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愛之谷官方商城

高雄 人妻



難道說有人剛剛在偷窺自己?這院子里就她和 張大雷兩人,此外再沒有別人,難道真的是張大雷?同時她也聽到了 林曉蘭叫她的聲音,連忙匆匆穿好衣服,從廁所里出來開門。

  來人果然是林曉蘭,林曉蘭來找 李美娟是商量以后教張大雷數數的事情。

  李美娟一直想讓張大雷去小超市幫忙,不過以前的他不會數數,所以在那邊只能幫忙干點力氣活。

  但昨天李美娟卻是發現張大雷學習數數也是有成效的,故而就給林曉蘭打了個電話。

  兩人在門口隨便聊了幾句,確定了這件事,隨后林曉蘭就離開了,臨走時還戀戀不舍的朝著 堂屋的方向看了一眼。

  而李美娟關好門就匆匆回到堂屋,她要看看剛才偷窺自己的人是不是張大雷!卻說張大雷,剛剛張大雷被林曉蘭的敲門聲驚動,匆匆跑回堂屋,可是他卻震驚的發現自己的反應一時半會竟然消不下去。

  沒辦法,張大雷只好咬咬牙回到臥室,躺床上 裝作睡覺的樣子。

  李美娟回到堂屋后,也是沒有發現張大雷,她皺了皺眉頭,張大雷竟然沒有在堂屋看電視,那他去哪了?等李美娟來到臥室,剛好看到在那里裝作睡覺的張大雷。

  而聽到臥室門打開的聲音,張大雷也是趕忙裝作熟睡的樣子,同時蜷縮著身子,盡量不讓李美娟看到自己的生理反應。

  可李美娟卻是更加疑惑了,因為平日里張大雷睡覺都是躺在那里,很少會說會是像現在這樣蜷縮起來的。

  于是乎,她走到床邊喊了聲:“大雷,你怎么又睡覺了?”張大雷沒吭聲,依舊裝作呼呼大睡。

  這時候李美娟心中冷哼一聲,同時小手抓起張大雷的 被子掀起了一部分。

  因為張大雷閉(益智故事)著眼睛的緣故,他并沒有察覺到這一點。

  而就是掀起來被子的剎那,李美娟立刻驚呆了,她看到了張大雷的雄厚本錢!怎么那么大!李美娟心里忍不住想著,她以前從未關注過這個傻子小叔子,也是在今天才知道張大雷竟然這么偉岸。

  剎那間,李美娟又想起一件事,頓時臉色蒼白起來。

  昨天晚上,進入自己 身體的明顯比平日里 老公的尺寸大那么多,那絕對不是老公!昨晚是因為李美娟喝酒太多才沒有想起來,現在她終于回憶起來了,當時那種撕裂的感覺絕對不可能是老公給自己的。

  而且后來對方竟然和自己做了半個小時,自己都忍不住達到巔峰了,可他還是一點都沒有達到巔峰的跡象!種種信息結合在一起,李美娟想到了一個令人震驚的可能,昨天晚上和自己做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老公,而是張大雷!想到這里,李美娟只感覺大腦一片空白,她緩緩放下被子,轉身茫然的離開了張大雷的臥室。

  等李美娟走出去關上門,張大雷才長舒一口氣,他也沒有意識到李美娟已經發現昨天晚上那人就是他。

  “真是驚險,不過能看到 嫂子的身體,嘖嘖,也真是值了!”張大雷回想起剛才那雪白的大白屁股,心中忍不住激蕩,就連反應也更加強烈。

  李美娟離開張大雷的臥室,茫然的走回自己的臥室,呆呆的坐在床上。

  她真沒想到,老公昨天晚上故意要灌醉她,還要把她的眼睛給蒙上,竟然是為了讓張大雷這個傻子來弄自己!老公為什么會這么做,李美娟想了想就明白了,還能為了什么,當然是為了孩子!沒錯, 張大年的精子活力低,可是張大雷的身體那么健壯,精子活力肯定高,所以張大年就讓張大雷來代替他借種。

  李美娟只覺得心頭涌起一股絕望的感覺,自己昨天晚上竟然被那個傻瓜小叔子給弄了,而且還把自己弄得撕心裂肺的叫喊。

  這個平日里自己根本瞧不上眼的小叔子,卻是從后面用那種羞恥的姿勢把自己弄了。

  一想到那一幕,李美娟就覺得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就在這瞬間,她想到要和張大年離婚,必須離婚,張大年竟然背著自己偷偷做這種事情,一定要離婚!可是就在離婚的念頭升起后,李美娟忽然又念起張大年的好了。

  能讓老公做出這種事的,不正是她李美娟自己嗎?要不是她用孩子來逼迫張大年和她離婚,那張大年也不會做出這種事來,想來昨天晚上張大年眼睜睜看著自己被那個傻子弟弟弄,還是用那種羞恥的方式弄,他的心里也很難過吧?李美娟沉默了,她想了下,張大雷的精子活力很高,而且他也沒有什么遺傳病。

  雖然現在傻傻的,但那是小時候摔的,聽說他之前是很聰明的,也就是說,自己如果懷了張大雷的孩子,那孩子生下來也是個正常的孩子。

  既然如此,那就繼續這樣下去得了,等回頭張大雷讓自己懷孕了,她和張大年也就可以有個屬于自己的孩子了。

  至于孩子未來像張大雷,這也沒什么。

  村里人只知道張大雷是張大年的親弟弟,抱養的事情卻是只有他們一家人知道,而且沒有人外傳出去,所以這也不是什么問題。

  想通這些,李美娟長長的嘆了口氣。

  老公是愛著自己的,自己和他離婚也找不到更好的結婚對象了,張大年雖然長得一般,但是在農村里的條件還算可以。

  李美娟如果離婚,成為二婚頭的她,多半只能嫁給那些家里很窮的窮小子,或者就嫁給個年紀很大的鉆石王老五。

  但這都不是李美娟想要的,思前想后,李美娟還是最終下定決心,這件事暫時就不說出去了。

   “梅嫂子,你給我一次機會,我以后一定會對你好!也會保護你的,村里以后其他的 男人要是敢欺負你,我一定為你拼命。

  ”李東沉聲說著,想著平日里有些村里的二流子欺負 王麗梅,王麗梅氣的眼眶泛紅的樣子,他心中頓時覺得應該好好的憐惜保護這個 女人

  聽著李東的話,王麗梅整個人都怔住了,那雙水汪汪的杏眼盯著李東的眼睛,她沒想到這個小男人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自從那個死鬼走了之后,已經多少年沒有男人說過要保護自己的話了,此刻感受著男人結實的胸膛,她的眼角忍不住滑落一滴淚珠。

  此刻,因為李東的那一句話,這個五年來沒有和任何男人發生過關系的女人脆弱的心門終于被打開了。

  “東子,你應該知道嫂子我不是一個隨便的女人。

  嫂子不圖你為嫂子拼命,只要,只要你偶爾會記得嫂子就行。

  ”王麗梅說罷,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身子也沒有了任何的掙扎!感受到懷里女人沒有任何的掙扎,李東高興的差點蹦了起來,心里更是止不住的激動。

  他娘的, 小爺我馬上就不再是初哥了,我看學校里還有誰敢嘲笑小爺!一想到自己搞的還是比自己大的嫂子,李東心里就更驕傲了,學校里那幫 家伙不就是騙騙女學生嗎,那幫都沒有發育好的小妮子們,怎么比得上美麗成熟的梅嫂子?想到這里,李東按耐不住心中的那股子本能的沖動,直接把手伸進王麗梅的衣服里,在里面一陣手忙腳亂,摸得王麗梅心也是面紅耳赤,輕哼不止。

  這時候,王麗梅突然一把摁住了李東的手,一臉嚴肅的說,“東子,嫂子還是要跟你再說一遍,我們倆好的事情,你一定不要說出去,知道嗎?”“嫂子你放心,男人說話一個唾沫一個釘,我肯定不會說的,而且我以后還要對你好,等我有出息了,我就讓你和我嬸子一起過上好日子!”聽到李東這般鄭重的樣子,甚至把自己和他嬸子擺在了一個位置上,王麗梅這才嘴角微微抿起,手也緩緩地放了下來,任由李東施為。

  感受著李東手忙腳亂的樣子,王麗梅心中暗笑,這個小壞蛋果然沒什么經驗。

  但是她并不嫌棄,因為初哥沒經歷過女人,是嶄新的,男人喜歡嶄新的女人,王麗梅何嘗不是一樣的呢?村里想要爬自己肚皮的人不止一兩個,但是那幫糙漢子王麗梅并不感冒,可是李東不一樣,小伙子年輕力壯,比那些滿嘴葷話的漢子要好使多了。

  老牛喜歡吃嫩草,并不只是男人的愛好,今天王麗梅也想啃一啃李東這根茁壯的青草。

  王麗梅越想,這心里越心癢,加上李東在一邊又摸又啃的,原本心里那灘死水,被李東攪和泛起漣漪……“東子,你跟嫂子來,咱們到前頭的小破屋里去,那里沒人……”李東被王麗梅滾熱的小手牽著,眼睛盯著王麗梅那扭來扭去的大腚子,頓時就幻想起來,這要是能從這里……很快兩人到了小破屋里,李東忙不迭的就朝王麗梅身上撲過去,剛剛嘗到女人滋味的他,恨不得現在把頭深埋在那兩團軟和里面,一刻也不要離開。

  見李東這么的猴急,王麗梅抿著嘴笑,伸手輕輕推開李東,“東子,你先把衣服脫了吧,濕噠噠的肯定很難受吧?”李東聽王麗梅這么一說,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就有一件四角平褲,心里立馬就明白了王麗梅的意思,脫掉之后,露出了自己的全部。

  “梅嫂子,你也脫了吧!”李東現在身下憋著一團火呢,以前的他會用手解決,但是今天不一樣,他要全部釋放在王麗梅身上!“嗯,好……”王麗梅回頭看了一眼李東在脫平角褲,心跳立馬加快了起來,那是能給她帶來快樂和滿足的東西……很快李東就脫了個精光,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憤怒的小兄弟,心中不由激動萬分,他娘的,終于能讓你吃到肉了。

  抬頭看向王麗梅,只見王麗梅身上一無長物,那白皙光滑的肌膚看上去美不勝收,最重要的三個地方被王麗梅羞怯地用胳膊和手給遮住,那對豐滿被胳膊擠壓出一個讓人更加激動的形狀,看的李東一陣口干舌燥。

  王麗梅跟其他村里的女人一樣,也會下地勞作,但是因為有低保的原因,所以生活相對輕松一點,而且再加上村里很多老光棍小光棍都惦記著王麗梅,平日里送著送那的,王麗梅也不知道誰送的,自然也沒處退去。

  所以身材和皮膚,相比較其他已經臃腫走形的村婦而言,王麗梅的身材和皮膚還是要好上不少的。

  李東上前直接扒開王麗梅的右手,露出胸前那兩團雪白,那白花花的一片看的他眼睛都直了。

  這是李東近距離看過第二個女人的身子,第一個是自己的嬸子,那一次是不小心撞見嬸子洗澡,但是能看不能吃,這次卻是可以真真實實地吃到的。

  “梅嫂子,我能抓一下……”李東之前是完全看不見的情況下。

  此時的王麗梅雖然心里還有些羞澀,但是在這一刻,那種被她早已隱藏在心底的只有在夜深人靜中才敢釋放出來的念頭,徹底的把持不住了。

  “東子,抱緊嫂子!”王麗梅雙眸之中蒙上了一層水霧,她緊緊地貼著李東那雖然并不壯碩的胸膛,但是依舊感受到了一種久違的安全感,那是她新婚時候的感覺。

  “梅嫂子,你這里真軟和,我都舍不得用勁。

  ”李東感受著手上傳來的柔軟,那種愉悅的感覺很難用言語來表達。

  王麗梅一聽,(故事網)臉上露出了笑容,但是很快臉色就微微一變,“等你摸過小姑娘的,就不喜歡嫂子的啦,嫂子畢竟生過小孩了……”“梅嫂子,我可不是那種人,我就喜歡你這里!”李東一臉的堅定。

  “小壞蛋。

  ”王麗梅用手親昵的刮了一下李東的鼻子,“就知道哄人家,嫂子有一個地方更軟更滑,你想不想摸摸?”“更軟的地方?”李東愣了一下,他是個初哥自然不知道女人還有什么地方是比這里更軟和的了。

  見李東臉上露出疑惑,王麗梅輕輕一笑,然后抓住了李東的手,朝著自己身體的那地兒伸了過去……“呀,梅嫂子你怎么尿了啊!”李東叫出聲來,心里暗罵,梅嫂子真不地道,居然讓自己去摸她的尿。

  “噗呲”,王麗梅忍不住笑出聲來,一臉嬌羞的嗔怪李東,“你這個傻子,女人那里不是尿,是……”聽王麗梅一通解釋,李東頓時尷尬不已,臉上根本掛不住,他眼珠子一轉當即笑著說,“梅嫂子,我這是跟你開玩笑呢,這點事情我怎么會不知道呢。

  ”說完,李東兩只手又忙活了起來,弄得王麗梅更加難以把持了。

  “東子,別玩了,快要了嫂子……”被李東一直這么玩著,那深深地空虛讓王麗梅再也無法把持,李東的手已經無法填滿她的空虛了……隨后,王麗梅的手主動朝著李東的那地兒伸了過去……此時李東也是屏住了呼吸,他聽村子里的人說,沒有經歷過男人的姑娘不能算女人,同樣的沒有經歷過女人的小伙子根本算不上男人。

  這一刻,李東在心里吶喊,小爺我以后也是男人了!正自李東被王麗梅引著準備進入的時候,忽然一道聲音遠遠地傳了過來,“ 雪花,我們就在這里吧,肯定沒有人會來這里。

  ”這聲音一響起來,王麗梅手頓了一下,然后連忙推開李東,嘴里小聲的說,“東子,趕緊走,有人來了,咱們趕緊走。

  ”本來王麗梅心里就有些擔心,所以一聽到聲音立馬就停止了手上的動作,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然后從小破屋的后門跑了。

  他娘的,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來,這不是專程來氣小爺的么!李東穿上褲子,他也從后門溜了出去,但是他并沒有跟王麗梅一樣離開,而是貼著墻躲了起來。

  他娘的,小爺倒要看看,是誰壞了小爺的事情!李東趴在破爛的窗戶邊上,一個勁的往里瞅。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一對男女摟摟抱抱就進了破屋子里。

  李東先看見了這個女的模樣,頓時倒吸一口涼氣,這女人居然是張雪花!李東之所以倒吸一口涼氣,完全是因為張雪花的男人是村里有名的一個混子趙 二狗,村里很多人都怕他。

  他娘的,這下有意思了,小爺倒是想看看,誰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搞趙二狗的老婆,這家伙恐怕是不想活了吧!李東一下子來了精神,緊緊地盯著破屋里的發生的一切。

  “你這大白天的來找我,難道就不怕被我家二狗子看見?”破屋里的張雪花開口了。

  “嘿嘿,和能搞你比起來,趙二狗算個啥?”男人說完這句話之后,手伸到了張雪花的后面,隨后張雪花小聲的哼唧了一聲,“你輕點,疼死我了……”真他娘的騷啊,沒有想到趙二狗娶到一個這么‘貪吃’的女人,估計綠帽子應該帶過不少了,不過也是活該,誰叫這家伙平日里只會欺軟怕硬。

  想到這里,李東心里油然而生了一個瘋狂的想法……早知道張雪花這么浪的話,小爺我也給趙二狗戴一頂綠帽子了,也算是給鄉親們出了一口惡氣!想到這里,李東本來還沒下去的火,立馬又燃了起來。

  等到李東再往破屋里看的時候,他終于看清楚那個膽大到敢給趙二狗戴綠帽子的家伙了,這個家伙居然就是村文書,劉自強!“居然是這個畜生!”李東忍不住在心里罵了一句,“家里有徐醫生那么漂亮那么好的一個女人,居然還在外面偷人,真他娘的畜生!”李東口中的徐醫生是油坊村里首屈一指的大美女,不僅人長得漂亮,最關鍵的還有學識,聽說是醫科大學畢業的,徐醫生全名叫徐 婉茹

  在李東的眼里,徐婉茹是一個完美的女人,說話也非常溫柔,他也幻想過跟徐婉茹發生點兒啥,但是迫于李自強這家伙,讓他的幻想也只能是幻想。

  不過李東沒想到劉自強家里有徐婉茹那樣的美嬌娘居然還在外面這樣亂來,他心里便有些替徐婉茹不值。

  越想,李東就越恨得牙癢癢,他決定等會給這兩個不要臉的家伙一點教訓,不管是為自己還是為婉如嫂子。

  就在李東憤憤不平的時候,破屋里面的兩個人早就已經脫得精光,你儂我儂了起來。

  “你輕點,溫柔點,不要跟趙二狗那個沒用的家伙一樣……”張雪花被劉自強壓在下面,似乎對劉自強有些不滿意。

  “老子才跟趙二狗不一樣呢,老子今天就要弄死你。

  ”劉自強獰笑一聲,猛然發力,撞得張雪花白花花的身子一陣亂顫。

  李東這時候再也忍不住了,他拿起地上一塊磚頭想要砸進去,但是仔細一想,這樣的話自己就暴露了,要是被劉自強發現自己,他肯定利用村文書的權力對付自己。

  想到這里,李東朝著四周看了看,最后在荒草中看到一株開的很絢爛的花,他當即咧嘴一笑,躡手躡腳的走了過去。

  這種小野花叫做癢骨草,顧名思義這種草要是弄到身上一些敏感的部位會癢上好幾天,怎么洗都洗不掉,以前李東受過這玩意的罪。

  李東挑了兩根大的癢骨草,然后悄悄的摸進了小破屋里,整個小破屋分為里外兩間。

  張雪花和劉自強的衣服全部丟在外面,這就給李東有了可趁之機。

  用手碾碎癢骨草,然后灑在劉自強的四角平褲上,就在李東準備給張雪花的貼身小褲上也弄一點的時候,忽然耳邊就響起了一道沉悶的嘶吼聲。

  這聲音把李東嚇了一激靈,也顧不得多少直接又返回來自己剛剛待著的地方,準備等著看好戲。

  這時候破屋里的劉自強就好像是一條死狗一樣趴在張雪花白花花的身上,不斷的喘著粗氣,很明顯已經完事了。

  不過這時候張雪花臉上的表情倒是很微妙,她斜著眼睛看了劉自強,眼神之中滿是嫌惡之色。

  真他娘的沒用,這么快就完事了,也不知道婉茹姐這么多年怎么忍下來的。

  李東在心里嘀咕一聲。

  想到劉自強這么沒用,再想到徐婉茹這樣的美嬌娘一個人守空窗,他心里微微一蕩,是不是小爺可以去安慰一下婉茹姐呢?這個想法一出,變的越發的強烈了起來……就在李東心里想著如果去搞徐婉茹的時候,劉自強從張雪花的肚皮上爬了起來,一臉滿足的笑了笑,然后往外面的屋子走了過去。

  這時候,李東知道他期待的好戲就來了……很快,耳邊就傳來了劉自強憤怒而且尷尬無比的叫聲,“哎喲,癢死老子了!”你他娘的活該,誰讓你對婉茹姐這樣的,癢死你個狗日的!李東心里竊喜,隨著劉自強罵罵咧咧的聲音越來越遠,他的目光落在了破屋里用紙正在擦著身子的張雪花。

  這個時候李東才算是正兒八經的看到張雪花的嬸子,他心里也不由自主的跟王麗梅比較了起來。

  這娘們的身材比梅嫂子好多了,皮膚更白,而且身上沒有一點贅肉,特別是身前的那兩團。

  梅嫂子畢竟是生過孩子的人,已經被吃的下垂了不少,反觀沒生過娃的張雪花,那地方簡直飽滿的不像話。

  還有那兩條白嫩的大長腿,令李東忍不住去想,如果架著這兩條腿會是怎樣的感覺……本來以為事情已經這樣即將結束的李東,正準備看一會兒就走的時候,忽然目光死死的定在了張雪花的手上。

  還能這樣?李東發現張雪花居然把手伸了過去,上下動了起來……這一下子李東整個人都僵住了,他不知道女人還可以這么玩的。

  好奇心驅動他想要看的更仔細,要是就找了塊石頭,準備把窗戶扒的更大一點。

  但是因為破屋子年久失修,窗戶更是破的不能再破,李東只是輕輕一推,整個木頭框子整個掉在了屋里的泥巴地上,揚起一陣灰塵。

  ‘砰!’的一聲,躺在床上忙活的正歡的張雪花頓時臉色蒼白,她下意識的扯過邊上的一件衣服蓋在自己的羞處。

  “誰?誰在那里?!”聽著張雪花慌亂且慍怒的聲音,李東本能的就要跑,但是剛走沒幾步,他一拍腦袋,他娘的,又不是小爺我偷人,張雪花這娘們怎么還有理了?想到這里,李東大搖大擺的就走到了破屋里……張雪花看到李東的第一眼整個人都愣住了,她本來以為自己剛剛那么一聲喊,外面偷看的家伙肯定會被嚇跑了,但是沒有想到這小子居然還敢大搖大擺的走進來了。

  “李東,你膽子不小,你居然敢偷看我!”張雪花認清楚了是李東,頓時氣勢就上來了,“你信不信我立馬讓你二狗叔到你家去!”張雪花一開口就提了自己的老公趙二狗,畢竟在油坊村還沒有幾個不怕趙二狗的,她這一招很好使。

  但是張雪花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李東的臉上不僅沒有半點的害怕,反而咧開嘴巴笑了起來。

  這讓張雪花心里突然閃過一絲不安。

  “張雪花,你要叫趙二狗,要不要我幫你?”本來按照輩分,李東還得交張雪花一聲嬸子,但是這個時候他心理氣憤地很,自然也管不了太多了,而且張雪花和劉自強做的這事,是農村人所不齒的。

  “李東!你叫我什么,誰讓你沒大沒小的,我馬上找你嬸子去評評理!”張雪花作勢就要起來,但是也不只是做做樣子而已。

  這時候李東也不愿意跟張雪花繞彎子了,于是直接開口,“你跟劉自強那個家伙的事情,我在窗戶那里看的一清二楚,你還在這里跟我裝什么,我要是把這事情告訴趙二狗,你想想你的下場!”李東嘿嘿笑著,心想,若是可以的話,剛才的火說不準還能在張雪花這婆娘身上發一發,一想到張雪花那一對修長雪白的大長腿,李東便忍不住激動不已……可是他卻沒有想到張雪花非但沒有說什么求饒的話,反而咯咯嬌笑了起來,笑聲之中滿是嘲諷的味道。

  “你笑什么?”李東疑惑不已,心想自己說的沒問題啊。

  張雪花一邊笑,一邊朝著李東勾了勾手指,“東子,你恐怕不知道趙二狗在外面兇的跟條狼狗一樣,但是老娘告訴你,這家伙在我面前乖得不知道跟什么一樣,你現在大可以去告訴他,你看他是相信你還是相信我!”這一下子李東明白過來了,敢情之前村里人傳張二狗是個‘妻管嚴’,原來是真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愛之谷官方商城 » 高雄 人妻

相關推薦

    {相關文章代碼}