業我會讓課代表布置下去的。


  ”說完林雨薇也不給其他人反應的時間,幾乎是踩著下課鈴的聲音走出的教室。


  等林雨薇一走,大家都議論起來了,今天的林 老師明顯有些異樣,有些不同,到底是什么地方出問題了?要知道以前就算是下課鈴響了,林雨薇也會拖堂好長時間,大家相處也有個一兩年的時間了,印象當中這還是林雨薇第一次準時下課,甚至都是提前下課。


  所有人都在小聲的議論著,可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說到點子上。


  畢竟林雨薇平時在學校里面表現的實在是太好了,簡直是為人師表的典范,又有誰能想到,她居然會在學校里面做出這種事情!這件事情的唯一知情者,除了當事人之外,恐怕也就只有小偉一個人了。


  小偉想清楚這些之后,甚至有些沾沾自喜,雖然這個秘密應該不會給他帶來多大的好處,可小偉還是覺得挺高興的。


  除了早上發生的這些事情之外,剩下的一天都過得波瀾不驚。


  晚上放學時候,小偉都已經把書包整理好了,結果歷史課代表卻急匆匆的從外面走進來說:“小偉,林老師讓你去一下。


  ”小偉覺得這件事情不簡單,他對于學習這方面的事情還是蠻認真的,而且成績一直很好,林雨薇如果沒有特殊的事情,一般是不會把他這種學生叫到辦公室的,更不要說是這個時候了。


  敲門進了辦公室之后,小偉才發現辦公室里就只剩下林雨薇一個人了。


  想想也對,歷史這種學科,一般晚上是沒什么老師愿意留下來上晚自習的。


  林雨薇看著小偉,清了清嗓子,故作嚴肅道:“過來坐吧,老師想和你談一談,我發現 這段時間你上課好像經常走神啊,是什么原因?”小偉看了林雨薇一眼,心說還能是什么原因,如果不是因為那天看了你和校長在辦公室里面胡作非為的,我現在也不會是這個樣子!可這種話太直接了,小偉可沒有那個膽量說出來,所以只能敷衍道:“其實也沒什么,就是我父母這段時間不在家,我一個人在家里生活有些不適應,這段時間休息的不太好。


  ”林雨薇 點了 點頭,一個人如果休息不好的話,的確很容易走神,而且不管是工作還是學習,效率都不高。


  別看林雨薇是個老師,她可是健康睡眠的忠實支持者。


  她一直覺得,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尤其是未成年人,對于睡眠質量的需求相當高。


  有的人的確是能硬撐著用工,把知識都記到腦子里面。


  可有些人就是需要好好睡覺,一旦睡不好,他們就什么也學不進去。


  國內教育界總是搞一刀切,不管是什么樣的孩子,都統一制定起床和休息的時間,這本身就是一種不合理的表現。


  憑什么大家都要在睡不醒的情況下學習比拼,憑什么就不能在睡醒的情況下,比一比誰對于有效學習時間的利用率更高?“沒出別的問題老師就放心了,你這孩子的成績很不錯,很有前途的。


  現在是上高中最關鍵的時候,可千萬不要松懈。


  如果在生活上實在是有困難的話,到時候可以跟我說,老師是愿意幫助你的。


  ”小偉鞠躬道:“老師,謝謝您。


  ”“嗯,不客氣。


  好了我看時間也不早了,你就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好的老師,那我就先回去了,您也注意安全。


  ”就在小偉走到辦公室門口的時候,林雨薇突然開口道:“小偉,你今天上午是不是聽見什么奇怪的聲音了?”已經把手放在門把手上的小偉頓時愣住了,身體甚至都僵硬了。


  幾秒鐘之后他轉過頭來,臉上面色如常道:“聲音?沒有啊,什么聲音?”“沒……沒什么聲音,可能是老師聽錯了,快點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小偉點了點頭就轉身出了門,幾乎是在他出門的同一時間,校長張敦順從雜物柜當中走出來道:“我就說是你 多慮了吧,隔著肉呢,怎么可能聽得見!”林雨薇白了對方一眼道:“你當時是沒看見他的那個眼神,就跟你當初看我的眼神一模一樣,簡直恨不得把我生吞活剝,你說我能不害怕嘛!”“多慮了多慮了,一個小孩子,能有什么能耐。


  再說了,你長得這么漂亮,對你有感覺也是正常的。


  別說是他了,其實咱們學校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對你都有興趣的,只可惜他們有心無膽,敢動手的就只有我一個!”說話間張敦順已經來到了林雨薇的背后,從背后抱住了林雨薇,手上也開始不老實了。


  林雨薇悶哼一聲,轉頭白了張敦順一眼道:“瞅瞅把你這個老色鬼嘚瑟的,當初就應該報警把你抓起來。


  ”“嘿嘿,我的小寶貝啊,嘗過了我的這個東西,你還舍得嗎?對了,周末的時候我有個飯局,你打扮一下,到時候我給你介紹兩個能用得上的人認識認識。


  ”很快辦公室當中就想起了歡愉而壓抑的聲音……從辦公室出來之后,小偉后背上都濕透了。


  如果不是剛才他十分機敏,說不定就真的被林雨薇看出破綻來了。


  小偉覺得自己以后還是收斂一點比較好,雖然知道了林雨薇跟校長的秘密,但他并不打算用這個秘密來給自己換取什么好處。


  今天晚上 蘇晴并沒有過來接他,他獨自一人騎著車,回到了蘇晴的家中。


  看著家中亮著的燈火,小偉突然覺得丹田有些燥熱,心中也生出了一股急切的心情。


  按了按門鈴,蘇晴穿著一身居家服打開了門,看著外面的小偉道:“回來啦,快進來。


  還沒吃飯吧,你先去洗個澡,我給你把飯菜熱一下。


  ”小偉點了點頭,轉身就去了浴室,雙方沒有過多的交流,因為心里面都藏著別的事情。


  進了浴室小偉第一時間不是沖澡,而是來到了臟衣簍之前。


  本來他以為經過了昨天的事情,蘇晴對他應該是有所避諱的,絕對不會再把貼身衣物放到這里。


  可今天他一進來,就有驚喜,今天不僅又貼身的衣物,而且這件貼身衣物還是濕漉漉的,一看就是剛脫下來沒多久,伸手去觸摸一下,甚至還能感覺到上面傳來的溫度。


  小偉不禁在想,這難道是蘇晴在給他什么暗示嗎?正在廚房準備著飯菜的蘇晴穿著長裙,兩條豐盈緊實的大腿夾在一起,不停的來回摩擦著。


  如果這個時候小偉蹲下來,一定能看見蘇晴此刻在掛空擋。


  聽著浴室當中傳來的陣陣水聲,蘇晴心中也激動異常。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還歷歷在目,雖然沒能和小偉真的做點什么,但那一切的一切,光是想一想都讓蘇晴覺得心癢難耐。


  今天上班的時候,腦子里面全都是那些巫山云雨的話面,她的體質又這么特殊,僅僅是一下午的時間,她硬是換了三條褲子。


  最后實在是沒有備用的褲子可以換了,她只能穿著一條濕漉漉的底褲,一路這樣開車回了家。


  下車之后,她差點羞的撞死,因為她發現在不知不覺之間,駕駛座都已經濕透了。


   喝酒的時候,我就發現有兩個人一直對我抱有敵意,雖然他們沒做出出格的舉動,態度卻很不友好,讓我頓時就警惕起來,看起來我首先面對的第一困難,并不是攘外,而是首先要安內。


   很多人的失敗,并不是敵人太強了,而是背后有人捅刀子,這點道理我還是明白的。


   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我就隨便選了一個房間,在第七層,這棟樓一共就八層,僅次于頂層。


   因為是爛尾樓,門窗都沒有安好, 小刀說了,看中哪個房間了,明天就去不遠處廢品收購站,花不了幾個錢,弄一扇二手的門,再弄點塑料紙當窗戶紙,他和其他手下也都是這么干的。


   喝多了,在爛尾樓里對付一宿,早上和小刀告辭,走了,至少要和嵐姐、小清說清楚才行。


   你,你真行,你讓我說什么好哪!見到嵐姐辭職的時候,嵐姐追問我的去向,我就直說了,嵐姐頓時就生氣了,話都說得不利索了。


   嵐姐,我知道你擔心我,可這是我的選擇,以前的我太懦弱了,才會讓那些人騎在我頭上欺負我,以后我不會再繼續懦弱下去了,我要讓他們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負的。


  我從選擇和江河混的那一刻起,就已經不再是過去的我了。


   我已經下定決心,和過去的生活方式說再見了,盡管我還是我,卻已經不再是過去的那個我。


   哎,你以為社會是這么好混的嗎?江河,夠厲害了吧?你看怎么樣?還不是被人捅進醫院去了?你就真的一點也不怕嗎?要是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嵐姐出面,江河不會難為你的。


  嵐姐勸我放棄。


   嵐姐,不用了,我已經決定了。


   我就知道,算了,我也不說什么了,記得嵐姐,要是實在難了,就來找嵐姐。


  我看得出來,知道我要出去混社會之后,嵐姐的情緒不好,所以很快就告辭了,又來找小清做告別。


   對于小清,我的感情很復雜,朋友不像,戀人未滿,處于一種很奇妙的關系。


   你要走了?小清看到我,還沒等我說話,她就首先開始問我了。


   你怎么知道? 那天在你的宿舍,你看到萬峰嚇跑阿強的手下,看你當時的神情,我就知道你要離開了,也知道我勸不了你,只是沒想到你這么快就要走了。


  小清有些落寞,她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


   對不起,我會回來看你的。


  扭頭,不敢看小清,我怕再看她一眼,就沒有離開的勇氣了。


   我是一路跑出來的,渾渾噩噩的回到爛尾樓,我不知道以后會怎么樣,只知道現在很痛苦。


   嗯? 等回到爛尾樓我選擇那套房子的時候,發現我用來擋門的板子沒了,就是屋里那個快爛掉的破床,也被人給踹散架了,讓我頓時想起昨晚喝酒的時候,那兩個始終對我抱有敵意的人。


   看來,要先立立威,否則他們真把我當做軟柿子了。


  從決定出來混的那一刻,我就決定不再懦弱,現在被人欺負到頭頂上了,當然不能就這么算了,一定要讓某些人長長記性才行。


   惱火,卻沒讓我失去理智,我這現在去找他們,不會有任何結果,很可能還會讓他們反咬一口,所以記在心里就行了,以后天天都會在一起,報復的機會太多了,不用急于在今天完成。


   隨后到旁邊的舊貨市場,買一扇被淘汰的鐵門,只比廢鐵的價格高一點,然后又弄來一些粗鐵鏈,回來之后用鐵鏈把門固定在門框上,其他人也都是這么做的,畢竟我們不是專業的。


   不過多加幾道鐵鏈,也是相當結實的,在里面用鎖把鐵鏈鎖住,門就安裝好了。


   門上的門鎖還能用,可能不是安裝在門框上的,有門鎖說也沒用,只能用鐵鏈鎖住了。


   然后,我的幫派生活就開始了,從第二天開始,我就在其他人異樣的眼光中,開始鍛煉了。


   萬峰在幫我帶來的路上,曾經指點過我幾句,如果只想做一個一般的小混混,和其他人一樣混吃混喝就夠了,可如果想往上走,就不能整天渾渾噩噩了,最基礎的就是從鍛煉身體開始。


   身體鍛煉好了,打架的時候,追,可以比要打的人跑得更快,逃,可以從追兵的追蹤下脫身。


   小楊,你整天這么折騰自己,有意思嗎?我正在鍛煉的時候, 三毛嬉笑著來到我身邊。


   三毛和小凱,就是對我抱有敵意的兩個人,直到現在我還沒想明白,他們為什么對我抱有敵意,可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已經記住他們兩個了,在合適的時候,我會讓他們后悔。


   你試試不就知道了!表面上,我當然不會流露出任何不滿。


   切,有這功夫不如去睡一覺,你自己慢慢玩兒吧!三毛晃晃悠悠的回去了,也許去睡了。


   接下來的幾天又沒什么大事,無非是每天到場子去轉轉,在三灣巷上,小刀負責看管三個場子,一個 臺球廳,一個舞廳,另外還有一個不大的酒吧,每天我們都會去這三個場子轉一轉。


   我來到的第五天,第一次行動就到來了,傍晚的時候小刀召集我們。


   今天的行動是要教訓一伙人,是一伙撈過界的小偷,在我們看管的場子上,如果有小偷做事,提前一定要和我們打聲招呼,而且小偷在我們的場子每做一筆買賣,都要上交一定的保護費。


   而今天要教訓這伙人,原來是在三灣巷對面大佬的地盤上的,一個星期前才流竄過來的。


   他們多次在我們的場子上出手,卻一直沒來上交保護費,盡管小刀已經找人和他們打過招呼。


   小刀更得到消息,這一伙小偷過來,很可能是對面的幫派慫恿的,所以他決定出手了。


   像往天一樣,我們在臺球廳逛了一圈,沒呆多長時間就走了,然后我們離開臺球廳沒多遠,就又立刻轉回來了,每個人身上都藏了一根木棒,悄悄在臺球廳不遠處的一個陰暗角落里藏起來。


   現在是晚上,雖然有路燈,可路燈也不能照到所有的地方,就像我們藏身的陰暗角落。


   小楊,以前沒出來打過人吧!腳軟了沒?等候目標出現的時候,小凱諷刺的聲音響起。


   這些天以來,其他人都還好,就是三毛和小凱,總是時不時的找機會,針對我冷嘲熱諷。


   對他們的冷嘲熱諷,我一般就當做沒聽見,這筆賬只能記在心里,等合適的時候狠狠還回去。


   都給我閉嘴!小刀在前面呵斥了一句,小凱頓時就不出聲了。


   刀哥,他們出來了!等了一個多小時之后,我們都等得不耐煩了,終于目標就出現了。


   有五個男子,看起來最小的不過二十歲,最大的也不超過四十歲,從臺球廳先后走出來了。


   就是他們,等一會兒沖上去,都給我狠狠的打,下手注意點,別整出人命。


  小刀吩咐。


   其實一般的幫派沖突,見血可以,斷手斷腳可以,卻很少會要人命的,出人命和不出人命,是完全不同的重要等級,出人命很可能就是大案,不出人命,一般就會歸于普通打架斗毆。


   所以幫派斗爭的時候,很少出現人命,除非是一些關鍵時刻,就像是大佬爭奪幫派位子。


   從臺球廳里走出來的 五個人,顯然也挺謹慎的,四下看看沒有不對的情況,才匯合到一起。


   距離遠,他們說什么聽不到,不過他們很快就走過來了,要從我們藏身的地方路過。


   沖! 就在他們要過去的時候,小刀一聲令下,我們一窩蜂的沖出來。


   他們只有五個人,我們的人數差不多是他們的三倍,三對一,而且我們每個人都準備了木棒。


   哥,快跑!我們剛跑出來,就被他們發現了,于是他們五個人轉身就跑。


   然而我們是有備而來,率先啟動,再加上距離比較近,五個人剛轉身就被追上了,一頓亂棍打下去,就聽到五個人慘叫,他們都被打蒙了,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打趴到地上了。


   他們也試圖反抗,然而一來我們手中有 棍子,二來他們的人數太少,所以他們的反抗徒勞無功。


   我也揮起棍子打下去,有興奮,也有害怕,只是有點木然機械的,把棍子狠狠砸下去。


   我們打架的地方,距離臺球廳不遠,有一些進出臺球廳的人,也發現這邊的動靜了,多數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只有少數的看了一小會兒熱鬧之后,也都很知趣的進去打球,或者干脆離開。


   停! 終于噼里啪啦的打一頓之后,小到叫停了。


   再看五個人,何止一個凄慘,頭全都被打破了,身上的衣服也臟的不成樣子了。


   我們經手之后,一時之間五個人只顧慘叫,根本就站不起來,每個人至少被打一百多棍子,幸好我們手里拿的都是木棒,就是拖把桿折斷了,要是手里拿的鋼管,他們早就被打死了。


   現在讓他們去要飯,根本就不用任何打扮,肯定能引起別人的同情。


   當然,就憑他們現在這副樣子,最大的可能是把別人嚇壞了,畢竟他們滿臉都是血。


   知道為什么挨打嗎?小刀用他手里的棍子,敲敲一個人的腦袋。


   哥,大哥饒命啊!我們知道錯了,我們不該沒 拜碼頭,我們錯了。


  被敲腦袋的那個人,立刻就跪在地上了,他們既然出來混生活,當然懂得 規矩,也不知道他們被打一點都不冤。


   知道還明知故犯?小刀一棍子抽下去,頓時打出一聲慘叫聲,把那個人抽倒在地上了。


   大哥,饒命,我們明天就去拜碼頭,不,現在就敗!小刀又走到一個人面前,那個人也立刻就跪了。


   現在才想起來,晚了!小刀冷笑:知道沒拜碼頭就干活后果是什么嗎? 我看到小刀這么說的時候,五個人臉色都變了,顯然后果很嚴重,比被打更嚴重的很多很多。


   大哥,你就放我們一馬吧!都是我們一時糊涂!五個人同時求饒。


   晚了,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幫派也有幫派的規矩,既然你們知道這條規矩,還敢不拜碼頭,那就更不能饒過你們了,小的們,執行規矩!小楊,你來第一個!小刀點名要我去執行。


   刀哥,要怎么辦?對于這些規矩還不了解,所以詢問。


   斷一條胳膊。


  小刀冷冷的回答一句,讓我一陣惡寒,手心的冷汗都冒出來了,沒想到第一次參加行動,就要活生生打斷一個人一條胳膊,而且我不想打都不行,這是幫派的規矩。


   再看看其他人,一點意外的神色沒有,顯然他們知道這條規矩,甚至以前都打斷過別人胳膊。


   我只是略微猶豫了一下,就拿著棍子上前走,既然已經加入幫派了,就要按照幫派的規矩來,而且眼前的這些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是一群專偷人家東西的小偷,根本不是什么無辜之人。


   所以我拿著棍子,來到距離我最近的一個人面前,掂了掂手中的棍子。


   手軟了沒有,要是下不去手,我幫你怎么樣?三毛看我沒第一時間下手,冷嘲熱諷起來。


   這時候小刀并沒阻止三毛,這是必經的一關,出來混的,如果不敢下手打人,還是趁早退出的好,在道上混打打殺殺最正常不過了,所以即使我是萬峰送來的人,也不會有任何例外。


   嗖! 也許是看出了我是新手,在我面前的那個小偷,突然從地上跳起來了,轉身就向遠處跑去。


   不能讓他跑了,否則我就會被其他人鄙視,也沒臉再混下去了! 于是我條件反射一般,把手中的棍子揮了出去,剛跳起來的那個小偷,頓時被我砸到脖子上。


   那個小偷頓時被我打得倒在地上,捂著被打的脖子慘叫,剛才我可是很用力。


   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好吧!既然明知道規矩,卻不來拜碼頭,這都是你自找的!我一腳踩住那個小偷的后背,對著他伸出來的右臂,掄起我手中的棍子,用盡全力一棍狠狠地打下去。


   棍落,隨即響起一聲凄厲的慘叫,令人不寒而栗。


   在我腳下的那個小偷,右臂詭異的扭曲起來,一看就知道骨頭被打斷了,而我手里的棍子,也因為我用力太大了,也打斷了,棍子和骨頭都斷了,好在我成功完成第一次下狠手的行為。


   和以前桶包工頭、打阿強不一樣,那兩次都是被逼的,而這一次是我主動的。


   更不一樣的是以前完事后,我第一時間就是渾渾噩噩的跑路,我今天打人之后,還留在現場。


   啪啪啪啪! 四聲,其他四個人都被打斷胳膊,是對他們的警告,也是對其他人的警告。


   拜碼頭是一種規矩,在道上混的都知道,如果今天小刀不懲罰他們,以后其他人也不會遵守這個規矩了,在道上混的,都懂得欺軟怕硬,該硬的時候硬不起來,就會被人當做軟柿子捏。


   何況他們也不冤枉,他們是明知道這條規矩,卻故意來挑釁的,被打也是自找的。


   從這次行動開始,我才算是正式成為幫派人,平時和其他人一起巡場子,然后就是一起聊天打屁,慢慢的我和其他人都混熟了,唯獨那兩個對我有敵意的人,做什么事的時候都針對我。


   唯一和其他人不同的地方,就說每天堅持鍛煉,跑步,打沙袋,經常被其他人笑話,我卻依舊堅持,不過有一天我發現,這群中還有一個人也天天鍛煉,小刀,他也每天都堅持鍛煉。


   一晃,打斷小偷胳膊的事件,就已經過去一個星期了,期間一直相安無事。


   偶爾有些小事,有都是無足輕重的,就像有些人喝醉了,耍酒瘋,我們負責把他們拖出去。


   嘭! 這天,今天在樓頂喝酒,有一個滿頭是血的人沖進來,是 小安,小刀手下的人。


   怎么回事?一看小安滿頭是血,我們頓時酒也不喝了,都站起來走過去,查看他的傷情。


   皮外傷,之所以看起來比較恐怖,是因為頭被打破了,血流到臉上了,看起來會比較嚇人,實際上血早已經止住了,身上只有一些輕微的淤傷,看樣子是棍棒留下的,用不了幾天就好了。


   是 歪脖子的人干的,今天我到超市去買東西,出來的時候就被他們盯上了,打我的那幾個都認識,都是歪脖子的手下,要不是我跑得快,肯定被打慘了。


  小安把臉上的血擦下去。


   歪脖子的地盤,是屬于另外一個大佬的,和三灣巷緊挨著,那條巷叫曲柳巷。


   那個大佬和江河有點不合,所以大規模沖突沒有,小打小鬧就經常不斷,尤其小刀和歪脖子,兩人的地盤緊挨著,中間還有一片比較模糊的地帶,所以沖突更是頻繁,對此都不以為奇。


   歪脖子的人經常被打傷,小刀的人也經常被打。


   不過這種常規性沖突,雙方下手都有分寸,可以打傷,甚至可以打斷骨頭,絕對不能出人命,一旦出人命就是大案子,就會引來警方大力度調查,對誰也不好,所以沖突都有所控制。


   所以在聽說小安是歪脖子的人打傷的,眾人就不以為奇了,甚至招呼小安去喝酒。


   刀哥,這次不一樣,他們追不上我,在我后面大聲喊,讓我們以后小心點,他們說那五個人的胳膊不能白斷,也要我們五個人斷胳膊。


  小安卻和以往有點不一樣,匯報了一個消息。


   這簡直是宣戰,也表明了五個小偷,就是歪脖子派來搗亂的,所以他們才會囂張的想要報仇。


   刀哥,歪脖子太囂張了,你帶我們殺過去吧!上次我們能把他攆得屁滾尿流,這次一定打斷他兩條狗腿,看他以后還敢不敢太囂張了?小凱立刻就跳出來了,三毛也隨聲附和著。


   通過這段日子的接觸,我發現三毛、小凱兩個人,好像有點急于上位的心思,他們一直努力要成為其中的二號人物,他們對我的敵意也就有了根源,因為我到來的時候,小刀很重視。


   有小刀的看重,我的地位自然不是普通小混混,所以他們感覺到威脅了,才對我產生敵意,不管干什么事的時候,都會有意無意的針對我,甚至在小刀面前,可以點評我的不足之處。


   而在這種小團體中,最能樹立威望的事情,無疑是帶著兄弟們去獲勝,去賺錢。


   可賺錢的機會基本上是固定的,就是每天看場子,以及一些拜碼頭的特種行業,帶來的一些油水,一些收入上交大部分之后,留下來的就是大家的,也是我們的收入的最主要的來源。


   今天聽到小安被打了,有機會樹立一下威望,兩個人頓時就忍不住了,開始上竄下跳起來。


   閉嘴,你帶人跑就曲柳巷,是去打人還是找打?小刀不耐煩地呵斥一句。


   上次他們能成功,是因為他們有小道消息,確定歪脖子的行蹤,然后突然帶幾個人殺過去,就算是這樣,也沒能把歪脖子怎么樣,而他們卻差點被歪脖子的人堵住,很狼狽的逃回來了。


   殺到別人地盤上去,是一種很冒險的行為,而且不能大規模行動,否則就成了搶地盤了。


   搶地盤和小規模沖突不一樣,搶地盤是大規模沖突,甚至有些時候會出人命,所以搶地盤很少出現,多數地方都是長時間固定的,就像三灣巷,已經在江河名下多年了,不過具體管理者倒是經常換。


   小刀也才來三灣巷一年多,他之前的那個人,已經更進一步,成為更大的頭目了。


   而那個人升職,因為他有一天夜里,冒死潛入對面的曲柳巷,把當時曲柳巷的老大給廢了。


   混社團的,一旦手腳被廢了,前途就完了,就算是已經成為大佬了,最多也就是拿一筆豐厚的安家費,位置一定要讓出來,所以歪脖子來了,小刀也來了,兩方面同時都換了小頭目。


   小刀也想成為大頭目,誰都想往上爬,他也想廢掉歪脖子上位,卻一直都沒有行動。


   帶全部人殺過去,性質就變成搶地盤了,他承擔不了那個責任,可是一個人殺過去,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有九成九的機會會被對方發現,廢掉,之前的那個人能成功,只能說運氣太好了。


   三毛和小凱頓時就老實了,小刀畢竟是老大,他們可以提建議,卻不可以挑釁老大的權威。


   三毛,你帶兩個人去摸情況,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刀想了想吩咐。


   放心吧,刀哥,我一定會打聽清楚的。


  三毛一拍胸脯,小張手下有十二人,加上我就是十三個,卻單獨點出他來,說明器重他,說明信任他的能力,所以他顯得很得意昂首挺胸。


   最近這幾天,你們都小心點,盡量少出去,就算要出去也不要一個人。


  小刀吩咐。


   在爛尾樓還是安全的,盡管歪脖子知道爛尾樓是他們的窩,可歪脖子決不敢殺到爛尾樓來,一個人來了,或者是少來幾個人,那就是送菜找虐來了,如果來的人多了,就是搶地盤了,后果他們承擔不起。


   他們當然也知道歪脖子的老窩,可也是同樣的理由,他們也不(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敢到歪脖子的老窩。


   之前那個成功上位的,殺到曲柳巷,也不是燒到對方老窩,是出其不意半路襲擊才成功的。


   事情并沒有這樣結束,第二天,三毛回來了,很狼狽。


   他帶出去的那個兩個人,有一個胳膊被打斷了一條,另外一個和三毛一樣,身上都掛彩了。


   怎么回事?小刀臉色很不好看。


   老大,我們在臺球廳附近被襲擊了,是歪脖子手下的六只手帶人。


  三毛疵牙咧嘴的回報。


   臺球廳,那不是在我們地盤上?小刀問。


   就是我們的地盤,所以我們才沒有防備,被他們給偷襲了。


  三毛很委屈,的確是被偷襲了,臺球廳是我們看的場子,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防備,一頓棍棒就把三個人徹底打蒙了。


   還好,對方也只有三個人,而且不敢戀戰,所以他們三個被打了幾棍之后,就突圍而出了。


   廢物,在自己的地盤上,你們三個人,他們也是三個人,竟然被打的這么狼狽,你還有臉回來?小刀直接把喝水的玻璃杯摔了。


   三毛嚇得一哆嗦,混幫派的就是這樣,成王敗寇,沒人會管你遇到多么大的敵人,所有人都只看結果,輸了,任何借口都沒用,贏了,做過什么都很少有人追究,只注重結果的一群人。


   刀哥,是我沒用,不過我有一個懷疑。


  三毛說。


   有什么懷疑? 我懷疑有人透露我的行蹤,埋伏的那些人太巧合了,就好像事先知道我今晚要經過那里。


  三毛向我看過來,引得所有人都向我看過來,就像我是那個奸細,向外透露了他的行蹤。


   這是陷害! 這是紅果果的陷害,無論如何這口氣不能忍下去,否則以后所有人都會把我當做一個軟柿子。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2873939.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6566308.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467249.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3767914.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3790134.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4584416.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6977613.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7887674.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5820825.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1254522.html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お盆 の 夜 に 亂れ て 喘ぐ 煩悩 尼 さん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